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70章 新加坡最终弹(二)

第1370章 新加坡最终弹(二)

董冰明净的鹅蛋脸上浮起几许潮红,她又不是小女孩,很清楚夏如龙此时手里mp4里播放的不是什么好东西。隐蔽的用白色的高跟皮鞋轻踢了陆景小腿一脚,发泄下她心里的不满。

陆景面无表情,心里郁闷的很:这妮子还真舍得用力啊。又没给你看。

宋雨绮看到董冰的反应,差点笑出声。她早知道那是什么。夏如龙和戴姆勒-克莱斯勒亚洲区首席执行官助理安琪-罗伊斯的激-情视频还是她拷贝进去的,

这是当时收购现代汽车的时候,因为要监控内奸,无意中发现了夏如龙的秘密。陆景现在是要用这个视频来换取符玉龙免于吃官司。

夏如龙关掉了mp4中的视频,眼神闪烁,心里仿佛吃了一只死苍蝇般恶心。

他是未婚,三十多岁的男人有需求需要释放很正常。并不会受到道德谴责。但是,这个视频如果发出去,对他的名声、形象影响很大。

虽然,实质的伤害可能很小,但是,他可没有帕里斯-希尔顿那样的背影、财富。他终究是靠才华吃饭,不是靠脸蛋吃饭。

在心里衡量了一会,夏如龙沉声道:“把视频都给我,符玉龙的事情,我会帮你想办法。但是…”他竖起一根指头,“如果还有下次,我绝对不会再受你的威胁。”

陆景举杯示意,轻松的道:“放心,今晚的和谈我不会这个视频威胁你。我希望在今晚纽交所开盘之前听到符玉龙顺利离职的消息。”

开除和离职是两码事。符玉龙的事情,让夏如龙来处理,不过一句话的事情,只要改变下长井静香的看法就可以。

这并没有危及到夏如龙的核心利益。今晚的和谈,肯定不能用这个视频作为手段。

“你明白就好。”夏如龙冷冷的说道。将mp4收进衣兜里,转身离开。今晚的好心情被破坏的差不多了。且看你得意到什么时候。

“就这么简单?”看着离开的夏如龙,董冰感慨的问道。

“能有多复杂?”陆景扶着掩嘴轻笑的宋雨绮的香肩。龇牙嘶了一声,“董校花。你下次下脚轻一点啊。”

董冰翻翻白眼,娇嗔道:“还有下次?下次我肯定告诉关宁和小灵。亏你这样的身份,怎么像狗仔一样专门拍人这样的隐私视频。”

陆景嘿然一笑,他可不会有什么惭愧的心思,解释道:“无意中拍到的。要不是出了符玉龙这档子事,我也没打算拿出来。”

心里倒是想起前世里听到得一句郭德纲相声的台词:上流社会不看这个,人家来真的。

宋雨绮帮陆景作证,“董冰。这是在韩国汉城无意投拍到的。国安五处的特工帮忙装得摄像头。”

董冰的性子落落大方,处事明快,宋雨绮都这样说了,她也不再鄙视陆景,惊讶的道:“雨绮姐,我们和特工部门还有联系?”

宋雨绮点点头,温婉的笑道:“没联系的话我们住的新加坡丽都酒店可就被三井全程监控了。”gi公司得到一些安保技巧的传授。很多东西、技巧,需要一代代人的积累。

听着宋雨绮和董冰说话,陆景的思绪飘到了烟诗凝身上。这几天忙的厉害,有段时间没有给她打电话了。今天晚上一过。他应该就能轻松下来。

晚上八点整,各自攀谈、交际的东南亚名流们返回到各自的位置上,数十张圆桌边坐满了宾客。陆景和宋雨绮、董冰、杨玉立、南然、陈九林、黄千儿等人坐在10号桌。

不远处的7号桌便是长井静香、夏如龙、哈帝-沃伦等人。哈帝-沃伦脸色怨毒的看着陆景。只是。今天这个场合大家都带着保镖,打肯定是打不起来。

这时,淡马锡执行董事,副总裁徐阳成走到台前,吸引了餐厅众人的注意力,“尊敬的各位来宾,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参加今晚由我们新加坡商会举办的慈善晚宴。12月26日凌晨,印尼海啸…”

