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68章 各自关注

第1368章 各自关注

香港。

夕阳透过落地窗进来。金黄色的色彩将现代气息十足的办公室染得如同一幅美丽的油画。

曾明经坐在办公桌前,反复、仔细的阅读着电脑上的内部邮件,心情有些黯然。

邮件最末尾的签名是主席布伦特-马南,邮件的收件人是摩根士丹利的高管。他的名字出现在抄送一栏中。

曾明经拿起手机,按着号码,想了想,又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屏幕上的数字一个个的取消。呆呆的坐立在办公室里。久久的沉默不语。

陆景一觉睡到了下午四点半,起床后,洗漱了一下就到酒吧里小坐。总统套房这里挤满了人,也就酒吧这里能让他安静的思考问题:优势和胜利是两回事。

“咚-咚”的高跟鞋声音由远而近,穿着白色修身长裤的宋雨绮出现在酒吧门口,“陆景,杨总下午三点就已经到了。我才听明雪说你起床了。”

陆景一拍额头,起身道:“啊…,我把这件事给忘了。我这就去见他。”

阿卡夫山庄的租赁和毗邻的6.87亩土地已经拿下来,他让立丰地产派人来新加坡准备建别墅,顺带着将阿卡夫山庄重新装修对外营业。阿卡夫山庄一直是新加坡上流社会钟爱的奢华餐饮场所。

“还有一件事,新加坡副总理詹皓给我打了电话,邀请你今晚去浮尔顿酒店参加新加坡商会为印尼海啸举办的慈善宴会。”宋雨绮婉约的一笑,亲昵的挽着陆景的手臂说道。

陆景顺手抱着身姿高挑的雨绮。三十二岁的雨绮成熟女人韵味十足,有着江南女子的婉约妩媚。如水柔情。抚着宋雨绮丰腴的翘臀,陆景诧异的道:“新加坡商会举办的宴会。不至于让新加坡副总理直接给我打电话吧?”

“徐阳成刚打电话来说明了,是哈帝-沃伦委托詹皓说和我们与沃伦财团、三井、高盛、摩根大通之间的事情。李义济今晚也会到场。”

陆景沉吟着。都到这一步了,根本就没有和谈的可能。他绝不会允许功亏一篑。

宋雨绮靠在陆景怀里,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庞,“陆景,还有一个惊喜你听不听?”

陆景苦笑,“我现在一脑子的事情。哦,什么惊喜?”

“今天晚上的慈善宴会,新加坡商会将会邀请亚洲乐坛玉女天后李逸落倾情奉献一曲。为印尼海啸中死去的祈福。”宋雨绮眨眨眼睛,“现在是不是恨不得阿卡夫山庄那儿的别墅尽快修起来?”

陆景就笑,“说的我天天就想下半身那点事似的。逸落来了再说。这两天我怕是没有时间陪她。”

宋雨绮娇笑着在陆景脸上吻了一口。

陆景好笑的拍拍她的屁-股,都不知道她乐什么。他和李逸落的感情都没开始,只是心里有一份默契的约定,“走吧,我们一起去见老杨。”

“哈帝,你有把握和华会答应和解?”新加坡中央医院的特级病房中,来访的杰润公司亚太区总裁克拉克-门罗费力在椅子上的挪着他肥硕的身-体。担忧的问道。

“有个屁的把握。今天晚上的交易日是元旦之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接下来纽交所要休市两天。只要能拖过今晚,两天的时间足以让我们几家募集到足够的资金。到时候…”

哈帝-沃伦半坐在病**脸色狰狞的说道。

心腹卡文-伯克一脸的无奈,没必要说的这么明白吧?哈帝-沃伦快四十岁的人了。涵养还是有些差。

克拉克-门罗嘴唇动了动,“希望如此…”

