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59章 十八岁生日宴会(上)

第1359章 十八岁生日宴会(上)

印尼海啸并没有影响到新加坡的日常生活。在官方统计数据中,新加坡并无人员伤亡。

黑色的加长宾利平稳的从市区驶向沿海的新苑别墅区。看着车窗外繁华的新加坡城市夜景,高楼大厦间灯火通明。远远望去,如同火树银花不夜天。杨晚婷清浅的笑了笑。

低声和余乐说着今晚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局势的陆景捕捉她美丽的笑容,心情好了些。

余乐欣慰的点点头。杨晚婷受伤,他同仇敌忾。

陆景的想法很不错。不管回头专家会诊的结果如何。至少,杨晚婷的心理创伤可以恢复的七七八八。只不过往日的冰美人,只怕性格会更内向了。

车抵达新苑23号别墅。停车场里听着一圈豪车。道奇、牧马人、宝马、奔驰、劳斯莱斯、奥迪、迈巴赫、法拉利等等。仿佛是世界名车会展。

别墅门口,穿着燕尾服的英俊侍者笑脸相迎。正在门口招待客人的李宏深看到陆景挽着一位高挑的美女在助理余乐的陪同下走过来,忙和身边的一位客人说了几句,迎上来,“陆哥,晚上好。我三叔还要等会才到。贸工部在讨论援助印尼的事情。”

陆景微笑着和李宏深握手,“李部长公务繁忙可以理解。这是我今晚的女伴杨晚婷。”

李宏深愣了下,陆景这么郑重的介绍身边的女伴由不得他不重视,忙伸手和杨晚婷握手,“杨姐。你好…”

杨晚婷按照师玄机对她的嘱咐,伸出没有被烧伤的右手和李宏深握了握手。气质优雅动人。

李宏深被杨晚婷的丽色震慑,带着陆景三人入场。别墅中。已经有不少装扮入时的客人拿着酒杯相互交谈着。

李宏深将陆景送到黄千儿面前才转身离去。心里猛的一惊:杨晚婷不就是ek公司那位被毁容的女职员吗?

回头看看杨晚婷高挑婀娜的背影,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三叔面对陆景时压力为什么那么大。陆景的怒火,幕后主使者能承受的住吗?

二楼观景阳台处,华灯初上,海潮迭起。明月的倒影在波浪中起起伏伏。

黄千儿今晚穿着优雅的红色露肩晚礼服,裙摆如鱼尾。挺拔饱满的曲线和纤细的小腰让她在四五名说话的靓丽女人中鹤立鸡群。

见陆景过来,黄千儿混血儿的美丽容颜上浮起笑容,笑盈盈的道:“陆哥。谢谢你来参加我18岁的生日宴会。”声音带着少女清脆甜美气息。

“说好的事情哪能不来啊。”陆景笑着将手里的礼物递给黄千儿,礼物自然是雨绮帮他准备的,说道:“千儿,生日快乐。”

说笑了几句,陆景、杨晚婷、余乐三人在二楼精美的西式浮雕走廊栏杆处俯视着一楼金碧辉煌的大厅,私下里说着话。

“千儿,那是谁啊?看你满眼放光的样子。”陆景几人刚离开,黄千儿的朋友笑着捅了下她的腰。

黄千儿就读于就读于莱佛士初级学院,她原本在李氏家族中并不受重视。现在身边的朋友都是她的高中同学。

黄千儿明眸流波的道:“我眼睛放光有什么用,他又看不上我。你们没看他身边的那个女伴吗?漂亮的一塌糊涂。你觉得我还有机会?”

“诶,千儿,不要转移话题哦。”

“是啊。是啊。”朋友们笑兮兮的催促着。女孩子凑在一起,自然而然的会谈论优秀的男人。

“他是和华的话事人。你们知道和华是什么公司吗?”

“切--”一个有着名模身材的女孩笑道:“千儿,你还卖起关子了。”

黄千儿只得介绍一二。说道:“景华手机你们应该用过吧,那是和华名下的产业。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也有和华的股份。”

“哦--。这么年轻的大富豪!”几名高中生惊呼着。有人道:“千儿,你一会一定要介绍我和他认识。”

“得了吧。你要是有千儿那么大的胸,或许还能争取下。”

几人说笑着,时间过得飞快。穿着燕尾服的老管家派头十足的走过来,“千儿小姐,李先生已经到了,宴会马上开始。请你去二楼的休息室。”

