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43章 月影横斜(上)

第1343章 月影横斜(上)

“歌儿,你什么时候喜欢上陆景的啊?”

何梦明平躺在**和谢清歌闲聊,幽静的月色从窗帘的缝隙中落在地板上,带着幽暗朦胧的光芒。

十点钟就给陆景安排睡觉,哪里睡得着?今天下午都是在吴苑高尔夫球场上聊天,根本就不累。

谢清歌侧身,看着身边的好友,杏眼里有些娇羞、回忆的神采掠过,“记不得了。好像突然之间就有个人闯进心里来了。要说开始,应该是拿一年我爸在云春入狱他把我爸救出来之后吧。”

何梦明娇柔的笑了笑,打趣道:“那你这可是报恩的心态哦。”

“才没有呢。”谢清歌分辨着,深夜里和好友说着私密的话题也没有什么顾忌,“那时候只是想亲近他而已。人家帮你这么大一个忙,心里要是没有感激,那还是人么?好感是后来慢慢的积累起来的。小明,你信不?”

何梦明缩在被窝里,点头道:“我信。”陆景刷好感的能力,她很清楚。自己不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对他很有好感吗?情犊初开那一刻的悸动便是因为他。

“歌儿,你青梅竹马的吴胜林还和你有联系吗?”

“他?”谢清歌记忆的深处飘出来一个模糊的男生的影子,她初中、高中的**长**风**文学同学、朋友、恋人。轻轻的叹口气,“很久没联系了。听说玉梅说在江州当公务员。我都快忘了他的样子。”

何梦明诧异的道:“歌儿,你真的把他忘了啊。初中的时候,你和他可是班上人人羡慕的一对。”

谢清歌带些惆怅的道:“再令人羡慕又怎么样啊?我爸蒙受不白之冤的时候。我病倒在医院。他不肯去云春。我当时和他大吵一通。现在想想,我那时候也不对。

他父亲已经退下来。他去云春也没什么用。大吵一通之后,他生气了也没来医院里看我。那时候我们都还少年时。年轻气盛,恋人之间的别扭本不算什么,可是人生就这样错开了。”

后来在病房里里陪着她的是赵清芷。

何梦明轻轻的握住好友的手,她和歌儿是初中同学、高中同学,“歌儿,你后悔吗?”

谢清歌摇摇头,轻声道:“不后悔。”

房间里陷入了安静。何梦明能听得出好友这句话里蕴藏的复杂的情绪。黑暗中,时间缓缓的流淌着。仿佛过往的事情又浮现出来。房间里响起谢清歌的声音,“小明。你爸妈、你姐会同意你和陆景在一起吗?”

以她的聪慧灵秀,陆景今天下午在同时和她们三个人谈情,她又如何会感受不到?

“你呢?”何梦明没回答,明艳的眼睛有一些迷茫。不管她如何的兰质蕙心,有些事情她还是参悟不透的。

“陆景说生米煮成熟饭后他再去给我爸说。”谢清歌说完,俏脸绯红如霞。

怎么把生米煮成熟饭,她当然知道。不由得想起在新加坡的新苑别墅中和陆景洗鸳鸯浴的细节:陆景的身体像大理石细腻一样,抱着十分舒服。带着魔力略显粗糙的大手,还有顶在她小腹上让她脸红心跳的东西。

何梦明忍不住娇笑。“歌儿,你傻啊,这话可是很像骗人的呢。”

谢清歌甜蜜的一笑,手捂着滚烫的俏脸道:“他骗我干什么呀?比我漂亮的女生多得是。他要是愿意,身边又不会缺女人。”

何梦明就笑,“歌儿。你该给我说,就算被骗了也是心甘情愿。”

谢清歌娇笑。说道:“别净说我的事啊,说你的事情。”

何梦明带些苦恼的道:“我不知道啊。我姐跟陆景在一起了。我本来是想给我爸妈一点念想。不能两个女儿都不办婚礼。我毕业之后去ek公司。想着躲在香港,时间长了,感情会慢慢的淡忘。哪里想到又给调回到他身边当助理呢?”

