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82章 早晨百态

第1382章 早晨百态

新加坡早晨七点的候纽约正是入夜8点。陆景接通了电话,“诗经,校友聚会上和朋友聊的怎么样?”一天通一次电话,他对唐诗经的行程很了解。

“挺愉快的…”唐诗经轻轻的笑了笑,莫名轻快的情绪在心底涌起。刚刚和夏如龙决裂的怅然缓缓的消失。此刻,她正在马尔克斯庄园内二楼阳台处给陆景打着电话,

“陆景,刚才米奇和我说了一会今天wti期货市场上的情况。他亏损很严重,但是,斯图亚特-高尔德帮他弥补上了资金漏洞…”

米奇输给了陆景。只是,这只是阶段性的失利,并非是一蹶不振。甚至,对米奇来说,结果也不过是去大名鼎鼎的通用电气镀一层金。相反,等他离开通用电气后,他的个人履历会非常完整,成为大型跨国企业高管指日可待。

陆景揉着眉心,轻声道:“这我倒是没料到。一晚上之内能调集到8亿美元,这位高尔德先生颇有能量啊。”

宋雨绮这会从余味中恢复过来。绵软白腻的修长双腿悄然的分开,坐在陆景腿上,依恋的靠在陆景怀里温软的香兔贴着陆景宽厚的胸膛,陶醉的闻着他身上清新的味道,在他脖子柔情蜜意的印上一口,然后安静的听着陆景和唐诗经通话。

唐诗经柔声安慰着陆景。前因后果,她大致上已经知道。陆景花费这么大的心思没能击溃米奇,心里估计郁闷的很。

陆景心情倒没有唐诗经想的那么坏。夏如龙如此坚韧出乎他的意料,让他“大获全胜”的心情荡然无存。这才是他最郁闷的地方。

给唐诗经柔语宽慰着。陆景的心情慢慢的变好。诗经是自带“解语花”属性。笑着道:“诗经,我最大的收获是击败了你身边最有力的追求者。夏如龙不会再来纠缠你了吧?”

唐诗经禁不住娇嗔的白了一眼。随即又醒悟陆景远在新加坡根本就看不到她薄怒的表情,轻轻的妩媚笑容在嘴角勾勒出来。“陆景,你不是说要把米奇拿下来为你的杨同学报毁容之仇吗?怎么最大的收获在我这儿呢?”

陆景尴尬的咳嗽一声,“诗经…,这个…”他确实要让夏如龙、长井静香、崔七月为杨晚婷毁容的事情负出代价。只不过,夏如龙这次是脱钩了。

唐诗经嫣然娇笑,“陆景,我明白了。”她知道陆景是哄她的,可是以陆景的成就、地位,愿意哄她。让她心里很愉悦。

遥想起02年时崔横波提议让她迷倒陆景再把他给踹掉。她说:“陆景不是我所能征服的。横波,你的提议只会让我玩火自-焚。”现在想想,倒觉得好笑。

陆景对敌人狠辣,就算是美女也绝不会是例外。可是做他的朋友,却是如沐春风。用“征服”这个词,对他而言有些不公。

去年11月份在京城的汇海大酒店里,只是不想看到他难过的表情,被他窥破心中的好感、情愫。接吻,爱抚。挑明了这份感情。到现在,自己愿意融化在他的柔情里。

不过呢,这家伙身边的美女一堆,各具风情、特色。她不愿意在感情上做他的附庸。而是相互的爱慕着。因为,她是唐诗经。

陆景腆着脸和唐诗经说笑几句,然后正色道:“诗经。夏如龙脱钩了姑且不论。但是,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没有那么快就高企。我们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来对付崔七月。”

夏如龙脱钩归脱钩。他的失败却会对崔七月造成恶劣的影响。根据崔瀚的消息,如果夏如龙这次没能让和华分崩离析。崔七月在崔家的掌舵人崔九霄面前将不会再受到重视。

唐诗经低声道:“我会安排的。”虞文昌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她一定要让崔七月付出代价。

陆景“嗯”了一声。对唐诗经的能力他很放心。和华在新加坡的目标,除了没有惩戒到夏如龙之外,其余的都将在这几日达成。想着,陆景的心情慢慢的舒缓起来。

见陆景挂了电话,宋雨绮婉约的笑着,秀眉美眼在余韵之下颇为美艳,慵懒妩媚的吻着陆景的嘴唇,香滑的小舌主动送入陆景口中。工作什么的,她现在不想谈。

陆景小腹处涌起一股热流,温柔的吻了吻怀里的美人儿。手掌用力的揉着她丰腴的俏臀。

“雨绮,用你的香唇。看你和叶妍学习的有没有进步。”陆景坏笑着在宋雨绮耳边说道。他的女人中叶妍的口舌功夫最好。

宋雨绮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绵绵的情意从秀美的眼眸里流泄出来。百依百顺的贴着陆景的身-体缓缓的滑了下去。陆景仰躺着,带着惬意的表情轻嘘着。晨练继续…