陆景和余乐、杨晚婷闲谈着高中时候的趣事,说起那会的校内足球联赛等等。没一会,李宏深来请他去二楼的一间休息室中。

安静的休息室中,棕色的真皮沙发围了一圈。陆景三人进去之后,到是发现有不少熟人。玉树临风的夏如龙正在和一名肥胖的白人男子交谈。

许久不见的老色鬼哈帝-沃伦在杨晚婷进来的瞬间,眼睛从长井静香身上挪了过来。长井静香正在和徐阳成说笑着,她的助理竹田一郎在一旁记录着。

印尼华商领袖、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周晋成和海成集团董事长薛立辉拿着酒杯交谈着。海成集团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林业公司,垄断了马来西亚纸浆出口市场80%的份额。

世新电子的首席执行官李正诚和snl晶圆厂的景安易闲聊着。开悦资本的符玉龙和新加坡的名流攀谈着。显然,在座的都是今天宴会上的顶尖人物。

陆景微笑着对符玉龙点点头,走向周晋成、薛立辉。周晋成六十多岁,微微发福,前额已经发稀。薛立辉五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发福的厉害,气度很沉稳。

寒暄几句,薛立辉后悔的感叹道:“陆景,早知道景华微芯的前景这么好,我当时就不是借公司债给你了。老叶误我啊。”

薛立辉说的老叶是恒跃集团的叶文俊,叶妍的大伯。陆景笑道:“薛总要有意的话,可以参与到景华微芯中来。景华微芯在建业的二期工程很需要资金。”

“我有意,有意。回头咱们谈谈详细的情况。”薛立辉立即笑着说道。

几人都笑起来。薛立辉有些急了。聊了几句,周晋成把陆景拉到一边,笑着问道:“陆景,我准备再返回印尼投资,你有没有兴趣去印尼投资实业?”

印尼海啸对他而言是一个重返印尼的机会。

98年印尼排华,印尼华人资本大出逃,他和陆景在那时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目前,华商在岭南的资本发展的很不错。他和陆景的关系自然是越发的融洽。

陆景琢磨了下,“周先生,我出资吧。投资印尼的实业我没什么兴趣。”说着,顿了顿,提醒道:“周先生,重返印尼,必要的武装力量不能少。”

“我知道,98年惨痛的教训我不会忘记。”周晋成笑了笑,低声道:“你和三井、高盛、摩根大通、沃伦公司怎么回事?好像你们的关系很僵。”

说着,看了看,各自说话的夏如龙、克拉克-门罗、长井静香、哈帝-沃伦。

陆景言简意赅的道:“利益冲突。”

周晋成人老成精,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他原本还想说和一下。他在南洋这一带略有些薄面。

这时,李义济在随性人员的陪同下,带着今晚的公主黄千儿进来。打了一圈招呼,李义济笑着说了一番感谢的话,邀请道:“宴会即将开始,请诸位移步到一楼大厅。”

别墅里已经是宾客入云。由于某些原因以及李义济的关系,黄千儿的生日宴会规格很高。

一楼客厅的中央,李义济拿着话筒发表了一番祝福之后,在优雅舒缓的舞曲之下,扶着黄千儿独舞了今晚第一支舞。宾客都在围观着叫好。

“黄小姐的舞姿很不错啊。”哈帝-沃伦三十五岁左右,穿着绅士服,碧眼蓝眸,消瘦而高挑的个子,在夏如龙身边笑着说道。眼睛有些放光。从西方审美的角度来说,他更喜欢乳大臀翘的女人。

夏如龙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微笑着说道:“等一会,千儿小姐应该很乐意和沃伦总裁共舞一曲。”

哈帝-沃伦哈哈一笑,对一旁的长井静香道:“长井小姐,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要收购新加坡石油公司,三井是什么看法?”

长井静香穿着精美的黑色长裙,柔媚无比,“沃伦总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背后的强力支持是和华。等原油期货市场分出胜负,这件事也就尘埃落定了,你说呢?”

刚才,徐阳成和她聊了聊,新加坡政府大致上就是这个态度。谁赢了谁便可以收购。

哈帝-沃伦露出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笑容,傲然的道:“确实如此。”轻轻的瞥了一眼陆景所在的方向:这个小瘪三。

曼妙的舞姿,黄千儿如同娇艳的玫瑰在18岁的生日宴会上绽放。李义济的舞步很好,配合着外甥女的舞步。

一首五分钟的舞曲完毕,现场掌声雷动。生日宴会的气氛推向高-潮。

接下来是大家共舞的时刻,服务人员很快将场地清出来做舞池。李义济跳了一支舞后,邀请陆景到二楼的一间小会议室里说话。

新苑23号别墅房间很多,容纳今晚得200多名宾客毫无压力。安静的小会议室中,徐阳成开了一瓶红酒,倒了两杯。芬香的红酒味道飘散开。

李义济举杯向陆景示意,“陆先生,对杨小姐的事情,我表示歉意。”侄儿李宏深刚才已经向他汇报过,陆景今晚的女伴就是杨晚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