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53章 失望、去新加坡

第1353章 失望、去新加坡

“怎么,敢做不敢说?”崔九霄冷冷的一瞥,犀利的看着崔七月。

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崔七月咬咬牙,道:“是我做的。”

“尼玛的蠢货!”崔九霄暴怒的将手边的宋代汝窑茶杯砸向崔七月。温茶洒了一地。价值千万的茶杯砸中崔七月后,在他的脚下摔碎。崔七月没躲。

崔九霄指着崔七月的鼻子大骂,各种文舟方言的词汇足足骂了五分钟。坐着看书的崔瀚给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旁听着。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九叔发这么大的脾气。

想也是,崔七月确实是他妈的蠢货,精虫上脑。陆景和诗经姐爱怎么接吻,在那儿接吻,那是他们的事情,关你屁事。他居然蠢的找人泼陆景手下女职员的浓硫酸。

崔九霄骂完,拍着桌子质问道:“你留下证据了吗?”

“没有。”崔七月老老实实的答道。这点自信还是有的。电话里只是暗示而已。

“那你还承认?你个sb。我以前怎么教你的?成功者不需要受到指责。”崔九霄大吼。

他都快要气死,本以为精心培养的家族继承人有这样、那样的毛病都可以忍受,只要磨练、敲打未来可以带领着崔家继续前进。居然被他一吓就吓住。

没有证据的事情,陆景能奈崔家何?

不能承认的事情,就是亲爹问,都不要承认,带进棺材里也不要承认。

他刚才才给了崔七月多大的压力?崔七月这份心性还怎么做大事?实在太让他失望了。

崔七月和崔瀚两人都愣住了。九叔居然是因为崔七月如实回答了问题而生气?崔瀚慢慢的品出了点味道了。

崔七月的智商不低,立即后悔不已。

他似乎错过了一个在崔家内部绝佳的翻盘机会。一直以来。九叔还是很支持他的。他敢对唐诗经说他日后会夺回崔家继承人的位置就是因为九叔的支持啊。

崔九霄气呼呼的按了铃。很快保姆进来打扫了卫生,又重新换了茶杯进来。崔九霄坐下来。冷冷看了两位后辈一眼,“都坐吧。崔七月。你说说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采取这么没格调的报复手段?我都替你丢人。崔家的子弟泼浓硫酸,你还要不要脸?”

崔七月被骂的耸拉着脑袋,把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我建议夏如龙扣押单独外出的杨晚婷,她极有可能知道和华在国际原油期货合约的分布情况。夏如龙推荐我去和三井联系。

我和长井静香联系上后,她说三井并不需要这方面的情报,告诉我说杨晚婷和陆景关系匪浅。来而不往非礼。要在杨晚婷脸上划两刀才解气。我脑子一热就答应下来了。张子昂向我保证完全没有问题,我就同意了。”

“脑子一热?我看你是精虫上脑。”崔九霄不客气的讽刺着。“”唐家小六摆明对当年虞文昌的事情耿耿于怀,你还想着娶她?”

崔七月要辩驳,崔九霄打断道:“你别给我扯淡。崔瀚那天也在场,他全部都告诉我了。崔家内部的矛盾在内部解决,你当着唐诗经、裴吴越、高修平这些人的面说崔家内部争斗是什么想法,还有没有一点对家族的归属感?”

“我…”崔七月不知道该怎么说。

崔九霄再看侄儿英俊的脸,越发的厌恶,“我让你早点和张静云成婚,你不乐意。现在好了。张家有意悔婚。你想娶还未必娶得回来。真是个蠢货。现存的助力不去把握,要好高骛远。你给我滚出去,好好反思反思。”

崔七月抬头,“九叔。我…”

崔九霄不留情面的道:“我什么?滚蛋。赶紧滚蛋。陆景没那么大的本事杀崔家的子弟。我在一天,就可以保你一天的安全。”

崔七月嘴唇动了动,他不是想说怕死的事情。他是想说陆景蹦跶不了几天的事啊。但是看到九叔铁青、带着讥讽的脸,终究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出门。

他在九叔心中的形象已经变得极坏。还是让事实来说话吧。这样他还有“一线生机”。

香港圣诞节的氛围比内地要浓郁得多。陆景上午跟着莫心蓝、李慕清、何梦明、明雪、许雪在铜锣湾购物。随意的在充满节日气氛的街道上走着。陆景手里拎满了东西。

“心情好点了?”许雪瞅个空。将手里刚买的一套古驰的秋装衣服袋子放到陆景手上,笑着问道。

陆景笑着点点头,“稍微出了口气,心情好了不少。总算有脸去新加坡见杨晚婷了。”崔瀚去告密,是他通过唐诗经告知了崔瀚最新情况。

许雪眼神偷偷的从前面如姐妹般亲密说笑莫心蓝、李慕清的身上滑过,她两被滋润的容光焕发,举手投足都带着慵懒的女人气息。心里啐了陆景一口,这家伙昨晚肯定爽了。

她却是要在梦里回味他的拥抱,热吻。这对比,真是让人郁闷。笑了笑,许雪道:“陆景,等你从新加坡凯旋,我请你去天下第三酒吧喝酒。”

