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46章 行动比语言更有效果

第1346章 行动比语言更有效果

世家子弟,该有的风范谁都不会欠缺。崔七月现在纵然是恨唐诗经恨的牙齿痒,当面称呼依旧是喊了一二十年的“诗经”两个字、

唐诗经笑了笑,作为优势的一方,她当然笑的出来。走到门口,轻挽着额前的青丝,动作优美的让在场的不少男士都感觉到炫目,道:“是有段时间了。七月,你来送静云?”

张静云心里郁闷的道:鬼才要他送呢。她已经对崔七月感到厌烦至极,喊了声“诗经姐…”,快走两步到人群中去。片刻,崔七月身边就剩下高修平。

场面冷冷清清。唐诗经和崔七月之间的冰冷的氛围众人都感受到了。

高修平轻轻的叹了口气。没想到现在再见,两人竟然无话可说,冷眼相对。

崔七月曾经爱唐诗经爱得死去活来,唐诗经虽然没有答应嫁给他,但对崔七月还是有所青睐——固然有唐诗经隐忍以图复仇,难道就没有一点欣赏的因素在里面?

“诗经…”崔七月沉静的开口,注视着唐诗经动人的容颜,多少次在梦里浮现,“文舟晶圆厂的建造工作很顺利,无论是厂房还是机器设备、技术专家。还有10个月即将建成。”

说着,伸手指了指唐诗经身后侧方的崔瀚,“诗经,你想要凭借崔瀚来和我竞争崔家继承人的位置根本就不可能。我的对手是崔无双他们。”

唐诗经微微一笑,带着冷意,没说一个字。

唐诗经身边的崔横波看着堂哥。她以前又哪里知道诗经姐在心里恨她堂兄到如此的程度,但是从感情立场上来说她还是倾向于是诗经姐。

对男人而言。权力、美人、金钱不可或缺。对女人,“有情郎”是整个人生的意义。是一个女人的全部世界,最珍爱的瑰宝。谁要是害了裴吴越,她也会拼命的。

崔横波轻叹口气,回旋着清冷的气氛,毕竟,崔七月是她的堂兄,昔日对她很不错,她很多无厘头的要求崔七月都会帮她完成,“七哥。你有话就直说吧。”

裴吴越和陆景从角落里走了过来。裴吴越轻轻的握住妻子的手。

崔七月看了崔横波一眼,对唐诗经说道:“诗经,如果你肯放弃心中的执着,夺回崔家继承人的位置之后,我会来娶你。”

候机室内的空气似乎凝滞下,带着看不到的躁动。唐诗经和崔七月之间的恩怨今天到场的有不少人都知道:崔七月诱使唐诗经的挚爱虞文昌自杀。而唐诗经正在不遗余力的打压崔七月。

“七哥,你好像忘了你的未婚妻在这儿啊。向诗经姐示爱有点不合适吧?”崔瀚冷嘲热讽的说道。他和崔七月天然敌对,本不应该把矛盾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但是崔七月看不起他。他又何必顾虑呢?

站在室友元娟娟身边的张静云用力的咬了咬嘴唇,眼睛有些发红。崔七月根本就不尊重她的意愿。她的尊严对崔七月而言就是块抹布。她不是玩偶、布娃娃,她是活生生的人——只是,性子弱了些。元娟娟轻轻的拍了拍室友的肩膀。

唐诗经看着崔七月。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微笑。还没有开口,雍驰皱着眉头冷声说道:“崔七月,你有什么资格要求诗经放下心里的执着、有什么资格让诗经等你来娶她?”相比于唐诗经的妹妹唐素衣。他内心里更爱的女人是唐诗经。崔七月如此“嚣张”,他实在有些看不惯了。

崔七月看向陆景。眼神中有太多的仇恨。心里恨意连绵不绝,眼神冷幽无比。很多回忆从心底涌上来。他迟早要和陆景新仇旧恨一样算。崔七月的神情落在众人的眼中是失神了一会。

候机室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陆景身上。

站在元娟娟身后的莫少锋大“惊喜”的喊一声。“啊…,姐夫,你也在啊?”说着,往陆景身边挤。

一旁穿着皮草大衣衣着华丽的刘怡秋忍不住无语的摸着额头,莫少锋这也太草包了,有这么假装惊喜的吗?陆景站在那儿已经快两三分钟了。

陆景笑了笑,举起手。莫少锋的身高比陆景高一些,很配合的弯腰。陆景轻轻的拍了拍莫少锋的肩膀,“少锋,有事等会再说。”

“好,好。”莫少锋一迭声的答应。他在黄海遇到了些问题。他现在的女人吕姿和张静云原来关系不错。张静云是黄海大学研二上学期的学生,准备去新加坡国立大学交流学习半年。他知道张静云今天要先送唐诗经飞往洛杉矶,来机场找陆景帮他解决问题。这种偶遇,可比专门向陆景打电话“求援”的效果要好。

看着四周鄙视的目光,莫少锋心道:“玛德,你们这帮sb,鄙视什么?我姐夫一个巴掌就能碾死你们。打断你们说话又怎么了?他本来就应该是最高话事人。”

