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77章 新加坡最终弹(九)

第1377章 新加坡最终弹(九)

和唐诗经聊了一会,挂了电话,陆景在卧室里兴奋的来回走着。无心‘插’柳柳成荫。夏如龙要是被羁绊住,后面的棋就好下了。

思路一顺畅,陆景脑子里顿时有很多想法冒出来。对长井静香的事情,他心里慢慢的有一个腹案。

正想的入神,明雪推开‘门’进来,见陆景背着手踱着步子,老气横秋,禁不住好笑的掩嘴道:“陆景,你这是干什么啊?”

陆景正兴奋的反复推敲行动方案,听到明雪的声音回过神来,愉快的笑道:“推敲怎么把夏如龙、长井静香给一网打尽。明雪,刚才诗经给我打了电话,她一不小心把和华与贝尔斯登接触的消息透‘露’给夏如龙了。嘿…”

“那夏如龙肯定会以为和华有连续做空的想法咯。”明雪微怔之后,笑着说道,算是理解为什么陆景这么兴奋。

陆景嘿嘿一笑,“夏如龙昨天晚上很有可能没有撤出来,元旦之后,我们‘操’作的空间就大了。不过以夏如龙一贯的‘精’明,我想要让他大亏很有点难。”

“算计来算计去不累啊。”明雪笑着摇摇头,走到陆景身边,伸手在他黑‘色’的阿玛尼外套口袋一拍,掏出烟盒,给他点了一支烟,“陆景,别想得太累了。傅总,董冰她们一放假都在睡觉休息。”

陆景惬意的‘抽’了一口烟,单手将明雪纤细婀娜的腰肢搂住,感叹道:“本来做生意不用这么‘激’烈的短兵相接,不借这个机会干掉夏如龙、长井静香我心里总觉得不爽。”

明雪没有拒绝陆景亲昵的动作。闻着他身上沐浴后的清香味道,娇嗔着翻翻白眼。取笑道:“我看真正的原因还是在唐小姐身上吧?你不干掉夏如龙,就有一个强劲的对手虎视眈眈。

然后呢。崔七月放在夏如龙手中最后的家底就无法被掏空。这会导致打压崔七月的难度大增。你和唐小姐琴瑟和谐的好事就得往后推,对吧?”

“没这么赤-‘裸’‘裸’的吧?”陆景一脸被憋住的表情,“我至少还是为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稳住局面。它能否收购新加坡石油公司就看这一战呢。”

明雪展颜一笑,身子微微后仰,看着陆景。这也是最终目的之一。

明雪向后仰的动作十分有‘女’人味,黑‘色’与灰‘色’相搭配的拼接‘色’上衣下饱-满的曲线越发‘挺’拔。看着她不经修饰素净的粉脸,自然流‘露’出的勾魂魄力迫人心弦,陆景心里忽而有某种美好的情感涌上来,手揽着明雪轻盈的身-体。轻柔的道:“明雪,闭上眼睛。”

明雪娇笑着嗔了陆景一眼,冷‘艳’的眼眸里全是笑意,“干吗,你以为我和歌儿、小明一样好骗啊?小明说你那天晚上抱歌儿出去的时候‘吻’得她一脸的口水。”

“小明这都和你说啊?”陆景伸手灭了烟,双手抱着明雪。明雪穿着白‘色’的休闲直筒‘裤’,小‘臀’丰翘,‘玉’‘腿’修直。陆景的手在她的翘‘臀’上缓缓的爱抚着。

正在和陆景对视的明雪脂‘玉’般嫩-腻的脸颊飞上几缕红霞,眼睫‘毛’颤抖着。娇羞的瞪陆景一眼,慢慢的闭上眼睛,默许他‘吻’她,包括他似乎带着电流的爱抚。

明雪的嘴是樱桃小嘴。分外‘迷’人。陆景刚刚触碰到明雪粉嫩水润的红‘唇’时,‘门’口响起敲‘门’声,半掩‘门’的‘门’被推开。陆景抬头一看,却是宋雨绮进来了。

宋雨绮哪里知道会看到这么一曲好戏。明雪每次嘴里对陆景都很要强,原来‘私’下里在他面前也是温柔似水。宋雨绮掩嘴轻笑。“黄千儿在客厅里等了十几分钟了。你们看着办啊。”带上‘门’离开了。

“陆景,我要被笑话死了。”明雪满脸绯红的将陆景推开,捂着红得发烫的脸,跺脚拿高跟鞋踩陆景。她就是来通知陆景黄千儿来了,问他见不见,没想到和他说着话,接‘吻’都给雨绮姐看到了。

“轻点啊,我的姑‘奶’‘奶’。我的拖鞋要坏了。”陆景倒吸口凉气,放开明雪。他游泳回来洗澡只换了衣服就给唐诗经打电话,鞋子还没换呢。

明雪一看,心里倒是愧疚了几分,拿开脚,往卧室外走去,“我还有事情,回头我们再聊。”

陆景哭笑不得的看着飞快溜走的明雪,龇着牙‘揉’‘揉’脚面,换了鞋子去客厅见黄千儿。

心里有些疑‘惑’:黄千儿这会来找他干什么?要知道,现在和华因为做空的天量资金无法撤出原油期货市场,看起来势如危卵。

客厅里,黄千儿穿着‘露’肩的粉‘色’包‘臀’长款连衣裙,前凸后翘,黑‘色’的丝袜紧紧的勾勒着美‘腿’,十分‘性’感。

见陆景来到客厅,‘混’血儿的美丽容颜上浮起娇‘艳’的甜笑,“陆哥,我还你的西服外套来了。谢谢。”

说着,将手里的衣服袋子递给陆景。29日晚在她18岁生日宴会上,她的礼服裙给哈帝-沃伦那个老‘色’鬼给拉下来,是陆景将外套给她披上,遮住了‘春’光。

“不客气。”陆景笑着点头,做个手势示意黄千儿坐,“千儿,李宏深从新加坡警局里出来了吧?”

