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76章 新加坡最终弹(八)

第1376章 新加坡最终弹(八)

“老徐,情况怎么样?”浮尔顿酒店的豪华套房中,靠在沙发上刚醒来的李义济疲倦的揉揉脸,问着身边的徐阳成。今晚和华与三井、摩根大通、沃伦财团谈判失败,他没有回家,在酒店里关注事情的进展。

“李部长,还有一个小时纽交所就要收盘。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市场上的资金在节前的观望气氛十分浓厚。和华做空十分顺利,已经将wti期货价格拉到了39.67美元。”

随行的秘书忙过来给圆桌上的白瓷茶杯续水。李义济咕咚喝了一大口,感觉好了点,自嘲道:“人上了年纪就熬不得夜了。老徐啊,这什么情况?”

徐阳成坐在书桌的电脑边,陈述道:“淡马锡的投资部门测算,和华手里预计有近200亿美元的资金,这么大量的资金,长井行长、沃伦总裁、夏总裁都不会与和华对手做多,免得自己爆仓。等着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的资金入场之后,击溃和华就很简单。”

李义济坐直了身-体,琢磨了下,笑着感叹道:“年轻人就是胆子啊。美国人制定的金融秩序都敢挑战。”

徐阳成手指从笔记本电脑键盘上拿开,喝着咖啡,微笑着道:“李部长,华尔街五大投行以高盛、摩根士丹利实力最为雄厚。但是,以陆景所表现出来的能力,他肯定会和美林证券、雷曼兄弟、贝尔斯登联系。”

李义济点点头,“那也是。”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既然今天晚上没有大的动向。你们也早点休息吧。嘿…”

和华这么疯狂的做空,等元旦假期一过。手里的天量资金只怕在劫难逃,无法从国际原油期货市场撤出。

这真是最后的疯狂啊。只是不知道是三井、沃伦财团、摩根大通能不能顶得住账面亏损呢?

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小会议室里。凌晨时分,昨晚深夜时分的热闹依然不见。傅婕神色疲倦的靠在椅子上,不时的轻声问着期货市场的情况。

步山梅、兰骥、上官绍等人各自处理着手头的事务。

陆景让几个女孩都回去休息了,剩下他和余乐在这里值班。余乐小声笑道:“陆景,要不你先去休息会,你今天白天还要陪李逸落吧?疲倦很影响兴致的。”

“我日啊。你脑子里就想那些事啊。怎么,29号晚上把你从酒店叫回来坏了你的兴致?”陆景笑着骂道。

余乐嘿嘿笑道:“得,别假正经了。明雪、静雯她们又不在这儿。嘿,我猜今天晚上夏如龙肯定没有尽兴。你那个电话最大的效果就在这里。”

陆景笑笑。说道:“这个另外说。至少是让他们之间的信任不在,分而化之。只是,怎么把他们给逮住却是很困难。”

说笑两句,陆景和余乐一起去外面抽了只烟,回来继续想着。纽交所就快要停盘了,他还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告知夏如龙:和华与贝尔斯登接触的消息。

不知道,夏如龙今天晚上有没有平仓?如果,他平仓了,这费尽心思的一网捞下去。捞起来的就是哈帝-沃伦这条小鱼了。

陆景正想着,忽而闻到淡淡的清香味道,耳边响起傅婕的声音,“陆景。还没有想到办法?”傅婕坐到了陆景身边的椅子上,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余乐在另一边已经趴在会议桌上睡着了。步山梅等人都强撑着等最后一刻的到来。

陆景苦笑着揉揉眉心,道:“想破脑袋了。主要是现在新加坡、香港这里都是深夜。不好运作。美国本土那边的金融人物我又不是很熟悉。傅总,情况怎么样?”

傅婕精致秀美的容颜上带着倦色、释然之后的轻松。喝着手里的咖啡说道:“你给我的300亿美元都花完了。还有五分钟纽交所就要停盘。之后是元旦两天休息。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这段时间可把我累得够呛。”

陆景看着傅婕,一身黑色素雅套装。曲线动人,三十四岁的丽人,两个孩子的母亲,依旧是风采过人的女子,真诚的道:“傅总,这趟辛苦你了。”

“让你欠我一个大人情,说起来还是我赚了。”傅婕娴雅的笑了笑,“陆景,你也不要纠结这次没有和夏如龙、长井静香分出胜负,以后还有机会。只要和华的资金能脱身就是胜利。”

陆景点头,微笑着道:“心里明白,但仍感觉可惜。”

傅婕轻轻的一笑,“都是人精啊。”

陆景感叹道:“是啊,商业上的布局,还是要以几年为时间段。我临时起意想要在期货市场上和他们较量,确实仓促了。”

陆景和傅婕随意的说着话时,步山梅突然的道:“傅总,陆先生,停盘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疲倦从还停留在会议室内的几人身上涌起。新加坡这里的操盘团队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看香港杨星长那边的了。

