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90章 谁来负责任

第1390章 谁来负责任

中天酒吧的经理范娜是个很妖艳的熟女,一套价格不菲的摩登黑西装裹着火爆的身材,像颗熟透的水蜜桃。听到手下的汇报,踩着猫步上了二楼。

一路上引起酒吧里男人们的关注。西装下丰腴浑圆的臀部轻晃动的抖着,楼道上的两个男人看的眼睛发直,在酒精的刺激下某个地方蠢蠢欲动。

范娜心里不屑的哼了一声,她不介意和优秀的男人一夜欢爱。但这类男人毫无资本,永远也就只敢对着她想想。径直上楼,停在了二楼栏杆处一名穿着白色衬衣的中年男子身边,努努嘴,“老板,下面的动静闹得有点大。要不要派人分开他们?”

潘亚楼是中天酒吧的老板,在黄海有三家酒吧,以中天酒吧生意最为火爆、利润最高,一晚的利润50万。今晚他在中天酒吧来巡查,正好碰上这一幕。

“分开,怎么分开?”潘亚楼挑挑嘴角,看向楼下打成一团的五六人,“下面带头打人的是政协郑主席的孙子郑鹏,你觉得我们中天酒吧够资格扫他打人的兴致?”

范娜善解人意的笑了笑,从西装口袋里拿出女士香烟,点了一颗,趴在栏杆上吞云吐雾。

潘老板的层次结交的是市房管局的刘科长、环保局的马处、浦宁区公安分局陈副局,食品药品监督局的郑处、市工商局的罗处等,再往上就要抓瞎了。

楼下的场面基本是围殴。范娜饶有兴趣的看着正中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内涵男人。

潘亚楼叼着烟,拿着酒,望着场子里群魔乱舞。霓虹灯闪烁,晃人眼。下面打人的事件渐渐的平息。“范娜。吩咐下去,把崔少送去治疗。”

黄海那个酒吧每天晚上没有打架的事情?只要不报警影响生意就行。酒吧也期望客人私了。

“哦?”范娜挑挑眼角。询问的看向老板,笑意涟涟。

潘亚楼笑着摇摇头,“怎么,你动心了?楼下那位帅哥原来是深业集团的副总。郑鹏见到他跟孙子似的。可惜啊…,我们做个顺水人情吧。”

“距离这么远我能看的出来是帅哥?何况现在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范娜并不在意这个玩笑,“他得罪什么人了,怎么到这样落魄的地步?”

“说这个我倒是有点内幕消息…,据说是因为唐家的六小姐得罪了陆二少。”潘亚楼仰头吐出口烟,带点羡慕的神情说道。

唐家六小姐何等的风采。他远远的见过几次。那是黄海金字塔顶的人物。陆二少这个人似乎还要厉害。否则,何以征服唐六小姐,让她顺从的在黄海机场当众热吻呢?

玩最漂亮的女人,拥有滔天的权势,随意一脚就将对头打落云端。那个绚丽的世界会是何等的精彩呢?想必,没有那个男人比羡慕这样的生活吧!

“陆二少?”酒吧里三教九流,各种大人物的逸事,范娜多少都知道一点,却是第一次听说黄海有这么号人物。

潘亚楼呵呵笑着弹弹烟灰。“别想了,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去吧,办正事要紧。”话音才落,犀利的警报声远远传来。

“草。谁tm报警的?”潘亚楼脸色一变,气急败坏的下楼,“劳资的生意啊…”

两个小时后。崔七月被带到了一间审讯室。空荡荡的房间中央摆放着一张椅子。崔七月不屑的坐在椅子,挑衅的看着眼前的两名警服男子。

200瓦的白炽灯将二十平的房间照的明亮。白色墙壁上光溜溜的。没有任何的饰物。跟着崔七月进来的两名警员坐在了深红色漆的木桌后面。椅子拖动发出咯吱的响声,在深夜里很刺耳。审讯开始了。

“姓名。年龄?”

“崔七月,32岁….”

一个个的问题过着。崔七月不所谓的应着。他不相信一个郑鹏敢对他玩出什么花样。他如今算是落魄了,但是仅凭郑鹏还敢把随便把他栽赃送进去。

满脸皱皱的老警察合上面前的笔记本,市里的审讯专家,刚才他一直唱着红脸,“崔七月,打架的事情咱们不聊了。这个事情情况很明晰。你被几个地痞打了。医药费,郑鹏说愿意为他的几个朋友出。我建议你们私下里和解。

我们现在来谈谈一件很多年前的案子。虞文昌这个人你有印象吧?据说,他死之前,你和他谈了很久,可以谈谈你们当时聊了什么吗?我们对这个案子很感兴趣。”

崔七月慢慢的坐直了身-体,看着满脸皱皱的老警察,继而哈哈大笑,“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崔七月笑得捧着肚子,笑得在地上蹲下来。摇着头感叹道:“诗经啊诗经,想不到你会用这样拙劣的手段来对付我。真是让我失望啊。难道爱情让你的智商下降了吗?”

