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89章 崔七月之伤

第1389章 崔七月之伤

新加坡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的酒吧是长方型布局,临近新加坡河方向装着落地玻璃,180度的观景角度。夜雨中的新加坡城灯火点点,景色迷人。

陆景和董冰坐在酒吧尽头的吧台处。“不要得寸进尺”这句话里有许多未尽的意味。

陆景禁不住莞尔,举起酒杯和董冰轻碰,笑着道:“董冰,我觉得我脸皮应该厚一点。没准还有赢得佳人芳心的机会。”

董冰笑靥如花的白了陆景一眼,“陆景,我承认你是个很出色的男生,和你相处也很愉快。但是,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过线。”董冰明快的一笑。将这番话说出来后,心里轻松了不少。她可不想和自己的闺蜜丁灵爱上同一个男人。那会让她有偷窃感情的负罪感。

董冰处事落落大方,坦承对陆景的好感,又划下一条线。空气里仿佛有她芬香的气息。

只是陆景并没有放弃劝说,洒然的笑道:“董冰,珀斯又不是一座县城,难道还没有你我之间保持距离的空间吗?小灵见到你会很开心。”

董冰粉色的水晶高跟凉鞋作势要踢陆景,娇嗔道:“信不信我踢你?”

“当然信。”陆景笑着略微侧身。他现在可不敢让董冰踢他,这妮子会真的用力踢的。

董冰翘起嘴角,一缕明丽的笑容在她极具英伦风情的容颜上勾勒出,换了一个话题,“哦。陆景,问你一个问题。你在新加坡表现的太警觉了,你怎么知道三井会对我们窃听?”

前段时间每次进出丽都酒店都要检查。比机场的安检还严格。弄得她很难受。

陆景小口的抿着红酒说道:“我从晚婷在机场被毁容得出的结论。长井静香要不是拥有窃听的渠道,肯定会建议在晚婷身上做手脚。我都想知道夏如龙、长井静香的头寸分布,他们有怎么会不想知道和华的仓位情况?”

“原来是这样。”说起晚婷的事情,董冰感叹着看了陆景一眼,挥手作别,潇洒的离开吧台处。

陆景已经动用重金聘请了全世界的烧伤专家齐聚珀斯为晚婷诊断。治愈的机会不小。据宋雨绮说,初期花费了3000万美元。再加上为了晚婷宁可毁掉自己的商业信誉,难怪晚婷会对他有感觉。

不过,她对陆景只是欣赏。陆景不是她钟意的男生。

看着董冰窈窕的倩影,陆景微微一笑,心里泛起美好的情绪。董冰是个与众不同的女生。突然间,他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前世里董冰会一直是单身。

1月7日,陆景视察过新加坡景华电子技术研究院之后,便带着助理飞往珀斯和众多红颜一起度假。

送行者众多。计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新加坡景华电子技术研究院,淡马锡总裁、副总裁徐阳成、詹皓的儿子、沐清、符玉龙、李宏深、黄千儿、周明诚、计萍、新加坡的财经媒体等人。

余乐和董冰在机场送别陆景之后,坐飞机回了香港。董冰是拒绝了陆景的邀请。余乐知道陆景是和他的女人一起度假。索性请假回香港陪女朋友寇小蛮。

随着和华的话事人陆景离开新加坡,和华财团在新加坡掀起的巨浪逐渐趋于平静。新加坡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在清理之后重新对外预售。

1月9日,新加坡石油公司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共同举行签字仪式,正式对外宣布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收购新加坡石油公司。持有其50%的股份。

这一消息立即引起了财经媒体的热议。显然,第四石油公司迈出了成为全球航油领域领头羊的坚实一步。警惕者有之,怀疑者有之。叫好者亦有之。

据说第四石油的工作受到了上面的表扬。

黄海。中心区新城大厦27层,华府传媒的董事长办公室中。听到敲门声。崔瀚放下手里的报纸,“请进。”

全权负责华府传媒事务的执行总裁路龙陪着一名年轻人走进来。脸上带着几许讨好的笑容。崔瀚笑着站起来,迎了出来,“方少,你怎么有空来我这儿?”

来得人是唐诗经的跟班方破虏。让崔瀚为之动容的身份,却是黄海市新任市长徐凯定的外甥。

方破虏笑着拍拍崔瀚的肩膀,亲热的道:“你小子少来这一套。”他已经适应了他在黄海的圈子里地位上升。但是崔瀚作为有望继承崔家的继承人,他没必要拿捏。

两人说笑着分宾主在待客沙发处坐下来。等路龙出去后,方破虏开门见山的道:“喏,崔瀚,我有点事情和你商量。是关于崔七月的事情。他现在在文舟?”