“好,大家辛苦了,放假一周。”傅婕宣布道。

陆景一觉睡到下午五点,脑子疼的厉害,见了前来拜访他的符玉龙之后,到总统套房里的游泳池里锻炼。符玉龙已经顺利的从开悦资本离职。休息一段时间后,就可以去和华工作。

池水的哗哗的响着,陆景一边仰泳,一边思考着自己的思路。

他原本的计划就是用强大的资金击溃长井静香、夏如龙。结果,长井静香说几亿美元的亏损可以承受。可见她并没有一味的做多,肯定做了技术性的处理。

夏如龙说油价跌到40美元都和他没有关系。并且是有可能在反向做空。油价下跌的越狠,他赚得越多。

这次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上的较量只怕要以哈帝-沃伦为首的资本力量惨败、长井静香暂时小亏、夏如龙大赚而结束。

当然,自己也不会因为傅婕手里的300亿美元资金被套牢而导致和华分崩离析。

只是心有不甘。

宋雨绮快步从客厅里出来。夕阳下。陆景正在酒店顶层的露天泳池上仰泳。波光粼粼,就露了个头在平滑如镜的水面上。看起来十分惬意,走到碧蓝色的泳池边。微笑着喊道:“陆景,唐小姐打电话来了。等你给她回电话。”

“我就来。”陆景一个猛扎子游到岸边,扶着栏杆,从泳池里起来。唐诗经估计是要就和贝尔斯登副总裁比尔-拜伦与陈旭江见面的事情。

陆景就穿了一条泳裤,浑身湿漉漉的,匀称的身材在夕阳下展着男性的魅力。宋雨绮欣赏着陆景的身材,俏脸微微发热。陆景的腿和腹肌都很性感。

陆景在宋雨绮秀美的脸蛋上吻了一口,调笑道:“雨绮,你看什么啊?眼睛想要偷鱼的猫。”

“才没有呢。”宋雨绮妩媚的笑着白陆景一眼。秋波涟涟,嘴里哪里肯承认,否则又要给他取笑。和陆景并肩一起往外走。

陆景冲凉后,回到卧室里给唐诗经回电话。电话里唐诗经清润的声音传来,“陆景,我已经和拜伦先生约好时间,等陈董事过来就可以。你那边的情况如何?”

现在已经是纽约时间1月1日,这场较量的结果也该出来了。

陆景轻叹口气道:“诗经,平手吧。夏如龙很厉害。他昨晚应该已经平仓资金出逃了。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如何让他相信我接下来还要做空。可惜没有找到好的办法。”

还是时间太过于仓促。昨天晚上刚刚和夏如龙见面。才估摸着判断夏如龙又能做空了。

唐诗经声音带着诧异,“陆景,如果米奇相信你继续做空,你会怎么办?”

陆景笑道:“当然是转手做多啊。元旦之后油价就会猛涨。夏如龙要是还在期货市场里面。肯定要亏死。”

“可是,你有那么多的资金吗?”唐诗经语调有些迟疑。

陆景的心思很敏锐,坦然的道:“有。诗经。怎么了?现在还没休息?”语气轻柔。新加坡这里是傍晚时,纽约是凌晨。

唐诗经轻轻的呼出一口气。“陆景,昨晚和你通话之后。我和米奇打了个电话,我将和华会与贝尔斯登接触的消息告诉他了。”

以她的智商、眼光自然能判断的出来,夏如龙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怎么办?只是,她是无心的。并不是想陷害夏如龙。

陆景一下愣住,狂喜的心情从心底猛然爆发,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随即,又克制住心底的情绪,安慰道:“

诗经,我知道我和夏如龙的决战,你不想参与。你告诉夏如龙和华与贝尔斯登接触的消息是无心之失。夏如龙就算事后知道了也不会怨你的。”

唐诗经忍不住“噗嗤”一笑,妩媚的娇嗔道:“陆景,什么跟什么啊?我又不是多愁善感、没有决断的女人。就算米奇认为我是故意帮你泄露信息给他,我也会认了。

陆景,为难是一回事,但是,如果能为你做一点事情,我不会后悔的。”

陆景一愣,感受着唐诗经的情意通过电波传来,她确实是与众不同的女子,心潮起伏,柔声道:“诗经…”

唐诗经温柔的笑着,应了一声,道:“陆景,米奇这个人很谨慎,你不要以为你稳操胜券。我们可都只是猜测他还没有平仓。”

“诗经,我知道。”陆景心情畅快的说道,“诗经,等我去美国,我们好好逛逛。”

唐诗经嘴角浮出一抹动人的微笑,托着香腮说道:“陆景,等着你的女人很多。还是改天我带你去旅游度假吧。”

陆景笑了起来,心里滚烫发热,又挠挠头。纵然心许,可调戏唐御姐的难度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