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49章 陆景之怒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349章 陆景之怒

午后时分,杨晚婷拖着款式优雅的棕色行李箱走下抵达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

出机场的通道中,不少旅客偷偷的打量着这个身材高挑,风姿摄人的美丽女孩。她眼睛灵秀,长发飘飘,穿着牛仔蓝的小外套,深蓝色的衬衣,修身的裤袜。有着国色天香般的美丽。偶遇这样的大美女,有旅客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拍照。

杨晚婷已经习惯这样的“待遇”,心情轻松的迈步前行。经过5个小时的飞行,神情略有些疲倦,拿出手机给朋友们发着私t消息。

清芷她们在新加坡这五天玩的很愉快。小明和明雪还跟着陆景在香港。据说因为和华保住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名声大噪。很多金融界的人士想要见他,他不得不去香港一行。

刚出机场大厅,一名戴着墨镜的英俊男子玩世不恭的笑着过来,“嗨,美女,可以认识下吗?”

这种老套的搭讪方式,杨晚婷不知道遇到了多少次,略微一看,避开这名男子,往坐出租车的长队末尾走去。但她不知道危险就在此刻降临。

墨镜男子快步走过去,伸手扒拉杨晚婷的肩膀,“美女,我认识你。”一瓶**往杨晚婷脸上泼去。“你干什么?”杨晚婷下意识的伸手一挡。

“兹—”的一声,剧烈的痛苦从手臂上传来,杨晚婷疼的惨叫,“啊…”整个人都卷缩在地上。

在机场大厅外,旅客非常多。墨镜男一击得手,健步如风的坐上出租车逃逸。现场一片混乱。十几分钟后。救护车赶到,将杨晚婷送往医院。

“她在机场被人泼了浓硫酸…。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左手大面积烧伤。脖子上和肩头有小面积的烧伤…”电话里唐悦低声说着,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杨晚婷的情况很惨,美丽的脸蛋没有事,但是手臂、脖子处无法修复的烧伤可以说已经毁容了。凶手真他妈的是畜生,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就这样毁了。

陆景脑子嗡了一下。片刻后,熔岩巨兽咆哮的怒火从胸臆间冲了出来,右手用力的握住了手机,一字字的道:“谁,干。的?”

唐悦打了个冷颤,他还没有见过陆景如此愤怒的情况,道:“正在查。”

“以最快的速度查出来。草他妈的。”陆景将手机重重的砸在会议桌上。“嘭”,手机四分五裂。碎片带着陆景的怒火飞洒开。

会议室里正在讨论的董坤城、莫心蓝、陈旭江、许雪、杨星长都给吓了一跳,全部收声,茫然的看着呼呼喘着粗气的陆景,不知道什么事情把他给气成这样。

要知道,陆景养气的功夫很不错

陆景黑着脸站起来,一丝丝的血迹从陆景的手掌流出来。是手机塑料机身碎片刺破了他的手掌。陆景的手机是景华特别定制的,质量不会有任何问题。他刚才用了多大的力气?

董坤城老成稳重,惊讶之后,出声劝道:“陆景。先消消气。消消气。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旁听的何梦明、明雪忙放下了手里的笔记本,“陆景,先止血。”一脸焦急的帮陆景把机身碎片拔出来。“陆景。发生什么事了?”莫心蓝就坐在陆景身边的位置上,顾不了那么多。扶着他的肩膀,轻柔的问道。

看到陆景似乎愤怒的已经忘记痛苦。许雪有些感同身受,正要起身去看看,只是见围在陆景身边的三个女人,只好颓然的坐下。

何梦明、明雪拿纸巾才擦着血迹。好在创口不深,血慢慢的止住了。这时,陈旭江、杨星长出声劝道:“陆景,不管什么事情,肯定能解决。你先消消气。”

陆景一身所系实在干系重大,他们不得不委婉的劝他冷静。

陆景深深的吸着气,克制着心里的怒火,缓缓的道:“没事,我去处理点事情。大家接着讨论。”

这还没事?董坤城几人对视一眼,颇为无语。

明雪端着陆景的手离开。看陆景受伤,她有些心疼。何梦明心细,从陆景四分五裂的手机碎片中把的手机卡找到,跟着出去。

“董总,陈董事,你们先讨论,我去看看。”莫心蓝追着陆景出了办公室。香港这边都知道她和陆景的关系。她为了陆景连莫氏集团都肯卖掉,些许他人的看法她顾不上了。

董坤城苦笑着摇摇头,莫心蓝这真是关心则乱,道:“我们接着了解情况吧。杨总,你接着说。”

杨星长点点头。

陆景办公室隔壁的助理办公室内,李慕清穿着露肩的性感黑色长裙坐在乳白色的沙发上看报纸。她中午吃过饭就在这儿等陆景处理完公司事务陪她。好久没见这混蛋了。

听到门口的动静,李慕清抬头一看,见陆景沉着脸进来,明雪捧着陆景的手,上面还带着血迹。李慕清大吃一惊的放下报纸,诧异的道:“怎么回事呢?”

