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54章 探视杨晚婷

第1354章 探视杨晚婷

新加坡中央医院是新加坡规模最大,历史最长的公立医院,建于1821年,医院拥有29种医学专科,其中整形外科、烧伤科、肾病科、核医学、血液病理科室是该院的优势学科。

住院部a级病房中,时钟滴滴的走着,静谧的房间里,一名修长美丽的女孩双目失神的躺在洁白的病**,脖子上、手上,缠绕着白沙布。

夜色渐渐,人未入眠。

少顷,走道里传来脚步声,还有说话的声音。病房的门被推开,先进来的是父亲,“晚婷,你同学来来看望你了。”

跟着杨父身后进来的陆景。身边跟着宋雨绮、何梦明、明雪。医生、护士、保卫都在门外。放下花篮,陆景几人坐下,杨父倒着水,客气的闲聊着。

陆景说是晚婷的同学,他当然不能那么听。陆景这一行人的派头在那里,出行的美女助理,三个,精悍的保镖,女的,不说前呼后拥吧,至少是个众星拱月。他在京城里当市民,看人的眼光不算太差。

而且,这几天忙前忙后操劳费心的宋助理就是陆景的助理。前些来病房里看女儿的盛总对宋助理客客气气。显然,陆景是晚婷公司老总的老总。

杨母在宾馆里休息着。这三四天,夫妻两个轮流照顾女儿。没什么活干,有特护在。但看着女儿那失神的眼睛,心疼的要命。心理医生都来几趟,没什么效果。

“那个,杨叔。我单独和晚婷聊几句?”陆景坐病床前的椅子上说道。

“成,您聊。您聊。”杨父说着,先退了出去。

最后出去的宋雨绮将手里拿着的手袋给了陆景。轻轻的带上门,陆景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微笑,坐到杨晚婷病床前,看着闭着眼睛的杨晚婷脸色憔悴。

她的脸没有受到损失,依旧是国色天香的容颜,只是将来白腻如玉的颈脖上的疤痕会将这份美感破坏殆尽。陆景轻轻的叹了口气,愧疚感涌了上来,轻声道:“晚婷,我知道你没睡着。我带了一件礼物来。希望你喜欢。”

杨晚婷的性子本来就是很清冷。再加上这样巨大的打击,整个人估计都崩溃了。陆景见杨晚婷没反应,自顾的从宋雨绮递给他的手袋中拿出了一个录音笔,按了播放键。

“张总,请你来是想问你两个问题。墨承的死是你干的吧?”

“别浪费啊,我只给你预备了三支烟啊。言归正传,第二个问题,杨晚婷被泼浓硫酸是你安排的。”

“不,不是…”

“那就是了。”

“商总。商总,你听我说,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事啊…”

“张总,行了。别演戏了。你通过下线派去的人我们已经在马来西亚抓住了,你要不要通个话?我还知道这件事是崔七月交给你办的,对不对?”

“大罗。处理掉。我们走。”

“商总,不要…”

“自己留着吧。”

录音播完。陆景将录音笔收了起来。轻轻的握住了杨晚婷的没有受伤的右手,陆景能感觉到她在轻轻的颤抖。沉声道:

“晚婷,从组织、策划、实施、接应一共6个人,我全部都处理了。报纸我带来了,雨绮用红笔标注了。搁这儿,你回头自己看。”

杨晚婷缓缓的睁开眼睛,两行清泪滑落,小声的呜咽着,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陆景拿出一只mp3,把崔七月和夏如龙、长井静香的对话内容播了一遍。

“晚婷,幕后者有三个人。主使是崔七月,嫁祸的是夏如龙,唆使的是长井静香。你受伤这件事是受了我的牵连。这三个人,我会让他们为你毁容付出代价。”

杨晚婷哭泣的更厉害,有些苦尽甘来的情绪涌起,哽咽道:“陆景…,谢谢。”

听到病房里有哭声,杨父冒头进来,见陆景握着女儿的手在说话,又退了出去,嘴里念叨着,“谢天谢地,总算有反应了啊。”这几天女儿不管谁和她说话就是不吭声,总算有反应了。想着,拿出和华配的手机赶紧给妻子打电话。

晶莹剔透的泪花滚滚而来。杨晚婷哭得宛若梨花带雨、娇怯柔软。想着她被浓硫酸泼到身上所受的痛苦,陆景心里很难受,抿了抿嘴,找到纸巾给她擦着眼泪,“哭吧,哭出来回好受一些。晚婷,咱们这次在期货市场的对盘就是夏如龙、长井静香。很快的。就在这两天。”

陆景亲昵的动作让杨晚婷有些不好意思,接过纸巾,哭泣后的语调很柔软,“陆景,我自己来。”

陆景这才恍然,他有些失态了。杨晚婷只是皮肤伤,其它都好端端的。将纸巾放在杨晚婷枕头边,看着杨晚婷擦拭着眼泪,问道:“饿不饿?”

