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75章 新加坡最终弹(七)

第1375章 新加坡最终弹(七)

ek咨询公司的策略分析报告发出去后,盛高格忙忙碌碌的和人联系。陆景的五名助理、赵清芷、杨晚婷、董冰都清闲下来。观摩着此刻傅婕指挥的期货大战。

见陆景在窗口边开口一句“长井小姐”顿时将大家的兴趣都勾起来。赵清芷歪歪头,披肩的黑发如绸缎般滑落到右边肩头,努努嘴,小声问道:“明雪,二哥给长井静香打电话干什么呀?”

明雪明媚的笑一笑,轻声道:“这我哪知道?问雨绮姐和董冰。”她和董冰的私交很好,并不称呼董冰为“董小姐”。

宋雨绮正在给陆景冲咖啡,撕着雀巢速溶咖啡的包装袋,螓首微垂的温婉笑道:“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不是你们脑子里想的那样。”

坐在明雪身旁的何梦明轻轻一笑。陆景的性子太多情,有时候她们私下里说话也取笑他。晚上来酒店这里休息的李逸落就和他关系亲密。不过,他应该是看不上长井静香。

正喝着咖啡的余乐眼睛很贼,看到董冰脸色有点不自然,笑问董冰:“董校花,你应该知道点什么吧?”

董冰瞪余乐一眼,刚回丽都酒店那会儿在39层做检测时,陆景在走廊里给她说过长井静香八成和夏如龙在一起滚床单,只是这种话她不好意思说出口。

看了一眼正在打电话的陆景,董冰推测道:“长井静香和夏如龙在一起,陆景是想打草惊蛇吧!”

丽思卡尔顿美年酒店的一间豪华行政套房间中的战况激烈。长井静香的尖叫声**无比。清脆的日语手机音乐铃声在卧室床头柜上不断的催促着。

“米奇,慢一点。慢一点。”长井静香对俯在她身上的夏如龙说道,喘着气。费力的伸手接了电话。她和夏如龙两人晚上都不可能错接任何一个电话。

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长井静香脸色古怪。“米奇,居然是陆景的电话。他不会想通了要继续和我们谈判吧?”

“那怎么可能?静香,接电话吧。”夏如龙没有长井静香这么喜欢幻想。以陆景宁折不弯的性格,根本就不存在投降这种说法。

“陆景,你什么事情?”长井静香调整了下语调,但还是带着掩饰不住的春情。

陆景一听长井静香的声音就知道对面是什么情况,道:“嗯,有点事情通知下长井静香小姐。我刚得到最新的消息:夏如龙在全力做空。长井小姐,你不要送了身-体。还要赔上资金啊。”

“什么?”饶是以长井静香的定力,还是给陆景这句话弄得失态,眼眸圆睁。

夏如龙这会离长井静香十分近,电话里陆景的话他听的十分清楚。正在挺身的动作骤然停了下来。

“长井小姐,夏如龙这个人很贼,不要被他卖了还要替他数钱。我言尽于此了。”紧接着,“滴”的一声,电话挂断。

长井静香微怔,看向夏如龙。“米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如龙给她说的情况是保持轻仓避免油价被和华大幅拉低之后爆仓。等和华的资金出逃时他会出一份力。

但是,陆景现在说夏如龙在全力做空。这完全是背弃他们几家联盟的做法。

刚才夏如龙接唐诗经的电话时,她离得有些远,没有听到电话里唐诗经给夏如龙说了什么。这时。心里禁不住浮起疑窦。

到底怎么回事?如果陆景说的是真的,那她可就被夏如龙坑了。这是智商上被夏如龙碾压。她完全不能忍受。

丽都酒店这里,陆景嘿嘿一笑。挂了电话。至于,电话那边夏如龙和长井静香到底会吵成什么样他就管不着了。

“怎么一脸奸计得逞的狡猾模样啊?”明雪好笑的对坐到她身边的陆景说道,冷艳的漂亮眼睛中带着倾慕的笑意。

“有吗?”陆景笑着摸摸脸,将手机放进休闲西装的口袋里。这才发现大家都在关注他给长井静香打电话,接过宋雨绮递来的温热咖啡,解释道:“

摩根士丹利既然决定和高盛合作,看多石油后市。我们可以做空的时间就不多了,就今天晚上一晚上。我刚才已经给唐诗经打过电话,明天陈董事就会启程去美国和贝尔斯登洽谈、游说。避免有人认为我们触动了美国制定的金融规则。

但是,只剩下一晚上的做空时间,我怀疑我们根本就无法打击到长井静香、夏如龙。最多是把克拉克-门罗和哈帝-沃伦这两只小喽啰给清除掉。我试探下他们两人的情况。”

明雪琢磨着道:“这试探有没有效果啊?夏如龙要是没有反向做空,那可就什么用了。”

陆景道:“雨绮、董冰,你们跟我去了浮尔顿酒店。当时夏如龙的神情,你们应该有印象吧?”