晨光熹微。三井住友银行新加坡分行明亮的办公室里,长井静香通宵未眠,妩媚的眼眸中全是红红的血丝。精美的黑色长裙略显得皱巴巴,昔日美艳的风情一点都不剩下,只有疲倦和焦虑。

“陆景的电话还打不通?”长井静香无力的问道。现在已经是早晨七点半了。

走进来的助理竹田一郎低头恭敬的道:“哈伊。”轻声提醒道:“长井小姐,他可能把我们的电话拉入黑名单了。”

长井静香愣了愣神。似乎才反应过来:陆景这是放了她的鸽子。拿到摩根大通银行的地址,但是却没有守诺提供1.8亿美元的资金给她。

竹田一郎看着茫然无措的老板,心里叹了口气。巨大的压力已经让长井小姐进退失据。现在找陆景对即将到来的结果没有任何的作用。只是发泄下情绪而已。当即建议道:“长井小姐,是不是可以和家里联系下,请求援助。”

长井静香颓然的摇摇头,“我已经给我叔祖打过电话了。还差0.8亿美元的资金缺口。人力有尽时。时间太紧迫了。家里凑不齐这么多的资金。”

竹田一郎欲言又止。

长井静香挥挥手,轻轻的叹口气,“一郎,你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竹田一郎不知道该说什么。仿佛看到一朵美艳的鲜花在寒风中枯萎,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退出了办公室。或许,他要再见到他的这位老板,估计是松阪社长的婚礼上了。

长井静香单手捂着额头,神色落寞的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灰色的组合沙发、茶几、深色的帐帷、落地窗。这一切才刚刚熟悉又要变的陌生了。

负面的情绪如潮涌来,将她的身心淹没。

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上的交锋一直都牵动着崔七月和高修平的心。两人都知道元旦后就是决战的日期。是以,两人一直都在黄海等待着情况。

1月4日晚上至1月5日,wti期货价格诡异的变动让两人心里狂喜。两个小时内,wti期货市场拉高到50美元。根据之前的消息,陆景有至少200亿美元的资金在做空。

显然,陆景将会巨额亏损。

上午八点半,高修平和崔七月在水墨清苑不远处的一家锦楼喝早茶。

锦楼一楼的早点餐厅里窗明几亮,食客悠闲的叙话。一壶香味浓郁的普洱茶,几碟茶点:虾仁蒸饺、蟹黄汤包、豆腐花、酥点。味美无比。

一边喝早茶一边闲话着,久等报喜电话不至的高修平拨了夏如龙的电话,“米奇,情况怎么样?我和七月的资金赚了多少?”

夏如龙在酒会上和唐诗经斩断情缘,心里郁结无比,到深夜9点3分左右已经喝的醉醺醺,听到高修平的问话,冷笑道:“赚多少?高总,我们本来是赚了12亿美元,然后还会赚得更多。你现在应该问我们亏了多少…”

十几分钟后,高修平脸色难看的挂了电话。崔七月本来有些兴奋的神色慢慢的变得僵硬,俊朗的星目略显得暗淡,试探的问道:“修平,怎么回事?”

高修平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说,组织着词语道:“七月,夏如龙居然全程跟在陆景后面做空。这和我们的判断完全相反。他今天爆仓,亏损了40多亿美元。

好在,他找到了资金周转。他说要过一到两个月才能将我们的资金退还回来。盈利预计在90%左右。你说这叫什么事?”

崔七月拿着筷子的手顿在半空中,尔后,哐当一声掉在桌子上。脸色灰暗。

高修平知道什么情况,崔七月借给夏如龙的5千万美元是他的老本。安慰道:“七月,你也不用太担心。资金问题,夏如龙肯定能还回来。”

崔七月捡起筷子,艰涩的道:“我信得过夏如龙。只是,夏如龙和陆景的较量,似乎是他输了。”

他在九叔面前没有落下一个好印象,如果陆景在这次较量中依旧屹立不倒,按照九叔的失败者没有人权的观点,他在家族里可就没有丝毫的前途了。

高修平琢磨了下,道:“夏如龙是失败了,但是陆景也没有赢。陆景的亏损至少在150亿美元以上。嘿,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他未必好过。”

崔七月勉强的笑了笑,“也是,我有些失态了。”心里却是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陆景亏损这么严重,为什么和华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如果陆景没出事,那他的命运就堪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