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72章 新加坡最终弹(四)

第1372章 新加坡最终弹(四)

“老徐,怎么回事?”李义济不解的问徐阳成。他对金融并不是很了解。

徐阳成在李义济身边小声为他解释道:“李部长,和华动用的资金不下于100亿美元,怎么巨额的资金平仓的话,将会立即拉高wti期货价格。和华的资金到时候不仅无法安全的撤离,而且还因为原油期货价格的上涨为三井、沃伦财团、摩根大通解套。他们在今天凌晨收盘价41.16美元这个价格上亏损很严重。”

做空的大资金想要撤出,必定需要有人接盘。现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中的做空接盘资金不足,和华一开始撤离资金,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就会上涨。

李义济顿时恍然,长井静香的话里居然有这么险恶的陷阱。陆景,好像也不怎么懂金融吧。

长井静香这番话在脑子里想了很多遍,没想到陆景一口就否决。当然,她也没指望一开口就能将陆景打动。这就像武道高手过招,不会打太久的时间,但是也不会一招就分了胜负。

长井静香微笑着道:“诚意我是有的,就怕你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算啊。”

陆景淡淡的说道:“长井静香,一个交易日之内,和华这么大的资金量根本不可能撤出。所以,你劝我撤出见好就收的话就不用说了。”

长井静香道:“能撤出一部分资金也是好的。我可以保证我们三井在元旦假期之后也不阻击你。当然,高盛那边我无法保证,你把杰润弄得账面亏损将近17亿美元。高盛的高级合伙人们很有意见。”

“貌似三井的信誉不怎么样吧?”陆景讥讽的说道。拿起洁白如玉的茶杯喝了一口。

他不会相信长井静香的保证。

当年宋太祖在灭南唐之前对大将曹彬说许他一个枢密使的位置。结果等曹彬灭掉南唐回来之后,宋太祖只赏了曹彬五十万贯。枢密使那是绝口不提。这还是天子金口玉言的许诺。这都可以改。长井静香的保证又算什么?

和华几百亿美元的资金不可能凭着长井静香的个人信誉来保证。她的个人信誉值不了这么多钱。

长井静香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妩媚,千娇百媚的女人味散发开。“那你想要怎么样?”

陆景道:“我索性今天晚上继续做空。我纵然会亏损的多一些。但是,只要能把你们几个拉下马就行了。钱的用途么,最终的作用还是用来报仇。”

陆景这话说的很直白。长井静香笑吟吟的道:“几亿美元的亏损只是会让我有些麻烦,还不至于让我失去在三井内部的地位。陆景你的想法行不通。米奇、沃伦总裁你们呢?”

夏如龙很洒脱的耸耸肩,“我只是个职业经理。亏损过大肯定有影响。但是我现在是轻仓状态。wti期货价格即便是跌到40美元也和我没关系。”

哈帝-沃伦蓝色的眼睛盯着陆景,露出个很标准的贵族式微笑,带着轻蔑,“我还是有点家底的。几亿美元我还是亏损的起。”

陆景轻轻的鼓掌,笑道:“果然都是好气魄。明人不说暗话。如果你们没有足够说服我的理由,我还是准备试试。看看到了明天凌晨你们还是不是这么淡定。”

董冰诧异的看着陆景。这次谈判就因为由长井静香、夏如龙提起的,陆景这番话就很自然的占着心理上的主动地位。她算是见识到如何在商业谈判中将一丝的优势扩大。

哈帝-沃伦脸色有些不好看,大口的喝着红茶,末了还让人拿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过来。陆景的意思是不介意他多损失一点,只要让自己等人伤筋动骨就行。

有这么不讲规矩拿钱砸人的吗?

一个有钱人被人用钱多来威胁,这份屈辱感就会尤其的重。哈帝-沃伦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夏如龙很放松的喝着红酒,不时的还看看李义济的反应,仿佛会议室里剑拔弩张的谈判不过是小事情。

长井静香的笑了笑。“陆景,和华继续拉低油价将会得罪高盛。你这样会触及美国人制定的金融秩序。我知道你的凭仗,你和摩根士丹利的曾明经有联系,对吧?”

说着。长井静香站了起来,对李义济道:“李部长,方便安排几间安静的房间休息吗?”

“没问题。”李义济一口答应下来。

长井静香回头问了问助理竹田一郎时间。然后对陆景娇媚的笑着道:“还有二十分钟就要纽交所就要开盘了。不如我们先休息会等会再谈。陆景,你最好和曾总裁确认下。”语气高深莫测。

宋雨绮的心立即提了起来。她知道陆景的全部计划。和摩根士丹利合作自然就不用担心高盛。这两家本来就是业务上的竞争对手。但是长井静香这么有把握的让陆景去查。只怕事情有变。摩根士丹利不会与和华合作了。

可是,曾明经为什么没有电话打来呢?他和陆景的私交不是很好吗?

