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86章 新加坡最终弹

第1386章 新加坡最终弹(终)

新加坡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的布局呈一个环形。一共有10个房间。除开陆景住的总统房和夫人房,杨晚婷她们居住的8间房间在200多平米的大客厅的左侧。

穿过简雅的走廊,陆景敲了7号房间的门。

“来了。”房间里杨晚婷应了一声,打开门,却是看到陆景在门口,顿时脸上有些慌乱。

30号晚挣扎着拒绝他之后便再也没有和他单独相处。每次在餐厅里看到他的目光看过来,她也不敢回应,只是低下头。难以忘记29日黄千儿生日宴会上和他共舞的愉快、喜悦之情,也难以接受他的风流多情。

“陆景,有事情吗?”杨晚婷轻声问道。晚婷的身高有1米73,穿着高跟鞋不比陆景矮多少,螓首微微低着。

修长纤巧的颈项给立领的白色衬衣遮住。水蓝色的牛仔裤勾勒着她修长、纤细无瑕的美腿。洁白如玉的脚踝在粉色高跟鞋中绚着迷人的韵味。如花似玉的女孩子。

陆景几乎难以抑制想要和她亲近的想法,点点头,“晚婷,不请我进去坐坐。一两句说不完的。”

杨晚婷想了想,抿了抿嘴,邀请陆景进入她的房间。傅婕等人搬出丽都酒店之后,杨晚婷和赵清芷、董冰都搬到了40楼的总统套房中居住。

看着走在前面的杨晚婷紧身牛仔裤勾勒出的柔臀浑圆翘起的曲线,陆景深吸了两口气才抑制住了那股躁动。

套房是整体的结构。1.8米宽的大床在正中,32英寸的液晶电视在墙壁边。待客的高背沙发、方块墩子在落地窗前。带着艺术风格的落地台灯多了几分情趣气息。

床头柜上摆放着一本汪国真的诗集。台灯亮着。杨晚婷拿了一瓶矿泉水给陆景,见陆景的视线落在她的床头柜上。轻声道:“我看会书,就准备睡觉。”

杨晚婷坐在方块软墩上。修长的双腿并拢,歪在一旁,螓首低垂。当和陆景坐得这么近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回忆起心中蓦然悸动的情绪。

看着杨晚婷精致的眉目,国色天香的容颜,陆景感觉仿佛这个美丽女孩的内心世界向他展开了一角,他有很浓厚的兴趣去了解她的全部。只是,阻隔重重。

陆景说明他的来意:“晚婷,新加坡中央医院的烧伤专科很出名。但是还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治疗专家。我已经让雨绮邀请了全世界最好的烧伤科医生齐聚珀斯。专家组目前通过你的病历了解到部分情况,具体诊断方案要对你现在的情况作出检查后才能确定。”

杨晚婷的心脏忽而的剧烈跳动,容貌被毁是她心中永恒的痛,蓦然的抬头,如若深潭般明澈的眼眸看陆景,声音有些变调,“陆景,真的吗?”

陆景肯定的点头,道:“我们后天去珀斯。晚婷。专家组给出的初步结论说有40%的把握让你的烧伤在身-体上不留任何痕迹。你知道,医生一般都会说话留三分。”

听着陆景的话,杨晚婷双手颤抖着捂着脸,泪水止不住的从晶莹无瑕的小手指缝间流出来。“呜呜”的哭泣着,哽咽的道:“陆景…,谢谢。”

陆景从沙发上站起来。轻扶着杨晚婷的柔嫩的香肩,“晚婷。不哭。不哭。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着。”

邀请在全世界各地的烧伤专家的事宜很早就在做,他只是现在才告诉杨晚婷。就算只有1%的治愈希望。他都会努力。

杨晚婷怎么能不哭呢?在樟宜国际机场被烧伤的痛苦,被诊断毁容后的绝望,洗澡时看着那如同蜈蚣般丑陋的疤痕。她心里有太多的委屈、忐忑、愤怒、哀伤、迷茫。

在骤然听到有希望治愈时,情绪完全的发泄出来。杨晚婷哭了很久,等情绪稍微稳定后才发现她靠在陆景的肩头哭泣,将他的衣服弄湿了一大片。

陆景很温柔的拿纸巾帮杨晚婷擦着脸上的泪花,柔声呵护着,“晚婷,你的伤会治好的。别担心。”

“陆景…,对不起,将你的衣服弄脏了。”杨晚婷有些赫然的说道。脸上浮起不知道是酒后的红霞,还是娇羞的绯色。她还靠在陆景的肩头。

陆景轻轻的摸了摸杨晚婷披肩的秀发,“没事。”见杨晚婷的情绪稳定,站了起来,“晚婷,那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后天我们一起出发去珀斯。”

