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71章 新加坡最终弹(三)

第1371章 新加坡最终弹(三)

“下面有请李逸落小姐为大家带来一首好听的歌曲,《第一次爱》。有请。”拍卖落定,台前明丽的女主持人高声宣布道。穿着一身精美白裙的李逸落缓步从侧门进入餐厅。

东南亚的名流们立即被这位清纯秀美、宛如神女般的女子吸引住。掌声雷动。这位当今亚洲乐坛天后级的女歌手人气极高,美丽的容颜和舒缓空灵的歌喉都同样打动人心。

音乐的节奏缓缓的响起来。餐厅的灯光暗了下来。李逸落空灵的嗓音响彻在餐厅中。柔曼舒缓。李逸落的情歌唱法是一绝,凭着她独特的音质具有很高的识别度。

周晋成的外孙女计萍看着身边闭上眼睛陶醉的轻哼着歌曲的陈博延,轻轻的摇摇头。她姥爷和舅舅准备让她和这位陈氏子弟深入交往,只是看他这么痴迷女歌星,她的心便先冷了半截。

一曲唱完,又是掌声雷动。李逸落鞠躬道谢,然后跟着经纪人琳姐径直走向10号桌,纯真明沏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10号桌边微笑着轻轻鼓掌的青年。

“宋助理,董小姐。杨总…”李逸落轻提裙摆,礼貌的和众人打着招呼,然后看向陆景。

看着李逸落美到极致地眼线,秀直的鼻梁,这是生下来就要注定要吸引所有男人目光的女人。陆景心里涌起久别重逢的喜悦之情,温润的笑道:“逸落,你的歌唱得越来越好了啊。”

“谢谢。”李逸落秀美精致的脸蛋上浮起一抹兴奋的绯红,向陆景笑着道谢。中德混血儿精致容颜上的笑容仿佛春暖花开时的姹紫嫣红。风情动人到极致。

纵然她可以得到全世界的掌声,但在她的心里。都比不上他的一句赞许。

满桌的人都给李逸落绝美的笑容晃了一下。陈九林回过神,心里暗自咋舌。他和陆景在香港中环广场大厦的电梯中第一次见面。陆景身边就有一位绝美的女子:清丽动人,明眸酷齿,美丽逼人。

今天陆景身边又带着一位绝色美女,和华董坤城的女儿董冰,明丽动人,带着英伦风情。现在又来一位李逸落,一看就对陆景大有情意。乖乖,正常人拥有这其中一位,就是人生的乐事、莫大的福气。而陆景居然能拥有三位。实在是令人羡慕啊。到底是年轻力壮…

陆景的身边坐着董冰和宋雨绮。李逸落只得坐在黄千儿身边。说笑了一会,李义济的随员过来通知去23楼会议室商谈。陆景站起来,对7号桌哈帝-沃伦挑衅的目光视而不见,对宋雨绮、董冰说道:“我们走吧。逸落,我们回头见面聊。”

李逸落点点头,没有多问。她今晚的住处就在丽都酒店39层,陆景办正事自然是不会带她的。

南然站起来,对陆景恳切的道:“陆先生,小心为上。祝你一切顺利。”陆景这一去。必定是要面临着三井、高盛、摩根大通、沃伦最凶险的一次反扑。这就像是古代拳师上擂台,一会就是“你死我活”的较量,十分凶险。

陆景笑了笑,和南然握握手。“我会的。”和杨玉立、陈九林道别后,带着宋雨绮、董冰往门外走去。

浮尔顿酒店23楼的会议室布置的极为奢华,正中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张大千的山水画。两侧乳白色的方块沙发边都安置着落地台灯。灰铜色的金属材料如同古时的格子窗点缀着会议室四周。精致而具备现代气息。

陆景一进门就看到詹皓正在会议室中间和先到场的哈帝-沃伦、长井静香、夏如龙、李义济说着话。几人的随行人员四散在周围,大约有十几人。

见陆景一行进来。一名儒雅的中年人走到詹皓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装作相谈甚欢没看见陆景一行进来的詹皓这才和李义济看过来。徐阳成过来迎着陆景,将三人带到会议室的中间。陆景抢先微笑着道:“詹总理。我和逸落是朋友。刚才出价1000万新元情非得已,我要想詹总理说声抱歉。”

他只是要展示下今晚强硬的谈判态度,而不是要往死里得罪位高权重的詹皓。

李义济对陆景的态度倒是一怔,随即微微笑了笑。这位倒不是一味的强势。

詹皓不悦的脸色稍缓,涉及到男女情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哈帝-沃伦老色鬼的名声全新加坡人都知道,道:“陆先生,我代表新加坡商会谢谢你捐款1000万新元。”

