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52章 法律之外还有规则

第1352章 法律之外还有规则

陆景知道张子昂是谁,他真是崔七月的亲信。前些年,墨静雯的父亲东南狼王墨承在酒店里心脏病发作死亡和他脱不了干系。今年平鸿基金操作黄金期货大幅亏损后从平鸿基金离职,不知所踪。没想到又冒出头来。

“好。唐悦,做的好。”心里一直紧绷着的弦松开,陆景松了口气。他总算有脸去新加坡见杨晚婷了。

杨晚婷被毁容是受了他的牵连。唐悦一查出来是崔七月,他就猜到这是他和唐诗经当着崔七月热吻的是最主要的诱因。

随后调出的通话录音证实确实如此:夏如龙鼓励崔七月报复;长井静香给出毁容的建议;崔七月组织人实施。

挂了电话,陆景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对看过来的何梦明、明雪微笑道:“小明、明雪我们回世运大厦。我要想点事情。”

“行啊。”何梦明娇柔的点点头,附和陆景的意见。对平安夜,陆景带她加班也没什么意见。

“小明,你也太顺着陆景了啊!”明雪明眸噗嗤一闪,笑吟吟的说道,显然是心情极好,拿何梦明打趣。她们俩对陆景的情意,陆景对她们的情意,那天午后在丽景度假村吴苑高尔夫球场晒太阳时就已经挑明了。

何梦明轻轻的笑了笑。她并非是没有主见,只是跟着陆景加班度过平安夜也不错的选择。看着何梦明明艳照人的轻笑,陆景左手握住了何梦明的手,右手牵住了明雪的小手。“这几天辛苦你们了。”

“你也知道啊。”明雪习惯性的“呛”了陆景一句。这几天陆景心情不好,大家做事、工作、休闲也不痛快。

何梦明又是会心的一笑。或许每位女子和陆景相处的方式都是不同的。她姐的娇羞深情,关宁姐的温柔解语。自己和陆景的默契在心、吴总的口是心非,清姐的温柔如水,莫总的狡黠俏皮,雨绮姐的百依百顺,叶姐的小女儿风情…

说着唐悦电话的内容,三人一起往停在街道尽头的香槟色保时捷走去,风声、喧闹声似乎都抛之脑后,步履轻快的仿佛这方世界里只有三个人。

何梦明坦然的给陆景握着她的手。她知道她要什么。明雪粉脸微红的想要抽出手,她才不想陪着陆景在香港街头“左拥右抱”。只是陆景握得紧。轻嗔了一眼,便由着他了。也不是真不想。

车往九龙的世运大厦驶去。车厢里,女孩的幽香阵阵。陆景坐在何梦明身边,问道:“小明,晚婷的情况、伤势怎么样?”

这几天,他就听过唐悦最开始的汇报,后面一直没敢问具体的情况。实在无颜面对杨晚婷此时的情况。

何梦明和杨晚婷相处的不错,想起她悲惨的情况心里有些难受,黯然的道:“伤势基本控制住了。只是她的脖子、肩头、左手会有去不掉的疤痕。”

“晚婷现在情绪很低落。她以后必须要穿着高领的衣服。长袖。带着手套。她爸妈正在医院陪着她。我听雨绮姐说,当时晚婷痛的坐在地上…”

明雪补充道:“莫总已经安排了心理医生、特级陪护24小时陪着她。就怕她有心里创伤。”

陆景眼神又变得清幽,“这件事会有人付出代价。”

何梦明提醒道:“陆景,没有证据无法光明正大的定他们的罪。”这件事。崔七月、夏如龙、长井静香都要付出代价。

陆景眼睛里闪着寒星,缓缓的,有力的说道:“法律之外。还有规则。”

交州。仿佛蜘蛛网一样高架桥在空中延伸着,夜色中。一辆辆不同的车在这座繁华大都市的交通大动脉上行驶着。一辆不起眼的黑色本田车不疾不徐的下了市区五环,往略显荒芜的郊区开去。

本田、丰田、尼桑、三菱这些日系汽车在沿海一带销量非常大。黑色的本田毫不起眼。

车内。一名被套着头套的男子苦苦的哀求着身边两名精悍的黑衣大汉:“大佬,有事好说。有事好说。要多少钱,您开个价,我没二话就转账…”

“闭嘴!”左边黑大个手动了下。

男子立刻噤声。冰冷的管子顶在腰眼上,他立刻就判断出来,那是枪。

一个多小时后,黑色的本田停在郊区的某个村落中。村民自家违建搭架的仓库。金属支架,两三米高的屋顶。空旷的场地上随意的摆放着几个集装箱。七八名穿着黑西装的男子簇拥着当中坐在一把椅子上的英俊年轻人。

