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44章 月影横斜(下)

第1344章 月影横斜(下)

从陆景的房间里出来时,明月当空。陆景和谢清歌都已经换上厚厚的御寒衣物,亲密的牵手从主楼去了007号码头。四周很安静,明亮的路灯驱散着夜色,陆景驾轻就熟的带着路。

月影之下,深蓝游艇俱乐部那一座座停泊着高大、豪华游艇星罗密布,蔚为壮观。十字形的木板大路铺陈在蔚蓝色的海水上,通向一个个码头。

007号码头处,一艘70多米长、三层的豪华游艇停泊在这里,白色的身躯在月影中宛若高贵的王子。一名深蓝游艇俱乐部的服务员正等候着,鞠躬道:“陆先生,燃料已经加满,酒水、食物都是最新鲜的。您的行李已经放在游艇的主卧室中。这是驾驶手册。祝您旅途愉快。”

陆景笑着接过厚厚的一本游艇驾驶手册,拉着谢清歌的手进入游艇中。

“哥,这是你的游艇吗?”谢清歌轻轻的裹着大衣,好奇的四处打量着装饰简洁明快,又不失奢华内涵的游艇。

“漂亮吗?”陆景将手里的驾驶手册顺手搁在宽敞客厅的桌几上。自动化的游艇他还是会开的,并不需要这个,“走,歌儿,我们一起看看。我也是第一次来。”

这艘豪华游艇花费了他7800万美元,由荷兰古老的feadship建造,耗时一年半。内部装修大量的应用野生橡木花纹浮雕和上等大理石,将欧洲经典品味和东方风格协调的融合在一起,仿佛是一具高雅的钢琴。

“哥。我现在知道你努力赚钱能什么用了啊。啧,真是豪华。”驾驶室里。陆景设定好航线。谢清歌在一旁笑说道。游艇启动,走向深蓝色的大海。

“歌儿。对我来说,你比这艘游艇更重要。”陆景笑了笑,拥着谢清歌,在驾驶室里看着大海的风景。深夜里十分寂静。渐渐的深蓝游艇俱乐部的建筑消失在地平线。一轮明月在碧波中荡漾。

仿佛心被什么给融化了般,谢清歌踮起脚尖在陆景耳边道:“哥,吻我。”陆景捧着歌儿的脸,深情的吻着。大手抚摸着她紧致的小俏臀。

唇分。清香与柔软的味道在陆景嘴唇上残留着,两人紧紧的相拥。谢清歌杏眼里似乎含着春水,流盼四顾。“哥…”

“歌儿,想说什么?”

谢清歌依偎在陆景的怀里,轻声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幕。和钟意的男子拥在一起看明月,天地之间,只有两个人。

回到游艇里,功率强大的中央空调已经让室内温暖如春。陆景解开了谢清歌的黑色大衣,“歌儿,困不困?”

“还行。要睡觉了吗?”谢清歌娇羞的看了陆景一眼。低下头,她知道要接下来要发什么:陆景要把她变成他的女人。她没想到陆景会带她来游艇上。这样浪漫的夜晚,明月、大海、恋人,她充满了期待。

热吻。像饥渴的人大块朵颐一样幸福地呻吟。衣衫从客厅到豪华的卧室里落了一地。玉体横陈地放在**时,谢清歌羞涩而动情的挽着匍匐在她修长如玉的身体上的男人。精美如玉雕的腿被他慢慢地打开,展现出了女人秘不示人的风景。

陆景深深的吸了口气。挺起腰身,缓慢而坚定的和他身下的女人融为一体。

谢清歌痛苦的“啊”了一声惊呼。眼眸张大,片刻的失神。“哥,好痛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具身体动情的交缠在了一起。浅唱低吟与游艇前行的浪花声汇成交响乐。明月当空,月影横斜…

游艇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一片海域中。陆景温柔的抱着明丽而清秀的谢清歌。杏仁型的大眼睛,秀直的鼻子,整个人有着晶莹剔透的秀美。

精致的容颜上红霞未散,眼神迷离,神态慵懒娇软。被单下**出地肌肤款霜赛雪。抚摸着歌儿娇嫩光滑的肌肤,从温滑如玉地背脊捋到屁-股沟,没有一线的障碍。

主卧室里灯光明亮。累归累,两人都不想睡觉。靠在陆景的怀里,谢清歌像所有恋爱中的女孩儿一样,问自己喜欢的男子,“哥,你爱我吗?”

“傻妮子。”陆景宠溺的刮了一下谢清歌秀直的琼鼻,“你应该在我进去之前问的。”

谢清歌笑着抱着陆景,黑白分明的眼眸像繁星一般闪着明亮的光芒,轻轻的一笑,扬起一个略带点得意的弧度,“现在问也不迟。”

这区别大了。感受着女孩的情意,陆景轻轻的抚着谢清歌耳边的发丝,“歌儿,我们认识有多少年了?”

