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69章 新加坡最终弹(一)

第1369章 新加坡最终弹(一)

入夜后,气温变逐渐的降下来。丽都酒店窗外林立的高楼闪耀的灯光,照亮了暗沉的夜空。

陆景和杨玉立在休息室里聊了半个多小时,一起吃过晚饭,邀请他一起前往浮尔顿酒店参加新加坡商会举办的慈善晚宴。杨玉立欣然应允。今晚的宴会俱是新加坡、东南亚一带的名流。参加这样的宴会对立丰地产打开南洋的业务很有帮助。

浮尔顿酒店距离新加坡丽都酒店只有三公里不到。黑色的加长宾利平稳的行驶在夜中繁华的新加坡城中。车内,陆景四人随意的聊着。

听着陆景和杨玉立的谈话,董冰的视线从车窗外收回来,问道:“陆景,你怎么突然想着要收购一家西甲俱乐部?”

她今晚本来是想留在丽都酒店里,对慈善宴会她的不怎么感兴趣。捐款,她已经在香港捐过,为印尼海啸尽了心。只是,陆景说今晚的宴会交锋会更激烈。

她来新加坡本就是她父亲让她跟在陆景身边学习处理事情的能力。因此决定和陆景一起来看看。

陆景笑道:“今天晚上三井要和我谈判,我突然想起在汉城时长井静香的叔叔长井宁次说和我赌球的事情。

全球来说,国际大承包商最赚钱的工地集中在欧洲,其次是美国,然后才是亚非拉国家。而想进入欧洲建筑市场,因为其标准化程度极高,对于中国承建商而言,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主流市场也根本不可能信任来自中国的承建商。

足球在欧洲是一张名片。可以协助立丰地产打开在欧洲的建筑市场。欧洲五大足球联赛,法甲、德甲的影响力较小。英国对华充满了偏见。西班牙和国内的交流很多。西班牙人对华有歧视的。也有热情欢迎的。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全球知名度极高的足球俱乐部皇家马德里的主席弗洛伦蒂诺就是西班牙的大建筑商。”

坐在陆景身边的宋雨绮穿着白底青花的晚礼服,披着暖和的黑色外套。笑着道:“你啊…,新加坡这里的事情还没完,就想着进军欧洲市场。”

陆景微笑道:“新加坡这里的事情今晚就要见分晓。我分心考虑下立丰地产很正常,好吧?况且,如果赢了这一场,和华的收获会很大,出资买一家西甲俱乐部是小case。”

董冰秋水般的眼眸扑哧一闪,好笑的道:“你倒是对今晚的交锋信心十足啊。我可看不出长井静香、夏如龙有向你让步的可能。”

现在的局势,和华所投入的资金比三井、摩根大通、沃伦财团、高盛都多。占据优势。

这也是因为,这四家财团(企业)和陆景交手的负责人都是方面的负责人,不是其内部具备决定性的大人物。

然而,高盛、三井都已经发布了针对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策略分析报告,从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力角度来说,很快就会有大批的资金跟随高盛做多。

和华以快打慢,优势只是暂时的。如果不能在元旦之前,也就是今天晚上,将优势转化为胜利。后果将会是无法从资本市场撤出。

长井静香、夏如龙、哈帝-沃伦要和陆景谈,就是谈一个折中的方案:第一,那四方不能亏损太严重,第二。和华的天量资金可以撤出。

她并不看好今天的谈判。

陆景微微一笑,“其实,我也看不出来。我有我的想法。长井静香、夏如龙有他们的想法。就看谁能高明了。”

陆景笑着拍拍杨玉立的肩膀,“老杨。今晚你自由活动。”

杨玉立是从江州跟着陆景的老人,和陆景很亲厚。点头道:“景少,我就预祝你今晚成功。”

虽说是和华的议事会议成员,但是他的主要业务是地产。陆景现在是金融市场的搏杀,他跟着陆景也只是看个热闹,看不懂其中的门道。

陆景笑着颔首,看向车窗外浓郁的夜色。心里,对今晚越发的期待起来。

哈帝-沃伦给他踹得不能人道,和谈的建议肯定不是哈帝-沃伦提出来的。

至于,杰润亚太区总裁克拉克-门罗。杰润的底线在44.23美元,31日凌晨收盘wti期货价格是41.16美元。杰润的账面亏损约为16.7亿美元。他调回美国被闲置起来已经是定局。

那么,长井静香、夏如龙的想法,或者说底牌是什么呢?