陆景深深的看了长井静香一眼。放下二郎腿,起身道:“行啊。我等会打个电话问问。”轻轻的拍了拍宋雨绮的手背,“没事。”

董冰心里却是升起不好的预感。她感觉到陆景似乎有些失望,或者说强自镇定。

李义济让随行的人员去准备空休息室。片刻后,陆景和长井静香、夏如龙、哈帝-沃伦等人各自去了休息室。会议室里就剩下李义济和徐阳成等人。

“老徐,你怎么看啊?”李义济苦笑着揉揉太阳穴。

这个级别的商业斗争还真是伤脑筋。一不留神就是个坑。这可不是几个人随便的简单斗口瓦解对方意志什么的。而是几家企业的决策者在说话。

徐阳成沉吟了一会,说道:“李部长,和华的麻烦恐怕大了。100多亿美元估计会亏损大半。”

摩根士丹利不与和华合作对抗高盛。等元旦两天的假期一过,市场会对高盛策略分析报告做出反应。和华的资金只能割肉离场。

李义济倒吸了口凉气。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不过是亏损5亿美元左右就已经让新加坡满城风雨。和华要是亏损六七十亿美元,那动静可就大咯。

“刚不可久啊!陆景的性格...”李义济轻叹了口气。

23楼东侧的休息室里。气氛有些沉闷。董冰和宋雨绮都是一脸的担忧。陆景在落地窗前拨了曾明经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曾明经疲倦的声音,“景少?”

“曾总,是我。”陆景咳嗽一声,“曾总,摩根士丹利对与和华合作是什么态度呢?”

曾明经此刻正在香港的办公室里,他一直都在等陆景这个电话,现在这个电话终于来了,说道:“景少,摩根士丹利无意与和华合作。我们对石油后市是看多。今天的华尔街日报会刊登摩根士丹利的观点。”

陆景沉默了一下。脚下的皮鞋轻轻的碾着木质地板。

曾明经硬着头皮解释道:“景少,对不住了,我没能完成你的委托说服总部与和华达成协议。”

陆景眯着眼睛笑了笑,“曾总,你知道我不是生这个气。”既然失败了,为什么不早点反馈结果呢?

曾明经长叹口气,“我毕竟还是摩根士丹利的雇员啊,摩根士丹利内部下了封口令。”

作为摩根士丹利的大中华区副总裁,他不可能为了和陆景所谓的私交去违背摩根士丹利主席布伦特-马南的意志。这绝对是得不偿失。

“我明白了。”陆景淡淡的说了一句。挂了电话,对宋雨绮、董冰说道,“我们回去吧。”

宋雨绮愣了愣,没说话。为陆景打开了休息室的门。董冰小声建议道:“陆景,不行的话和三井的长井静香那些人谈谈。”

陆景抿了抿嘴,摇摇头。带着宋雨绮、董冰径直坐车回了丽都酒店。

同一时间。浮尔顿酒店23楼西侧的休息室里,夏如龙大口的抿着红酒。这是他思考问题时的习惯。身侧。三人的随行人员都在一旁等候着。

哈帝-沃伦来回踱步,嘿嘿笑着。声若夜枭,“长井小姐,你觉得陆景要是知道摩根士丹利看多,他会怎么办?”

长井静香眺望着落地窗外新加坡河的夜景,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他将失去最后的凭仗。上策自然是来找我们谈谈。下策是狗急跳墙,和我们死磕…”

话音还未落,门外一名李义济的随行人员敲门进来,“沃伦总裁,长井行长,夏总裁,陆先生一行刚刚坐车离开了浮尔顿酒店。李部长让我来通知一下各位,今晚的谈判到此为止。”

“哈哈,这小子被吓得屁滚尿流了…”哈帝-沃伦放声大笑。

这时,夏如龙放下酒杯,“沃伦总裁,我的判断和你恰恰相反,陆景这是要狗急跳墙了。今晚他肯定会继续做空。我们要准备保证金的事情了。”

哈帝-沃伦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这意味着他又要亏钱了。

长井静香细声细语的道:“米奇,你确定?”

夏如龙点点头,“静香,陆景就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他要死肯定想多几个垫背的。七八十亿美元的大亏损,足以动摇他在和华财团内部的威望了。”

“哟西!”长井静香脸上焕发出神采。和华财团本就是一个松散的企业联盟,核心人物就是陆景。只要陆景的威望不足以驱使和华财团那些实权派,和华财团就是罢了牙齿的老虎,没什么威胁。

“保证金,我们还是能凑一凑的。米奇,这次你的功劳很大啊。”长井静香妩媚的对夏如龙抛了一个媚眼。能说服摩根士丹利不与和华合作,还是依靠了夏如龙在摩根士丹利的人脉。

夏如龙微微一笑。他在摩根士丹利的人脉其实并没有长井静香想象的那么大。但是,他肯定不会告诉他的这两位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