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74章 新加坡最终弹(六)

第1374章 新加坡最终弹(六)

“米奇,今天的华尔街日报我已经看到了,摩根士丹利看多是你游说的结果吧?”

电话里唐诗经清润的声音传来。夏如龙腰间围着宽大的浴巾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璀璨的新加坡夜景,轻叹了口气,“诗经,是陆景让你打的这个电话吗?”

在胜利前之前,因为唐诗经这个电话,心里的喜悦全部给冲散。一股明悟涌上心头:就算他击败了陆景,诗经对他而言依旧是飘渺的神女可望而不可即。

“米奇,你觉得我会喜欢上指派我打压自己朋友的男人?”唐诗经反问,心里轻叹了口气。说到底,夏如龙还是不了解她的性情。

中西文化的差异所造成的隔阂让她和夏如龙做朋友可以,再进一步所面临的问题就太多了。

夏如龙禁不住笑了,他就担心诗经对陆景已经死心塌地,他将再无机会。这句话表明了诗经的态度。

随即,夏如龙又患得患失起来,他刚才的话实在太有损他和诗经的友谊,“诗经,那个…,呃….”

唐诗经摇摇头,道:“米奇,我只是求证一下。我知道你和摩根士丹利的主席布伦特马南私交很好。”

夏如龙轻轻的松口气。他和布伦特马南的私交是校友斯图亚特高尔德帮…〗长…〗风…〗文…〗学,w∷≮★t忙建立的。旋即,又反应过来,试探的问道:“诗经,你不担心陆景的处境?”

唐诗经的声音实在太平静了。他知道唐诗经对陆景的感情。陆景现在面临的困境,她不可能不担忧。这要么说明唐诗经不知道具体情况,要么说明陆景有对策。

唐诗经冷艳的玉容上露出恬静的笑容。道:“米奇,和华的董事陈旭江先生明天从香港出发到美国纽约。我会引荐他和贝尔斯登副总裁比尔拜伦见面。”

“呃…。诗经,这…”夏如龙有种想砸手机的冲动。要不是电话那边是他心爱的女人他已经把电话给掐了。

贝尔斯登是华尔街五大投行之一。比尔拜伦也是普林斯顿的校友。唐诗经和比尔拜伦有联系。而陈旭江在香港金融界很有名气,他还和陈旭江一起吃过两次饭,很有个人魅力的一位银行家。陈旭江去见贝尔斯登的副总裁比尔拜伦要做什么可想而知。

和华要和贝尔斯登搅在一起,还真不怕做空得罪美国的金融大佬们。比尔拜伦在美国金融界的份量可比他重得多。

唐诗经沉静的道:“米奇,我喜欢陆景。”陆景刚给她打电话说了这件事。她愿意帮陆景引荐华尔街圈子内的大人物。这是她爱上的男人。本来这件事,夏如龙要是不问,她也不会去说的。问到了,她也需要表明她的立场。

夏如龙颓然的长叹一声,挂了电话。心如刀绞。还有什么比心爱的女人亲口承认爱上别的男人更痛苦的事情呢?纵然,他心里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那份痛苦,还是痛彻心扉。

整个通话的过程中,长井静香安静的品着酒。白的耀眼的玉体曲线玲珑的展示着。

陆景的资金远远的超过了她的估计,以及超过了她、夏如龙、哈帝沃伦、克拉克门罗所能影响的资金总和。她因为前期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与和华激烈交锋,大量的头寸价格在4346美元左右。一旦陆景持续做空,她可能无法撑到高盛的资金进场拉高油价。

然而,摩根士丹利加入后。形势骤然一变。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两大投行在金融市场中的影响力无与伦比。陆景肯定没有胆量持续做空。他的资金没有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多。

那么3亿美元的亏损加上今天晚上和华做空的账面亏损,她还是可以支撑得住的。

这次反败为胜,还得要多谢夏如龙。她知道在什么场合保持安静,不惹男人讨厌。

夏如龙回头看着长井静香。眼神慢慢的变得炙热起来。赤果果的女人身体让心情不佳的他很有发泄的欲望。这时,夏如龙的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夏如龙把浴巾给丢掉,长井静香咯咯娇笑。酥胸颤动,妩媚的看了他两腿之间一眼。说道:“米奇,先接电话吧。今天晚上的期货市场需要我们决断。”

夏如龙接了电话。里面传来助理的声音,“夏总裁,我们注意到EK咨询公司刚刚对外发布了一份策略分析报告,看多元旦之后的石油后市。文章署名是赵清芷。”

“我知道了。”夏如龙微微皱眉,挂了电话,走到长井静香面前俯身弯腰没有任何前奏的进入。长井静香闷哼了一声,承受着,“米奇,什么事情?”

