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66章 斩仓、时间

第1366章 斩仓、时间

30日晚,夜色清冷。? 九龙怡欣大厦34楼博远基金的办公室里,气氛十分紧张。

刘博远带着一帮职员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今天凌晨收盘时,博远基金就已经爆仓,需要缴纳约1亿美元的保证金。刘博远凭借着他在香港金融界的人脉,在一天的时间内募集到了7千万美元。

22点45分,纽交所开盘。

“刘总,我们被强制平仓了部分头寸…”一名职员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说道。

刘博远咬着牙道:“报亏损。”

“5.97亿美元。”

听到这个数字,刘和顺心脏猛的跳了一下,把他家里所有的财产都拿去卖了都没有6亿美元。

刘博远重重的坐在宽敞的办公桌后,手撑在桌子上,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他现在面临着倾家荡产的困境。还有没有解决办法?刘博远拼命的想着。

这时,一名职员打断了刘博远的思路,大声道:“刘总,油价还在下跌。已经跌破了43美元。我们是继续持有,还是斩仓割肉离场。”

继续持有,亏损就只是账面亏损,但是得为明天的保证金发愁。斩仓割肉,亏损将会是实际亏损,好处是不用担心油价继续下跌赔得更惨。

“爸…,我们认输吧。”刘和顺艰难的开口,看着父亲认真的说道。现在和华这个层次的较量,真的不是博远基金够资格参与的。

刘博远怅然的叹口气,“我们现在连认输的资格都没有了啊。”说着。颓然的靠在黑色的老板椅上,吩咐道:“小李。斩仓三分之二。”

办公室里陡然的升起一股悲壮的情绪。几名职员都是愣愣的。一旦斩仓,博远基金亏损这么严重。还能生存下来吗?

刘和顺抿着嘴,摇摇头。他知道父亲还是想博一搏油价会在未来上涨。但是,博远基金撑得过眼前这一关吗?

时间慢慢的过去,刘博远犹豫了很久,最终拨了陈旭江的电话,心如刀割的说道:“陈董,我在信业银行8%的股份想要转让,你有没有兴趣接手?”

凌晨时分,新加坡中心商务区略显沉寂。少数几栋大楼灯光璀璨。行人寥寥。

三井物产新加坡办事处的办公室里,灯火通明。三井此次操作石油期货的团队就在这里工作。

一百平的奢华办公室内,十几名交易员在电脑前忙碌的操作着。气氛十分紧张。

wti期货价格今天凌晨收盘在43.17美元,晚上开盘后迅速的跌破43美元。正在逼近42.50美元。

三井石油首席交易员中村宏介深锁眉头,看着电脑屏幕上跳动的数字,深深的感到无力。

截止目前为止,三井住友银行80亿美元的资金目前已经消耗了大半。情况有些不妙。

看着电脑屏幕上不断下行的价格,坐在办公室主位上的长井静香握着酒杯的手指关节有些发白。

她怎么都没想到,油价会连续两天下跌。她亲耳听到陆景说他在骗夏如龙。承认资金不足,怎么和华的资金如此的充沛?为了这个局,她花费了很多心血。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准备收购新加坡石油,试图成为一家既有上游油田和炼厂、又有下游仓储和分销网络等一系列完整供应链的海外中资石油企业。

这触犯了三井财团的利益。三井物产的副社长武藤顺照和高盛旗下的杰润配合设局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如果不是和华在最后关头插手。他们就已经成功。

她的布局,就是因势利导的诱使和华参与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博弈。和华确实如她所愿投入巨资到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中。为此,她准备了80亿美元的资金。还包括盟友:沃伦财团、摩根大通、杰润。

但是,和华的资金居然比他们四家加起来还要多。现在的局面。资金量不如和华,只能发挥舆论上的优势来促使国际上的游资参与做多。但这需要时间。

中村宏介看看千娇百媚的长井静香。低声道:“长井行长,我建议我们立即停止购买wti期货,并斩仓止损。”

“不行。”长井静香下意识的回答道。

中村宏介皱皱眉,他最讨厌这些不懂装懂的外行,“长井行长,连续四天下跌,赚钱效应已经产生。油价已经步入一个下降的通道中。我们做多是在给对手送钱。”

长井静香的凝眉沉思。

她的助理竹田一郎道:“中村君,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高盛在今天凌晨已经明确的表示看多。高盛在金融市场上所能影响的资金至少有近千亿美元。”