那天晚上他把哈帝-沃伦打的不能人道,最终顶缸的是李义济的侄儿李宏深。昨天晚上的慈善宴会,李宏深就没有参加。

黄千儿娇美的笑道:“嗯,深哥已经出来了。我听他说,哈帝-沃伦今天中午吃午餐时将一套英国维多利亚‘女’王赐给沃伦家族的清代瓷器砸碎了。陆哥,他是不是要倒霉了。”黄千儿身体微微前倾,看着陆景问道。

陆景爽朗的笑道:“他不倒霉谁倒霉?”

哈帝-沃伦进入国际原油期货市场进得太急,在大跌的市场中,想要做调整很难,估计是全部做多被套牢了。

哈帝-沃伦的麻烦还在于他所影响的澳大利亚资金。那些资金亏损之后,肯定会找哈帝-沃伦的麻烦。

黄千儿咯咯娇笑起来,倾慕的看着陆景。

陆景道:“千儿,有没有觉得哈帝-沃伦是个败家子,清代的一套瓷器搁在现在差不多价值近千万吧?”

“谁说不是啊。”黄千儿笑了起来,声音有着少‘女’清脆甜美气息,感觉心和陆哥这会贴的很近,明眸流‘波’的看着陆景,“陆哥,谢姐不在了,你什么时候再去新苑别墅的沙滩上休闲呢?我最近都有时间。”

这么明显的暗示陆景哪会听不出来,只是他对黄千儿没有那种想法,婉拒道:“我最近大概没时间。”

黄千儿脸‘色’微微暗淡。她已经听舅妈说过,可以不用再和陆景联系,陆景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文不名的人。可是,她却很喜欢这个说话和气、肯为她出头的男人。

陆景摇摇头,说了几句送黄千儿离开,返回书房里给松阪士夫打电话。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他很清楚当断不断的后果。现在拒绝总比以后拖着没有结果好。

日系财团在新加坡的投资有数十亿美元。由国内派往新加坡常驻的员工不少。不少日资企业都在新加坡购买了公寓提供给员工使用。三井住友银行在新加坡为高级职员购买的公寓位于新加坡中心商业区:雅滨‘花’园。

元旦两天的假期过得飞快。雅滨‘花’园30层的单身高层公寓房间中,长井静香独自的坐在公寓中,看着书桌上的电脑屏幕。纽‘交’所12月31日WTI期货收盘价格为39.52美元。

这个价格相当刺眼。她为此已经实际亏损了5.2亿美元,加上之前亏损的3亿美元。总计亏损8.2亿美元,同时账面亏损1.7亿美元。但是,只要元旦假期一过,油价就会大幅上涨。她的亏损也就能弥补回来。

“该死的和华,我看你们能嚣张到什么时候。”长井静香愤懑的诅咒着,拿起手机翻着陆景的号码,考虑是不是打个电话过去讥讽他几句。

她既不爽陆景让她暂时的产生了巨额亏损,又为和华即将大厦将倾而感到快意。

两种情绪在这个美丽的如同罂粟‘花’的‘女’人心里‘交’织着。

至于,被夏如龙坑的事情,她现在还不打算计较。还没到时候。

这时,有电话拨入。长井静香一看是未婚夫松阪士夫的号码,千娇百媚的脸蛋上浮起不悦的神情,等了足有六七秒才接通电话。

“长井行长,你好像遇到麻烦了。”电话里,松阪士夫幸灾乐祸的说道。

长井静香俏脸带煞,道:“松阪士夫,有话就只说,不要‘阴’阳怪气的说话。”

“哟西。我也喜欢快言快语。长井静香,你在新加坡‘操’作石油期货产生巨额亏损的消息已经被财团的各位董事所知晓。你通过三井住友银行腾挪出的80亿美元在1月5日就要到期吧?”

长井静香蹙起眉头,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松阪君,你要说什么?”

“哈哈,哈哈…”松阪士夫大笑,“我想说你完了。三井住友银行香港分行不日就会有大客户要提取资金。”

长井静香勃然大怒,猛的站起来,“松阪士夫,你这个卑鄙小人,你居然暗算我…,哼,油价今天晚上开盘之后就要上涨,你不会得逞的。”

松阪士夫似乎对着一切都很了解,扬眉吐气的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但是,油价上涨所带来的盈利只是先填补你的账面亏损,你的实际亏损可补不上啊。哈哈…,静香,乖乖的嫁给我当全职太太吧。”

松阪士夫意气风发的压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