宋雨绮用尾指挽了挽鬓角的秀发,很有女人韵味的动作,说道:“夏如龙的表情至始至终都很轻松。一副成足在胸的模样。”

董冰搅拌着咖啡,点点头,“夏如龙在今天的谈判中表现的确实很放松。根据夏如龙自己的说法是,摩根大通银行只是轻仓做多。油价再怎么下跌,对他的影响不大。”

陆景打个响指,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问题就在这里。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占据上风,油价径直往下走,而且我摆明今天晚上会继续做空。夏如龙说他轻仓做多,我是不信的。以夏如龙的智商,他怎么会不捞一笔?余乐,你说呢?”

余乐不假思索的道:“那肯定的。以夏如龙在华尔街的人脉、关系,他完全有能力获知高盛、摩根士丹利的资金何时进入市场。送上门的赚钱机会怎么能不赚?”

杨晚婷略微有些不解。这捞一笔对打压和华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啊,反倒是在帮助和华。

余乐笑着解释道:“晚婷,夏如龙肯定是算准了高盛、摩根士丹利会介意。何况,跟在我们后面做空可以大赚一笔,回头做多的时候力量就大了。不过,期货是零和游戏,他赚的钱是三井、沃伦财团以及其能影响到的做多资金。很有点犯忌讳。要是真的”

说着,对陆景挤眉弄眼的道:“陆景,你这个电话可是惊起鸥鹭一双啊!”

以他的智商,很清楚大胜可期的情况下长井静香和夏如龙会做什么。

只不过会议室里这会女生很多,话不能说得太猥琐了。没准,夏如龙正要射的时候长井静香不给弄了。嘿嘿…

陆景笑了笑,看了看,几个女孩略带娇嗔的表情,拿起咖啡杯喝咖啡。余乐这话他可不好接。

宋雨绮问道:“陆景,如果夏如龙在全力做空,以他的能力,那今天晚上他有可能平仓啊。而且,你给长井静香打过电话,那夏如龙面对质疑不是更要撤出资金?这样一来,和华还是无法打击到长井静香、夏如龙。”

这才是这次期货大战的根本目的。

陆景收敛了笑容,沉吟着道:“夏如龙肯定不会在长井静香面前承认他在做空。所以我说给长井静香打这个电话只是试探。效果怎么样还不好说。”

董冰插话道:“那你为什么不把和华与贝尔斯登接触的消息告诉长井静香呢?通过她的口告诉夏如龙,说不定可以误导夏如龙认为你会继续做空。那么他今天晚上就不会平仓撤退。”

陆景摇摇头,“只是可能。而且,如果是从我嘴里说出的这个消息,夏如龙必然会怀疑。这是画蛇添足。要让夏如龙自己去发现这个消息。当然,怎么让他在今晚知道这个消息,我还得好好琢磨琢磨。”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通过唐诗经告知夏如龙。但是,夏如龙、崔七月可以通过诗经来设局对付他,他却不愿意这么对自己的女人。

陆景几人正讨论着的时候,期货市场的大战稍歇,傅婕摸着耳垂上的钻石耳钉,饶有兴致的问道:“哦,陆景,你们在讨论什么…”

会议室里的众人还不知道夏如龙已经从唐诗经那儿得知和华与贝尔斯登接触的消息。

长井静香没有从夏如龙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心情不佳的穿上衣服离开了和夏如龙幽会的丽思卡尔顿美年酒店。

如果夏如龙在全力做空,夏如龙的盈利就是建立在她的亏损之上,这是她绝对不能忍受的事情。

坐到车中,长井静香吩咐道:“去三井物产新加坡办事处的办公室。”金黄色的凯迪拉克刚刚启动,中村宏介就打来电话道:“长井小姐,油价下跌的太厉害,我建议再平仓一部分头寸。否则我们的账面亏损将要达到6亿美元。”

“等我去了再说。”长井静香眉头大皱,语气不善的说道。

….

夜色中,夏如龙站在酒店豪华行政套房的蓝色落地窗户前看着长街上的车辆。新加坡的夜晚很繁华。

夏如龙英俊的脸上勾起一抹淡淡的自信微笑: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这场较量,他才是最后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