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79章 我不履约

第1379章 我不履约

从雅滨花园里出来,回到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时,小雨未歇。毛毛雨浸润着新加坡这座现代化的大都市。

陆景在书桌前给唐悦打了电话,谈了半个小时,坐到书桌前,惬意的揉揉脸。

夏如龙手里有价值200亿美元的头寸,差不多是有近10亿美元的资金还没有撤出。和华早期预计夏如龙可以拿出20亿美元。但只看长井静香的资金都超出预计,夏如龙的资金肯定也超出了。

从长井静香的话推测,夏如龙的资金在30亿美元左右,那他一共撤出了20亿美元。不得不说,夏如龙非常机警,手腕高超。

在这次石油期货的较量中,长井静香、夏如龙都表现出极高的金融素养。根本不是简单的买卖期货就能打击到的。要不是松阪士夫背后捅长井静香一刀,自己可拿她没办法。

而夏如龙,要不是长井静香泄露摩根大通的操盘团队所在地,自己也拿他没有办法。现在却是有些说道了。

“陆景,你和长井静香谈的怎么样?”临近中饭时分,余乐从不夜城赶回来听听陆景和长井静香见面的结果。墨静雯还留在那里用餐。

陆景靠在软椅上喝着苦咖啡,微笑道:“长井静香想要和我做一个交易。雨绮,具体情况你给余乐说说。”

宋雨绮在书桌的笔记本电脑前帮陆景批阅几封不太重要的内部邮件,介绍着情况,然后道:“还得先核实下长井静香给我们的地址是不是正确的。如果确有其事。1.8亿美元的资金会在明天凌晨纽交所收盘之后打给她。她运作的80亿美元短期资金有部分是明天1月5日到期。我们占据着主动。”

“果然是功夫在盘外啊。长井静香在三井内部的前途大概完了。”余乐坐到书房中他的位置上感叹道,“有和华的资金救助。她大概能保住三井住友银行新加坡分行行长的位置。”

陆景笑了,放下咖啡杯。神情懒洋洋的,仿佛没有休息好,说出的话却是石破天惊,“我没打算履约。”

“啊…”宋雨绮诧异的扭头看身边的陆景,对他这句话十分不解。陆景在雅滨花园时已经同意了长井静香的交换条件啊。

余乐感叹的神情直接僵在脸上,“不是吧,陆景?你这样搞,你的商业信誉可就没了。”

陆景脸上的笑意有点冷,道:“我对敌人从来不讲商业信誉。长井静香现在只是前途完蛋而已。这还不够。晚婷被毁容的事情。是她挑唆崔七月做的。她至少要付一半的责任。她必须要付出代价。”

“我日。你够狠。”谁会想到陆景这样一诺千金的人会毁约?余乐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冲陆景竖起大拇指。商海尔虞我诈。长井静香要被陆景坑惨了。

陆景承诺的资金不到位。1.8亿美元,长井静香在明天凌晨几个小时内八成凑不齐。三井住友银行香港分行肯定会出事。长井静香势必要为此事负责。这就不会是简单的前途终结了。

宋雨绮温柔的笑了笑,有些理解陆景的决断。

她听明雪和何梦明说了,陆景在香港知道杨晚婷被毁容的消息后,愤怒的把手机都给砸了,手掌被碎片扎出血。怪不得他一回来就给唐悦打电话,压根就没有给自己提让和华银行调配资金的事情。

“吱--”

书房掩着的门被推开,赵清芷、何梦明、杨晚婷三人站在门口。手里提着大袋小袋,看情况是刚刚逛街回来准备吃午饭。杨晚婷国色天香的容颜上两颗珍珠般的泪珠滚滚而落,手里的袋子落在地上,捂着嘴努力不哭出声。转身飞快的跑开。

“二哥…,我们都听到了。”赵清芷美丽的丹凤眼俏皮的眨了眨,清雅如诗的少女。二哥为晚婷的事情连商业信誉都不要了。看晚婷感动的…。

何梦明明艳的笑一笑。摇摇头,拎起地上的衣服袋子和赵清芷一起走进书房。

下午时分。哈帝-沃伦位于新加坡海滨的豪宅中来了两位不速之客。正在家中休养的哈帝-沃伦心情不悦的招待着两人。

佣人们将正宗的英式下午茶、糕点送到了二楼奢华的小会客厅里。哈帝-沃伦心情不佳,没有品尝美食的兴趣。语气不善的质问着:“丹尼尔,你来新加坡做什么?”

小会客厅正中摆放着一套组合沙发,深棕色,海豹皮。彰显着富贵之气。

坐在哈帝-沃伦对面沙发上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细看来,和哈帝-沃伦典型英国绅士容貌有几分相似。他是沃伦财团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丹尼尔-沃伦。

沃伦财团的十二名执行董事之一,位高权重。

“你不知道?”丹尼尔-沃伦碧绿色的眼睛冷幽幽的看着他声名狼藉的堂弟,曾经的沃伦财团第五顺位继承人,以无可挑剔的姿势慢悠悠的喝着红茶。

哈帝-沃伦一肚子的气不知道怎么发。他在新加坡时间1月3日晚上,纽交所开盘时被纽交所强制平仓了2亿美元的头寸,损失十分惨重。

丹尼尔的来意,他能猜到。只是没有料到家族长老会会派他的死对头来查他。心里阴霭阵阵。

“说说吧,关于这次巨额亏损的事情。沃伦家族在澳洲的合作伙伴们等着你给出一个交代。”丹尼尔-沃伦漫不经心的吃着手里的糕点。

哈帝-沃伦阴沉着脸道:“这次巨额亏损是因为和华公司挑战美国人制定的金融秩序,强行做空石油,我误信了三井住友银行长新加坡分行行长井静香的话…”

对哈帝-沃伦推脱责任的话,丹尼尔-沃伦不置可否。淡淡的停着,末了。很突兀的问哈帝-沃伦身后**肥臀的美艳秘书艾琳娜,“伯格小姐认为呢?”