“你倒是对我有信心啊。行,我没意见。”想着许雪泡吧时的疯狂,陆景会心的一笑。和许雪说了会话,许雪便跟着众人进了一家周大福瞎逛。陆景问等在门口的明雪,“诶,明雪,李逸落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呵,有心情泡妞啊…”明雪明媚的一笑,gi公司传来的消息,她们都知道,至于那几个人怎么处理陆景没说。说道:“白云饮料是康师傅、统一之外的第三大茶饮料品牌,他们前段时间请李逸落代言一款健康饮料新产品。

然后呢,李逸落的体检表不知道怎么就给流传出去了,上面显示着她是处女。”

说道这儿,明雪咬咬嘴唇,好笑的看着陆景,“你懂了吧?天后歌星26岁还是处女,粉丝都疯狂了。形象好的一塌糊涂。李逸落那气质,空灵纯净,这形象健康得不能再健康。我听清姐说前段时间签代言合同都签得手软了。”

陆景一听就明白,微笑道:“是公关团队的炒作吧?”

明雪掩嘴噗嗤一笑,“这我哪知道啊。”

一路说笑着,从人流繁华的铜锣湾出来,陆景一行人在莫心蓝的带领下找了一家极具特色的港式餐厅吃午饭。然后回了世运大厦,准备小憩片刻就出发去机场。他和何梦明、明雪的行李已经送到了世运大厦的办公室。

下午一点十分,何梦明、明雪先拿着行李下楼了,让陆景和莫心蓝、李慕清话别。昨天晚上陆景和莫心蓝、李慕清做了什么,她们俩心里有数。陆景在香港山顶的别墅虽然很大,但是看到早上莫总和清姐的风情猜也猜得到。

办公室内,陆景温柔的抱着莫心蓝吻别,“心蓝,这三天辛苦你了。”莫心蓝这几天出面代表和华处理杨晚婷受伤的事情。

“还好。你要是情绪不佳,我们都得跟着难受。去了新加坡不要冲动…”莫心蓝殷殷叮嘱道。

小毛贼好抓,好处理,昨天晚上唐悦就已经报上来,从主使者到中间人,到执行的人、接应的人,一共六人,全部抓住了。

陆景去新加坡是要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和夏如龙、长井静香较量。三井住友银行的任命,和华已经注意到。预计,长井静香会在石油期货市场出手。

陆景本来就和夏如龙、长井静香一堆恩怨,现在还掺杂了杨晚婷的事情。

“我会的。心蓝,放心。”陆景搂着莫心蓝,吻了吻她的脸蛋。放开莫心蓝,等在一边的李慕清和陆景拥抱着,恨声道:“陆景,你要狠狠的揍那帮王八蛋。浓硫酸倒在人身上得多痛,杨晚婷娇滴滴的一个女孩,亏那帮人下得了手!”

“嗯,一个都跑不了。”陆景承诺着,打打杀杀的事情没必要和心蓝、清儿说得太仔细,唐悦不会请示他,怎么做,他猜得出来。“清儿,这几天心情不好,没有好好陪你。”

李慕清身姿修长,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在办公室只穿了件红色的毛衣、牛仔裤,火辣妍丽,在陆景的耳边道:“今天上午表现不错。昨晚陪的更好!”

这大胆的话让陆景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涌起来,宠爱的捏了捏李慕清的鼻子,和她吻别,转身下楼。

飞往新加坡的飞机准点起飞。头等舱内,陆景带着耳机听完唐悦派人送来的录音,看着舷窗外的白云:小虾小米已经处理了。法律之外的公道,他会为杨晚婷讨回来。

“陆景要来了…”

夜色落在带有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多立克柱廊、宏伟门廊的浮尔顿酒店大楼上。奢华的顶层餐厅中,一名鹰视狼顾的白人男子缓缓的说道。嘴角带着一丝讥笑。

夏如龙微微一笑,对肥胖的高盛合伙人,杰润公司亚太区总裁克拉克-门罗举杯。

克拉克-门罗抿了口产自法国波尔多的二十年红酒,摇了摇酒杯,笑道:“亲爱的哈帝,看样子你已经迫不及待了。”

克拉克-门罗口中的哈帝正是曾经被陆景整得灰头灰脸的哈帝-沃伦,vollon公司远东区总裁,“我确实迫不及待的想看着飞蛾撞进网里啊。”

几人一起大笑。似乎这个比喻很有趣,更有趣的是接下来可以吃到的“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