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87章 明诚和静云

第1387章 明诚和静云

夕阳西下,弹丸小国的浮沉如同此刻眼前新加坡河里的浮光掠影。

雅滨花园37层的花园阳台上,陆景和印尼华商领袖、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周晋成悠闲的下着围棋。

周晋成鬓角花白,穿着对襟休闲衫,落下一粒黑子,笑着道:“你在机场碰到哈帝-沃伦了?”

陆景昔日的对手都已经如落花流水般离开新加坡。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也获得了新加坡石油的控股权。

陆景笑着点头,拿起乾隆御用的茶碗喝着大红袍,讥诮的道:“累累如丧家之犬。”他从来就没有把沃伦公司当做对手。

英国的势力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大幅衰退。英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早不复日不落帝国时强盛。到最后,往日高贵冷艳的英国人需要面对的重大课题是英格兰独-立公投。

周晋成笑了笑,劝道:“还是要注意。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哦,我听李部长说你拒绝了去文莱皇宫参加亚洲青年才俊的聚会?”

陆景舒爽的靠在青藤椅子上,轻松的道:“兴趣不大。”

周晋成又笑起来,苍老的手指指着陆景道:“你啊,是个骄傲的人。”陆景笑笑,手指拈着温润的棋子在棋盘上落了一粒白子。今天下午,两人的心思不在下棋上,而是聊天。

在客厅里看书的计萍看看时间,起身给姥爷与和华的陆先生续茶水。

陆先生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三十岁都不到,只比她大五岁。不是很英俊。不过他的眼睛很有灵韵。宛若画龙点睛一般为他加分不少。温润、略带磁性的京韵普通话很有特色。

计萍给白底蓝瓷的风俗人物图案茶壶里加满水,略等一会。让茶与水的味道混合,熟练的拎起瓷壶给姥爷和陆先生倒茶。热气腾腾的茶汤顺着壶嘴在空中滑过美丽的弧线落入白瓷茶杯中。茶香四溢。

周晋成和陆景的谈话并没有避讳计萍。周晋成直截了当的问道:“陆景。你这次准备在印尼投资多少资金?”细节问题,他大致上都和陆景探过。

陆景胸有成竹的竖起一只手,道:“我准备投资5亿美元给云丰集团。”

云丰集团在印尼主要从事石油、稀有金属、钻石、医药这几项业务。这是印尼最赚钱的产业。周晋成能成为印尼华商里领袖并非无因。

周晋成错愕的笑起来,这出乎他的意料,“陆景,你的魄力比我想的要大啊。行,我接了。我给你云丰集团18%的股份。”

陆景笑着点点头。喝茶、下棋。

看着颇有大家风度的陆景,计萍暗自思忖着:云丰集团18%的股份已经是云丰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周家在云丰集团持股也不过是38.6%。

计萍又偷偷的看了陆景一眼。像陆景这样的强力男人,能左右一个小国家政局、经济。堪称巨头。难怪新加坡李氏家族的黄千儿会爱上他——新加坡年轻男女的圈子中这点事早传遍。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自己呢,此刻对这个年轻的巨头不也有些心驰神动?她倾慕这样有能力的男人。家里给她介绍的陈博延和他一比简直太渣。但是陆景这样的男子,你喜欢他没有用,得让他对你有兴趣才有成功的可能。

陆景并不知道他身边乖巧坐着看他和周晋成下棋的女孩在想什么,和周晋成下了一盘棋,喝了一壶茶,于夕阳余晖在天际边烧尽时告辞离开。

他约了张静云一起吃晚饭。这是在黄海机场时就约定好的事情。新加坡事了,他也需要和崔七月的这位未婚妻好好的谈谈。

周晋成的二儿子周明诚送陆景离开雅滨花园。周明诚三十多岁。容貌和周晋成有些肖似。脸上带着和熙的微笑,精明强干。在电梯口等电梯时,周明诚笑道:“陆先生,腊月二十。云丰集团将会在京城举办一个珠宝展会,希望陆先生能拨冗参加。”

父亲希望他能和陆景建立起亲密的私人关系。他正在努力。

陆景在心里算了下时间,道:“明诚。我到时候要在京城的话肯定参加。要是没能赶回去,请你不要见怪。”

周明诚忙客气了几句。送陆景离开。

张静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交流学习半年。陆景和她约的地方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外的一家西餐厅里——餐厅名叫:苹果与咖啡。

略显暗淡的灯光营造着餐厅闲适轻松的气氛。乳白色的方块软座错落有致的摆放在一张张铺着精美卡其色桌布的方形餐桌边。一曲舒缓的没有歌词的音乐将西餐厅的小资情调勾勒的淋漓尽致。

