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62章 和符玉龙密谈

第1362章 和符玉龙密谈

陆景握着杨晚婷晶莹得几乎不带一点瑕眦的小手,闻着她身上淡雅的清香味道,随着音乐一起舞动着。眼前,似乎就只剩下杨晚婷国色天香的容颜。

吹弹可破的瓜子脸,精致如玉的秀直琼鼻,明眸灵秀。给人一种清丽秀美的美感。看在她的眼中,就像是一副水墨画,美得有观感,越看越觉得有一种意境。

“陆景…”杨晚婷给陆景看得不好意思,跳舞的时候又不能把头偏过去。微微低下精巧的头颅,低声喊道。

陆景回过神,厚着脸皮赞美道:“晚婷,你真美。”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长时间的欣赏过杨晚婷的美丽。有一种砰然心动的感觉在心里萌芽。

被陆景赞美,杨晚婷也不好说陆景什么。只是,他不是有很多女人吗?怎么赞美的词语这么土啊!

舞曲毕。陆景依依不舍的放开杨晚婷,又喊住她,“晚婷,稍等一下。”

“怎么了?”杨晚婷略有些奇怪的微仰着头看向陆景。

“你出汗了,有根头发乱了。”陆景轻轻的扶着杨晚婷的肩膀,伸手将她额前一根沾着香汗的凌乱发丝抚顺。

杨晚婷的瓜子脸上浮起几抹绯红,心脏忽而跳得厉害,有些慌乱的感觉。陆景的眼神中蕴藏着的温润爱慕,她看得清楚。一直到走回舞池边上,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

余乐悠闲的喝着红酒,对陆景道:“刚才那美女叫安倩倩。留了个号码给我就走了。”

陆景笑着拍拍余乐的肩膀,算是勉励。酒会上这些到处搭讪的美女已经经历过很多男人。相比之下,他更欣赏杨晚婷这样守身如玉的好女孩。

安倩倩搭讪失败的瞬间。本村弘毅所在别墅房间中想起一片失望的叫声。

“不是吧?4号居然失败了。”

“真是奇怪了,怎么会这样?一个人的性格不可能这么快变化的。”

“头儿。怎么回事?”

本村弘毅抿了抿嘴,“我也不知道。”单纯的论容貌,安倩倩和陆景身边的杨晚婷不相上下,风姿也独树一帜。居然还搭讪失败。

有人道:“不会需要长井小姐亲自出马吧?”

本村弘毅摇摇头。这时,几人听到监听器里传来陆景的话语:晚婷,你真美。

听到这句话,这群来自日本国家警察厅的情报人员顿时吐糟。

“啧啧,都毁容了,还说真美。衣服一脱就全露陷了。果然是,在情人眼里,自己的女人最漂亮。”

“我想说,这句赞美的话怎么充满了乡土气息?”

“不用在尝试了。4号没完成任务的关键就在这里。头儿,现在怎么办?”

本村弘毅道:“让4号给目标的助理发病毒彩信试试。我们继续跟踪符玉龙的信号。目标曾经表示,今天晚上要和他详谈。”

余乐眉眼通透,看得出陆景和杨晚婷有些异样,笑着挥挥手,拿着手机告辞。安倩倩给他发了信息。

舞曲再响起时。陆景温声邀请道:“晚婷,我们再跳一曲?”语气跃跃欲试。

杨晚婷轻咬着红润的嘴唇,低声道:“陆景,我有些累了。”她不知道改怎么处理陆景对她的爱慕之情。下意识的拒绝了陆景的邀请。

陆景笑了笑,“那我们去找个地方休息会。”心里苦笑一声,自己好像把晚婷给吓到了。只是。实在今晚忍不住想和她亲近。

杨晚婷点了点头,和陆景找了一间安静的休息室坐下来休息。落地窗外夜色正浓。杨晚婷看了看手上的百达翡丽女士腕表。晚上九点38分。

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纽交所的石油期货交易就要开盘了。

旁边沙发上的陆景接着电话。杨晚婷看看陆景。又看看手腕上价值数十万的名贵腕表,她身上的行头都是陆景置办的。她突然的很想把腕表摘下来还给他。她又不是金钱可以收卖的女孩。

杨晚婷正敏感的胡思乱想着,一名胖胖的四十多岁男子带着一名漂亮的年轻女孩推开门走进来,老远就热情的伸出手,“陆先生,好久不见啊。”

来的人是亚洲最大风险投资基金开悦资本五名执行副总裁之一,符玉龙。

陆景站起来微笑着和符玉龙握手,“符总,你好啊。”符玉龙对他的态度十分亲善,他自然要给予礼遇。

寒暄着,符玉龙吩咐随行的年轻女孩,“小香,你去门外拦一下,我和陆先生聊会天。”

“好的。”穿着职业装、黑丝袜,约莫二十多岁的小香应了一声,哒哒的踩着高跟鞋离开。符玉龙眼神的余光看了看还坐走神的杨晚婷。心里有些诧异陆景身边怎么会有这样没有眼色的女子。

陆景笑着道:“晚婷听一听也无妨。”

杨晚婷这才回过神来,没再想陆景喜欢她的事情,转而听陆景和符玉龙密谈。

符玉龙点点头,道:“陆先生,不知道你对沃伦财团了解多少?”

