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47章 登机

第1347章 登机

崔七月气的快要发疯,脸色狰狞的被高修平从机场的候机楼里拉出来。“修平,好了,我没事…”坐到豪华的白色卡宴中,崔七月声音带着颤抖的说道。

心中犹如毒蛇在撕咬,痛苦万分。脸,更是仿佛被陆景抽肿了。

他说要毁掉陆景,他说要娶唐诗经。但陆景却当着他的面和唐诗经当众热吻。唐诗经丝毫不反抗,还吻了两次。他就像一个傻瓜被愚弄、嘲笑。唐诗经,你这个**!

高修平点了点头,没说话。感情纠葛,他不好劝什么。对前排的助理做了个手势。白色的卡宴慢慢的启动离开机场。

十年前,崔七月迫切的想要娶唐诗经未尝没有削弱、打击唐家的意思。但是这么些年过去了,就算是假的,爱一个女人十年,“情毒”只怕也不浅啊。

车内是长时间的沉默。正猛烈喘息着的崔七月仿佛一头受伤的野兽,突然道:“修平,送我到半岛酒店。我要给夏如龙打电话。我一定要让陆景付出代价。他加给我的痛苦,我要他百倍奉还。”

高修平吩咐助理改道,拍拍崔七月的肩膀,道:“很快的。七月,顶住。”

vip候机室里,陆景和唐诗经的热吻结束。余韵悠长。

机场催促登机的广播还在继续,“前往洛杉矶的旅客请注意了,您乘坐的c896次航班很快就要起飞了,还没有登机的旅客轻马上由24号登机口登机。”

唐诗经脸若红霞,娇羞无端。她也不知道怎么会跟着陆景做这么疯狂的事情。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情的热吻。

陆景还抱着唐诗经,咳嗽一声。道:“大家先登机吧。诗经一会就来。”已经把崔七月气走了,他自然不会继续当众吻唐诗经。不放开她是另有原因。

“哗”的一声。天辰娱乐前往洛杉矶的众人立即各自拿着行李登机。前来送行的人也都出去。将空间留给依旧相拥的两人。

“呼--”等众人离开后,唐诗经再也撑不出,软绵绵的依偎在陆景怀里。和陆景倾情一吻,浑身仿佛触电,一阵阵酥麻。唇舌纠缠让她溃不成军,差点都忘了身在机场候机室中。

陆景温柔的抱着唐诗经曼妙修长的温软娇躯,在她秀美的耳廓上吹了口气,道:“诗经,你湿了?”以他的阅历。很轻易的分辨出唐诗经已经动情。

“陆景,你…”唐诗经又羞又气的踩了陆景一脚,美眸瞪着陆景,“你再说混账话我就放开你了。”

陆景不放开她的原因,她很清楚。隔着厚厚的冬衣,她依然能感觉到小腹之下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她要是不帮陆景遮挡着,陆景这脸就丢大了。

陆景嘿然一笑,腆着脸道:“诗经,果然人都是有阴暗心理的。”当众热吻。刺激有点大。自己很久没有这么轻狂了。看着崔七月那副“你过得好,我便不爽”的嘴脸,他实在忍不住。

当然,效果也很好。直接把崔七月给气跑了。

说归说,唐诗经自是不会让陆景当众丢脸。这会vip候机室里还有服务员在。没好气的横陆景一眼,“陆景。你知道崔七月今天为什么发神经过来找茬吗?”

和陆景热吻得动情,糯糯的湿润了。确实很丢人。但是以她的智商、情商不需要陆景来化解她此时心里的难堪情绪。她不是小女孩。

陆景道:“这我哪里知道?”