作为司仪的徐阳成宣布慈善晚宴开始后,新加坡副总理詹皓受邀到台前为印尼海啸的死者发表一份缅怀、悼念的讲话。

詹皓约莫五十多岁。穿着西装,中等身材。略显消瘦、容貌朴实,很精神、干练。说话声音带着很富有感染力的男低音。陆景偏头低声问陈九林,“詹皓和欧美资本的关系如何?”

陈九林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平仓之后就蓄养的白白胖胖,道:“很亲密。詹皓在新加坡位高权重,他本人是美国常青藤大学布朗大学的毕业生。我听说,之前,他不怎么赞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石油。”

傅婕还没有履新,他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主持工作,由南然的支持,加上他的威望,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运转正常。

陆景轻轻的点点头。心里有些明白沃伦财团请詹皓做中间人的背景。这是一位亲欧美的新加坡政治精英。

这时,听到詹皓说道:“最后,我提议,全场起立为印尼海啸中死难的民众默哀一分钟。”

陆景随着众人一起站起来神色肃穆的默哀。在大自然的天威面前,人的生命是脆弱的。但是在他心里,他是不会同情印尼土著。九八年印尼排华,这些土猴子没少对华人干坏事,可以说是无恶不作,罄竹难书。

他的肃穆,是对自然灾害的敬畏和对生命脆弱的怜悯、感慨。以及多无辜死亡的人的哀悼。

“礼毕。”徐阳成的声音响起,餐厅里肃穆、庄严的气氛稍缓。哗哗拉开椅子坐下的声音响成一片。随后,一男一女两位主持人上场调节气氛,主持募捐。

淡马锡首先以1000万新元的价格拍下了副总理詹皓的一曲钢琴曲。在詹副总理弹了一曲之后,随即场内的气氛慢慢的活跃起来。接下来的七八件拍卖物品,募捐的金额都是100-500万新元。

“下面一件拍卖…”俊俏的男主持紧张的吸了口气,然后大声宣布道:“李逸落小姐演唱她的知名曲目《第一次爱》。李小姐将会在献唱之后全程与慷慨的善长仁翁同席。”

1号桌的李义济身边的随行人员很快就举牌报价。200万新元。这是他们邀请李逸落来新加坡献唱的合同中谈好的。一首歌曲能拍200万新元,这完全吻合李逸落亚洲乐坛玉女天后的身后。

“逸落小姐的这首歌,我愿意出240万新元。”5号桌的一名青年举牌说道。

既然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格。1号桌的李义济笑了笑,对随行人员摆摆手。示意放弃报价。

“陆哥,这是新加坡的橡胶大王陈家的子弟。他是李逸落的粉丝。”黄千儿对陆景轻声说道。明眸躲闪,心里有些忐忑。她那天半蹲下来给陆哥敬酒似乎让杨小姐误会了什么,陆哥有可能不待见她。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李逸落的粉丝不少。

“沃伦公司出300万新元。”哈帝-沃伦授意身边的艾琳娜喊道。李逸落是天辰娱乐的招牌女歌星。天辰娱乐是和华旗下的公司,他岂会不知道。陆景让他不痛快,他不介意花点小钱搞点事情出来。

“雨绮,报价500万。”陆景笑了笑,吩咐道。他从来不低估哈帝-沃伦的无耻程度。让李逸落陪着哈帝-沃伦再坐一个小时。鬼知道会出什么事。

宋雨绮举牌报价。女主持人立即尖叫着感叹道:“10号出价500万。哇喔---。”