艾琳娜哪里会想到她会被问到。支支吾吾的,“我,我…”

丹尼尔-沃伦微微一笑,拿起毛巾擦擦嘴,宣布他的结论,“哈帝,你的这些理由我已经听过了,你在10日之前需要出现在伦敦向家族的长老会解释。远东公司总裁的职位将会由霍华德来担任。”

说着,丹尼尔-沃伦指了指他身侧约有1米9身高的中年男子。男子微微躬身。

听到这个结论,哈帝-沃伦脸色阴沉要滴出水来。

丹尼尔-沃伦丝毫不介意,带着霍华德到哈帝-沃伦的豪宅中的直升机坪。他今天是坐直升飞机过来的。

坐上直升飞机,螺旋桨带起强大的气流,飞机很快起飞。丹尼尔-沃伦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和华…”

照片上是陆景挽着他的助理宋雨绮。

香港。

夜色降临,华灯初上。富跃基金大厦的顶层,杨星长慢慢的抽着烟。一旁的陈超扶了扶眼镜,问道:“杨哥。今晚陆景下达的指令有些奇怪啊。”

元旦之后,和华在新加坡做空的团队就解散了。做空的头寸,富跃产业基金会在近期内割肉离场。预计亏损在84亿美元左右。

香港这边的资金是对冲做多。和华在新加坡亏损的资金,会在这里补回来。但油价是一个缓慢的上涨过程。今晚富跃产业基金却是大幅拉涨油价。

这颇为蹊跷。

杨星长没回答陈超的问题。有些事情要保密,gi公司今晚的秘密行动他知道,笑着问道:“陈超。你说油价今晚能涨多少?”

陈超迟疑了会,沉吟着道:“5%左右吧。”

杨星长哈哈大笑。拍拍陈超的肩膀,“那你可就错了。今晚油价至少要涨10美元,冲到50美元大关之上。”

陈超吓了一跳,“杨哥,这...”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在历史上一天之内大涨10美元以上的例子有,可是并不多见。

“怎么,担心和华犯忌讳?嘿,今天晚上高盛做多的资金要进场了,我们只是推波助澜。”杨星长高深莫测的笑道:“今晚等着看好戏。”

眼睛看向落地窗外。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投资部的操盘团队在香港的那栋楼中呢?

夏如龙最近的心情很愉快。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他跟在和华后面做空,已经赚到了约12亿美元。这份业绩足以让他在摩根大通银行脱颖而出。

现在国际上主要的金融机构都认为国际原油价格即将上涨。他要继续反手做多石油,这又会大赚一笔,为他的履历增添光辉的一笔。

和长井静香闹翻之后,元旦两天假期由新加坡返回香港,接着,飞到美国参加普林斯顿大学在纽约的一个校友聚会。

校友聚会选在了哈佛大学附近的一座庄园中。高耸入云的尖角屋顶,雄伟的中世纪城堡风格的外墙承载着昔日斑驳的历史。上午无风,蓝天白云。悠扬的萨克斯音乐飘荡进人心里。

“米奇,最近过得怎么样?听说你在国际原油期货上大赚了一笔。”礼堂的圆拱型石窗处,夏如龙的一位校友笑着问道。卷发、圆脸,整洁的西服,商务精英的打扮。

“都是公司的利润。我最多拿一笔丰厚的奖金。”夏如龙略带点得意的说道。

正式的酒会在晚上开始,他们这些人是时间比较自由的人,先来到这座名为马尔克斯的庄园中聚会。

“你和我们普林斯顿大学的女神唐关系处得如何了?我听说你这几年都在亚洲。”

夏如龙看向礼堂左侧巴洛克风格的圆柱处站着交谈的人群中穿着青色旗袍,冷艳性感的唐诗经。唐诗经是无论在哪里都会成为焦点的女人,可是,与他再难以保持亲密的友谊。

心里很有些沉痛,岔开了话题。聊了几句,一名圆脸的魁梧胖子笑哈哈的走过来,亲热的道:“亲爱的米奇,我找了你好半天了。”

“斯图亚特,好久不见啊。”夏如龙和走过来的青年热情的拥抱了一下。

斯图亚特-高尔德,他的好朋友、校友。高尔德家族的继承人。在摩根、洛克菲勒两大超级财团在步入21世纪衰退后,美国有一批财阀乘势而起。高尔德家族是其中的佼佼者。

“与和华那个青年较量得如何?我看诗经对你有些冷淡啊。”斯图亚特-高尔德大大咧咧的问道。他对夏如龙的情况知道的比较多。

夏如龙抿了口酒,略带些矜持的笑道:“不分胜负吧。我大赚了一笔。他大亏了一笔。”

斯图亚特-高尔德哈哈大笑,“这还叫不分胜负?明显是你略占上风。好,好。报了在现代汽车收购上的一箭之仇。”

夏如龙谦逊的笑着,这时,手机突兀的响起来。夏如龙看看号码,心里忽而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今天可是交易日,没有重大的事情,他的下属职员不会打他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