“你笑什么,老实点。”年轻的警察“啪”的一声拍着桌子,见崔七月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转头看向身边的同事,“刘处….,这…”不是疯了吧?这心理素质也太差劲了一点。

刘处摇摇头,耐心的等着崔七月笑完,将玉溪烟推到审讯桌的边沿,又将火机放了过去,道:“抽烟。”

崔七月笑得有点猛,被打破的嘴角牵扯得有点疼。拿了一支烟猛的吸了几口,脸色平静,玩世不恭的道:“刘处,是吧?这件事我没什么好说的。要问,让唐诗经亲自来问。”

刘处制止了要发火的年轻警察,和颜悦色的道:“崔七月,你不愿意说,那这件事我们揭过吧。我们谈谈另外一个案子,恒新集团的董事长墨承在黄海突发心脏病的事情,我们怀疑是谋杀。对这个案子你有什么想说的。平鸿基金的原总经理张子昂,和你的关系很密切吧?”

崔七月冷笑。“是,关系密切。这能说明了什么?我对墨承的案子没有什么想说的。我告诉你,张子昂死在交州是陆景派人杀的。你信不信?”

刘处微笑道:“你说的情况我就不了解了。你也没有证据不是?我手里有点证据,证明你和墨承的死有点关系,你看看。”

刘处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拿出是一份打印出来的资料递给崔七月,“这是平鸿基金的几名离职员工的供词,包括张子昂的秘书。”

崔七月随意的翻了翻,淡淡的道:“刘处,这些侧面的供词说明不了什么吧?”

刘处点点头,“确实。这样吧。你肯定还要在这儿住两天,给家里打个电话吧。”说着,将崔七月的手机还给了他,和年轻的警察带上门离开。

审讯间里变得安静起来。崔七月默默的抽着烟。以他的智商已经发现幕后的黑手是唐诗经,郑鹏不过是一个马前卒而已。只是身上的痛,被人打了一顿的侮辱感都远不及心里的痛——他深爱的女人居然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对付他。

墨承的事情,他做得很干净,根本没有任何的手尾。他不怕警方去查。

况且四年前的事情,很多线索都已经断掉了。唐诗经要想通过这件事入他的罪是痴心妄想。崔七月想了想,拨了家里的号码。

从文舟飞往黄海的民航客机头等舱中,稀稀朗朗的成功商务人士中,一名犹如鹰王般的中年男子格外显眼。

崔九霄轻轻的摇着手里的红酒。看着酒液的晃动,陷入沉思。

四天前,崔七月在黄海中天酒吧里斗殴被抓到了派出所。随即黄海刑侦支队接手了这个案子,询问虞文昌的自杀案和墨承心脏病突然死在黄海半岛酒店的案子。

崔七月没有对这两个案子做任何的评述。保释之后被限制离开黄海。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平鸿基金突然被黄海经侦支队封查:涉嫌洗钱。

平鸿基金牵扯的人和事非常多,他不得不前来黄海亲自沟通这件事。

“崔总。到了。”下飞机后,崔九霄带着身边随行的助理、保镖前往黄海深蓝游艇俱乐部和唐论语见面。解铃还须系铃人。随着助理一声提醒,崔九霄缓缓的张开眼睛,不知不觉中,他竟睡着了。

深蓝游艇俱乐部是黄海社会名流首选的交际场所。5层楼高占地20亩的主楼呈现一个“8”字形状,与提供150个泊位的游艇码头无缝对接。主楼恢弘大气,豪华酒店与高尔夫球场则分别位于主楼的南北两侧,提供首屈一指的优质服务。

名贵的包厢中,夜灯华丽。崔九霄微笑着和唐论语握手,“老唐,好久不见啊。”

“你在文舟的时候多,咱们是有段时间没见面聊聊了。”唐论语沧桑英俊的脸庞浮起一抹笑意,身上有着如同深渊大海般的宁静,邀请鹰王般的崔九霄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落座。

两人寒暄着的时候,随行人员都离开了包厢,守在门外。

崔九霄轻轻的叹口气,“老唐,一晃几十年,咱们也都老了。小一辈的关系也不像咱们那时候了啊。你说,诗经怎么和七月闹成这样?”

据说平鸿基金的事情,是黄海市市长徐凯定批示的。唐论语是徐凯定的好友。平鸿基金的事情,十有八-九是唐诗经为了报复崔七月搞出的动静。

唐论语喝着茶,笑着道:“九霄,小辈的事,我是不怎么管的。你啊,想管也不管了。我听诗经说,张家的小姑娘拒绝嫁给七月?”

说起这事,崔九霄顿时感觉脸面无光,摇摇头,喝着手边的清茶,认真的道:“老唐,平鸿基金的案子牵扯很大。徐市长未必担得起来。我想要尽快平息事态,你有什么建议?”

唐论语淡然的一笑,暗示道:“就是因为事情大,所以需要有人负这个责任嘛。”

崔九霄一愣,有些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