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50章 安慰

第1350章 安慰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天色慢慢的暗淡下来。陆景的思路慢慢的清晰起来。

杨晚婷自己不可能和人结怨。她的性子是三点一线的性格。不可能和乱七八糟的事情沾边。这件事只能是因为工作的缘故。采取泼浓硫酸这样激烈的方式报复,可见恨之深。

最近最恨他的名字一一从脑海里闪过,三井物产的武藤顺照、高盛旗下杰润公司的亚太区总裁克拉克-门罗。往日有仇的:崔七月、夏如龙,高修平,长井静香、松阪士夫,三星电子大中华区总裁元东润、罗映浩,vollon公司远东区总裁哈帝-沃伦。

世家子弟圈子内的那些人不算。他们要报复也不会找到杨晚婷身上。

一个个名字浮起有落下。是谁?

“咯吱”轻轻的一声响,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陆景靠在椅子上没回头,道:“小明,我还不想吃饭…”不久前,何梦明在办公室门口冒头问了声。

“想吃也没有啊。何梦明她们忙着安排杨晚婷的父母去新加坡中央医院。”一个背着包包,丰韵修长的身影从门口走进来。走得近了,陆景才借着暗淡的光线看清楚是许雪。

“我来找你道别的。我准备回和华银行。”许雪走到陆景面前,细心的帮陆景整理了下衣领,一个介乎朋友和红颜知己之间的动作,轻声问道,“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陆景今天在办公室的反应压根就不像关心手下职员、高中同学的反应。gi公司那边的消息正在源源不断的向莫心蓝那儿汇总。唐悦是下了军令状的,三天要出结果。陆景的关心有些过了。

但是,这反应也不想他和杨晚婷关系暧-昧的反应。否则。陆景现在第一件事应该是飞往新加坡中央医院看望杨晚婷。

陆景抿抿嘴,低声道:“杨晚婷受这么大的罪是受我的牵连。”

“那也不应该的…。你有能力为她复仇。”许雪伸手抚摸着陆景的脸庞,这一刻。这个手腕强势、眼神锐利、思维敏捷的男人似乎显得特别的脆弱。

陆景搞不懂许雪为什么会执着于这个问题,她亲昵的动作让他有些莫名其妙,略微失神了一秒,说出心里的想法,此刻,他确实希望有一个听众,

“许雪,到我这个位置,尔虞我诈的仕途、波澜壮阔的商战都是见识过的。所谓时代的潮头大抵如此。有时候会很累。生活中能让我觉得没好的事物、人都不多。

晚婷是我在定海四中读书时的同学。我推荐她进入ek咨询公司时。曾经祝福她这辈子顺顺利利。现在…”

陆景轻轻的吸了口气,有点说不下去,“容貌对一个女孩意味着什么,你应该知道。她这辈子已经毁了一大半…”

心里的情绪激荡着。前世里杨晚婷因为在酒吧里喝醉,被人夺去了清白之身。因而自暴自弃。最后成了香港一位富豪的金丝雀。

他九六年在校园里见到国色天姿、神清骨秀的杨晚婷时,有于花蕾初放之时叹繁花逝去的落寞感慨。这辈子,他已经把杨晚婷的人生轨迹挽救回来。没想到,等待她的是更大的厄运。

许雪柔声道:“你对她的人生有很美好的期许,现在有人毁掉了这份期望。你因此而愤怒。”

陆景愣了愣,许雪的话很精辟的点出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点了点头。

“陆景,要是我出了这样的事。你会为我如此生气吗?”突然,许雪问道。

陆景被问的有些茫然,他虽然在和许雪说话。心思还在杨晚婷被毁容的事情上。这时,才发现许雪秀丽迷人的容颜在眼前。呵气如兰,暗香盈盈而来。

陆景心里浮起他和许雪认识以来的一幕幕。最开始的敌对。后来在横溪影视城的交手,为了利益不得不合作。再到她帮助叶静雨谈判,继而是明州许家的巨变,许雪被清扫出门。他因势利导,请她来和华银行工作…

一幕幕的记忆浮起来,两人的关系也有敌对变成了可以私聊的朋友。几个月前,他还带着黄紫琪一起去香港中环广场大厦见她。她委托紫琪设计和华银行大厦。陆景想起了她笑吟吟相迎的笑靥。

当一个女人看到你会有发自内心的笑容时,你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陆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了。

“你这个风流的家伙,我就知道你没把我放在心上。地位连你的高中同学都不如。”许雪郁闷的说道,她曾经在心里爱慕过这个杀伐决断、从无一败的男人。

陆景给许雪骂的一怔,嘴角泛起苦笑。许雪又哪里知道他心中对四中三大校花的期许、怀恋、感叹呢?除开关宁,他对杨晚婷、董冰并非是爱慕,而是寄托着他美好的情怀,希望看到她们的欢笑。

这是对他前世里那灰暗、痛苦、悲伤、无助、愤懑的人生轨迹纠正的见证。

说是骂,许雪纤柔白嫩的素手并没有离开陆景的脸庞,看着近在咫尺,她曾经爱慕的男子,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她想安慰他,便大胆的低头吻了下去。