崔七月看了看莫少锋,哪里来的逗比,转向唐诗经,“诗经,我知道你和陆景情投意合,雍驰问我的资格是什么?”顾盼自雄的指了指陆景,“我想说,我能让陆景配不上你。”

你喜欢一个男人,我就毁掉一个男人。

在场的不少都是商业精英,崔七月这话的深层次意思,众人能听得懂。要配得上唐诗经,家世、容貌、才华、资金四样都是参照物。家世、才华那不是崔七月能决定的。至于说容貌,崔七月还不至于疯狂的让陆景毁容,那样的话,他估计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很明显,崔七月是说要把陆景变成穷光蛋。

很狂妄的口气。要知道,天辰娱乐此行就是准备了52亿美元去收购米高梅,要知道,和华在不久前耗费数亿美元保全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

要让和华的决策者变成穷光蛋。这是什么难度?

唐诗经清冷的笑了,绝世芳华的笑容中带着冷艳。“崔七月,你真的很有气魄。很勇敢,很man。但是,我鄙视你。敢做不敢当的卑鄙小人!”

语气骤然的变冷,冷喝道:“你别给我说文昌的死不是你设计的!你想娶我,我呸。做尼玛的美梦。老娘这辈子嫁谁都不会嫁给你。”

骂人的话从女神款儿的唐诗经嘴里蹦出来是在太具备冲击力。候机室里终于整齐的响起一阵吸气声。

“噢--。”裴吴越无力的摸着自己的额头。真搞不明白七月怎么想的,明明是来机场来送行,完全可以稍微修复下关系,怎么变成了“威胁”诗经呢?

裴吴越自是不知道崔七月和高修平在窗口上看到了什么?陆景和唐诗经说笑的场景深深的刺激了崔七月。

陆景无语的抿抿嘴,崔七月这番酷毙炫拽吊炸天的宣言似乎没有问过自己的意见。走到唐诗经身边。握住她气得颤抖的手,“诗经,不需要为他生气。不值得。”

“我知道。”

陆景直视着对面的崔七月,哂笑道:“崔七月,你的废话很多。语言又怎么会比行动有效果。我给你做个示范吧。”

陆景这话让候机厅里的众人略有些吃惊,不少人看向陆景的手。陆景打架非常厉害。崔七月这个花架子估计要被打的鼻青脸肿了。

谢晋文嘿然冷笑,跨出一步,挽起袖子。陆景要打架,他作为小弟当然要打先锋。装逼贩子。在哪儿都不受欢迎。嘿,再没有比这个更大快人心的事情。

方破虏跃跃欲试,他可是诗经姐的忠实爱慕者。崔七月的实在很过分。只是,他和崔七月认识。不好揍他。

崔七月退了一步,傲然的看着陆景,“冢中枯骨。”身-体可以挨打。他的心不会输。因为,他知道陆景这回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玩得太大了。死期不远。

陆景笑着对谢晋文摆摆手,将唐诗经抱在怀里。轻声道:“诗经,配合我。”低头对着唐诗经娇艳无比的红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候机厅里刚刚因为要打架兴奋起来的情绪仿佛一盆水浇了下来。鸦雀无声。针落可听。

这….

候机室里几乎大半人都呆住了。陆景这动作比崔七月的“豪言壮语”更加的酷毙炫拽吊炸天。

唐诗经的美丽无与伦比,追求者至少有一个加强连。现在屋子里她的爱慕者就不少。可是,谁能一亲芳泽?

唐诗经给陆景吻着嘴唇脑子里空白了一会,随即反应过来,洞悉陆景的想法。伸手抱着陆景,主动的将香舌送给陆景品味。两人吻的温柔又火热。

有几个女孩悄然的别过头,脸红的不敢看。

这时,机场的广播响起:“前往洛杉矶的旅客请注意了,您乘坐的c896次航班很快就要起飞了,还没有登机的旅客轻马上由24号登机口登机。”

播音声中,热吻继续。vip候机室里鸦雀无声。一旁的服务人员看着在这么多人面前激吻的男女,仿佛所有人都是背景。她也不敢过来提醒。

“呼----”在机场催促登机的广播中,唇分。唐诗经脸似红霞、眼眸如水,高耸的胸口微微起伏着,美艳照人。

崔七月只感觉一股热流从脊背冲到了脑海,愤怒的情绪仿佛让他要炸开。他算是明白陆景说的话,“语言又怎么会比行动有效果。我给你做个示范吧。”

确实很有效果,他心里的快意已经完全消失,他快要气疯了。陆景和唐诗经居然当着他的面舌吻。居然是舌吻…尼玛的…

陆景和唐诗经眼眸相对,微微一笑,再次默契的吻起来。倾情一吻,温柔甜蜜。

“走吧,七月。手底下见真章。”高修平轻叹口气,拉着快要气疯的崔七月走了。

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当着面柔情蜜意的接吻,谁受得了?他对唐诗经也曾有些动心,情绪也快要失控。遑论崔七月对唐诗经爱的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