他现在承受着很重的压力。杰润的亏损有点严重了。今天又得从总部拿一笔资金来缴纳保证金。据说高盛的高级合伙人已经在讨论将他调回美国的事情。

**肥臀的艾琳娜穿着黑色的套裙进来,身后跟着一名医生和几名护士。“沃伦总裁,张医生来了。他会为你注射镇定剂,确保你今晚能参加酒会。”

克拉克-门罗见状先告辞离开。他对今晚的行动不看好。怎么说服和华接受和谈?和华那位年轻的决策者很疯狂。

在高盛已经发声油价上涨的情况下,还继续拉低石油价格。他本以为陆景风光不了几天,是夕阳的余晖,但陆景临死之前,肯定能拖他陪葬。

“开始吧。”哈帝-沃伦皱眉对张医生说道。

他对克拉克-门罗的表现很不满意。沃伦公司也亏损了,但是他确信,他可以撑过这一关。只要油价上涨,多少亏损都可以赚回来的。

长井静香果然说的没错,克拉克-门罗的已经没什么前途了,他们需要直接和高盛总部的合伙人合作。

黄海。江南别墅区21号别墅,裴吴越的家中,可口的菜肴随着管家的督促流水般的送到圆形的餐桌上。裴吴越招待着来访的高修平、崔七月。

虽然最近一年来,因为唐诗经、陆景的关系,他和高修平、崔七月有所疏远,毕竟还是很多年的老朋友,情分还在。世家之中,从来就不存在朋友的敌人是敌人的说法。各论各的。

“七哥,这道三丝敲鱼是我特意让厨房给你做的,你尝尝。”崔横波今晚盘着高高的发髻,穿着高领白色毛衣,修身的黑色裤袜,很有几分少-妇风情。

恍惚间,崔七月突然发现往日老是说“土人”这个口头禅、经常要他处理乱七八糟事情的堂妹已经长大了。“哦,好,好。”崔七月神思不属的笑着应道。

裴吴越笑笑,温和的道:“七月,你不用这么担心,油价现在是大跌没错,但是高盛、三井都已经发布策略分析报告看多后市石油价格。以高盛、三井在资本市场的影响力,油价上升的概率基本上有70%以上。”

高修平叹口气,“就怕夏如龙撑不到油价上升的那一天啊!”

他今天和崔七月来拜访裴吴越,就是想听听裴吴越对目前局势的意见。裴吴越是国内的基金之王。在金融上的眼光和能力没得说,首屈一指。

他投资了2亿美元,崔七月投了5千万美元。要是夏如龙输了,他和崔七月的日子就难熬了。

裴吴越起身给高修平、崔七月添酒,道:“修平、七月,夏如龙这个人道很深,他没有任何背景,能在摩根士丹利脱颖而出,能力方面你们不用担心。他也就在收购现代汽车的时候,在陆景手上吃了一次亏。陆景根本就不懂金融操作,这次鹿死谁手,很难说的。你们不用太担心。”

高修平沉吟着道:“吴越,现在国际油价摆明要上涨,这么清晰的局势,陆景应该会输吧?”

“陆景这个人,道也很深。我可说不准。”裴吴越笑笑,说道,“我听说今天晚上和华与高盛、三井、摩根大通、沃伦财团在浮尔顿酒店和谈。

如果今天晚上wti期货价格还继续下行,我估计高盛旗下的杰润会很难受,当然,以高盛的资本实力,杰润不可能爆仓。三井、摩根大通、沃伦财团这十分危险。

如果今晚油价止跌,那陆景的天量资金就会被堵在原油期货市场中,等元旦这两天的时间,三井那几家缓过劲来,和华就有分崩离析的危险。

现在就是等待开盅的一刻。生死成败,荣辱兴衰,就看今天晚上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坐看风云变幻。”

崔七月苦笑一声,和裴吴越干了一杯茅台,“你倒是轻松,我就比较惨了,那5千万美元是我的家底,要是赔光了我就死定了。”

其实,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没有说,如果夏如龙输掉了这次“豪赌”,那么他在九叔那里的坏印象就再也无法挽回。按照九叔的逻辑:只有成功者可以不受指责。

裴吴越也不好说什么。其实,崔七月利用陆景和唐诗经的感情做局,消耗和华55亿美元的资金,他心里颇有微词。这个局,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崔七月布的。夏如龙对唐诗经性格、心思的把握没有那么高明。

只是,看到此时有些颓然的崔七月,他倒是有些理解。两军交战,什么招数都可以用。

吃过饭,略微聊了一会,送走高修平、崔七月,裴吴越返回到家中。娇妻崔横波已经在二楼休息室里坐着等他,小脸上全是复杂的表情,“吴越,听你刚才的分析,陆景的胜算似乎很小啊。诗经真是红颜薄命,这么些年好不容易有一个男人走进她心里,马上就要败亡。”

裴吴越忍不住哈哈大笑,“谁说陆景胜算很小啊?”

“你不是说陆景不懂金融操作吗?”

“陆景是不懂。但是,你知道现在为他操盘的人是谁吗?是国内金融界号称‘北傅’的傅婕。傅姐操盘的话,陆景只要不瞎指挥,犯战略性错误,这根本就不是他的短板。”

崔横波迷茫的眨眨眼睛。

“横波,谁胜谁负现在说不准。等今晚的结果吧。”裴吴越拍拍妻子的肩膀,看向窗外越发浓郁的夜色。寒冷刺骨。新加坡那里的交锋应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