“小明,你还说我,你才是真傻呢。进了和华工作,你还跑得了啊?”谢清歌轻笑了起来,“我想伯父、伯母应该不会怪你的。”

何梦明娇柔的白了谢清歌一眼。父母确实不会阻止她和她姐跟陆景在一起。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谢清歌有点明白了,小声道:“你担心梦瑶姐啊。”梦瑶姐将小明管的很严,小心的呵护她不受伤害。她不太可能会同意亲妹妹也不明不白的跟在陆景身边。

何梦明点点头,“我姐那性子,她要生气了,我和她连姐妹都做不成。”又有点郁闷的道:“其实,有时候,我觉得她才是妹妹才对。我至少不会像她那样连怎么拒绝追求者都不会。”

谢清歌忍不住娇笑,抱着何梦明的肩膀道:“得了,你多尊重你姐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又不会真惹她生气。”神秘兮兮的附耳道:“小明,我原本还以为是你太厉害,所以陆景不敢欺负你。咯咯,他最多就只敢摸你的头发。原来不是啊。”

小明看起来娇柔明丽,性子安安静静的。但是她的心思细腻,兰质蕙心,在江州大学的时候,通常会一语中的,犀利无比,让那些爱慕、追求她的男生又爱又怕,不敢冒犯她。

何梦明给谢清歌说的一怔,随即笑道:“哪有的事。他对墨静雯、明雪还不是这样。哦,歌儿,你的贫血好了没有?”

心里思考着歌儿的话。她其实很有几次都感觉到陆景想吻她,但是陆景最终都没有行动。今天敢握她的手,大概也是因为氛围。或许,自己的羞涩,在他眼里是很明确的拒绝。

“这哪里能好得了,平常都是靠食补来调养,反正也没什么影响。小明,你呢?你的心脏病应该好了吧?”

“早好了。可是,我姐、陆景、雨绮姐、明雪她们都以为我身体很虚弱。”何梦明语气有些无奈。被呵护的无奈。女孩子身体弱一些很正常啊,和她的心脏病又没什么关系。她大学四年经常早上去操场跑步呢。

谢清歌禁不住笑起来。这大概是幸福的烦恼。小明从小就有心脏病,大家一直都很呵护她。说着话,房间的门忽而轻轻的一响。何梦明和谢清歌顿时对视一眼,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深蓝游艇俱乐部这里怎么可能有小偷进来了呢?安全性是无容置疑。更别说陆景的金牌保镖赵姿还跟着的。

何梦明笑着推了谢清歌一把。偷香贼来了。这会才明白陆景为什么10点钟就让大家睡觉。原来是他今晚要干“坏事”。

谢清歌云霞满脸,俏丽无端,和何梦明两人装睡。

光线暗淡,淡淡的女儿幽香满屋。

陆景并没有摄手摄脚,而是刻意的弄出了一点声音,他可不想把歌儿给吓着。反手关上门,在门口轻轻的出口气,轻喊道:“歌儿…”

谢清歌都快要羞死,小明在呢,那里肯应声。

见谢清歌似乎还在熟睡。陆景走到床边。**有两个女孩。依稀是小明和歌儿的模样。陆景嘴角浮起微笑,刚才小明在和歌儿肯定在夜聊。现在只是假寐。

“要是假装认错人,小明会不会生气?”陆景俯身在床头看着两张美人脸,笑了笑。脑子里又浮起下午时,握住何梦明温软小手的温馨时刻。

流水有意,落花有情。下午时要是能让明雪也陪他躺在地毯上仰望白云,品味着时间流逝就完美了。随即,陆景笑笑,自己还真是贪心不足啊。

陆景手伸进被子里轻抚着歌儿修长的**。细腻优美的宛如象牙雕成。在她红透的耳根边小声道:“歌儿,我抱你去我的房间。”今晚,他准备了一个惊喜。

谢清歌闭着眼睛点头。她不好意思睁开眼睛。陆景温柔的啄了下她的红唇,看向何梦明。嫩滑柔腻的脸蛋标致无比,五官精致,一双眼睛尤其的明艳在夜色里熠熠生辉。黯淡的夜色落在她嫩滑柔腻的脸蛋,异常的娇美。

何梦明想起歌儿刚才的话,本来想要羞涩的闭上眼睛,这会儿只是和陆景对视。妩媚的娇羞让何梦明更显得楚楚动人。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某种难言的情绪在两人间传递着。

“小明…”陆景在何梦明微红轻染的脸蛋上轻轻的吻了一口,舌尖舔了一下。情难自禁。何梦明浑身一颤,喉咙里难以抑制的发出一声嘤咛,粉雕玉琢的脸蛋上顿时红霞飞满。

见陆景已经将歌儿从温暖的被窝里抱在怀里,谢清歌羞涩的窝在陆景怀里。何梦明娇羞的嗔陆景一眼。无声的话语通过明艳的眼眸传递出来:你属狗的啊。

陆景嘴角扬起来,小明没发怒不就是很大的进步吗?抱着谢清歌出了房间。

黑暗中,何梦明长长的舒了口气,捂着滚烫的脸颊。她知道陆景刚才其实是想吻她的嘴唇,还是担心她生气。你这家伙啊…

“哥,你坏死了。”谢清歌哪里会不知道陆景吻了何梦明。刚才小明那一声嘤咛让她身为女孩都情动。

陆景微微一笑,看着怀里迷茫、羞涩、郁闷、好笑、娇嗔、期待的明秀女孩,“歌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