黄千儿刚刚提到的陈氏家族青年垂头丧气。他今晚和女神彻底无缘了。500万拍下一首歌,他就算是想疯狂一把,家里也不会让他疯。

长井静香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哈帝-沃伦,道:“沃伦总裁,你这个可是帮陆景捧他旗下的歌星啊。我听说李逸落之所以没有任何绯闻是因为陆景亲自关照过。她曾经在江州音乐学院学习过,应当和陆景有过交集。”

艾琳娜一看哈帝-沃伦的脸色就知道情况不妙。长井静香名为劝阻,实际上是撩拨。果然,哈帝-沃伦痛得龇了下牙,费力的挪动了下身-体,道:“艾琳娜。报价。”

“7号桌,600万新元。”

陆景微微皱眉。宋雨绮继续直接喊价道:“900万新元。”

一下子加300万新元,全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到宋雨绮身上。和华众人在新加坡这里名气最大的是墨静雯。因为她除了是陆景的助理外还是和华的董秘、新闻发言人。认得陆景、宋雨绮的人不多。窃窃私语声。嗡嗡的响起。

“哟,那个白裙的秀美女人是谁?”

“不知道。陈大班在那一桌。看来应该是和华的人了。”陈九林在新加坡的知名度相当高。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新加坡股市上的明星企业。他本人是新加坡的航油行业里的龙头大班。

“啧啧,看到那个青年身边的女孩没?真漂亮,好有气质。”

董冰一脸淡然的喝着温茶。以她的姿容、气质,就算是东南亚名流汇聚这个档次的宴会,她依旧是璀璨夺目的明珠。对众人的目光,她早已经习以为常。

艾琳娜嘴唇微动,看向哈帝-沃伦。900万新元买一首歌太不值得了。长井静香咯咯娇笑,“沃伦总裁算了吧。我们待会还要和陆景谈判。闹得太僵可不好。”

话是这么说,同一桌的夏如龙却是心里摇摇头。长井静香明显是再劝哈帝-沃伦不要再丢面子了。长井静香就是这么一个罂粟花般的娇媚女人。

哈帝-沃伦脸色微变。“艾琳娜,999万新元。我就不信他敢超过詹副总理的钢琴曲1000万新元的价格。”

在慈善宴会上,这是有相当的规则的。比如:今天官面身份最高的是新加坡政府副总理詹皓,1000万新元就是今天的最高单价。

听到7号桌的报价,董冰放下茶杯,取笑道:“陆景,你得报价999.99万新元了。”

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要开盘了吧?今晚的宴会确实比呆在丽都酒店要激烈。一首歌曲,哈帝-沃伦都要和陆景做意气之争。

陆景淡然的笑了笑,拦住了要举牌的宋雨绮,“雨绮,报价1000万新元。”

“好,那就1000万新元。”宋雨绮举牌报价。就算陆景要报价2000万美元,她都会帮陆景报价。

1号桌的詹皓脸色微微一变,起身道:“等这首歌拍下来后,李部长,你请他们来23楼的会议室。”说着,径直出了餐厅。现场微微有些哗然。谁都看得出詹皓的不满。

随行的人员颇为不满的看向10号桌的陆景等人。李义济和徐阳成微微皱眉。陆景做的有点过了。

7号桌边,哈帝-沃伦冷冷一笑,讥笑道:“艾琳娜,不报了。由得他闹去。”长井静香则是咯咯的开心笑起来。这个结果很完美。

不出意外,主持人三声叫价之后,和华拿下李逸落的这首歌。

南然和陈九林有些迷惑陆景为什么要这么做?得罪新加坡位高权重的副总理并没有什么好处。“这…”董冰郁闷的看着陆景,刚才笑归笑,但陆景得罪詹皓并不是她希望看到的,轻声质疑道:“陆景,你是不是太冒失了?”

陆景平静的道:“没什么,不得不争。以我的地位,我可以不给詹皓面子。”

他不会看着李逸落去给哈帝-沃伦戏弄。还有一层意思,他要为今晚的“和谈”展示一下他的态度:有些规矩,他愿意守就守,不愿意守,他可以不给詹皓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