新加坡地处马六甲海峡要冲,是全球的金融中心、货运中心之一。商业繁荣。在新加坡的高端酒店行业,位于位于新加坡市区、新加坡河口的五星级精品酒店浮尔顿酒店是行业内的佼佼者。

31日晚,一辆辆的豪车不断的停在酒店大门口,然后前往停车场。顶层的奢华餐厅中,东南亚的名流云集。餐厅中数十张圆餐桌排开。慈善晚宴还没有开始。

香风云鬓的晚礼服美女、衣冠楚楚的男士,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谈。这样的场合是极好的商务交流机会。

陆景在进入餐厅的走道上遇到了同样前来参加慈善晚宴的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周晋成一行五人。三名中年男子,一名靓丽的少女。

“陆景,你这两天动静搞得很大啊。”周晋成笑眯眯的和陆景握手,站在餐厅外铺着红色地毯的走道上和陆景说话。他人在新加坡,消息很灵通。

陆景微笑着道:“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差点倒闭的动静相比要小很多啊。”

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交锋,最多也就是在媒体上反应成几个数字。资金量很大,但声势不大。

周晋成哈哈一笑,说道:“看来你心里有数。”他还指望和陆景携手“杀回”印尼,可不希望陆景落败。

说了一会话,周晋成介绍身边容貌和他有几分肖似的男子,“这是我的二儿子周明诚。这是我的外孙女计萍。”

陆景和周明诚、计萍打了个招呼,介绍身边的杨玉立、宋雨绮、董冰给周晋成等人认识。几人寒暄着,一起进入餐厅中。刚进入餐厅,悠扬舒缓的音乐就传来。

三三两两的宾客彬彬有礼的交谈着。带着西式风格的餐厅中,白色的墙壁上挂着红色的壁灯,灯光璀璨。弹丸之国的繁华浮世就在这灯影里汇聚。

陆景一行很快就和周晋成分开。双方的交际圈子并不全部吻合。随意的应酬了一会后,陆景看到玉树临风的夏如龙正在和一名穿着褐色抹胸晚礼服裙的金发女郎笑谈。说道:“雨绮,董冰,我们去打扰下夏如龙,我有件事要先找他办一下。”

董冰今晚穿着杏色绣花连衣中裙,气质明丽。绝色婀娜的玉女仿佛一块吸铁磁牢牢的吸引着宴会中男士的目光。听到陆景的话,董冰微怔,走了两步跟上陆景的步子,奇怪的问道:“你什么事情要找他办?”

“符玉龙的事情。开悦资本背后是三井和沃伦财团。我让夏如龙帮我说和一下。”陆景挽着宋雨绮的手,缓步前行。

宋雨绮已经脱掉了她的黑色外套,露出白底青花的晚礼服,气质婉约如水。修长丰盈的身姿给晚礼服勾勒出一条曼妙的曲线,尽情的展示着女性的柔美。

董冰无语的道:“夏如龙怎么可能帮你说和?”今天早上在餐厅里,她听陆景说了符玉龙的事情。符玉龙被开悦资本开除,还面临着法律纠纷。

但是,开悦资本背后是三井和沃伦财团,找夏如龙有什么用?就算有用,夏如龙又凭什么帮你呢?同学,你们现在是对手好不好?

“夏如龙和长井静香最近恋奸情热…”陆景嘿嘿一笑的说道。长井静香私生活极其混乱,这是公开的秘密。圣诞节前,香港的狗仔队还拍摄到长井静香去半岛酒店和夏如龙幽会。据说,其未婚夫松阪士夫还专门去了一趟香港。

董冰先是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然后迷惑不解的跟在陆景身边。她倒是想看看陆景早上在餐厅里说的底牌是什么?

说话间,已经到了夏如龙面前,陆景从侍者手中拿了一杯红酒,径直道:“夏如龙,我有点事情和你说一下。”瞄了瞄夏如龙身边的金发女郎。

“戴安娜,我谈一点工作上的事情,我一会去找你。”夏如龙支开了身边的女伴,嘴角浮起一缕玩世不恭的笑意,看着陆景,“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陆景的心思何其敏锐,一看夏如龙轻松的表情就猜出不少东西,“看来你信心十足啊。”

“你也一样。”夏如龙针锋相对的说道,“还心情带着董坤城的女儿闲逛。”

董坤城作为和华董事会主席,他的女儿自然是被香港的上流社会所熟知。再加上董冰绝色的容颜、明丽的英伦风情,单身,在香港上流圈子中的知名度很高。他在香港工作,自然认得董冰。

至于,陆景身边眉眼柔顺的秀美高挑女郎,一看就知道是陆景的助理、女人。

董冰明丽纯净的脸上浮起一丝怒气,她和陆景可没什么。

陆景从衣兜里拿出一只精美的白色景华mp4调整了一下,递给夏如龙,“看看。开悦资本要起诉符玉龙违背商业合同,泄露其公司机密。我希望开悦资本放弃起诉他。”

夏如龙嗤笑一声,“陆景,你太自大了。”话音未落,脸色突然一变。紧跟着,mp4播放器里传来一声长长的女人呻吟,“哦…”充满了情-欲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