崔七月现在被剥夺了崔家继承人的位置,精力又被困在没有前途的文舟晶圆厂上。他没道理这么嚣张才对。

“因为。他和高修平两人都投了一笔资金在米奇手中,准备阻击你。”唐诗经伸手捧着陆景的脸庞,美丽的眼睛中流露出担忧的神色,“陆景,你不要因为赢了米奇一次就骄傲,他没有你想的那么弱。崔七月既然敢在我面前说毁掉你,他应该有很大的把握。这一次很凶险。”

陆景对唐诗经的消息略有震惊,随即微微一笑,说道:“诗经,你想劝我不要收购米高梅?夏如龙不弱,你的男人也没有那么差劲。我会击败他们的。”语气十分自信。

有些话提醒一遍就够了。唐诗经好笑的白了陆景一眼,道:“什么你的男人?你还不是呢。你要是变得身无分文,我即便是钟情你,这份感情也会被各种因素阻断。”

陆景温尔一笑,抱得唐诗经更紧了些,还是第一次听到唐诗经明确的说钟情于他,心里浮起一缕柔情,打趣道:“诗经,从刚才我们热吻的情况看,你这番绝对理智的话似乎有点假啊。”

唐诗经不禁赫然。脸上红霞更甚,有着罕见的娇柔动人女儿神态。她再怎么成熟,也不好意思和男人探讨接吻之后的反应。她以为她的爱情是理智的,但是在陆景的热吻下,理智就会像烈日下的白雪般消散。

“走吧,我该登机了。”唐诗经牵着陆景的手去往登机口。她和陆景都在民航的贵宾名单中。她不上飞机,飞机就算是晚点,也不会起飞。

顺着机场通道的人流,陆景和唐诗经安步当车的前行。两侧精美的广告牌、精品店、休息区、登机口一一而过。快到24号登机口,送行的人都等在那儿。

唐诗经一眼就看到人群中俏丽的明雪,问道:“陆景,你和明雪是怎么回事?黄海这里的雪苏绮办的还不错,她怎么又会到你身边工作了。雪苏绮不办了吗?”

“哪里回到我身边了,她在ek咨询公司工作。”陆景解释了一句,握紧唐诗经的手,“诗经。你吃醋了啊?”

唐诗经风情万种的嗔了陆景一眼,道:“不行吗?”她心里是有点泛酸。

她对自己的容颜、魅力有信心。可是看到陆景身边年轻有绝色的女孩,她也担忧。她的敌人是时间啊。如果爱他。怎么可能不吃醋?只是懂得控制这种情绪罢了。

陆景笑着点点头,“等我去美国的时候好好哄你。”

“噗嗤,算了吧你。”唐诗经忍不住娇笑。

说话间,已经到了。众人纷纷打着招呼。

“诗经,一路顺风。”

“诗经姐,旅途愉快。”

“唐小姐,一路顺风。”

唐诗经一一得体的回应着,和等在登机口的助理说了几句,踏入登机通道后。转身对陆景挥挥手,扬了扬手机。陆景知道这是手机联系的意思。

陆景的飞机在一个小时后。雍驰、崔横波,裴吴越、崔瀚、方破虏等人纷纷告辞。陆景就接到了唐诗经的短信:景,等我为文昌报完仇,我就给你。

陆景嘴角浮起温柔的笑意,可以想象出唐诗经此刻面红耳赤强自镇定的娇美神态。陆景回了条短信:“诗经,我会小心的。这一战,我必胜。”

诗经还是在“拐弯抹角”提醒他小心。虽然不知道崔七月、高修平给了夏如龙多少资金,但看崔七月怨气冲天的样子。只怕会孤掷一注。那么,击败夏如龙,崔七月还有多少好日子过呢?

有这么一个香-艳的承诺鞭策着,自己和夏如龙的较量。许胜不许败啊!

送走雍驰等人后,登机口旁边的休息区域安静了许多。正在郎子真说话的谢晋文冲陆景嘿嘿笑着竖起大拇指,“景少。你厉害。”

他在黄海呆过,唐家六小姐可是黄海闻名的大美人。身世不凡、能力过人。在他面前可是傲气的很。没想到居然会被陆景收入房中。看来,以后唐姐的话不能不听啊。

陆景和谢晋文、郎子真闲聊了几句天辰娱乐的事情。就让他们先去忙去了。坐在休息区的椅子上,陆景看了看手机,招手让莫少锋过来,“少锋,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莫少锋放开搂着的吕姿,快走两步到陆景身边,“姐夫,刘姐最近帮我出面跑长阳射击俱乐部的事情,徐城有人打电话威胁她。”指了指两米开外如同贵妇人般美俏艳丽的的刘怡秋。