“有一点。”杨晚婷眼睛红红的说道。

话音才落,肚子咕咕的叫起来。杨晚婷不好意思的偏过头,晶莹剔透的粉脸上浮现出红色,秀丽动人。陆景笑了笑,出门给宋雨绮说了一声。一会儿,养胃的小米粥和几式可口的点心便送来。

大家进来病房里说话,杨晚婷偶尔答几句话。片刻后,杨母也从酒店里赶过来,好好的谢陆景一番。说着话,陆景道:“晚婷,你安心养病。好了之后,可以陪着你爸妈在新加坡玩几天。我保证安全上不会有问题。新加坡的旅游业业很发达,景色,小吃都很有特色。我改天再来看你。”

“好的。”杨晚婷心神放松,困意很快就上来,和陆景、宋雨绮、何梦明、明雪话别。

杨父母送了陆景回来,特护已经将病房收拾干净。夫妻俩对视一眼,去外面合计了下,又回来。杨母问道:“闺女,那个陆景真是你高中同学?”女儿又不是公司的什么经理,这后生殷勤得有些过了。但是,当着他们俩父母的面殷勤,也没这号胆子大的人吧?

女儿心思去了,当父母的很高兴,可是这解开女儿心思的男人,他们作为父母也想问问。

杨晚婷迷糊糊的道:“是啊,我五班的,他在七班。”

见女儿呼吸悠长,将将入睡。夫妻有对视一眼,摇摇头,轻轻的出去了。明天再问是一样的。

“新加坡情况怎么样?”从新加坡中央医院里出来,陆景一行人上了加长的奔驰商务车。喝着温水,陆景舒展着眉头问道。能解开杨晚婷的心结,他心里松口气,不然愧疚会又多一分。

宋雨绮汇报道:“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已经上涨到了46.64美元。这两天傅总已经在投入资金在期货市场中拉锯战。对手盘的资金很多。”

陆景点点头,微微沉吟着。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三井的长井静香加入了。对手盘的资金增大了。

看看陆景的脸色,宋雨绮接着道:“在李宏深的帮助下,阿卡夫山庄的以3500美元每月的价格租下来了。阿卡夫山庄背山面海,山脚下临近还有一块临海荒芜的土地,李义济暗示可以那块地可以作为做地产开发。”

一说起住宅,陆景忍不住笑起来。离开新加坡之前,还和雨绮说以后不能把工作地点架设在住的地方,没想到雨绮这么快就想着在新加坡置业了。

宋雨绮知道陆景笑什么,俏脸微红。何梦明和明雪两都莫名其妙。

回到丽都酒店已经是晚上8点左右。陆景回到卧室里洗过澡,换了灰色的睡袍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他准备略微眯一会。晚上10点45是纽交所wti期货开始交易的时间。他回头还要去见傅婕、ek公司的团队、董冰等人

“怎么又抽烟啊?晚婷的事情不是已经开始解决了吗?”宋雨绮推开门进来。半个小时的功夫,换了一套衣服,不复刚才ol女郎的丝袜套裙打扮。

飘逸的粉色长裙裹着修长曼妙的身姿,曲线起伏。白色的坎肩,高挽的秀发,没有常见的优雅、贵气,而多了些妩媚的成熟女人韵味,很能吸引人的目光。

“想着怎么处理期货上的事情啊。”陆景回答道,灭了烟,将秀美婉约的宋雨绮抱在怀里,欣赏的看着她。“看什么啊?”宋雨绮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女为悦己者容。换一套衣服,她并不嫌麻烦。

陆景笑笑,低头在她秀白的颈脖上吻了一口。湿润的吻让宋雨绮轻轻的仰着头,“陆景,徐阳成和黄千儿来求见你。”

“我换衣服得十几二十分钟啊。”陆景嘿然一笑,和宋雨绮热吻着,一手揉着她高-耸挺-立的峰峦,变幻着形状。有几天没见雨绮了,能够私下里相处一会,他不想那么快结束。

宋雨绮白了陆景一眼,享受着他的爱抚,呼吸渐渐的重了几分…

陆景换了衣服到总统套房的客厅里,徐阳成和黄千儿在客厅里喝着茶。见陆景出来,徐阳成带点惋惜的和陆景握手,“陆先生,杨小姐的事情,我听说了,那帮人实在是太不讲规矩了。”

他刚听说,陆景一下飞机就去了新加坡中央医院探望杨晚婷。

陆景平静的道:“是有点。所以有人要付出代价。”这个话题他不想多谈,看向有几天没见的黄千儿,黑色的上衣,牛仔裤,很有青春活力,“千儿,有几天没见了。”

“是啊。”黄千儿抿嘴笑起来,混血的容颜格外娇美,拿出一张请柬,“陆哥,29日是我的生日,我特意来邀请你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