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60章 十八岁生日宴会(中)

第1360章 十八岁生日宴会(中)

陆景轻轻的抿了一口,道:“李部长,我说过,有些人一定会付出代价。

李义济无奈的苦笑,看样子六条人命根本无法平息陆景的怒火,他还要追究幕后者的责任。

以自己的情报网络,隐约听说这件事和三井有些关系。

昨天晚上,和华与三井、沃伦财团、摩根大通在wti期货市场大战。据说双方投入的资金多达近百亿美元,“战况”十分激烈。

李义济叹口气,他不准备劝陆景平息怒火,说明邀请陆景的来意,“陆先生,我准备将阿卡夫山庄周边的6.87亩土地出让给和华,来表示我的歉意。”

这个话,李宏深隐约的和宋雨绮提供。陆景早有心理准备,还和余乐讨论过,估计能从中获得1至2亿的优惠,平静的道:“我会安排人来新加坡完成土地的拍卖程序。”

李义济轻轻的点点头,这表示陆景不会“迁怒”于他,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的感觉。想他堂堂新加坡贸工部部长,李氏家族下一代的掌舵人,居然需要向一个年轻人低头。这成什么事?

但还是得忍着,“陆先生,关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石油的动态,我了解过,这个项目,我建议再等一周再做决定。”

陆景微微皱眉,沉吟了会,明白了李义济的意思,这是要等和华与三井、高盛、摩根大通、沃伦财团分出胜负之后,再决定新加坡石油的去向,“行。我同意李部长的观点。”

李义济心里稍微舒服了点。微笑着举起酒杯,“陆先生。千儿对你很崇拜,一直问我你的故事。祝你今天晚上能玩得愉快。”

陆景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谢谢。”抿了抿红酒。李义济这是要把黄千儿推介给他。

问题是,他身边的女孩已经够多了。黄千儿也不是能让他动心的女生。

杨晚婷站在一楼客厅的角落里观看着在300多平米的客厅中翩翩起舞的男女们,有些茫然。

她想起在四中时,林蓉带她去参加定海四中和京城英华国际学校的联谊舞会时的情形。

陆景去楼上和新加坡的贸工部部长谈事情去了。余乐正拿着酒杯满场和美女搭讪,用他的话说,他泡妞去了。

“美丽的小姐,我有幸邀请你跳一支舞吗?”一名英俊的白人青年,微笑着站在杨晚婷面前邀请。

杨晚婷摇了摇头,用英语回答道:“很抱歉。”

英俊的白人青年深深的看了杨晚婷一眼。无奈的行礼,退开。

片刻后,杨晚婷又遇到几名邀请她跳舞的男士,有两个还给她留了名片。如此耀眼的绝色佳人,就算是站在角落里依旧引起了宴会中男人们的注意。

和黄千儿跳过一支舞的李宏深看到杨晚婷的窘迫,想了想,上前道:“杨姐,如果你不愿意和陌生男子跳舞的话,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很多女子不喜欢和陌生的男人跳舞。因为跳舞本身是一件介乎调-情和交际之间的事。想占占便宜轻而易举。当然。和熟悉的人跳舞,便不会是这么个意思。

看着眼前的英俊的男生,杨晚婷清冷而礼貌的道:“不用了,谢谢。”

李宏深一愣。苦笑着离开,他是来解围的,没想到还是被拒绝。看样子杨姐今晚是不想跳舞了。李宏深吃瘪,回到朋友圈子内被哄笑了一通。

一名青年道:“真是高傲的白天鹅啊。不知道今晚谁能邀请她跳一支舞。有没有人和我打赌?”

这边正说着话,一名玉树临风的中年男子微笑着走向杨晚婷。“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你今晚的这套裙子十分漂亮,我可问一下你在哪里购买的吗?”

杨晚婷应付着仰慕者应付的有点心浮气躁,仿佛又回到了毁容之前。她本来的性子不擅长交际的。见这名男子走过来,她本来是要拒绝的,突然来这么一个问题,一下子把她给问住,想了想,如实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英俊男子帅气的笑笑,“不要紧。我猜想应该是你的一位朋友送给你的。哦,可以请你喝一杯红酒吗?今晚有提供18世纪的波尔多红酒,需要精心的鉴赏才能挑出其中的珍品。”

杨晚婷摇摇头,拒绝道:“谢谢。我对红酒没有鉴赏能力。”

她还没有谈过恋爱,一贯对男生不假辞色,虽然眼前的英俊中年男子风度翩翩,给人好感,但是她并没有和他交往的打算。中年男子来找她不会是单纯的和她交朋友。

英俊男子正要说话,身边一个声音响起,“夏如龙,你应该先给晚婷介绍下你自己。”

