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65章 形势大好

第1365章 形势大好

新加坡时间12月30日凌晨4点10分,截止纽交所收盘时分,wti原油期货价格定格在了43.17美元,大跌4%。这是wti期货价格连续第三天下跌。

wti期货价格一向是国际原油期货价格的参考标的。wti连续三天暴跌,全球原油期货市场上顿时哀鸿遍野,多头损失惨重。

纽交所收盘半小时后,高盛大宗商品商品部首席策略分析师托马斯-坎伯兰接受华盛顿邮报的记者采访时称:高盛坚定的看多后市石油价格。

“2004年全球经济平均增长5%,经济强劲的恢复与增长拉动了石油的消费和需求。受供求关系的影响,我们认为石油价格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会呈上升的态势…”

陆景放下手里的报纸,笑了笑,起身走向酒吧蓝色的落地窗前,看着沐浴在雨中的新加坡河。

在和华将油价拉低到了杰润承受底线之后,高盛终于坐不住出手了。

曾明经也应该已经去大摩美国总部游说了吧?

“陆景,黄千儿来找你了。”穿着蓝格子衬衣的余乐在酒吧门口冒头,脸上带着讪笑。

陆景好笑的问道:“你身上都检查完了没有,还有没有窃听器材?”

昨天晚上从宴会里回来后,杨晚婷身上检测出了一枚窃听器。和华上下如临大敌。陆景自己都被gi公司的保镖用仪器检查了三遍。余乐当时还在苑别墅区外的快捷酒店里和那位身高1米80以上的方脸美女春风几度。

陆景安排了gi公司的安保人员过去接他。回来后,给安保人员检查了全身。衣领上,皮鞋里。皮带中,全部都是窃听设备。

“没了。”余乐连忙保证道。泡上美女。和男同事分享,可以很得意。安倩倩身高腿长。确实够味道。但是,被女同事知道了,那可是形象尽毁。

他给雨绮姐她们几个着实的笑了他一回,许下一堆好处,才让她们答应不给女友寇小蛮说。

陆景笑着点头,“那请黄千儿过来吧。”

片刻后,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陆景坐在落地窗前品着红酒,回头一看。黄千儿穿着清爽的蓝色带吊衫走进来。白腻的肩头肌肤露出来,混血儿的美丽脸蛋带着明丽的笑容,“陆哥,昨晚谢谢你帮我找回公道。”

“应该的。是你喊我的时候被人占了便宜。”陆景微笑着打个手势,示意黄千儿坐,“我听说宏深到警察局自首了。”

黄千儿拘束尽去,心里的感激更甚,点头道:“嗯,哈帝那个老色鬼报案了。我舅舅让深哥去自首了。陆哥,不会有事吧?”

陆景淡然的笑了笑,靠在乳白色的真皮沙发上,“能有什么问题?哈帝-沃伦现在可没有心情关注他被打的案子了。”

油价大跌。沃伦财团投了不少资金,应该被套住了吧?

哈帝-沃伦现在应该是焦头烂额的到处募集资金准备今天晚上的大战。长井静香也应该如此。

黄千儿有些不解,明眸流波的看着陆景。敬佩的道:“陆哥,怎么回事啊?”

新加坡城里能骂哈帝-沃伦的人都不超过十个。陆哥把哈帝-沃伦给打废掉了,还占着上风。这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陆景笑着摆摆手,没回答,喝着红酒问道:“千儿,来找我什么事?”

黄千儿漂亮的脸蛋上浮起红晕,起身拿起酒瓶给陆景添酒,小声道:“陆哥,你昨天给我披着的西服弄脏了,我过两天洗赶紧再还你。”

闻着黄千儿身上淡淡的幽香,陆景瞄了眼黄千儿荡开的胸口,丰挺白腻的峰峦尽收眼底,脑子里不由的想起昨晚看见的全貌,咳嗽一声道:“行吧。”

黄千儿呼吸有点急促,并没有立刻起身,大着胆子看了陆景一眼,妩媚无端,拿起酒杯半蹲下来,双手奉给眼前的男人,柔柔的道:“陆哥…,喝酒。”

昨晚舅妈沐清已经和她将一些事情说的很清楚。她并不反感做陆哥的女人。只是,她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让陆景对她动心,只能按照舅妈教的去做。

“傻丫头,女人的本钱要学会利用。”

陆景心思何等的敏锐。他十分确信,他现在伸手隔着黄千儿的吊带衫揉她丰满诱-人的白-乳都不会遭到拒绝,揉圆搓扁都随他的意。轻轻的吸口气,将心里的绮念压下去,伸手接过酒杯,“千儿,起来说话吧…”

