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80章 要停电

第1380章 要停电

纽约阳光明媚的时候,新加坡正在深夜时分。

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书房中,陆景指使着和董冰驾车观光回来、最近两天躲着他的明雪帮他制作了一壶手磨咖啡,和余乐两人在书房里盯着纽交所开盘的情况。

元旦的凌晨,傅婕就给新加坡这边的操盘团队放假一周。今天上午傅婕去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履新后,她和助理步山梅以及随行人员在下午就搬出了丽都酒店。

而新加坡这边的操盘结束之后,兰骥、上官绍、盛高格以及董冰的三名随行职员也返回了香港度假。丽都酒店这里显得有些繁忙之后的幽静。

“嗨,陆景,我怎么不知道明雪的手磨咖啡有这水平,比速溶咖啡的味道强多了。”余乐喝了一杯咖啡,接着拿起书桌上的锡制咖啡壶续杯。

办公桌后,陆景坐在黑色的办公软椅上,手里拿着白瓷咖啡杯,闻着浓香的咖啡,笑道:“你不知道的事多了。”

他和余乐在等香港那里好戏开场。这段时间大家都累坏了,几个女孩都已经恢复正常的作息时间。这会都已经休息了。

余乐潇洒的倚在陆景的书桌边,说道:“我还真有点事情想要问你。按理说,松阪士夫对长井静香的情况非常熟悉,他既然知道长井静香亏损,怎么会等到你的电话之后才去给长井静香使绊子呢?

而且,这涉及到三井阻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石油的战略布局。长井静香的失利,同样是三井的失利。这种事爆出来。松阪士夫在三井内部恐怕要减分吧?”

这两个问题,他思考了很久。很是不解。松阪士夫又不是陆景的小弟,叫他干活就干活。

陆景笑了笑。道:“松阪士夫这个人你有接触过吗?”

余乐摇摇头,“嘿,我的身份怎么可能和他有接触。我倒是知道许雪、叶静雨原来在科讯的生意上和他是合作伙伴。”

陆景放下手里温润的咖啡杯,他一般喜欢凉一点咖啡,说道:“松阪士夫这个人把家世、人脉都剥掉,能力并不突出。他本身的能力比不上长井静香。所以,在日本那么重男轻女的职场氛围中,长井静香还能将他压住。

长井静香产生巨额的亏损,松阪士夫应该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一点。他要是有夏如龙那么精明。长井静香就压不住他了。而我告诉他长井静香产生了巨额亏损是给他一针强心剂。有这么个机会,他肯定要抓住。他总不至于希望成婚之后,长井静香对他呼来喝去吧?

至于战略布局的问题,这我倒是有点琢磨不透。不过,松阪士夫敢这么敢,应该有把握。

所以,说到底这是一个性格问题,日本社会中男尊女卑的文化氛围问题。”

余乐点点头,沉吟着。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玄乎了一点。但是在向左向右的二选一中,很多时候,还真是遵循这么个道理。

陆景和余乐说着话的时候,深夜10点45份。纽交所准时开盘。陆景面前的电脑屏幕上,wti期货价格蹭蹭的上涨。陆景微笑着颔首道:“好戏开始了。”

按照格林威治时间划分,新加坡在地理位置上属于东七区。在日本殖民时期。采取东九区时间,与日本保持一致。后来由于经济上的因素。采用了东八区时间。从1982年1月1日沿用至今。

就在陆景和余乐在新加坡丽都酒店看好戏的时候,香港这里也在准备着一场秘密行动。

时间向前至纽交所开盘前的三十分钟。

香港有名的高级公寓愉景花园的35e房间中。客厅里五男一女轻松惬意的在沙发上聊着天。

“rose,这次咱们的奖金估计有多少?”

“少说也有几千万美元吧?我们赚了差不多12亿美元。这要看夏总裁的意思。”叫rose的女子约莫三十多岁,金发女郎,身形丰满,笑着说道。

“应该不低于2千万美元。”

“嘿,夏总裁技高一筹,和华那帮人估计还想着1月1日凌晨把我们脱在股市里,他们估计没有料到我们是做空。哈哈。借着他们做空的东方大赚一笔。这钱赚的轻松惬意。”

“要我说,还是夏总裁撤出的命令很及时,要不是1月1日的晚上我们撤出了三分之一的资金,昨天晚上一晚上我们撤退也没有那么从容。油价上涨4.2%,我们的利润可是被坑了不少。现在我们只有10亿美元在期货市场里面。今天晚上全部平仓后,我们就该做多了。”

“夏总裁的能力确实没得说。及时撤出很重要。我看夏总裁这次肯定要高升了。亚太区副总裁对他而言还是差了点。他可是美籍华裔,在摩根大通不存在天花板的限制。今年结束,怎么着都能升任亚太区联席ceo。”

“那可说不准。没准调到美国总部去也有可能。夏总裁今天不是在纽约和同学聚会吗?美国的大学就是精英俱乐部的一环,我估计夏总裁在美国总部很有办法。”

愉景花园是售价最高的公寓之一,号称中环观景角度最佳公寓。现代装饰的大气楼房位于热闹的商铺之上。

35e房间中聊得热火朝天时,28楼,莫氏集团总裁莫心蓝正笑吟吟的在布局雅致的客厅里给父亲莫培英按摩,“爸,我的按摩水平怎么样?”