“刘怡秋,怎么回事?”陆景示意莫少锋将刘怡秋照过来,平静的问道。

刘怡秋讨好对陆景笑了笑,可怜巴巴的道:“景少,是邱总的人。也没什么,我就是怕他铤而走险。”人比较多,她说的很含糊。

陆景禁不住一笑,徐城那里酝酿着疾风骤雨,刘勇志有心情关注刘怡秋?“这件事我处理吧。刘怡秋,少锋能力还没有磨练出来,你要尽心的帮他照看周全。”

刘怡秋在被放逐之前,是徐城的名媛,四五亿资产的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见识、手腕比莫少锋要强得多。他在京城里给莫少锋说物色一个职业经理人,就是她。

刘怡秋感激的微微弯腰道:“景少,我会的。”

莫少锋看刘怡秋这略带诌媚表现,心里嘀咕:原来刘姐不是我姐夫的女人。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拨了方破虏的手机,“破虏吧,恩,我陆景。有件事你请你帮忙。帮我照看下刘怡秋。”

黄海机场通往市区的宽敞公路上,方破虏正坐在车中闭目沉思,满心的惆怅。突然的接到陆景的电话,迟疑了下,答应道:“好的,景哥。”

他挚爱的诗经姐啊。虽然早知道诗经姐肯定要寻找她的归属,但就那么在众人面前给陆景抱着狼吻。他的心都碎了。想必,当时候机室里诗经姐的爱慕者都这么想的吧。

这会接到陆景的电话,他根本就不想帮陆景办事,实在提不起兴趣。但是,陆景这个电话,他又不能不答应。不说诗经姐的关系摆在那里,他舅舅徐凯定前几天还请陆景吃饭。

陆景打完电话后又接了几个电话。在窗边打着电话,时间过得很快。刘怡秋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了一杯热饮,送给陆景,“景少,喝杯热水。”

“谢谢。”陆景喝了口热咖啡。

刘怡秋找了个话题,说道:“景少,静瑶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她在美国过得很如意,正在积极准备竞选洛杉矶议员。”比起在国内担惊受怕,她也想去美国逍遥度日。无奈的是,眼前这位小爷不放她走啊。

陆景就笑,“齐静瑶的美国国籍都还没拿到。早的很。”他知道刘怡秋的心思,只是不想点破。有些事情引而不发的效果最好。不然,他也不会在方破虏面前点刘怡秋的名字。有心人琢磨下,就能知道他的想法。

说笑着,很快便到了登机的时间。张静云过来向陆景道别,“陆景,我先上飞机了,等到新加坡我们再联系。”

陆景和张静云有几次交集,对她印象不错,笑问道:“你知道我要去新加坡?而且你也要去新加坡?”

张静云的性子娇娇怯怯,和小兔子差不多,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乖乖女。她不大可能关注到新加坡的风云。

张静云不敢看陆景的眼睛,娇柔的软语说道:“我去新加坡国立大学交流学习半年,回来后准备在黄海大学任教。诗经姐说让我在新加坡遇到困难可以找你帮忙。”

陆景这才明白过来,笑道:“行,等到时候我请你吃饭吧。”见张静云神情犹豫着,笑了起来,故意的道:“会让你的未婚夫难堪吗?”他宴请张静云肯定不是单独宴请啊。

明雪悄悄的踢了陆景一脚,有些许不满。

她可是知道陆景和张静云有什么故事的。四月份的时候,陆景去黄海大学和齐静瑶谈条件时,齐静瑶住在张静云和元娟娟的研究生宿舍中,陆景刚好碰到了从浴室里出来的张静云。张静云全给他看光了。

张静云黯然的低头,小声道:“没有。我很讨厌崔七月。只是我家里想要我嫁给他。”

陆景笑了笑,“那我们会有共同话题。我也很讨厌崔七月。”

这话说得旁边的何梦明、明雪、莫少峰,吕姿,元娟娟都笑起来。能不讨厌吗?在候机室里,两人的梁子可是结大了。张静云也微微一笑,心里有些暖暖的,对陆景点了点头。

送走张静云,陆景、何梦明、明雪、十三也拖着行李箱登机,准备前往香港。假期结束,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事情该做一个了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