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81章 你失败了

第1381章 你失败了

“大功告成,我们可以休息了,今天新加坡这里的一切事务都将会有一个结果。”

看着电脑屏幕上已经攀至50美元的wti期货价格,陆景愉快的将手里咖啡杯最后一口咖啡喝完。看看墙壁上圆玉盘状的石英挂钟,1月5日凌晨1点。

“不容易啊…”余乐站起来伸着懒腰,“陆景,你不担心夏如龙用手里的资金买多对冲?”

陆景笑着指了指电脑屏幕上的wti期货价格,“今天晚上油价上涨到50美元之后,就不会再继续大涨了。夏如龙的亏损不可避免。”

余乐明白了,大局已定。

和华手里还捏着大量的卖空头寸,就算高盛、摩根士丹利今晚想继续拉高油价,也得先把和华手里300亿美元的做空资金消耗完。

马尔克斯庄园内,夏如龙脸色不佳的看着徐徐落下的夕阳,心里有一座等待喷发的火山。纽交所收盘,wti收盘价格为51.31美元。

根据rose报上来的情况,摩根大通银行剩余的10亿美元资金一共产生了42.84亿美元的账面亏损。目前,他还有约8亿美元的窟窿需要填。他对冲的方案效果不大。

这一情况,已经被摩根大通银行亚太区的高管得知。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把此次操作放到愉景花园的原因。然而。却被迫搬回了公司里。

金黄色的余晖落在窗外白杨、枫树组成的林荫道上,夏如龙定定的站立着如同一尊雕塑。

“咯吱---”外形如同木扉的房间门被推开,斯图亚特-高尔德出现在门口。他走了进来,“米奇,我们校友的聚会就要开始了。你的事情解决没?”

夏如龙叹口气,“还没有。斯图亚特,我需要你的帮助…”

听夏如龙说完情况,斯图亚特手捏着下巴沉吟,“8亿美元的资金…。好吧,米奇。这个忙我帮你。”斯图亚特做出决断。

作为高尔德家族的继承人,他手里能调动的资金约有20亿美元。短期的帮夏如龙周转一下不是问题。对夏如龙的才能他还是很认可的。

斯图亚特微笑着道:“米奇,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到高尔德家族的企业里面工作一段时间呢?”

夏如龙心里泛起苦笑,他能拒绝吗?他有能力固然归有能力。但是个人身家可没有8亿美元。而以他的人脉,一晚上的时间想要凑齐8亿美元资金的难度很大。点点头,“斯图亚特,等我处理完这件事。”

他只是向斯图亚特借8亿美元。油价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会继续上涨,他有把握能够还上这部分资金。只是这需要时间。

“没问题。走吧,我们参加宴会去。在下一个交易日来临之前,我会将资金打到你的账户上。”斯图亚特热情的挽着一脸无奈笑容的夏如龙走出安静的休息室。

此时,马尔克斯庄园内已经装扮的如同节日的盛会般。侍者穿梭,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友们各自聚成圈子交谈着。老中青的年龄都可以看到。

既然资金问题解决。夏如龙的心情也慢慢的调整过来,只是对陆景使“阴招”的不忿耿耿于怀。夏如龙和斯图亚特-高尔德聊了十几分钟,开始在宴会现场交际着。

“嗨。米奇,你还是单身吗?”

“米奇,你现在越来越帅了。忧郁与沧桑的气质混合啊。”

夏如龙无语的拍拍额头。他忧郁、沧桑都是给今天的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大涨闹的。热络的和眼前的五位白人女郎打着招呼。“露丝,米娅,保拉…”这几位女郎中不乏大学事情他的爱慕者。

说笑着,一起回忆着往昔的岁月。气氛融洽无比。突然间。夏如龙眼角的余光看到一身青色旗袍的唐诗经和和华的董事陈旭江、贝尔斯登副总裁比尔-拜伦几人一起交谈。“美女们,失陪一下。”夏如龙说一声。向唐诗经走去。

几名女校友理解的笑笑。其中一名叫米娅的金发女郎还颇为不忿的撅嘴。其余几人都羡慕的看向不远处的唐诗经。夏如龙喜欢唐诗经的消息在普林斯顿大学的高级社交圈子里不是新闻。

夏如龙走到唐诗经的圈子里,熟练的和陈旭江、比尔-拜伦几人打着招呼,客气寒暄了一圈,视线落在唐诗经身上。一袭青色旗袍,腰细臀翘,曲线性感难言,宛若高贵的美人鱼。

唐诗经微微笑了笑,很轻,很客气的笑容。她无意间误导了夏如龙。这让她和夏如龙之间的隔阂很大。夏如龙迟疑了一会,道:“诗经,有时间单独聊聊吗?”