夏如龙一边大动,一边将刚才的消息说了一遍,板着脸冷哼道:“故布疑阵。陆景今晚肯定会大幅拉低油价。”

陆景都和贝尔斯登搅合在一起了,没有必要退缩。

黄海江南别墅区21号别墅的书房中,裴吴越拥着娇妻崔横波在书桌的电脑边关注着纽交所WTI期货价格的变化。

书房里暖气打的十足,裴吴越闻着娇妻的体香,温馨的气氛腾腾的升起。

设立在京城的团队不断的用SIT这款聊天工具为他传输信息。电脑屏幕的聊天窗口上,隔一会就有消息过来。

“裴总,摩根士丹利在华尔街日报上发声,称看多石油后市。”

崔横波指着这条消息问道:“吴越,这是什么意思啊?”

裴吴越将下巴搁在娇妻精巧的头颅上,笑着道:“你理解成元旦假期之后,会有1000亿美元以上的资金进入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做多就行了。”

“啊…,那陆景岂不是很危险。”崔横波偏开头,俏皮的吐吐舌头,模样很可爱。

“是啊,陆景要继续做空,肯定倒霉。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的影响力在我们这个圈子太大。”裴吴越好笑的扶着娇妻丝质睡衣下的髋骨。敢情晚上招待崔七月、高修平时的成熟是她装出来的。

崔横波发愁的皱眉。裴吴越微笑着扶着娇妻,让她圆润弹软的小臀贴着他的腹部,“好了,横波,你担心诗经或者担心崔七月都不行。谁输了,你心里都难受。今天晚上咱们就是看戏。”

“哦….”夫妻俩夜话着。很快,又有一条消息从窗口上传来:裴总,EK咨询公司的首席策略分析师赵清芷发了一份策略分析报告,认为元旦之后的石油价格要上涨。

崔横波神情一闪,道:“诶,看来陆景也不笨啊。咦,吴越,你皱眉干什么啊?”

裴吴越苦笑着摇摇头,“哪有那么简单。你看…”手指指着电脑屏幕上WTI期货不断下行的价格,“陆景明明在做空,他发这个报告是什么意思?他准备迷惑谁呢?实在令人费解。”

崔横波回头看着丈夫,这时才体会到号称国内基金之王的丈夫的本事,诧异的道:“不是迷惑夏如龙、长井静香那些人,就是迷惑高盛、摩根士丹利的人啊。”

裴吴越道:“横波,你说我都知道和华在空WTI期货,他们那些人精能不知道?怎么可能被一份策略分析报告给迷惑呢?所以很费解啊。”

同一时间,香港,博远基金位于九龙怡欣大厦34楼的办公室里,刘博远满脸的苦涩。他留了三分之一的仓位准备等待油价上涨的时机,试图东山再起。

但是,现在正在下行的油价给了他沉重的一击,“玛德,陆景这个疯子,摩根士丹利都发声说看多,他居然还敢拉低油价,他手里的资金不想要了吗?”

刘和顺也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电脑屏幕上的WTI期货价格:40.23美元。声音艰涩的说道:“爸,我们手里的头寸捏不住了,不然我们在下一个交易日开始前凑不齐保证金。”

“再斩仓一半吧。”刘博远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坐在深红色的办公桌后面挥手说道。

办公室里的3名操盘手沉默的准备执行刘博远的命令。“慢着。”刘和顺咬咬牙,劝道:“爸,全部平仓吧。陆景这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搞法。我们陪不起。

他元旦之后估计都还要接着做空,不把三井住友银行、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投资部、沃伦财团远东公司、杰润公司亚太区给搞垮,他肯定不会收手的。”

要说对和华、陆景的仇恨,他早已经放下。不是他不想报仇,实在是和华如今的资产,陆景的地位,相差的太大。他都没了报仇的想法。然而,父亲却是没有放下对和华的仇恨。

刘博远沉默着,问自己的三名助手,“你们的意见呢?”

“刘总,全部平仓吧。现在的市场太凶险了,根本就不是任何经济模型可以分析的。完全是人为操作。”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胖子说道。

刘博远重重的叹口气,“平仓吧。”几个字,仿佛耗光了他所有的精气神。

平仓之后,他就是一位负债累累的平民了。

陆景给唐诗经打过电话,就回了傅婕的办公室。办公室内热火朝天。傅婕坐在位置上,如同威风凛凛的女王,一道道指令发出,投影仪上的WTI期货价格如泄气的皮球般瘪了下去。

陆景笑笑,拍拍宋雨绮的肩膀,走到窗户边,给长井静香拨了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