莫培英五十多岁,鬓角花白,五官英俊,看着酷似亡妻容颜的女儿,欣慰的拍拍女儿的手,“很高明,比小罗的水平还高。”

小罗是父亲日常的保健师。莫心蓝娇笑着,笑靥如花。她知道父亲在哄她。

莫培英随即醒起一件事。笑着道:“心蓝,你不是拿我当试验品。你这是为陆景学得吧?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折腾。”

他因为身体原因,在女儿从九六年从京城返回香港主持莫氏集团之后。便将家族企业交给了女儿,他安心养病。日常生活都有专门的保健师。女儿平常讨他欢心,可不会帮他按摩。

“爸---,你最近气色很好啊,哪里是老骨头?”莫心蓝笑意盈盈的转移话题,也不否认。

她父亲的病,是陆景搭了大人情委托**的一位中医权威给开的方子。调养了这么些年,身体逐渐的好转起来。想着远在新加坡的某人,心里有些热。

莫培英哈哈大笑。摆手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诶,心蓝,你带蜡烛回来干什么?愉景花园怎么可能停电?”

莫心蓝神秘的一笑,精致绝美的容颜宛若牡丹花开,“爸,今天晚上一定会停电。我回来看好戏的。”

莫培英若有所思的看着女儿。

愉景花园33b的房间中,几名精悍的男子很酷的分散在房间各处,客厅正中的茶几早不知道被搬到哪里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大书桌。

几名年轻人正对着笔记本电脑屏幕敲着键盘,35e房间中的图像立即传输过来。

“摩根大通银行的这帮孙子,三室两厅的大公寓住着是爽啊。”

正在客厅踱步的三十出头带着眼镜的白净男子看着手腕的时间,对着耳麦沉声说道:“现在大家对一下时间。距离纽交所开盘还有五分12秒。”

这名男子赫然便是和华商业情报部门下属的gi保安公司的主管。元文。这栋房子是他们在半天之内委托人租住进来的。

“收到。”

“确定。”

“收到。”

耳麦里响起分散在愉景花园大楼中的各个gi成员的回应。

距离开盘还剩下五分钟,元文一连串的命令发布出去,“一组开始行动。二组待命…”

就在莫培英看向女儿莫心蓝的瞬间,“嘭”的一声响。愉景花园整栋大厦瞬间变黑。停电了。莫培英的心脏猛的一跳。

“怎么回事?”

“噗你老母。”

“物业…”

愉景花园物业负责人的电话、值班室的电话在五分钟之内被打爆。十分钟之后,备用发电机启动。愉景花园重新恢复光明。

33b的房间中对摩根大通职员的监控重新启动,一名青年兴奋的道:“元主管,成功了。他们的电脑主板全部都烧了。看,看,他们正在联系电脑经销商送电脑过来。”

元文右手砸了下拳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道:“还要让他们的电脑进不了愉景花园这儿。网线现在可以安排剪断了。”

“是。”耳麦里传来实现安排好的gi公司职员的声音。

纽交所开盘1个小时后,也就是纽约时间上午十点三十分,夏如龙和斯图亚特-高尔德在马尔克斯庄园中交谈的时候,夏如龙接到手下职员rose的电话,声音十分焦虑:

“夏总,愉景花园突然停电,我们的电脑全部都烧毁了。现在刚送来, 我们的网线被断了。我怀疑我们被人盯上了。”

夏如龙微微皱眉,“换无线网卡。半个小时能搞定吗?”

换无线网卡,但是有干扰设备,无法连上网络。夏如龙立即命令一行人转移至摩根大通银行所在的香港中环广场大厦工作。那里的电脑和网络都没有问题。也绝对没有人敢在香港的经济中心商业区搞破坏。

但是,纽交所开盘2个小时后,wti期货价格迅速的从41.18美元攀登至49.32美元,而且价格还在猛涨。

“夏总,wti期货价格快到50美元了。我们现在该怎么操作?”rose在电话里哭了起来。摩根大通毫无悬念的爆仓了。

夏如龙此刻正在马尔克斯庄园中的一间安静的休息室里独自等待结果,眼前一阵发黑,右手狠狠的砸在墙壁上,胸腔里有一股怒火要把他的理智给点燃,“陆景…,你tm的玩阴的。”

夏如龙用力的拍着自己的头,用疼痛强迫他的思维动起来。十分钟后,咬牙切齿的命令道:“rose,把剩余的资金全部买多wti期货进行对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