轻飘飘的一句话算是把刚才的事情揭过。见陆景笑笑,詹皓微微侧身,道:“陆先生、沃伦总裁、长井行长、夏总裁,你们几位都是老相识了。我就不一一介绍。

新加坡石油公司因为经营问题,目前处在亏损状态中。新加坡政府原则是同意由外资来并购新加坡石油。你们几位的竞争,可以敞开了谈一谈。”

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事情,以詹皓的身份不便明说。说了,和华也不会承认。操纵油价的名声,美国华尔街的五大投行都不敢公开承认。舆论压力太大。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一直想要收购新加坡石油公司,但是这会触犯到三井、沃伦财团的利益。新加坡的权贵已经有共识:以这次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较量结果作为评判。

是以,詹皓直接用这个话头来引出谈判的意思。说完后,詹皓又交代了几句场面话,借口有事情,带着随行人员离开。摆明了是让三井、沃伦财团、摩根大通与和华自己谈。

虽然哈帝-沃伦请他作为中间人邀请陆景和谈,但是他并没有居中说和的意思。这种临时协议肯定会撕毁,到时候他作为中间人是两面不讨好。

既然人到了,他也就没有多呆的意思。

李义济坐到上首水墨山水画下的沙发上,伸手微笑道:“你们谈。我保证今晚的谈话不会泄露出这间会议室。”

哈帝-沃伦、长井静香、夏如龙互相看了看,走回到左手边的沙发处坐下。李义济的一位随行人员从门外送了红酒、咖啡、温水、清茶各式饮品进来。

夏如龙选了一杯红酒,轻轻的品着。新加坡的权贵作为旁观者都认为这次谈判有问题,陆景能看不出来?但是他对能否和陆景达成和解协议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今晚的和谈实际上长井静香一手推动的。目的不外乎是拖延时间。

哈帝-沃伦选了一杯正宗的红茶,狠狠的瞪了陆景一眼。

一个男人如果**给人废了,这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他没有和陆景谈判的意思,只是遵从心腹卡文-伯克的建议。拖延时间对沃伦财团来说很有利。

陆景坐在右侧的沙发上,淡淡的一笑,对哈帝-沃伦仇恨的目光视而不见,选了一杯碧螺春,抿了一口。

董冰和宋雨绮分别站在陆景身后,这样的场合,她们俩还没有资格落座。淡马锡的执行董事、副总裁徐阳成都没有资格落座。哈帝-沃伦的女秘书艾琳娜、夏如龙随行的两名白人男子都是肃然而立。

能坐下的都是一方首脑。

谈判的气氛渐渐的浓厚起来。今晚的主战场在wti原油期货市场,操盘手分布在全球一些不为人知的地方。但是做决策的人全部都在浮尔顿酒店23楼这间精美的会议室中。

数百亿美元的资金走向就将在他们的口中决定,影响的将会是今晚全球的油价走向。无数人是倾家荡产、还是财富增长就在这里决定。

房间的灯光带着淡淡的明亮色。

坐在左侧一排单背乳白色沙发正中的长井静香开口打破了会议室内的沉默,婉婉而谈:“陆景,连续4天的油价已经让三井、高盛、沃伦财团、摩根大通亏损严重。但是,如果今天晚上和华的资金还不撤离原油期货市场,等到元旦之后恐怕就撤不出去了。这是我们今天能坐下来谈判的基础。”

长井静香穿着流苏性-感黑裙,小露香肩,牛奶白滑腻的肌肤展示她的魅力。坐在乳白色的沙发上,酥胸丰翘,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

陆景轻轻的点点头,脸色平静。

长井静香心里松口气,接着道道:“连续4天的油价大跌,已经产生了赚钱效应。很多中小散户都在做空。和华完全可以趁着今晚的机会平仓,撤出资金。我保证三井、沃伦财团、摩根大通的资金不会阻止你撤离原油期货市场。”

这句话一说出来,房间里严肃的气氛悄然的松了些。坐在主位上的李义济点了点头。长井静香的话很有说服力。

实际上国际上的大财团,很少有是被商业竞争打败的。都是剧烈的社会变革才导致的衰退,或者是自身的失误产生巨额亏损才导致分崩离析。

只是陆景的话让李义济十分不解,“长井小姐果然打的好算盘。看来你这个谈判也没有多少诚意啊。”

陆景很冷淡的刺了长井静香一句。

董冰这段时间跟在陆景身边学习,对市场的情况很了解。长井静香的话也就哄哄外行。在高盛、三井都发布策略分析报告看多石油的大背景下,有多少中小散户会继续做空wti期货?

和华动用了300亿美元做空,这家巨额的资金在一个交易日之内根本就撤不出市场。长井静香确实没有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