崔瀚微怔,继而嘿嘿一笑,他很清楚方破率和唐诗经的关系,道:“那怎么可能?九叔现在很不待见崔七月。崔七月在文舟哪里待的下去。他在黄海。”

说着,又笑道:“方少,还有件事,你可能不太清楚。崔七月本来是想和交州张家的张静云结婚。但是张静云人在新加坡交流学习,死活不同意。哈哈,以前是崔七月看不上张静云,现在风水轮流转。张静云看不上崔七月了。该啊!”

“这话说的。啊哈,有点入我的心坎啊。”方破虏畅快的哈哈一笑,从茶几上拿起火机,点了一支烟。他知道崔七月其实是喜欢诗经姐。可惜诗经姐不仅不喜欢他,还记着以前的恨事。

心道:诗经姐真有点红颜祸水的意思啊。一个虞文昌、一个崔七月。爱恨情仇呐。好在自己只能是喜欢诗经姐,没有追求她的勇气。

方破虏吐出口烟圈,“崔瀚,崔七月在黄海就好办了。我想找找他的麻烦。你有什么好建议?”他今天来就是与崔瀚合计的。话说的很直白。

崔瀚对这件事早就有腹稿。六大世家里面的人都知道唐诗经要报复崔七月,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种。方破虏这明显是冲锋的“小弟”。说道:“方少,我听说黄海政协郑主席的孙子郑鹏和崔七月有点过节?”

方破虏眼睛顿时微微一亮,“有这事…”

位于浦宁区文化路的中天酒吧是黄海最有泡吧氛围的酒吧。深受夜店一族的喜爱。

崔七月开白色的保时捷缓缓的经过闪烁着霓虹的酒吧,淡雅幽静的咖啡屋,停在了中天酒吧门外。片刻后,独自进入酒吧,拿了一张酒台喝着闷酒。

酒吧人流熙熙攘攘,五颜六色的灯光绚丽。闪烁不息。崔七月郁闷的灌着酒。

新加坡那边的事情已经完结。他和高修平的资金除了给夏如龙锁住了要几个月之后才能拿回来以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损失。高修平已经回到渝都经营海益汽车。

但是,他的处境要艰难得多。他因为承认了指使人将ek公司的职员杨晚婷毁容很不得崔九叔欢心。现在更是连负责文舟晶圆厂的差事都被剥夺。

而夏如龙的失败,将他重新获得崔家继承人的地位的希望给掐灭了。

这些天他独自一人来中天酒吧喝着闷酒,顺带解决下生理需求。以他英俊的相貌,身材、豪车,这都不是问题。

中天酒吧的一角,莫少锋和刘怡秋坐在一起,远远的打量着酒吧中鹤立鸡群的崔七月。崔七月身上的气质与常年厮混酒吧的男子完全不同。

刘怡秋笑着问道:“少锋,有事情要发生?”她不得不承认,崔七月是一个很有内涵的男子。

“当然,今天有人通知我来看一场戏。”莫少锋嘿嘿笑道。他现在在黄海的一些圈子内很吃得开。眼光痴迷的看着刘怡秋。

刘怡秋个子修长窈窕,穿着紫色毛衣,黑色的打底裤,整个人曲线毕露。高耸的乳-峰像山峰一样挺立,打底裤勾勒着浑圆的俏臀曲线,勾-引着男人的目光,美俏艳丽。

刘怡秋虽然只是来帮他重建长阳射击俱乐部,作为一个有恋姐情怀的男人,成熟的刘怡秋对他而言很有吸引力。

“哦?”刘怡秋笑着看向莫少锋,钻石耳坠轻摇,很有女人韵味。

莫少锋禁不住吐了口口水,很想在她脸蛋上吻一口,又怕得罪这位,道:“秋姐,是崔瀚通知我的。绝对有好戏。”

刘怡秋微微一笑,翘着手指,优雅的喝着酒,温声道:“少锋,我还能不相信你?”她本来就是以色娱人,倒不介意和莫少锋玩玩男女间的游戏。

说话间,酒吧外突然进来一群人。“郑少,郑少”的打招呼声不断。进来的青年约莫二十多岁左右,穿着休闲衫,长得很帅气、阳光。径直走到崔七月面前。

崔七月这会喝得醉眼惺忪,大马金刀的坐着,“郑鹏?怎么,你找我有事情。”

郑鹏的跟班怒斥道:“玛德,你居然敢在郑少面前坐着说话。”

“诶…”郑鹏摆摆手,“崔少,外面那辆保时捷是你的吧?我记得你原来借给了寇凌开。雪诗一直都想要我买一辆豪车给她。可是我哪里买的起?崔少,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那辆车实在不顺眼,一时冲动没忍住,把那辆车给砸了。所以过来向崔少道个歉。对不起啊。”

崔七月哪还会不明白怎么回事,勃然大怒的站起来去拎郑鹏的衣领,“你麻痹的,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