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67章 让他们自己谈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367章 让他们自己谈

31日凌晨5点,天将拂晓,下了一夜的雨停了下来。寂寥的星辰在东方若隐若现。

陆景回房间接了唐诗经关心的电话之后,返回总统套房70平的精致餐厅中。熬了一夜的和华众人正在餐厅三三两两的围着富贵的红木餐桌吃着宵夜。

明亮的灯光散落,餐桌上的点心、粥、小菜都冒着丝丝热气。众人纷纷的和陆景打招呼。

“陆景,电话打完了?”

“景少,今天的小米粥很地道啊,你可以尝尝。”

“二哥,又是谁关心你啊?”

陆景25日来新加坡之后,与三井、高盛、摩根大通、沃伦财团的较量开始理解。大家的作息时间基本都变成了美国时间。现在美国东部时间是30日晚6点。

陆景笑着一一回应,坐在赵清芷身边的空位上,笑着摸摸小丫头剪短的披肩长发,道:“小芷,ek公司今天发一份看多的策略分析报告,呼应一下高盛。”

赵清芷不满的白陆景一眼,漂亮的丹凤眼灵动无比,她不喜欢陆景摸她的头发,老把她当小女孩,可是他每次都要摸,“二哥,我烦死你了。现在是工作之外的时间呢。”

正在赵清芷右手边一旁说话的何梦明、明雪、杨晚婷都轻笑起来。也就清芷会这么说陆景,很随意的语气。其实,清芷心里很喜欢亲近她的二哥。

陆景哈哈一笑,“那我给你算加班费好了。”

说了两句话,赵清芷她们几个吃得差不多。起身消食,一会准备回房间里睡觉。宋雨绮给陆景拿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过来。坐在他身边的白色木质靠背椅上,笑盈盈的轻声问道:“陆景。你心情不好啊?唐小姐那儿没给你好消息?”

她自然知道陆景是和唐诗经通话去了。

“没有。天辰娱乐收购米高梅,美国和欧盟的主管部门审批通过的概率很大。诗经那边正在准备材料。”

陆景笑笑,目光从杨晚婷曲线柔美动人的身姿上掠过,落在雨绮秀美的脸庞上。他刚和唐诗经通完电话,不由得想起昨天晚上晚婷拒绝他的话。

唐诗经不计较他已经结婚、女人众多的事情,愿意和他在一起。但是杨晚婷会考虑这些因素。

陆景心里浮起几许自嘲:我果然不是当情圣的料子。

宋雨绮对陆景妩媚的轻笑,秀美的眸子里含着爱意,“陆景,今天wti期货市场上有不少做空的资金。应该是赚钱效应产生。市场上中小资金在跟风。”

“应该是吧。”陆景喝着牛奶,微笑着说道。这时,衣兜里的手机忽而响起来。陆景接了电话,里面传来符玉龙沉重的声音,“陆先生,很抱歉在凌晨打扰你了。我想着你应该还没休息。开悦资本的总裁高思远刚通知我:我被开除了,而且即将面临着法律官司…”

听符玉龙说完,陆景沉吟了下,道说:“符总。我一直想邀请你来和华工作,现在我还是这个想法,和华很缺你这样的人才。你和开悦资本之间的法律官司,我会帮你过问。总不能你和我说几句话就是触犯法律了吧?”

“就是啊。”符玉龙郁闷的出了口气。心情微微放松下来,他给陆景打这个电话是想让陆景帮他洗脱官司。以陆景的地位、影响力,所谓的法律官司对他来说不会太麻烦。

自己呢。心里还有一层试探的意思:陆景对他的欣赏,他很清楚。但是这个欣赏到底是针对开悦资本执行副总裁这个职位。还是针对他这个人呢?

聊了几句,陆景挂了电话。对还在餐厅吃饭的宋雨绮、余乐、傅婕、董冰说了说符玉龙的事情。

宋雨绮秀美的娥眉微蹙,“陆景,这有点不好办啊。符玉龙是开悦资本的雇员,他在合同上本就是出于劣势地位。”

企业和职工之间,谁处于强势、谁处于弱势,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余乐在一旁插话道:“新加坡政府的屁-股这次该不会做歪了吧?我们现在的优势很明显。”

傅婕一身素色的套裙,身-体曲线跌宕起伏,若有所思的小口抿着小米粥。优势要转化为胜利还有一段路。作为此次操盘的负责人,她现在还不敢掉以轻心。

董冰道:“要是开悦资本执意要闹,新加坡政府恐怕也不好插手。陆景,你答应得太爽快了。”

她在哈佛攻读了四年,对欧美的三权分立的体系略有了解。新加坡的社会架构和欧美差异不大。

陆景笑着道:“董冰,别担心,我手里正好有张牌,再不打出来就要过期了。符玉龙在基金上的操作水平很高,值得我投资。”