这时,杨晚婷出现在酒吧门口,看到黄千儿满脸绯红的半蹲在陆景面前,俏脸禁不住发热,扭头就走。心里,黯然的情绪涌起来。

陆景站了起来,杨晚婷肯定误会什么了,走了两步,苦笑着对忐忑不安站起来的黄千儿温声道:“好了,千儿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说着追着杨晚婷而去。

杨晚婷决定返回新加坡丽都酒店开始工作之后,她的父母便准备回京城。

晚上七点时分,陆景、宋雨绮、赵清芷、何梦明、明雪、杨晚婷、盛高格送杨父杨母登上飞回京城的飞机后返回丽都酒店。

陆景瞅个空,到39楼杨晚婷的房间里找她说话。夜色如墨,侵染着新加坡的天空,窗外新加坡河的风光在雨夜中有些难言的惆怅。

明亮的灯光下,杨晚婷开门让陆景进来。白色的长袖衬衣遮住了她被烧伤的皮肤疤痕。宝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勾勒着她修长、纤细无瑕的美腿。小臀浑圆翘起的曲线令人砰然心动。

杨晚婷避开陆景灼灼的目光,给他倒了杯水,“陆景,和华投入巨资之后,做多的机构、企业已经溃不成军了。今天要是继续大跌,他们就会面临着爆仓的危险。”

陆景伸手握住杨晚婷的小手,苦笑道:“晚婷,我不是来和你谈工作的。”

杨晚婷低着头,没说话,心里有些难受。她傍晚那会去酒吧里是去邀请陆景一起去送她父母。陆景说过要送她父母去机场。

可是,她看到陆景似乎正在和黄千儿调-情,猛然的省起,他已经是结婚的男人,而且身边的女人很多。他给不了她想要的爱情、婚姻、家。

再美好的梦也有要醒来的时候。

陆景轻叹口气,不肯放开她的手,“晚婷,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眼睛能占漂亮女孩子的便宜时,我肯定不拒绝。可是,我不会是见到漂亮的女孩子就要动手动脚。我傍晚那会是要伸手去接黄千儿手上的酒杯,不是要干坏事。”

杨晚婷抬起头,明澈的眼睛看着陆景,带些挣扎的道:“陆景,我相信你。只是,对不起啊,我无法忽略你已经结婚的事情。”

陆景痛苦的揉揉眉心,慢慢的放开杨晚婷的手。这时,宋雨绮打来电话,语气兴奋,“陆景,董总和陈董事要和你视频通话。你快点来书房。”

“我就来。”陆景答应道,将心里的负面情绪甩开,温声道:“晚婷,我去工作了。回头我们再聊。”

“好的。”看着陆景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他都忘了带上门,杨晚婷心里忽而有些莫名的失落。

“陆景,嗨,刘博远那老小子前段时间还向我打听和华是做多做空,我明确的给他说和华会做空。他居然在反向偷偷的做多。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他最近一两年和我相处的很愉快,没想到他还是想在背后捅和华的刀子。”

视频中,陈旭江感叹着,随即又笑道:“他刚给我打电话问我和华是不是还要继续做空?呵呵,我估计他是爆仓了。今天开盘,他要不交保证金就得被强行平仓。陆景,今天高盛发声了,他们看多石油后市。”

陆景笑着道:“华尔街有五大投行,不是高盛一家说了算,我已经和曾明经联系过,他承诺帮忙游说摩根士丹利。我们继续做空。”

现在正处在一个关键性的节点。通常来说,操盘手不会将所有的资金都投入到期货市场中,他会预留一部分资金来应付价格波动的情况。

昨天和华大幅拉低油价至43.17美元。前期重仓的某些企业、机构有可能爆仓。

但类似于三井、摩根大通、沃伦财团、高盛这样的公司,临时凑一两亿美元的保证金,问题不大。他们本身的信誉就能从银行里拿到贷款。

因此,和华还需要继续做空加大这些对手的亏损。一两亿美元好筹措,四五亿美元就没那么容易了。

陈旭江呵呵笑道:“行,我这就会给刘博远答复。”他现在心情很好,刘博远就算是破产也是活该,居然背后捅刀子。

董坤城微笑着和陆景、董冰聊了几句,问了问情况,道:“陆景,离元旦休市还有两天的时间,现在就是打一个时间差,一定要在元旦之前完成致命一击,使得他们爆仓。否则,有元旦加上周日两天的休假时间,以三井、高盛这样的财团,完全有能力筹措足够的保证金。”

陆景沉着的道:“我知道。”

董坤城笑着点点头,对陆景的能力,他一贯是很放心的。时至今日,也是图穷匕见的时候。和华的对手,都低估了和华手里所拥有的现金量。

那么,失败,吐下苦果,也是可以预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