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85章 酒会、行程安排

第1385章 酒会、行程安排

吃饭的时候,夜里又下起雨来。新加坡的雨季,天气就像小孩子的脾气,不知何时就来一场雨。陆景快走两步坐进等在门口加长的黑色凯迪拉克中,呼呼的喘着粗气。

宋雨绮吩咐司机开车后,笑着从手袋里拿出纸巾给陆景擦头发丝上的水,嘴角带着欢快的微笑,“我以为你要很久才下来。”

听着雨滴落在车顶蓬上的轻响,陆景靠在车椅上,无奈的道:“再晚一点我的意志力就要崩溃了。”

脑子里闪过刚才黄千儿惊艳的画面。

宋雨绮忍不住咯咯娇笑,在陆景耳边亲昵的小声道:“貌似你的意志力一直都不强啊。陆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把新加坡石油收购,你再把黄千儿收了,那可就财色双收。”

到陆景这个位置,不用他去追女孩子,自动的会有漂亮的女孩来追他。各种诱惑很多。她不喜欢的紧。可是也不会管陆景的事。卫婉仪、关宁都不管,她管什么呢?

陆景苦笑着拍拍宋雨绮的手背,咬着她的耳朵道:“雨绮,笑话我是吧?我说了我对黄千儿没有那个意思。哼,看我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

宋雨绮妩媚的一笑,依偎在陆景怀里,难掩对他的奖励之意。这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是现代集团的会长郑梦先打来的。

车抵达新加坡丽都酒店时,陆景也结束了和郑梦先的通话。郑梦先是恭贺和华在新加坡大获全胜。现代集团在新加坡也有办事处。一些情况都有了解。

三井财团在新加坡连续折戟了两位负责人。沃伦远东公司更换总裁。摩根大通夏如龙败走美国。杰润亚太区总裁走马换将。这完全是和华大胜。

是不是大获全胜,陆景心里有底。和郑梦先笑着聊了几句。刚到总统套房里,又接到印尼华商领袖、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周晋成的电话。邀请他明天下午去他家里喝下午茶。

总统套房的客厅中正在举办小型的庆祝酒会。今天凌晨纽交所收盘之后,和华与对手的争夺就告一段落。整整一天的时间发酵。各路消息早已经传出去。

酒会的事情,陆景是交代宋雨绮去筹办。不过,宋雨绮凌晨时和陆景折腾到天亮,浑身酸软。中午才补够睡眠起床。晚上又要陪陆景去莱佛士酒店赴宴。索性将手里的事情交给了明雪和何梦明处理。

陆景进入总统套房客厅的时候,客厅里正发着舒缓的音乐。宋雨绮一听就知道是李逸落的情歌。

乳白色的沙发布置了一番,在宽敞的客厅里散落着围城一圈。明雪、何梦明、墨静雯、余乐、董冰、杨晚婷、赵清芷、傅婕、步山梅几人喝着酒随意的聊着。内部的酒会,权当休闲放松。

宋雨绮笑着和几人打着招呼,将陆景落下,取了零食和酒水与大家聊起来。陆景给众人挥挥手。去了书房里接着和周晋成接着聊。

等宋雨绮坐下,傅婕笑着问道:“宋助理,陆景和李义济谈得怎么样?”

李义济请陆景吃饭本身就代表着新加坡权贵亲近的态度。话题肯定会涉及到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石油的事情。谁都知道,和华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金主。

宋雨绮道:“陆景明天去和新加坡的总理谈。问题应该不大。”

傅婕笑了起来,娴雅的扶了扶金丝眼镜,道:“问题确实不大。哦,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新加坡回香港?陈九林和南然明天的飞机回京城。”

宋雨绮沉吟着道:“我给陆景订了后天的机票。我们准备去珀斯。”说着,看了眼杨晚婷。

傅婕点点头。陆景要说忙,有时候确实很忙。要说清闲,有时候也很清闲。和华旗下各公司的事务基本都有专人夫人。还有一个共有的决策机构:和华议事会议。

他放权不管和华的事情基本没什么大问题。甚至用邮件就可以管理。这得益于和华的架构以及陆景身边聚集起的一群精英。

何梦明微微歪头,小声的对明雪道:“你还回ek公司吗?我也有点想回了。”

何梦明连陆景吻她的事情都和明雪说了。两人的关系很亲近。明雪明媚的一笑,低声笑道:“小明。少来哦--。陆景现在身边缺乏得力的人手,你舍得看他整天忙得脚不沾地啊?是不是怕去珀斯见你姐?”

