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64章 尔虞我诈

第1364章 尔虞我诈

“你们搞什么鬼,这样的酒会你们都能打架?”新苑17号别墅客厅中,李义济哭笑不得的训斥着面前低着头的李宏深、黄千儿。

“三叔,陆景最先冲上去一脚就把哈帝-沃伦给踹倒了,我和千儿都没动手…”李宏深有些无奈的辩解道。

据徐总从医院里传回来的消息,哈帝-沃伦以后大概不能再祸害女人了。打哈帝-沃伦一顿,爽是很爽,这后果有点严重啊。

一袭湛蓝色睡衣的沐清盘着发髻,坐在漂亮的水晶灯下,典雅又高贵。深夜十一点了,她已经准备和丈夫睡觉。有些失望的看了李宏深一眼,道:“宏深,下次再碰到这种事情不要思前顾后。”

李宏深嘴角泛起苦笑。

李义济没好气的瞪妻子一眼,对李宏深道:“别听你三婶瞎说。”哈帝-沃伦是什么身份?他拿陆景没办法,难道还拿李宏深没办法?

“哼…”沐清不满的哼了一声,她可不卖丈夫的帐,“我算是知道陆景为什么受女人的欢迎了。”

陆景的处理明显可比李宏深的处理更好。哪有让女人忍气吞声的道理?黄千儿跟着他以后倒也不会受到欺负。

“千儿,你和我来,让他们男人商量去。”沐清婷婷袅袅的起身,带着黄千儿去二楼说悄悄话。

走在楼梯上,黄千儿心里松口气,这事没她什么事了。心里想着:我一会要打个电话谢陆哥。

李义济笑着摇摇头,沉吟了会,对李宏深道:“宏深。哈帝-沃伦被打得不能人道,虽然是陆景打的。这件事还是你来负责。”

“我知道,三叔。”李宏深苦笑着点头。他早猜到答案。他的朋友和黄千儿的同学这会都作鸟兽散了。这些朋友都是新加坡名流的后辈。他又不是李氏家族培养的继承人,顶缸这么明显有利于团结的事情肯定落在他头上。

李义济满意的颔首,“放心,没什么大事。主要在责任在陆景身上。”23号别墅客厅的视频上显示,哈帝-沃伦被打的这么惨,是陆景下了黑脚。

“王八蛋,我要杀了他…”新加坡中央医院的特级病房中,哈帝-沃伦得知结果后,不管疼痛。坐起在病**愤怒的咆哮。

一旁的亲信和医护人员吓得连声安慰他。

推开门进来的徐阳成正好看到这一幕,苦笑不已。他是代表李义济部长来看望哈帝-沃伦,处理这件事的。

问题是,陆景刚才在电话里说,“哦,徐总,我只是开玩笑。代我向沃伦总裁说声抱歉。医药费我出了。”这话,能说给哈帝-沃伦听吗?

沃伦财团正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上和三井、杰润、摩根大通阻击和华,这回梁子可是变成了死仇。陆景还真是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潜质啊!

“也是。反正和哈帝-沃伦已经是仇敌,债多了不愁。”徐阳成想着,脸色迅速的转化为哀容,小声问哈帝-沃伦的心腹卡文-伯克。“沃伦总裁的情况如何?”

卡文-伯克轻轻的摇头。没了那功能对沃伦总裁来说,就像是赌徒从今而后再也不能进赌场;足球迷再也不法观看球场;简而言之,十分痛苦。

哈帝-沃伦躺在病**厉声问道。“徐,你们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我已经报警了。”

徐阳成有些为难,新加坡政府敢因为一场斗殴就抓陆景吗?显然不可能。皱眉沉吟着。

哈帝-沃伦的脸色顿时有阴沉了下来。阴鸷的看着徐阳成。

这时,**肥臀的女秘书在病房门口冒头,脸色惊惶。卡文-伯克皱皱眉,问道:“艾琳娜,什么事情?”

艾琳娜小声道:“伯克先生,wti期货价格开盘大跌。已经跌破44美元。”

“追加资金,干死他…”哈帝-沃伦一跃而起,拍着床说道。随即,痛苦的大叫一声,“啊…”牵扯到痛处了。

卡文-伯克琢磨了下,点了点头。沃伦公司在新加坡这边还可以在短期内抽调出8亿美元左右。

新苑别墅区,一栋栋各具风情的别墅依山旁水。星天寥廓,沿着海滩的柏油马路十分寂静。

一辆黑色的奔驰孤零零的停在树干如伞盖的绿树下,车身剧烈的晃动着。

丢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震动不停。长井静香俏脸酡红、春意昂然的呻吟着,断断续续的道:“米…奇,电话…”

夏如龙将长井静香修长的白腿抗住肩头,挺腰咬牙冲刺着,“不管它,我快出来了。”

两人早早的就从新苑23号别墅出来。共度良宵肯定是不可能的。今晚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上将会有激烈的交锋。两人虽然不会直接的操盘,但需要作出决策。