杨晚婷泪眼婆娑的嗯了一声,想要站起来宋陆景,这没防着坐得太久,腿脚麻木,“呀”的一声惊呼差点跌倒。“小心。”陆景眼疾手快握住了杨晚婷如雪的皓腕,将她拉起来,双手将她扶着。

杨晚婷表情娇涩的道:“陆景,谢谢。”再差半步,就要给陆景搂在怀里了。她有些不适,但心里并没有反感。

陆景笑了笑,道:“晚婷,要谢我,以后就在ek公司好好工作啊。为我这个老板创造效益。”

见杨晚婷站稳了,陆景松开了她的手,走到门口,又回头依依不舍的看了这个神清骨秀,风姿过人的女孩一眼。刚才扶着她的手让他想起了29日晚和她共舞的悸动。似乎她身上的淡淡幽香在鼻端、心里久久的没有消散。

感觉陆景温润的眼神似乎能看到自己心里去,温润的爱慕之情一如当晚,杨晚婷的瓜子脸上浮起几抹绯红,燥热从心底涌到了脖子上,头上。愣愣的站在原地。

“晚婷,晚安。”

“晚安。”

“嗒”的一声门被带上,杨晚婷的心脏忽而跳得厉害。她不知道改怎么处理陆景对她的爱慕之情啊。转念又想到容貌有恢复的可能,巨大的喜悦从心底汹涌而出。

坐了很久,乱糟糟的脑子一片浆糊。感觉到有些疲倦,杨晚婷去了卫生间的镜子前准备卸妆睡觉,看着镜子里脸颊绯红的自己,杨晚婷用冷水轻轻的拍了拍。

突然间,她意识到,她今晚要为陆景失眠了。

或许是容貌有恢复可能的感激,或许是心里从未有过的感情…

下午一点许,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送行车队抵达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今天第四石油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南然,陈九林等人要飞回京城叙职。

离登机还有一会,送行的傅婕等人在机场大厅里和南然、陈九林闲话着。

“和华亏损162亿美元的消息已经传出去。现在很多人都在等着看和华的好戏啊。”南然笑着说道,“傅总,墨小姐,余助理你们似乎都很淡定啊。”

墨静雯、余乐作为和华的代表来送南然、陈九林一行。本来说要来送行的陆景上午去和新加坡总理见面去了。

傅婕一身素雅的蓝色套裙,知性雅致,在机场大厅里分外引人注目,微笑道:“和华可以消化这笔亏损。”

南然点点头。经此一役,和华、傅婕在京城金融圈子的名头只怕要大得吓人。国投、中金、汇金,国开行,这些国家的主权投资基金要是负责人空缺的话,傅婕是当仁不让的人选。

陈九林附和的笑笑,心里略有些焦急。没有陆景的送行,他回京城就少了一层光环。

说说笑笑着半个小时过去,一辆宾利飞驰而来。陆景和宋雨绮从机场外进来。看到陆景的身影,陈九林心里松了口气。

“南总,陈总,差一点就没赶上给你们送行了。”陆景、宋雨绮走近前,和众人寒暄着。笑着宣布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将会成为新加坡石油的控股股东。”

“啊…”知道内情的南然、陈九林、康光熙、傅婕都是一脸的震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是准备收购新加坡20.6%的股权。新加坡这里的风波全部都是这一事件的导火索。

没想到陆景居然能谈到50%以上的股权。这就是和华打败三井、沃伦财团、杰润、摩根大通的威慑力了。

余乐略一琢磨,奇怪的问道:“陆景,以前购买20.6%的股权都阻力重重,这有点说不通啊。”

“其实,这有说到我们那天的一个疑问了。松阪士夫怎么敢在背后捅长井静香的刀子?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的最大压力是沃伦公司。三井只是敲敲边鼓。现在沃伦公司远东区负责人换人,阻力自然就没了。”陆景微笑着解释道。

这时,机场催促登机的广播响起。陆景一行送南然、陈九林过了安检。

看着陈九林胖胖的身影消失在机场通道尽头,康光熙轻轻的叹口气。陈总的离去,三井、沃伦公司的巨变。新加坡这里要翻开新的一页。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陆景一行人交谈着离开机场大厅时,正好碰到哈帝-沃伦拖着巨大的黑色旅行箱独自一人从一辆宝马轿车上下来。形单影只,无人相送。

哈帝-沃伦看到陆景,怔了怔,脸上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转身离开。他已经无力对抗陆景了。

傅婕娴雅的笑了笑,不知道长井静香离开新加坡时是不是也这么凄凉?感叹的看向正脸色平静的坐进车中的陆景。他的敌人穷途末路。

一行人乘车浩浩荡荡的驶回新加坡城。新加坡午后的阳光和熙而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