这突兀的动作让陆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柔软娇艳的嘴唇轻碰着,感觉很美好,带着女儿香。一条灵活的香舌送了进来。陆景下意识的纠缠住,吸允着。丝丝香甜的味道传来。

令人迷醉的深吻。陆景的心神也短暂的从杨晚婷毁容的哀伤、难过中走出来,享受着这美人儿奉上的香吻。

唇分。许雪娇喘着,修直的鼻梁抵着陆景的鼻梁,心神有一丝迷醉,似乎某个梦里的片段变成了现实。

看着明艳而风情无端的许雪。陆景放在她细腰上的手缓缓的挪开,“你这是何苦呢?”许雪对他的感情。他早有所察觉。曾因醉酒鞭名马,犹恐情多累美人。

“很早就想尝一下你的味道。也就那样啊。”许雪嫣红嘴唇有着性感的曲线。带着一缕晶莹的水线,热吻之后的残余,却轻诉着让陆景哭笑不得的话语。

她喜欢陆景什么呢?击败史大少的气势如虹,翻手为云击败叶静雨的诡诈,收购现代汽车的磅礴大气,步步为营,与韩国经济帝王李健熙合作有斗争。

陆景的能力、手腕让她很钦佩。如果这些事情让四五十岁的男人来做,她的钦佩就只会是钦佩,但陆景比她还小四岁。这份钦佩就会变成魅力所在,在接触之中转为好感很正常,转为暗地里的爱慕也很正常。

但是,她不想陆景看扁她。主动吻他已经看在他心情不好,可怜兮兮的份上。再加一句“我曾经喜欢你”那成什么了?她又不是没有人要的剩女。

陆景很是无奈,这成什么了,道:“那算你趁机占我便宜?”

许雪嫣然一笑,“你要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可以这样想啊。我不介意。”说着,又捧着陆景的脸热吻。仿佛要在今天吻个够。她动情了。虽然情况多少有些不合时宜。

陆景纵然是心绪不佳,也不会这样被动的给女人吻着,伸手将许雪抱到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温香满怀,搂着她肆意的吻着。

“呼---”再次唇分。陆景低头看着抱着她脖子的许雪,她嘴角露出嫣然浅笑。使她的容颜看上去极美。陆景这才注意到许雪今天穿着成熟的粉色格子长袖衬衣。黑色的包臀长裙。都是秋款。丰润的臀部浑圆而有着弹性。

“别说话。”许雪竖起食指压在陆景嘴唇上,笑着说道:“陆景。我最多只是想和你一夜情。你不要多想。”

陆景揉揉眉心。这才省起许雪是明艳的都市女郎。单身、多金、美丽、潇洒。一夜情在都市女郎的身上似乎并不是一个需要避讳的话题。“我已经决定戒掉一夜情了。”

许雪不同于他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既不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毕业生。也不是阅尽人情的熟女、御姐,更不是大家闺秀,名门贵女。她是处事理智、果决、大气的许行长。

许雪依偎在陆景的怀里,突然觉得以这种状态和他说话很有趣,调侃道:“刚下的决定吧?陆景,要我相信你洁身自好有点难啊。”

陆景回忆了一下。他上辈子只会一夜情,除了傻傻的唐雨瑶愿意跟着他,为他生孩子,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钟情于他。这辈子,他发誓戒掉一夜情。

想起傻傻的,明艳夺目、有着“遗世而独立”风姿的雨瑶,陆景很自然的想起在建业追她的时候的人和事。一个已经遗忘的名字从心底浮起,柳蕴。

“说不出话了吧?”许雪轻轻的啄了陆景一口,嘴里取笑,实则安慰他。陆景的神情有些复杂。

陆景笑着摇头。那晚柳蕴穿着蓝色的高领毛衣,白色的修身长裤。翘挺的小圆臀在白色长裤的包裹下曲线曼妙。修长细瘦的长腿如圆柱,浑身透着一股成熟的风情。当时他把柳蕴的裤子都脱了,让她趴在沙发上。要是没有电话的打断,他肯定会和她做那事。

“也不算吧,我用手帮她释放了一次。”陆景解释了一句。他不想许雪误以为是针对她。

许雪禁不住脸红,从陆景身上站了起来,就着夜色凝望着陆景,认真的道:“心情好点了吗?”

陆景一愣,给许雪这么来一下,他的心情似乎好了些,没有给出那么沉重。

许雪道:“陆景,你有足够的能力的能力为杨晚婷复仇,答应我,要冷静。不扩大,也不放过幕后的主持者。”复仇如果不冷静,扩大报复范围,带给和华的将会是毁灭性的灾难。

陆景轻轻的点了点头。

许雪将光滑雪嫩的脸蛋贴在陆景脸上,柔声道:“陆景,复仇之后,你要做的是治好杨晚婷。”

“许雪,谢谢!”陆景诚挚的道谢。

许雪微微一笑,娇声道:“那你再抱我一会。”心里,终究是放不下这份美好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