而三井和摩根大通的决策是不能被对方知晓。两人只得开车出来偷换。

“长井小姐,wti期货价格大跌,已经跌到了43.78美元。”完事后,长井静香略微整理了下精美的晚礼服,下车接了电话。是助理竹田一郎打来的电话。

“强弩之末。”长井静香娇媚的一笑,抚着凌乱的发丝,妩媚的道:“不用理会,继续做多。”

竹田一郎道:“哈伊。长井小姐,本村课长有新消息需要向你汇报。”

长井静香挑挑眉头,“哦?把电话接进来。”她和夏如龙跳完舞之后,出来偷食,耳朵里的耳麦已经取了出来。难道她走了之后,本村弘毅又窃听到新的情报?

长井静香正想着,本村弘毅说了几句情况,开始播放陆景和符玉龙的对话。窃听器放在杨晚婷身上。听得十分清晰。

“好的,我知道了。”长井静香沉吟着。走回到奔驰车边,敲敲窗户。夏如龙开了车门,让长井静香坐到副驾驶座上,笑着道:“陆景的势头很凶猛啊。先由着他任性。回头资金期限到了,他就会吃到苦头。”

他刚刚也收到消息,wti期货价格大跌。并且,他还收到哈帝-沃伦给陆景打得不能人道的消息。

长井静香笑吟吟的道:“这是意料中的事情。哦,米奇,我这儿有个消息,你肯定感兴趣。”

夏如龙饶有兴趣的看着长井静香。伸手将她黑色的裙子撩起来,里面是真空的,水淋淋的蕾丝小内-裤还在车后座上挂着。

长井静香娇笑着打掉夏如龙的手,道:“亚洲最大的风投基金开悦资本背后的出资方有三井、沃伦财团的背景。但是,开悦资本的副总符玉龙居然会向陆景通风报信。”

长井静香将陆景和符玉龙的谈话内容说了一遍。夏如龙沉吟着道:“这么说沃伦财团还留有余地?”

“渣打银行的出资和沃伦公司关系不大。沃伦公司远东分公司预计能挤出近10亿美元。”

“嘿,那陆景可是自寻死路。”夏如龙眼神一闪,英俊的脸上浮起一抹笑意,“你说的陆景和华尔街投行合作的事情,我猜想他肯定会和摩根士丹利合作。陆景和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副总裁曾明经关系很好。”

长井静香柔媚婉约的抚着秀发。妩媚的一笑:“米奇,你原来不是在摩根士丹利工作过吗?你在大摩内部的人脉应该比得过曾明经吧?”

如果高盛发声,认为油价即将上涨,而和华在反向做空石油。那就算是触犯了美国制定的金融游戏规则。但如果和华与摩根士丹利合作做空,则没有这方面的隐忧。

甚至,大摩只需要发表一份看空石油的策略分析报告就可以。抵消高盛在金融市场上的影响力。

夏如龙笑笑,“静香。放心吧,我在大摩内部怎么都比曾明经的人脉强。”

长井静香咯咯笑着。对着夏如龙大抛媚眼。她喜欢强力的男人,特别是在生活中强力的男人。

又偷欢了一次,开车送走长井静香,夏如龙返回半岛怡东酒店的行政套房里。

看着海潮起伏的大海,夏如龙脸上浮起一丝微笑,长井静香的心思可不那么单纯。不过,做银行业的和他的水平还差得远。

夏如龙带上房间出门,前往半岛怡东酒店的行政走廊,在窗户边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给摩根士丹利内部的电话,他一会回房间再打。他现在需要指挥摩根大通的团队。摩根大通的操盘团队不在新加坡,而是在香港。他是通过电话指挥。

新加坡丽都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

已经改成傅婕办公室的小会议室里,陆景、宋雨绮、何梦明、明雪、墨静雯、董冰、盛高格、赵清芷、杨晚婷、步山梅、兰骥、上官绍等人聚集在一起。

会议室正前方拉下的投影仪上正显示着纽交所wti期货价格:43.78美元。

“傅总,有资金在入场做多。我们的资金不够了。”兰骥喝着浓咖啡,大声说道。

“山梅,我们还剩下多少资金?”傅婕镇定的问道。

“只剩下20亿美元了。”

傅婕秀美的娥眉蹙起来。这次大战,陆景调拨的200亿美元全部要耗光了。对手出乎意料的强大。

陆景将视线从杨晚婷高挑的身姿上收回,道:“雨绮,通知许雪,再拨100亿美元的资金给傅总。”

“这…”傅婕有些迟疑,这违背了陆景和她当初约定的策略。陆景在香港杨星长还有资金和她做对冲。如果增加100亿美元做空,杨星长还要增加资金。

问题是,油价已经跌破了杰润可承受的底线:44.23美元。高盛明天肯定要发话,必须要预留资金应对高盛看多所带来的冲击。

陆景笑了笑,自信的道:“傅总,请放心,我心里有数。我们的策略也要改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