他现在基本上是依赖于记忆在金融市场上获利。这次操盘则是依赖于傅婕的能力。但傅婕是国企干部,他也不能每次都找她帮忙。还是要招募金融精英为和华所用。

参加完一个政府会议已经是中午,西装革履的李义济在五六名随行人员的陪同下,脚步匆匆的前往位于新加坡政府大厦不远处的莱佛士大酒店。

始建于1886年的莱佛士酒店(raffleshotel)由来自于亚美尼亚的富豪薛克兹兄弟修建,世界仅存的几个最大的19世纪旅店之—,富有殖民时期特色,深为作家和影星所喜爱。新加坡著名的鸡尾酒私ngaporesling就是在这里调制而成的。

这是一个以豪华套房、高级餐厅及历史出名的旅馆。酒店中有一个热带花园、博物馆和维多利亚风格的剧院。莱佛士酒店之于新加坡就像半岛酒店之于香港。

莱佛士酒店不仅仅是一座酒店,还是新加坡著名的旅游胜地。每天都有大量的游客前来游玩,但仅限于一楼大堂和购物场所。李义济在随行人员的护卫下。穿过人群,直达酒店的高级餐厅中。

“义济。你来了。”简雅、华美的餐厅中,新加坡副总理詹皓已然在座。微笑着起身和李义济握了握手。

詹皓是这届新加坡政府中的两名副总理之一,兼任财政部部长和内政部部长。位高权重。和李义济的私交不错。李氏家族的第三代继承人,他需要结交。

“詹总理…”李义济笑着落座,和詹皓寒暄着。今天这顿饭看来只叙私谊。只是,他不知道詹皓请他吃饭有什么事。

莱佛士酒店的餐厅里,正在用餐的客人都是彬彬有礼,轻声细语。很快,服务生送了精美的酒菜上来。

詹皓品着菜,说道:“义济。哈帝-沃伦今天上午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调停下和华与三井、沃伦财团之间的商业纠纷,你之前一直在处理这件事。你怎么看?”

李义济微怔,随即笑道:“只怕又是缓兵之计…”

前不久,三井让他出面作为中间人与和华和谈,接过武藤顺照等舆论风波过后,立即撕毁协议,找和华的麻烦。

新加坡的权贵都在关注最近几家公司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较量。新加坡交易所的原油期货也是世界上主要的原油期货之一。詹皓肯定也知道。

詹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闲话几句。道:“那让他们自己去谈吧。今天晚上8点新加坡商会在浮尔顿酒店举办救助印尼海啸的慈善晚宴,届时,我会把他们召集到一起谈谈。你也来。顺便将新加坡石油并购的事情说清楚。”

他肯定不会久留。到时候,就需要李义济告知他。这几家巨无霸公司的谈判结果。

“行。”李义济略微一琢磨,明白詹皓的意思,答应下来。

元旦将近。办公室里的气氛更加闲散。烟诗凝百无聊赖的翻着办公桌上的报纸。国安的工作保密性很强,但是文职部门和其他政府机关差不多。

她已经调离了一线岗位。作为一名处-级干部,她每天的工作十分悠闲。

打量着宽敞的办公室。烟诗凝无奈的叹口气,脑子里浮起从新加坡回来时陆景的私人飞机上,陆景抱着她热吻、爱抚的旖旎情景。这份炙热的感情在近二十天没和陆景见面后,慢慢的沉淀。如今,在她的心中越发的浓烈。

烟诗凝拿出手机翻着陆景给她发的短信,嘴角慢慢的浮起一缕动人浅笑,带着妩媚少妇韵味。想了想,拨了一个电话给堂兄烟玉成,准备旁敲侧击的问问陆景的情况。009昨天还给她打电话说,和华在新加坡的安保形势十分严峻。

虽然她和陆景在京城的流言已经消失,但是女人的矜持、娇羞让她不会主动给陆景打电话。

“诗凝?呀,难得你给我打电话啊…”接到堂妹烟诗凝的电话,烟玉成极为诧异,笑着说道。

烟诗凝微笑着说了几句,问道:“成哥,你现在还在新加坡丽都酒店办公吗?”

“我?我早到仰光了。”烟玉成呵呵笑着,他知道烟诗凝要问什么,道:“现在傅总倒是还在新加坡丽都酒店里工作。她的正式任命早已经下达,预计会在元旦之后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履新。

诗凝,和华的局面现在非常好啊。据说昨天又拉了一个大跌。我估计元旦之后,和华就会大获全胜。

嘿,如果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借此机会收购新加坡石油,那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在航油市场的地位就会非常稳固。傅总、陆主任都能从中受益。”

没有提到陆景的名字,实际上就是在说陆景所做的事。

“大获全胜?那他也快回京城了。”烟诗凝心里念叨了一句,随即暗自啐了自己一口:想什么呢,丢人的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