陈旭江饶有兴趣的看着夏如龙。唐家六小姐和陆景的关系,他略有耳闻。陆景和唐诗经在黄海机场里当众热吻,这种消息他哪里会不知道。陆景的八卦在和华内部一向很有市场。

而夏如龙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友中似乎很有人缘。在美国常青藤大学的精英校友中能脱颖而出,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有才华、很有魅力的男子。

唐诗经想了想,颔首道:“好的,米奇。”优雅的旋身对陈旭江、比尔-拜伦几人道:“各位,我失陪一会。”和夏如龙一起走到庄园客厅的拱形窗户处。

不知道什么时候,悠扬的萨克斯在庄园客厅内响起。欢笑声阵阵,充满了老友重逢的喜悦。

夏如龙找侍者拿了两杯红酒回来,递给唐诗经一支酒杯,感叹着道:“诗经,真怀念我们初次见面的那个聚会。”

唐诗经轻轻的浅笑。白腻如玉的尾指轻挽着耳边乌黑的秀发,成熟的女人韵味溢了出来,声音清润的道:“人生若只如初见。就没有后面的烦恼了。”

“看。又欺负我不懂古文了不是?”夏如龙自嘲的笑笑,他很清楚他和唐诗经最大的隔阂在那里:他愿意为唐诗经改变,但是无法成为中国通。唐诗经身上有很浓郁的西方文化色彩,但她更喜欢东方文化,不愿意为他改变。

唐诗经冷艳的笑了笑,优雅的举起酒杯,“一句感叹而已。”

夏如龙沉默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和普林斯顿大学的女神之间,隔阂越来越深了。“诗经。我在今天结束的期货市场中亏损严重。我刚刚向斯图亚特-高尔德请求了帮助。他同意帮助我。这,可能要让陆景失望了。”

唐诗经水灵的脸庞上浮起惊讶的神色,问道:“米奇,斯图亚特-高尔德应该不会无偿的帮助你吧?”

在美国。不管多么要好的朋友,谈利益交换从来就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反而很常见。

“我会在油价大涨,大赚一笔之后前往高尔德家族的企业中工作一段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通用电气(ge)。”

唐诗经沉吟着,嫣红的嘴唇抿着红酒,“米奇,这场较量你输了。”

夏如龙脸色涨的通红,又慢慢的压了下去,轻叹口气。“没错。如果是骑士之间的较量,从结果来看我确实是输了。但陆景并没有达成他的目的。我已经借到周转的资金。这笔亏空会在不久之后填补上。要不是答应去高尔德家族工作,我在摩根大通银行的地位不会动摇。”

唐诗经嘴角泛起苦笑。夏如龙还是那么的好胜,毕竟是同学一场,“米奇,祝你工作顺利。”

夏如龙的话没有错,把眼光放到一个月、三个月之后,夏如龙在这次期货较量中根本没输。甚至还盈利了。但是。如果把这个案例放到经济学教材中会是什么情况呢?

教科书上大概会这么写:1月4日,和华大幅拉高油价致使摩根大通银行还停留在期货市场上的头寸产生巨额亏损。亏损金额为x亿美元。和华的资金撤出市场,大战收官。

至于,之后夏如龙的措施,只能算是补救措施。

当然,从摩根大通银行的角度来说,夏如龙的亏损只是暂时的,只要他能赚回来,就没有问题。他的地位确实不会动摇。

如果把这次较量看着陆景和夏如龙别苗头,竞争追求她的资格的话,夏如龙也已经失败了。

“谢谢。”夏如龙微微苦笑,犹豫了一下,艰涩的道:“诗经,祝你幸福。”

唐诗经笑着点头,“我会努力掌握住我的幸福。谢谢你,米奇。”

夏如龙心里长长的一叹,向唐诗经举杯,俄而,两人向相反的方向离开。很多事情,已经明了。包括,感情。

总统套房间里的灯光微暗,薄薄的白色空调被盖在陆景和宋雨绮的身上。

大床咯吱咯吱的响着,酣畅淋漓的感觉从身下结合处传来。宋雨绮不好意思大声尖叫,重重的喘息着,眼眸迷离的看着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提臀迎送。

让自己的女人飞起来后,在极致的舒爽中喷薄,陆景温柔的爱抚着脸颊酡红、丰腴温婉的佳人,共同享受着步入云端的余韵。

“陆景,我昨晚偷偷溜进来的时候给清芷和小明看到了。”

“看到了,我也舍不得让你回去啊。我昨天晚上喝了一大壶咖啡呢。”陆景笑着刮了刮宋雨绮的鼻梁,“雨绮,今天晚上我们举办个庆祝酒会。我们过两天就可以回去了。”

“回哪里去啊?”宋雨绮温婉的笑着,“你不是说要去珀斯度假吗?张漓、叶妍、关宁、吴总、心蓝姐她们的机票我都订好了。况且还有晚婷的事情要去一趟珀斯呢。”

陆景嘿然一笑,这一点他倒是挺对不起雨绮的,只是事情总得让她安排才放心。正说着话时,手机响了起来,陆景看看,是唐诗经从纽约打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