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51章 我知道了

第1351章 我知道了

新加坡的雨季,雨夜总是突然而来。

“亲爱的,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发愁?”新苑别墅,海景厅的阳台上,沐清微微依偎在丈夫李义济的肩头,轻声细语的问道。

沐清四十二岁,受过欧美高等教育,保养十分得体。穿着轻薄的纱裙,举手投足有几分雍容华贵之气。正享受着雨夜和丈夫赏雨的浪漫,却发现丈夫有些心不在焉。

李义济苦笑一声,挽着妻子有些松软的腰肢说道:“还能什么事。ek咨询公司有名女职员在樟宜国际机场被人泼了浓硫酸毁容。和华那位雷霆大怒,问我要凶手。”

沐清微微蹙眉,李氏家族是新加坡的豪门大族,但也不可能控制新加坡这块土地上的所有人力、物力。这种案子也不应该“压迫”自己的丈夫啊?想着,心里有些不忿,轻声道:“那个年轻人还真是年轻气盛。”

李义济摇摇头,苦笑更甚,解释道:“年轻气盛换成褒义词就是锐意进取,性格强势啊。。和华的资产规模至少是淡马锡的三倍。和华的意见我必须要重视。”

“啊?”沐清便是淡马锡的董事,惊讶的扬起娥眉,有些不信。淡马锡在2004年规模有400亿美元。和华的资产已经超越千亿美元的规模?

李义济道:“不要奇怪,沐清。和华能在没有国际舆论的配合之下,生生的将wti期货价格拉低到45美元以下。这说明和华至少动用了不下100亿美元。从和华公开的财务数据来看,和华以及其关联公司的资产至少超过了1000亿美元。你说。是不是淡马锡的三倍?”

沐清恍然,明白为什么丈夫会这么忌惮和华的陆景。他要是让和华暗地里给淡马锡使两个绊子。说不定就是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但是追查凶手这种事,并不是高压就能追得到的。沐清担忧的道:“那这件事怎么办?”要消除陆景的怒火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据说,他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这时,老管家从海景厅外走进来,请示道:“先生、夫人,徐阳成总裁、宏深少爷、千儿小姐已经来了。”

“走吧,先见老徐他们。”李义济和沐清一起到一楼的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等候的徐阳成、李宏深、黄千儿站起来打着招呼,“李部长、沐姐”、“三叔、三婶”、“舅舅、舅妈”。

李义济笑着点点头。寒暄几句。徐阳成神情有些放松,道:“李部长,和华的宋助理刚给我打过电话,他们已经锁定幕后的主使者。崔家的崔七月。”

崔家是文舟的百年世家。其旗下的平商集团、深业集团都和新加坡这边的上流社会圈子有接触。

“这么快?”李义济沉吟着看了徐阳成一眼。他担心和华拿人顶缸。沐清目光深沉,不怎么信。李宏深、黄千儿都是脸露诧异之色。

徐阳成笑着说了一句让几人释疑,“ek咨询公司的女职员被毁容这件事的报复意味太重。陆景一捋他的敌人就能划一个范围出来。和华查了崔七月这几天的通话记录。他和摩根大通的夏如龙、三井住友银行的长井静香都有通话。里面有暗示的话语。”

李义济眉头一展,点了点头。和华要查崔七月的通话记录实在太容易。他们国内就那几家通信运营商。既然能确定范围,想要什么通话内容会查不到呢?

李宏深有些不认同的说道,“三叔。只是暗示的话并不能当证据啊。”法律是要讲证据的。

李义济哈哈大笑,自己这个侄子还真是乖得有点迂腐了,“宏深,这种事要什么证据?”问徐阳成。“老徐,宋助理还有什么说的吗?”

“宋助理希望新加坡警方提供这件案子的一些资料。和华正在追查凶手的去向。”

“这没问题。你跟一下这件事。”三言两语,李义济定了下来。心里略微放下心。虽然和华并不信任新加坡警方让他心里有些尴尬。但至少已经确认幕后主使者,陆景有气也不会撒到他头上。

侍女送了热茶过来。茶香袅袅。李义济喝了口茶。和蔼的微笑道:“千儿,你这个月29号18岁生日吧。舅舅准备将你的成人礼好好的操办一场。你要有心里准备。”