中村宏介道:“竹田君,高盛却是有很强的市场号召力。但是,市场上的中小资金又不是傻子,现在明显的油价在下行,他们自然也会参与赚钱。这有一个惯性的过程。和华在此次行动中,至少动用了200亿美元的资金。”

“这么多…”竹田一郎震惊无比,对中村宏介这样资深交易员的判断,他是相信的。早期,三井对和华的资金量估计在120亿美元左右。居然差了这么多。

见长井静香还在犹豫,中村宏介的声音拔高了几分,说道:“长井行长,不斩仓我们的亏损将达到12亿美元。如果今晚油价跌破41.20美元的关口,我们就需要缴纳保证金了。请你尽快决断。我建议斩仓。我们的实际亏损也就3亿美元左右。”

“斩仓吧。这里交给你处理。”长井静香脸色浮起铁青色,猛的站了起来出了办公室。

竹田一郎赶紧追了出去,下楼坐到停车场里的白色的宝马x7中,他小心翼翼的问道,“长井小姐,现在怎么办?”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寻找资金。

“等着,等和华力有不逮。”长井静香冷声低声道,现在已经全然没有千娇百媚的美女风范。

就算能撑下去,3亿美元的亏损也不是她能遮掩的住的。这笔亏损会影响她在三井财团内部的前景。她明年就要嫁给松阪士夫,她并没有打算在家里做一个日本全职家庭主妇。

竹田一郎缩了缩脖子,识趣没再和长井静香说话,小声吩咐司机送长井静香回公寓。

回到新加坡市区内的公寓里,长井静香乱糟糟的心情才好了些,站在落地窗前沉思着。远处点点灯火的现代化高楼大厦与海景交辉相应。

她绝不愿意认输。

长井静香给夏如龙拨了个号码,“米奇,你和摩根士丹利总部沟通的怎么样了呢?”

新加坡半岛怡东酒店的行政套房中,夏如龙正惬意的靠在窗前的软椅上,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敲击12.1英寸的戴尔笔记本电脑键盘,金属风格的键盘面摸着十分舒服。上面正显示着狂泻直下的wti期货价格。

“我已经沟通了,放心吧。静香。”

长井静香道:“米奇,明天三井物产期货公司会发表策略分析报告,认可油价即将上涨的观点。如果和华的资金要出逃,我希望你能阻击。”

“没问题。”夏如龙一口答应。瞥了眼已经是42.46美元的wti期货价格,心里发笑。长井静香终究是外行。期货市场,难道就是单纯的做多、做空吗?

长井静香挂了夏如龙的电话,又拨了哈帝-沃伦的手机。

“fu-ck,油价怎么会继续下跌?”新加坡中央医院的特级病房中,哈帝-沃伦看着投影仪上的数字,对心腹卡文-伯克、女秘书艾琳娜咆哮道。

他实在已经无法忍受油价的继续下跌。损失都是他的钱啊,同时他还需要面对渣打银行和澳大利亚银行家、基金经理的问责。

艾琳娜战战兢兢的给哈帝-沃伦倒了一杯水。床头柜上的座机忽而响了起来。哈帝-沃伦的手机转移到了座机上。

艾琳娜按了接听键。“长井行长,你有什么事?”哈帝-沃伦的脾气已经耗尽。顾不得什么风度。

电话里传来长井静香娇媚的声音,“沃伦总裁,看样子你亏损的很严重啊?”

哈帝-沃伦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

电话是免提的,卡文-伯克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不是很严重,是相当严重。沃伦公司远东分公司的亏损已经达到了1.6亿美元。而且,这还是他们昨晚才进入市场中。

长井静香娇声道:“三井的亏损也会严重。沃伦总裁,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和陆景谈谈。”

哈帝-沃伦粗声粗气的道:“谈什么?我才不会和那个婊-子养的小杂-种谈判。要谈你自己谈。”

“三井已经无法取信于和华。沃伦财团在新加坡影响力很大,应当可以找到一个够分量的中间人。”长井静香沉静的道,收敛了怒气,她的智商很快让她找到对付陆景的方法,“沃伦总裁,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再过一个交易日就是元旦和周末了。”

卡文-伯克瞬间明白过来,这是要拖延时间,等待高盛的声明发挥威力,对还在犹豫的哈帝-沃伦点了点头。

“好。我和新加坡詹副总理有些交情。我会请他出面。”

长井静香愉快的笑起来,“沃伦总裁,还有个消息要和你通气,开悦资本的符玉龙吃里扒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