“嘭”,带着头套的男子从外面带进来。随即有人上前拿下了头套。

英俊的年轻人笑眯眯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张子昂,张总对吧?自我介绍下,我叫商清华。绿湖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想必张总应该听过过我们绿湖的名字。”

张子昂给吓了一跳。他从黄海到交州来,处理着灰色地带的事务。对绿湖的事迹有所耳闻。绿湖旗下的汀阳是交州第一的娱乐场所,日进斗金。同时还经营着斗狗场、会所、酒店、电子器材。资产三五亿。手中有几十号人,带枪的,交州道上等闲没人敢惹。

“商总,您请我来…”张子昂有些摸不透商清华的意思。虽然是阶下囚,但他好歹曾经是数亿美元大公司的负责人,见了正主,反倒没有见到那些贱命一条的烂仔时怕。

“错。我不是请你来的,我是绑你来的。”商清华蹲下来,拍了拍张子昂的脸。

张子昂一看这势头不对,脸都绿了,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商总,你有需要,一个电话电话,兄弟我立刻前来,今天这是唱哪出啊?”

“别啊,张总,我就是一小人物,回头大佬们听到我和你是兄弟,那还有得我的好?”商清华阴阳怪气的说道,点了一支烟塞在张子昂嘴里。

张子昂吸着烟,看到旁边有人开了录音笔。

商清华整理了下张子昂衣领,“和颜悦色”的道:“张总,请你来是想问你两个问题。墨承的死是你干的吧?”

“吧嗒”张子昂嘴里的烟掉了下来,脸色有些惊惶。

商清华笑了笑,又点了一支烟塞在张子昂嘴里,“别浪费啊,我只给你预备了三支烟啊。言归正传,第二个问题,杨晚婷被泼浓硫酸是你安排的。”

“不,不是…”张子昂连声说道。

商清华嘿嘿一笑,站了起来,“那就是了。”杨晚婷是谁,他都不知道,名字都是第一次听说。这是话里陷阱。张子昂却一口否定,要不是他干的才怪?

“商总,商总,你听我说,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事啊。你要钱开个声,几百万我还是能凑得出来。”见商清华要走,张子昂连忙辩解道。

“张总,行了,别演戏了。你通过下线派去的人我们已经在马来西亚抓住了,你要不要通个话?我还知道这件事是崔七月交给你办的,对不对?”

张子昂一呆,仿佛五雷轰顶。

“大罗,处理掉。我们走。”商清华若无其事的吩咐道,当先一步往仓库门口走去。录音拍摄的手下快走几步将手里的录音笔递给了商清华。

“商总,不要…”张子昂恐惧的大叫道,“我还有材料要举报。”他已经知道“处理掉”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自己留着吧。”

25日上午,一则简短的新闻报道在交州日报上刊登:今日凌晨四点,我市郊区xx村发生一起命案。死者张某昂系四清城汽配公司副总经理。目前警方正在调查。

文舟,田园林,崔家老宅中。

崔七月看着电脑屏幕,脸色僵硬。包括张子昂在内的六人全部被杀。分别在交州、吉隆坡、马六甲当地的报纸上有报道。有人将报纸拍摄下来发送到了他的邮箱。

恐惧像阴影一样包裹着崔七月的心。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三天的时间,陆景找到了他安排的人,毫不犹豫的收割了6条人命。

报复,极其酷烈。这让他感到了恐惧:就算没有证据,陆景未必不敢杀他。

当死亡的阴影笼罩下来时,没有人会无动于衷。

“没事,没事,他要是派人来文舟杀我,事情肯定会闹得他脱不了身。我是崔家的子弟,九叔不会不管。”崔七月手有些哆嗦的点了烟,安慰着自己,“最多还有5天的时间,他就会破产。破产了就没威胁了。”

这时,手机铃声很突兀的响起来。

崔七月手抖了下,冬天的上午,他感觉到了冷,看看号码,忙接了电话,“九叔…”

“七月,在家吧,来我这儿一趟。”

半个小时后,崔七月步行进入崔家老宅中崔九霄的住处。古香古色的两层小宅院。堂屋中,穿着黑色西装的助理引着崔七月到了二楼的幽静明亮的书房。

崔七月的眼神微微一凝,他看到崔瀚正坐在茶几边安静的看着书。“九叔…”

黄木色的书桌后,崔九霄放下手里的报纸,淡淡的扫了崔七月一眼,眼神如鹰,“七月,陆景手下那个女职员的事情是你安排人做的?”

崔七月立时额头冒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