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63章 痛快

第1363章 痛快

黄千儿尖叫声将别墅客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黄千儿双手惊惶的捂着胸口转身,愤怒的看着哈帝-沃伦。她还从来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正聚集在客厅巴洛克风格拱形窗户边聊天的李宏深七八个人扭头一看:黄千儿的晚礼服都拉下来,光洁滑腻的玉背露出来。

“怎么回事?谁欺负千儿…”李宏深带着他的朋友和黄千儿的高中同学横穿舞池焦急的快步向黄千儿走去。玛德,敢在这儿沾千儿便宜。

黄千儿喊陆景的名字,他就停下来脚步,和杨晚婷并肩而立,距离黄千儿不到两米,正好看到她胸前白腻诱人的两团风光。

36C。陆景脑子里闪过余乐的点评,随即暗道一声惭愧,向黄千儿走去。黄千儿喊他的时候被人这样调-戏,他自然是要为黄千儿出头。

其实,按理说,这样高档次的酒会上,不应该出现这样赤-裸裸、恶心的行为。但哈帝-沃伦显然不在意明天全新加坡城的上流人物取笑他是色中饿鬼——踩小姑娘的裙子。

“哇喔——,又白又翘…,真是性感的小猫咪啊…”哈帝-沃伦高高瘦瘦,穿着黑色的西装,耸着肩膀笑容满面的和身边胖乎乎的克拉克-门罗说着话,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真漂亮…”克拉克-门罗点点头,短而粗的脖子上有几层肉皱褶,眼光痴迷的看着黄千儿的酥胸。恨不得上前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的把玩那一对丰翘的软玉。

哈帝-沃伦身边的几人都附和的嘿嘿笑起来。

陆景走到黄千儿身边,正好听到这几句话。皱着眉头,冷眼看着哈帝-沃伦、克拉克-门罗一群人。“笑什么,很好笑吗?”。

当众作出这种事情还得意洋洋。真尼玛人至贱则无敌。

“你是什么人?”哈帝-沃伦身边一名金色卷发的男子不满的回了陆景一句。这小青年是谁?说话挺嚣张的。

“哼…”哈帝-沃伦脸上的笑容慢慢的阴沉下来。他身后的跟班不认识陆景,他怎么会不认识?眼神逐渐变得怨毒。

他原本是沃伦财团第五顺位继承人,但是因为和华通过香港的人脉拖延了他负责的一项石油收购项目导致被家族的对手抓住猛烈攻讦,致使他被家族长老会剥夺了继承人的位置。

他现在仅仅是沃伦公司远东区总裁。这个位置和有机会继承在大英帝国内部举足轻重的沃伦家族的候爵爵位相比,简直不值得一提。

克拉克-门罗无所谓的耸耸肩,打量着陆景。和华话事人,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作为杰润公司亚太区总裁。他目前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糟糕的表现引起了总部一些高级合伙人的不满。国际原油价格已经连续几天下跌,全是眼前的年轻人一手操作。

当然,这位年轻的俊杰离死期也不远了。现在只是夕阳最后的绚烂。

哈帝-沃伦和克拉克-门罗身后五六名白人的鼓噪声在领头的两位沉默下慢慢的消失。

陆景转身将手弯处搭着的黑色西装外套给正泫然欲泣的黄千儿披上,遮住了她乍泄的春光,温声安慰道:“千儿,没事。”

“陆哥…”黄千儿紧紧的握着陆景的手,哭诉道:“陆哥…,他,他占我便宜…。刚才跳舞的时候,他还摸我屁-股。”精致的混血儿脸蛋上两行热泪滚落,梨花带雨。

任谁给人这样调戏,都会难受的很。

陆景皱皱眉。“没事,我来处理。”正准备说话时,李宏深带着他的朋友和黄千儿的高中同学十几人赶到。

“怎么回事?”人群中有名高个子男生质问。黄千儿可是今晚的公主。他们都是护花使者。“陆哥。”李宏深向陆景打了招呼,怒声道:“谁干的…”

他和黄千儿的关系处的还不错。眼神看向哈帝-沃伦和克拉克-门罗七人。瞬间,他便认出哈帝-沃伦这个老色鬼。声势不自觉的小了些。他知道他三叔轻易都不会得罪哈帝-沃伦。

“千儿。你没事吧。”黄千儿的同学上来抱着她的肩膀安慰着,有人帮她扣上西服的扣子,将风光捂得严严实实,一起小声安慰着他。

李宏深气势弱了些,对哈帝-沃伦、克拉克-门罗点点头,道:“沃伦先生,我是千儿的表哥李宏深,我三叔李义济公务繁忙已经离开宴会。出于绅士风度,我想你应该向千儿小姐道歉。”

既然李宏深出面了,陆景到嘴的话又缩回去。说起来,李宏深才是主人。

哈帝-沃伦耸耸肩。他根本就不把李宏深放在眼里,笑哈哈的道:“李,我只是想开一个玩笑。如果千儿小姐感觉到了冒犯,我愿意道歉。Sorry!”