黄千儿惊喜的手捂着胸口,“舅舅,谢谢你。”她原本只是计划邀请朋友们小聚。这实在太意外了。由舅舅出面操办她的18岁生日宴会,她在李氏家族的地位又要上升了。

听着李义济、沐清和黄千儿讨论着生日宴会的规划问题,徐阳成安静的品着茶。十年的云南普洱茶,茶汤浓郁、清香四溢。嘴角带着一丝不为人所察觉的微笑。

很显然,黄千儿的生日宴会将会成为一场公关宴会。李部长是希望能缓和与陆景的关系。想来,没几天陆景应该会来新加坡。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又要风起云涌了。

ek咨询公司的四大花旦之一杨晚婷被毁容的消息在媒体上只占了很小的版块,很不起眼。只是一个陌生的小人物的人生起伏而已。

但是,在京城、黄海、香港的一些圈子里,却十分关注件事。据说陆景因此气的摔了手机,晚饭都没吃。和华的怒火,够资格顶着的人不多。

“又是一场好戏啊!”不少人抱着看戏的姿态。

黄海,和泰里,蓝湾咖啡厅中,午后的天阴沉着。

裴吴越手捻着精致咖啡杯的小圆柄,喝着咖啡和崔七月随意的交谈着,海阔天空的侃着。

“物是人非啊。”崔七月续了一杯咖啡,感叹着。手里的调羹搅拌着精巧的白瓷咖啡杯中的苦涩咖啡,“吴越。我们多少年的朋友了,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事吧?”

“嗯。”裴吴越点点头。

崔七月竖起手拒绝道:“要是关于我和诗经的事情就不要说了。那天机场vip候机室的事情你也在场。”

裴吴越轻叹口气,崔七月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走错棋呢?“七月,和诗经没关系。你们俩的事我不参合。唉,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是这样的,陆景让我带一句话给你,我知道了。原话就着四个字。”

崔七月冷笑,没说话。他巴不得让陆景知道,这本就是他对陆景和唐诗经当着他的面热吻的报复:让我难受的人,我也会让他难受。

裴吴越一看崔七月的表情就知道崔七月已经明白。点醒道:“七月,这几个字就我琢磨,估计和新加坡发生的事情有关。你,要注意啊。最好和九叔通个气。”陆景的报复将会十分的猛烈。

看他对付高家就知道,陆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可是非常“黑”的。崔七月这状态未必顶的住。

“不必了。”崔七月断然拒绝。他不相信陆景能把他怎么样。法制社会,没有证据的事情,陆景怎么定他的罪?

玩阴的,他可是崔家子弟。要是骤然死亡,看你陆景也没有这个踩线的胆子。更何况,过两天陆景一手建立的和华财团就会分崩离析。

裴吴越苦笑,双手交叉着放在桌面上。其实。来之前,他就知道崔七月多半不会听他的劝。这件事也确实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据说,杨晚婷是个绝色美女。和陆景最宠爱的女人关宁、以及和华董事会主席董坤城的女儿董冰并称定海四中三大美女。以陆景惜花的性格,未必和杨晚婷没有点情愫。

否则。他生那么大气干什么?到他们这个层次,谁又会是肤浅的一点养气功夫都没有?

咖啡厅里悠扬舒缓的音乐如同空山的清泉缓缓流淌着。裴吴越这桌的气氛有些沉默。崔七月沉吟着。一口将咖啡喝完,道:“吴越,不管怎么说,谢谢。”

崔七月站了起来,伸出手。裴吴越不知道说什么好,和崔七月握了握手道别,“总之,一切顺利吧。”

他实在有点不看好崔七月。诗经的心思,他相当清楚:诗经会在崔七月落魄之后布一个局,迫使他陷入巨大的困境中,然后如法炮制,刺激他自杀。

现在又多了陆景的变数,崔七月的命运…

24日,香港圣诞节的气氛已经相当浓郁。商家的促销广告、活动在何梦明、明雪陪着他在弥顿道漫步时随处可见。平安夜的活动相当丰富。

这两天陆景在香港见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平仓的消息传出来之后,任谁都知道和华已经保住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和华声名大振。

这不,德意志银行、花旗银行、汇丰银行等五六家在银行业极具声望的商业银行其亚太区总裁们想要与和华的话事人见面叙叙交情,加深友谊。

这种事,陆景也推不掉,心绪不佳也只得撑着。他25日就要去新加坡。三天时间,参加了两场酒会。在香港马会会所里吃了三顿饭。赛马、品酒、鉴赏名画的活动参加了几场。

他对这些活动兴趣都不大。好在,gi公司的调查不断的传来好消息。

“有点冷呢。”明雪手放在白色羽绒服衣兜里,笑着道:“陆景,我给你收集了李逸落的消息,你又没看,她最近很火啊,要不要我告诉你原因?”

陆景正要回答,唐悦打来电话,“陆景,抓住那帮孙子了。狗日的,已经到了马来西亚境内。一共三个人,全抓住了。元文已经挖出来上面指使的是原平鸿基金总经理张子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