陆景抿着嘴,低声道:“杨晚婷在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被人泼了浓硫酸,已经送外医院抢救。没有什么危险。但是毁容了。”痛苦的情绪漫身而过。

他曾经祝福过这个国色天香的女孩此后的人生顺顺利利。没想到她会遭到这样的厄运。浓硫酸到在身上该是怎么样的痛?

“啊…”明雪、李慕清、跟着进来的何梦明、莫心蓝都震惊的惊呼一声。

怎么会这样?杨晚婷除了性子冷一点,人很好。与人无争。怎么会有人对她做这种事情?

陆景沉默的点了一支烟,顷刻间,办公室里烟雾缭绕。陆景吸的很猛。李慕清和莫心蓝对视了一眼。总归没说什么。平时,陆景不会在女士在场的情况下吸烟。李慕清悄然的打开窗户。

何梦明将换好的手机递给陆景。陆景拍了拍何梦明的手背。拨了新加坡贸工部部长李义济的手机,开门见山的道:“李部长。我的职员在樟宜国际机场被人用浓硫酸毁容。”平静的声音里蕴藏着的怒火十分明显。

ek咨询公司的四大花旦之一杨晚婷被人毁容的事情已经过去两个小时,李义济已经得知消息。接到陆景的电话时,他正在贸工部大楼的办公室里办公。

沉甸甸的压力从电话里传来。李义济头疼的揉揉脸。和华刚刚把三井物产整的亏损七八亿美元。对这位和华的话事人,他相当的忌惮,诚恳的道:“陆先生,我已经让警方全力缉拿凶手。结果我无法保证,我能保证的是新加坡警方会尽120%的努力。”

对方既然在敢在机场动手,显然是有预谋的。逃跑线路肯定是早准备好。警方基本没有可能查得到。这事是神仙打架他遭殃。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ek公司在和华体系内担任的智库的职能。杨晚婷作为ek公司的核心职员,有机会接触到目前和华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上的操作策略。

新加坡这儿。和华的防护非常严密。他听陪着徐阳成去过新加坡丽都酒店的李宏深说过,丽都酒店39层、40层的安保措施十分到位。留在新加坡度假的几位,安全没什么问题。而陆景一行的安全肯定没问题。

偏偏杨晚婷在休假独自回了京城。被人盯上是肯定的。但是绝对没人敢在京城里动手。陆景的背景隐隐约约,他还是知道一些的。在那地方动手对付杨晚婷是破坏规则的玩法,陆景雷霆之怒的报复将会名正言顺的以法律之手进行。

如果改在新加坡动手,和华的办法就不那么多了。三井大概也没什么顾忌。问题就是,这帮日本人,一不绑架,二不监控。偏偏搞毁容,这什么路数?

电话里陆景沉默着,半响,缓缓的道:“李部长。这件事一定会有人付出代价。一定。”

“嘟”的一声,电话挂断。李义济恍然一惊。他以为杨晚婷作为陆景的高中同学、下属的职员,被公司的事情牵连到。陆景的愤怒可以理解。

但是听到陆景连续两个“一定”。他突然有点明白,陆景的愤怒恐怕不仅仅是这两个原因。

谁可以承受得起和华话事人的怒火?

挂了李义济的电话。陆景灭了烟,给唐悦打了电话。“唐悦,gi公司全面调高保卫等级。每年的投入我会增加到5亿美元。”

唐悦楞了下,没吱声。gi保安公司说是和华旗下的公司,但是实际上资金的来源是陆景的账户:每年的投入是2亿美元。这笔钱已经足以让gi保安公司投入培养出精锐中的精锐卫士。一条人命有时候并不值多少钱。

陆景追加投资是对gi公司的工作不满意了。

其实,杨晚婷单独回京城度假gi公司并非没有人保护,这点防范意识元文还是有的。只是杨晚婷的保护等级没有那么高,不是贴身保护。杨晚婷在机场出事实在是发生的太快。

但是这番话,他没法向陆景解释。从陆景的角度来说,他只看结果。唐悦道:“陆景,我会把背后的人都挖出来。给我三天的时间。”

陆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挂了电话。心里的怒火越发的深沉。明雪已经找来酒精、棉签和创口贴。帮陆景清丽后,包上创口贴。

陆景歉然的道:“让我一个人静静。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你们帮我处理下。”

“放下吧。我会处理好。”莫心蓝上前,轻轻的抱了陆景一下。陆景心绪不佳。

李慕清心里有些郁闷,但仍是体谅陆景的心情,杨晚婷的事情搁在谁身上都不好受,温柔的抱着陆景,在他脸颊上轻吻一口,“唐悦要是找不出祸害杨晚婷的凶手,我回头骂他。找出来那个人渣,我们往死里整。”

陆景勉强的笑了笑,李慕清是个火辣的性子,也就在他面前温柔如水,“去吧,我没事。”

办公室的门轻轻的带上。陆景抽着烟,沉思着,眼神越发的清幽如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