哈帝-沃伦冲黄千儿微微抚胸躬身。很标准的贵族礼仪。但语气毫无诚意,敷衍的很。

李宏深谦和的笑了笑,看向黄千儿,准备结束这件事。能拿到一句道歉很不容易了。只要千儿说一句“没关系”,这件事就算圆满结束。

李宏深同来的十几人脸色有些气愤。但也明白凭他们这些年轻人压不住哈帝-沃伦。哈帝-沃伦在新加坡的上流社会中,名气很大,老色鬼。

黄千儿低头抹着眼泪,心里涌起屈辱的感觉。她本身就不是李义济的亲外甥女,只是因为长得漂亮,被推出来招待陆景才受到重视。

黄千儿咬咬牙,正准备忍气吞声时,陆景淡淡的开口道:“哈帝-沃伦,你就这样道歉?道歉要看着受害人的眼睛。诚心实意的请求原谅。你的贵族礼仪学到狗身上去了吗?”。

我靠。全场的来宾都瞪大眼睛,鸦雀无声。这话骂的爽。看黄千儿的胸是很爽。但看不惯哈帝-沃伦的行为的人大有人在。

二楼栏杆上看热闹的符玉龙嘿嘿一笑。陆景骂得大快人心啊。哈帝-沃伦在新加坡调戏女人的行为,他也看不过眼。尼玛。当众踩女人的裙子是心态啊?踩不下来是不是还要用手拉?

李宏深等人震惊的看着陆景。有人小声问道:“深少,这位陆哥是谁?”

“新加坡这里敢骂哈帝这老王八的人不超过十个指头。好生猛。”

“和华的话事人。”有着模特身材的女孩说道。刚才黄千儿说了。

“怪不得。小米,有没有觉得他好帅啊?”

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哈帝-沃伦眼神猛的变寒,跨出一步,盯着陆景,“你再说一遍试试?”他的身高足有1米9,高出陆景半个头,很有压迫感。

陆景懒得和哈帝沃伦废话。转身去找侍者拿了一杯红酒过来,猛的泼在哈帝-沃伦脸上。“哗”,红酒酒液溅了个满堂红。

“哦——!”谁都没有想到陆景会有泼哈帝-沃伦一脸。接下来的举动跟让人想不到。

“shit!”哈帝-沃伦双手往脸上一抹,他压迫陆景,就有打陆景的意思,亚洲人的力量还不被他放在眼里。但是给陆景泼的两眼一眯。只是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陆景喊,“打这个婊-子养的。出事我负责。”

他老早就看哈帝-沃伦不爽了。

陆景当先一脚把哈帝-沃伦给踹倒。李宏深身后的几名男生兴奋跟着陆景冲上去,刚才实在太憋屈。黄千儿几名女生吓了一跳。谁都没想到会动手。心里感觉很解气,尖叫着后退。哈帝-沃伦的跟班冲了上来。场面顿时大乱。

突如起来的斗殴让尖叫声,怒骂声,叫好声。口哨声,喝倒彩声,充斥着整个别墅。

陆景招架了两下。没有往前冲,狠狠的踹了哈帝-沃伦几脚。重点照顾他的裆下。然后退出了越来越大的战团。在赶进别墅客厅内的赵姿的护卫下,拉着杨晚婷的手快步出了新苑23号别墅。

“哈哈。痛快!”月色照耀在别墅外的马路上,皎洁无比。陆景回头看了一眼灯火辉煌,闹哄哄的别墅,神色兴奋的说道。

刚才在休息室时,杨晚婷娇羞的收回目光,让他心里愉快的想唱歌,打了哈帝-沃伦一顿,心里那股愉悦的情绪完全宣泄出来了。

杨晚婷禁不住莞尔,“你是不是早就想揍哈帝-沃伦那丫的?”她也看不惯哈帝-沃伦的行为。太可恶。

借着月色看着杨晚婷清丽秀美的容颜,陆景稀罕的道:“晚婷,你在骂人啊?”

杨晚婷是京城人,一口地道的京片子,听起来很舒服悦耳。“那丫的”在京城方言里是骂人的意思。

杨晚婷醒悟过来,羞赫的一笑,说道:“林黛玉都有骂人的时候呢。”一起走向停在别墅外的黑色加长宾利,发现陆景还握着她的手,想了想,让陆景握着。

灰姑娘要褪下她美丽的光环,也要得到午夜钟声响起以后。

坐到黑色的加长宾利中,杨晚婷靠在柔软舒适的车椅上,接着陆景倒酒的机会,悄然的将手抽回来,心里长出一口气,认真的道:“陆景,我准备回来工作。”

“好啊。”陆景有些欣慰,晚婷终于从被烧伤的心理创伤中走出来,看着她如若深潭般明澈的眼眸,国色天香的容颜,突然的,很想吻她。

半个小时后,陆景的车快要到新加坡丽都酒店时,徐阳成打来电话,“陆先生,沃伦总裁被送到了医院,好像前列腺受到了损伤。这…”(……)

PS:今天去了深圳北一趟。更新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