陆景和宋雨绮一起步入西餐厅中时,张静云已经独自的等在餐厅雅座中。

“陆景。宋助理…”张静云站起来,怯生生的打着招呼。看到陆景还带着旁人,心里顿时松口气。她可不想和陆景“约会”。陆景在这方面名声可不好。

“张静云,等了一会吧?我和一个老朋友下棋去了。见谅,见谅。”陆景和宋雨绮微笑着坐下来,“点餐吧。”

张静云娇柔软语的点餐,又小心翼翼的问陆景、宋雨绮要吃什么。看得出来,她平常在外都是受人照顾的小妹妹,一旦请客吃饭就不知道怎么办。

“我来点吧。”陆景看着文弱清秀的张静云,笑着接过菜单。

张静云小声的道:“不好意思啊,我也没来过这里吃饭,只是听同学推荐这里很不错。”

宋雨绮笑了起来。她同学肯定先问,是男生请你吃饭还是女生请你吃饭?一听是男生,肯定就推荐了这家小资韵味十足的个性餐厅。这家餐厅里现在用餐的基本都是喁喁私语的情侣。

“苹果与咖啡”餐厅的西餐味道很不错,听着陆景和张静云毫无营养的闲扯做开篇,宋雨绮的思维不自觉的转向来的时候,陆景给她说的与周晋成见面会谈的结果。

和华持有云丰集团18%的股权意味着什么?和华对旗下各大公司的持股也只有15%。云丰集团这完全是成为了和华的附属公司。

“不然,你以为周晋成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股份呢?”陆景那时如是说。

很明显,这是和华在期货市场取得重大战果之后,所带来的附属品。这也是和华在东南亚扩张影响力的布局。

“静云,我和你谈一点正事。”晚餐进行到一半之后,陆景已经将张静云的称呼换成了“静云”。

看着借故离开片刻的宋雨绮,再听听陆景的话,张静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娇娇怯怯的道:“陆景,什么事啊?”

“别紧张。”陆景安慰了一句,张静云的胆子比兔子大不了多少,“是有关于你和崔七月联姻的事情,你有没有打算解除这门婚姻?”

“啊…”张静云轻声惊呼,漂亮的柳月眉舒展开,带些苦恼的道:“我想啊。可是我家里肯定不同意。等我今年研究生毕业之后就要和他结婚。”

说起婚姻,她十分抑郁,但也没法反抗家里的决定。

陆景双手在桌子上拢在一起,笑道:“你毕业之后结婚倒没什么。我就怕崔七月会要求提前和你结婚。他现在的处境很艰难。静云,我的同学被崔七月指使人泼了浓硫酸毁容。我要让他付出代价。你和他的婚姻现在是他唯一的助力,你可不要松口答应嫁给他。半年之后,我会解决他。”

“哦---”张静云有些高兴的点头。只是,她习惯了把情绪隐藏起来,不论是苦恼、兴奋,表现出来都是带点淡淡的味道。配着她娇怯、文静的气质,活脱脱一个红楼梦里林妹妹的模板。

陆景笑笑。他就是担心张静云柔弱的性格,特意来和她谈一谈。不然崔七月成了张家的女婿,自己和诗经还不好下手对付他了。又叮嘱道:“你要是顶不住你家里的压力,尽量的拖着。实在不行,去珀斯躲一躲。”

张静云咬着嫣红的嘴唇,有点不高兴,陆景把她当什么都不懂小女孩,涉及到结婚的事情,她就算性子弱,也不想当人偶呢。“我知道了。”

“行吧,我明天去珀斯,有时间我们再联系。你在新加坡这里要是遇到事情打这个电话。”陆景将李宏深的电话给了张静云。李宏深也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学生。诗经要张静云有事找他,他现在离开新加坡,自然要安排下。

“嗯。”张静云接过陆景的便签纸。

陆景听她“啊”、“哦”、“嗯”这几声,忍不住笑起来。倒不是笑她话少,而是这几个单音节的调子很容易让人想起某些事。

张静云身段窈窕,胸挺腰细,腿长臀翘。算是个美人。偏偏性子柔弱如水,逆来顺受的小媳妇般。很能激起男人把她压在身下狠狠鞭挞的欲-望。

张静云只是性子弱。都读研究生了,该知道的东西都知道。一看陆景就不是好笑。忍不住翻个白眼,模样娇俏无比。

她最近和陆景接触的几次,算不上朋友,但相处的还是融洽。这会消除了陌生感之后,胆子变得大了些。

陆景哈哈一笑,结账之后,和宋雨绮一起离开。

先把崔七月的最后一条退路斩断,再慢慢的收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