“8年了…”回忆着往事,谢清歌语调柔柔的。

“是啊。8年了。发生了很多事情。”陆景搂着谢清歌纤盈的腰,“歌儿,我这人毛病不少,又结婚了。身边的女人不少。但是,我希望再过五十年,我能让你还依偎在我的肩头,就像在新加坡我们一起吃冰激凌那样,像我们现在这样。”

谢清歌从陆景温润的眼睛里读出真诚,这是他的心里话,杏仁式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看着陆景,悠然神往的轻声道:“哥,我也想啊…”

五十年后,她和陆景都七老八十了,那时候两人依偎在一起,给两人拍照的应该是她和陆景的孩子吧!

深蓝游艇俱乐部的主楼套房里。

一大早明雪起来便闻到了粥香,四处转了一圈,正好碰到跑步完洗过澡从浴室里出来的何梦明。她乌黑的发丝上还沾着水,明艳的容颜格外的娇媚,“哦--,小明,陆景和歌儿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们一起找找看。”何梦明娇柔的笑了笑。她不知道陆景把歌儿抱到哪里去了。

明雪笑着点头,说道:“还说今天去逛街啊,别是放我们鸽子呢。”和何梦明在套房的办公室、会议室、小型宴会厅、酒吧、茶室、棋牌屋、客厅、书房、观景阳台、豪华卧室找了一圈,最终在餐厅里找到了陆景留下的纸条。

“小明,明雪:电饭煲里有我定时煮好的皮蛋瘦肉粥,吃完你们自己逛街去啊。我和歌儿明天早上回来。”

明雪轻叹口气,心里的情绪有些复杂,幽幽的道:“他还真放我们的鸽子啊。”

见明雪有些忧伤,何梦明娇柔的宽慰好友,她、赵清芷、明雪同时是赵教授的研究生,关系很好,“歌儿的假期快用完了。你说这个明天早上,是今天还是明天?”

“你还有心情想这个?”明雪噗嗤一笑,她也只是淡淡的忧伤而已。伸手摸了下何梦明的脸,在她耳边小声道:“小明,陆景给你说了什么啊。你看你,红鸾星动。满面春风。”

何梦明笑着反击道:“陆景让我劝你回他身边当助理。”她是那种晚熟的女孩。昨天晚上陆景的一吻,让她做了一个旖旎的梦。

明雪粉脸微红,这哪里是回去当助理,去回去当情人呢,“小明,我们先吃饭吧。”

“好啊。”何梦明微微一笑,和明雪并肩去厨房里。她心情不坏是因为陆景的粥让她感受到他细致入微的体贴。明雪呢,她也感受到了,只是,明雪的性子是“不饶人”啊。

清晨,豪华的游艇缓缓的驶进深蓝游艇俱乐部的007码头。简雅的船舱内,谢清歌娇嫩媚艳的靠在陆景肩头,深邃的眼眸里倒映着陆景的脸庞。

一天两夜的旖旎旅程结束了。她也该启程回京城,心里万分不舍。

“哥,你一定要经常给我打电话。有时间要来看。”

“好。”

“哥,我会想你的。”

完成人生最重要褪变的歌儿分外的痴缠,陆景一一的答应着她充满情意的要求,心里充满着柔情。这一天两夜,他和歌儿抵死的缠绵,数次共同享受着生命最浓烈的时刻。他也舍不得让歌儿离开。

陆景和谢清歌抵达主楼的套房时,何梦明和明雪已经起来了。回黄海这几天休假,她们混乱的作息时间调整过来。略显尴尬之后,明雪和何梦明拉着谢清歌去房间里说女孩子们的悄悄话。

中午吃过午饭,陆景三人送谢清歌上了飞机。她要回京城工作,继续她的大记者之路。

“陆景,我们接下来的行程是什么?”午后时分,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的观景阳台上,明雪喝着果汁轻笑着问道。

陆景靠在软椅上,笑着道:“这你要问小明啊,我的行程是她安排的。”

他已经明了小明和明雪的心意,只是歌儿刚走,他还沉浸在她的爱恋中。和小明、明雪一起悠闲的呆着就足以了。

何梦明的眼眸子在午后阳光中晶莹清澈,愈发的明艳动人了,拿着手机翻了翻,轻声说道:“明天上午在黄海机场送唐小姐,然后去香港见曾明经。接着回新加坡。”

陆景沉吟着道:“明雪,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已经平仓,你帮我收集下各方的反应和报纸上的评论。”

“好的。”明雪轻轻的喝着果汁,陆景这家伙又把她当助理使用了。只是,叫她如何拒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