夏如龙英俊潇洒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回头一看,果然是陆景冷笑着站在一米开外。他来挖陆景的“墙角”,居然被陆景当场撞破。扭头一看,楼梯上的长井静香笑吟吟的举杯致意。显然,她并没有按照说好的方法示警。

“陆景,你回来了。”杨晚婷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厌恶的看了看夏如龙一眼,原来他就是夏如龙,快步走到陆景身边。

看着如同一只手足无措的小兽找到依靠般的杨晚婷,陆景温和的笑了笑,挽住她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肃容,对夏如龙道:“夏如龙,我听过你和崔七月的电话,你欠晚婷一个道歉。”

崔七月建议监控杨晚婷,夏如龙告诉崔七月可以和长井静香联系。杨晚婷毁容,这就是幕后的三个直接当事人。

夏如龙冷哼一声,“陆景你利用诗经对崔七月的厌恶在黄海机场的候机室里吻诗经,我对这件事很不满。”

他心爱的女人被陆景抱着又啃又摸,他心里能好受?他很乐意挖陆景的墙角让陆景尝尝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陆景眯着眼睛笑,笑容里充满了冷意,正是陆二少千锤百炼的标志性笑容,“自作多情。天辰娱乐已经以55亿美元的代价收购米高梅。米高梅的控股股东科克里安已经签字。剩下的就是报给欧盟和美国相关主管部门审批。夏如龙,你利用诗经来消耗我的资金目的已经达到了。”

夏如龙心里痛苦又兴奋,表情有些古怪的看着陆景,“你知道这是个坑?”

痛苦是因为他钟爱的女人唐诗经在陆景的心中份量很重。和崔七月预测的一模一样,只要是诗经提出用天辰娱乐收购米高梅,陆景肯定会满足诗经的要求。在陆景和唐诗经的感情当中,他才是多余的。

兴奋,则是因为签字之后,按照协议,相关的金额账户已经锁定。顺利的消减了陆景55亿美元的资金。这会是导致和华财团崩溃的因素之一。

“不是只有你一个聪明人,夏如龙。”陆景不屑的道:“难道你以为和华连200亿美元的资金也凑不出来?”

夏如龙很快就反应过来,道:“陆景,200亿美元的资金我相信和华能够拿出来,问题是,这笔资金和华能持有多长时间?”

通过各种金融手段,和华可以将和华体系内公司的资金在短期之内抽出来,但要是这笔资金长期在外那是不可能的。

陆景淡淡的笑了笑,“那你可以试试看。夏如龙,晚婷的事情,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夏如龙斜睨了陆景一眼,道:“虚张声势。”

他给陆景用双面间谍的假消息坑过一次。陆景这番作态,在他眼中根本不算什么。陆景的“演技”再好,还是要基于事实。

惨痛的代价?我也想你付出。

杨晚婷看着两人唇枪舌剑,心里有些古怪,她很少看到陆景如同斗鸡一样的很人争锋相对。陆景最常见都是平静的陈述意见,基本上每个人都会认真的掂量他的话。

突然间,杨晚婷有些明白了。夏如龙是陆景的强力对手,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时,舞曲的前奏响起,等待跳舞的宾客纷纷与舞伴前往舞池。

陆景没再理会夏如龙,对杨晚婷道:“晚婷,我们一起跳一支舞。”

“我不会跳的…”杨晚婷犹豫着,转念一想,要是当着夏如龙的面拒绝陆景岂不是落他的面子,陆景帮了她很多,带些无奈的轻声道:“好吧。”

看着陆景和杨晚婷步入舞池。夏如龙眼神闪烁,直觉告诉他,今天晚上他不找个借口和陆景接触,陆景也会找个借口和他接触。

因为,他要试探陆景做空的决心。

而陆景想要告诉他,和华有很多资金,不会受到收购米高梅的影响。

陆景的鬼话,他肯定是不信的。那么,他现在应该在原油期货市场上采取什么策略?是继续做多,还是做空。

陆景轻扶着杨晚婷的细腰在舞池中翩翩起舞。淡淡的幽香从鼻端传来,杨晚婷身姿高挑,穿着高跟鞋基本和他一样高,清亮的眼眸溶溶如水。

杨晚婷看到陆景有些失神的看着她,心里有些羞涩,小声的问道:“陆景,你刚才在骗夏如龙?”

已经从楼梯上走到二楼栏杆处的长井静香神色微动,转身看向一楼的客厅寻找着陆景的身影。她塞在左耳里的耳麦中清晰的传来杨晚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