陆景的身边缺乏能够代替他批阅邮件的助理。陈笑、何梦瑶、丁灵这样的水平,不是谁都能达到的。她、小明、静雯、雨绮姐、余乐都达不到。

何梦明悠悠的叹口气。有点发愁。她实在担心她姐知道她和陆景的关系后发脾气。可是,终究是要面对的。怔怔的出神。明雪拿起一杯酒。悄然去了书房看陆景打完电话没有。

陆景正和周晋成讨论着在印尼的投资事宜。和华手里拥有巨大的资金之后,必然要在地区性的经济事务中发挥巨大的影响力。否则。钱就只是个账面数字而已。唯有花出去,进行投资,才能变成权力、影响力。

投资云丰集团,进军印尼,是一部不错的棋。印尼在东南亚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

明雪伸出白嫩的小手在陆景眼前笑吟吟的晃了晃,放下酒杯,就准备离开了。那天默许陆景吻她之后,嘴唇轻碰,她的心情就仿佛四五月的时云春那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一样灿烂。

爱情,能让女人容光焕发。

“周先生,这样吧,我们明天下午再详谈。我手头有点事情。”陆景匆匆的说了几句,将要离开的明雪揽在怀里才挂了电话。

明雪今天穿着秀雅黄色的衬衫,乌黑秀丽的披肩发,一点一滴的透露出女人的小妩媚。水洗白的牛仔裤将修长的双腿包裹得凹凸有致,臀翘腿长。

“你要干吗?”明雪冷艳的眼睛看着陆景,很努力的认真的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

只是,有时候女孩子不发脾气其实就是默许。陆景哪里会不知道,将手机揣在衣兜里,双手将明雪抱着,闻着她身上的幽香,温和的笑道:“明知故问。”

明雪也绷不住了,明媚笑起来,如同云春的山茶花绽放,手掌轻轻的撑在陆景胸口,“陆景,就这样,好吗?”

陆景低头明雪。书房里明亮的灯下暗香浮动倍显精致俏丽的明雪,肌肤如雪,有着残雪般的冷艳。“可是我想把我们那天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

明雪犹豫的咬着樱唇。她只是进来给陆景送一杯饮料的,可没想着让他“欺负”自己。书房的门可是开着的,回头又要被发现。

明雪消瘦而窈窕,看她迟疑的表情仿佛一只小兽在思考着人生,陆景都不忍心再欺负她,抚摸着她丰翘的小臀,低声道:“好了,不欺负你。明雪,我今天都快郁闷死了…”

把黄千儿的事情说了一遍,在明雪粉腻的耳垂边呼气道:“她全都脱光了。我差点就出了洋相。落荒而逃。嘿,晚婷那天晚上看到过黄千儿的胸有多大…”

明雪偏头看着陆景,戏虐的调笑道:“陆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节操了?”

陆景无语的翻翻白眼。

陆景一郁闷,明雪就禁不住轻笑起来,神采飞扬,眨眨眼睛道:“陆景,你现在休息的好,心情好,谁要是惹你不给你吃得骨头都不剩啊?我倒是没看出来黄千儿那丫头这么勇敢呢。我可是不敢惹你的。”

说着话,陆景情-欲消退,道:“明雪,你和黄千儿对我来说,是不同的。我们俩认识都有七八年了。我和她才认识几天?”

“是啊,你都不知道我那会多怕你呢!还罚我每晚来白云宾馆弹钢琴给你听。后来我才知道你听不懂。”想起云春的往事,明雪不忿的用高跟鞋踩了陆景一脚,这次他穿着皮鞋的。嘴角浮起温柔的笑意。

她有点明白黄千儿的心态。当时,她不也是想要寻求陆景的强力庇护。她那会不知道多羡慕秋兰姐。黄千儿八成也是的。

“陆景,我们后天去珀斯?我看到你的行程上还有去见张静云的安排?”

“嗯,我要和她开诚布公的谈一谈。长井静香现在的结局是去给松阪士夫当全职太太。没准还会成为生孩机器。崔七月直接下令将晚婷毁容,我非得把这口气出了不可。”

想起杨晚婷被毁容的痛苦遭遇,明雪神情黯淡。她和杨晚婷的私交也很不错。

杨晚婷心里的创伤在陆景的鼓励下恢复,现在是用衣服遮住了身上的疤痕,但是她心里的疤痕只怕这辈子都消不掉,只要一洗澡看到身上的疤痕就会想起来。

陆景温柔的抚摸着明雪的秀发,安慰道:“放心吧,我会治好晚婷的。”

和明雪在书房里说了一会话,给明雪笑了一回张静云的清白裸-体自己也看过,不要回头见面又落荒而逃。陆景瞪她几眼,在她的俏臀上试了试手感。惹得美人明眸娇嗔。

温存了一会,陆景和明雪到客厅里参加庆祝酒会。和大家愉快的聊了几句,陆景到杨晚婷的房间里去找她说话。明雪“躲”着他,只是娇羞。晚婷躲着他则是拒绝。

只是,他要亲口邀请晚婷去柏斯。她的治疗将会在柏斯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