陆景微微一笑,靠在沙发上,淡然的说道:“大英帝国已经是明日黄花。现在全球是美帝国时代。只有英国人还沉浸在昔日的荣光中不可自拔。”

符玉龙明白陆景这番话的意思:沃伦财团在远东地区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力,也不值得畏惧,“陆先生,不可否认的是,英国和美国存在民族上的血缘关系。现在国际上英国就是美国的铁杆小弟。”

陆景笑一笑,“那算是为虎作伥,还是狐假虎威?”

英国在国际上总是扮演一根搅屎棍的角色,总是自傲的对待其他国家。其权威媒体bbc,权威的报纸泰晤士时报对国内充满了歧视、偏见、恶意。

世界上很多地区的争端。都少不了英国在背后的影子。诸如: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分界线、香港的内政。陆景对英国的政治人物,财经人物没有一丝的好感。记忆中。苏格兰提出想要公投独-立,届时。他肯定要参与推动一把。

符玉龙笑了起来,没再劝说陆景重视沃伦财团,道:“陆先生,我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如果今天晚上油价还要继续下跌的话,高盛就会出手干预油价。”

杨晚婷坐直身-体看着陆景,心情略微有些紧张。陆景之前给大家说过,如果和华触动了美国在石油价格上制定的金融秩序,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华尔街的五大投行,无疑就是这些金融秩序的制定者、执行者。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符总,谢谢你的消息。今天早上的收盘价是45.06美元。杰润手中头寸的底价大约在44.23美元左右。只要跌破这个价格,高盛干预是一定的。问题是,华尔街并不是高盛一家说了算。”

陆景的言外之意,符玉龙哪能听不出来,哈哈一笑,敬服的道:“你有准备就好。”

想也是,能和三星的灵魂人物,韩国经济帝王李健熙相提并论的人物。又岂会忽略这些关键问题?

和符玉龙谈完,陆景并没有立即去一楼的客厅。他从来都不是情场猛将。杨晚婷拒绝他之后,他也不好继续邀请晚婷去跳舞。索性在这里休息。

陆景轻抿着红酒沉思着,心里盘算着对策。

杨晚婷偏头看着沉静的陆景。宛如雕塑般的沉默,明亮的灯光落在他并不算英俊的脸庞上,仿佛带着某种吸引她的魔力。

她知道陆景正在思考和华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策略。她的工作。就是为和华提供咨询策略。

陆景刚才和符玉龙的密谈:符玉龙敬佩、劝说,陆景胸有成足、挥洒自如。这让她意识到眼前青年卓绝的才华、缜密的心思。超人一等的能力。

而陆景能让傅婕这样的人才为他所用,与富跃产业基金、ek咨询公司一起合作操作此次国际原油期货。没有优秀的领导力、强大的人格魅力做不到这一点。

突然的觉得。她要把腕表还给陆景的想法有些孩子气。陆景不可能打算用金钱把她框住。

杨晚婷嘴角浮起一丝恬静的笑意。她毁容的事情,陆景帮了她不少。泼她硫酸的人已经被追杀在了马来西亚的马六甲。

抬手看了看手臂上被遮住的伤痕,心里黯然的情绪涌起来。突然的觉得陆景好傻,他明明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美丽无瑕的女孩,竟然还爱慕她。

杨晚婷扭头看向陆景。其实,认真说起来,她和陆景也不算同学,只能算同一届的校友。董冰倒是在高二分文理科之后和陆景是一个班的同学。

陆景推敲完,正准备招呼杨晚婷回酒店时,正好看到杨晚婷如若深潭般明澈的目光看过来,又仿佛触电般收了回去,仿佛受惊的小兽。陆景受挫的心情忽而荡漾起来,微笑着道:“晚婷,我们回丽都酒店吧!”

杨晚婷俏脸被娇羞染得粉红,她没有料到陆景突然间会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慌乱的道:“好。”

陆景笑了笑,领先一步,出了房间。

一楼宽敞的客厅中,宴会中少了一些人。深夜十点过了,回家的回家,开房的开房。然而,气氛依旧热烈。陆景也没打算去找余乐,那小子在这种场合如鱼得水,径直往门外走。

“陆哥,陆哥…”今晚的公主黄千儿穿着露肩的红色鱼尾长裙往陆景走来,神情兴奋,边走边邀请道:“陆哥,我请你跳一支舞好吗?”

说话间,黄千儿经过哈帝-沃伦身边。哈帝-沃伦满脸戏虐笑容的伸脚一踩。黄千儿身上晚礼服被她身-体向前惯性拉落少许,丰满挺翘的白-乳就这么展露在空气中,嫣红尖尖。

“啊…!!!”黄千儿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