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91章 再见?再也不见

第1391章 再见?再也不见

北国下了第一场小雪的时候,柏斯正处在夏季中。清晨,天际边泛着鱼肚白,一丝丝微亮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万籁俱静。海潮轻拥着微草岛的沙滩,潮起潮落。

陆景穿着灰色的睡袍从别墅的观海房间中出来,拉开木门扉,信步在别墅二楼的阳台栏杆处看着远处波动的蔚蓝色海面,伸展着双臂做扩胸运动,心情愉悦而放松。

片刻后,唐诗经打来电话,语气有些歉然,“陆景,我准备回黄海了。物色米高梅高管的事情,我交给羽寿来处理。对不起啊…”

微风吹拂着陆景额前的头发。陆景笑笑,说道:“诗经,为米高梅物色高管又不是你的职责。让羽寿负责就可以。我们之间不用说‘对不起’。其实,我也想回黄海看看此刻崔七月的模样。呃,这么说,不会降低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吧?”

羽寿是天辰娱乐的总经理。天辰娱乐收购米高梅已经完成。不过,天辰娱乐目前还没有对米高梅作出任何的调整。

唐诗经禁不住笑起来,不可匹敌的成熟风情洋溢出来,可惜陆景在珀斯欣赏不到,“你还知道形象啊?珀斯的风景好吧?”

她知道陆景在珀斯陪着他的女人度假。据说红粉军团的数量很有点庞大。想想,她心里就有点郁闷。不知道他妻子卫婉仪知道后,会不会罚他跪搓衣板?

陆景昨天晚上还和叶妍、吴璇、李慕清、莫心蓝一起享受了整晚的美妙。柔情蜜意的相拥相吻,爱抚,各种姿势一一使用。将他心爱的女人们依次送到极致,自己也尽情的在她们温暖湿润之中释放。极尽温柔。珀斯的风景能不好吗?

愧疚的情绪对陆景来说是没有必要的。就像心蓝给他说的,没有谁是谁的累赘。既然在茫茫人海中相遇,而且在一起感觉到幸福,享受彼此在一起的每一秒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给爱慕着的唐美人在电话里揭穿他正在陪红颜们度假的事情依旧有些尴尬。

陆景腆着脸笑了笑,和唐诗经聊着崔七月的事情。

平鸿基金洗钱的案子被捅出来是他安排gi公司做的手脚。商务间谍的活,gi公司干的得心应手。他一直都和诗经保持着沟通。整治崔七月的方案,他“贡献”了不少点子。

当然,他会照顾化身复仇女神的诗经的情绪,整体方案以她为主。

崔七月已经被崔九霄推出来做替罪羊平息众怒。他离入狱定罪不远。诗经想要回黄海亲眼看着崔七月入狱的心情可以理解。入狱之后。估计崔七月不会见诗经。

介绍了和唐诗经的通话,陆景琢磨了下,拨了住在微草岛对面海岸处lidor海边别墅区的墨静雯的电话。宋雨绮她们几个助理和陈笑、苏晓玉一起住在了lidor海边别墅区。

黄海第一看守所位于黄海市区与建承县交界的地方。座落在绿水环绕的湖畔。这是一个规格很高的看守所,从铁门驶入时,能感觉到冬季阳光明媚。

一间安静的会客室里,裴吴越、崔横波、高修平见到了崔七月。剪了个光头,穿着黄色囚衣,不复往日英俊潇洒。裴吴越轻轻的叹口气,“怎么搞到这幅地步?”

崔七月深深的吸着烟。声音沙哑,“九叔把我卖了一个好价钱。他曾说有他在一天就保我一天平安,但是在平鸿基金巨大的利益面前,他还是将我卖了。”

高修平坐在沙发上。闷声道:“诗经这么高有点坏规矩。”

六大世家谁没有点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并州齐家的煤矿生意、南海黎家的走私。就唐风集团,每年以拍摄电影的名义投资,不知道洗了多少钱。

如果谁都这么相互举报。谁都没有好日过。

崔七月嘿的一笑,很苦涩的笑容。“修平,徐市长新官上任。唐诗经这是送政绩。根本就不怕牵连的人多,就怕牵连的人不多。嘿,好算计,好心机。”

崔横波心里难过的要死,低头垂泪,天之骄子的堂哥如今竟然是如此的落魄,“七哥,你在里面过得还好吗?”

“横波…”看着以为人妇的堂妹,崔七月心里突然有着难掩的难受。说到底,他还是不接受崔九叔把他卖掉的现实。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住了情绪,“还行。家里,我爸妈都送了很多东西进来。以你七哥的水平,有资金,难道在十几个人的号子里还混不好?”

“呜---。”崔横波抽泣的哭起来,泪流满面。裴吴越轻轻的抚着娇妻的背,温声道:“横波,不哭了。”有些事情,横波很难理解。其实,在他心里,对崔七月的遭遇只是有些感慨,但并没有多少同情。

诗经之前的爱人虞文昌,唐论语选定的唐风集团的接班人,可是给崔七月舌灿莲花的羞辱得自杀了。诗经现在只是将崔七月送进来。就算判个十几二十年,这比起虞文昌的遭遇还是天差点别。

崔七月出狱照样是锦衣玉食。他历年的积蓄都在,有5千万美元。而虞文昌不仅人死了,名声也钉在了耻辱柱上,成为六大世家中的一个笑柄。

听着崔横波的哭声,高修平心里涌起兔死狐悲的感觉,长长的叹了口气。唐诗经忍辱负重数年,借陆景的东风一举将崔七月拿下,得偿宿愿。

谁会想到诗经心里的仇恨会如此的深呢?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唐诗经返回黄海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去见崔七月。而是驱车来到黄海人民公墓。满地的坟头,唐诗经陌生的寻找着,凭着记忆最终在1236号墓地停了下来。

“文昌。我来看你了。”泪水在一霎那间汹涌而出,唐诗经手抚着墓碑。这是7年来。她第一次来看虞文昌。以前她不敢来,害怕会把心里的情绪释放出来。

孤坟接蒙叟。鬼唱夜为邻。

2500个日夜的思念、折磨、仇恨、怨念在今朝彻底的释放。唐诗经哭的痛快无比。她做到了,实现了在文昌下葬那一刻的誓言:为你复仇。

“诗经姐…”此情此景,方破虏也别过头抹着眼泪,将带来的冥币、香、茅台酒、中华烟拿到了出来。

痛快的哭过之后,唐诗经芬香祷告,点烟倒酒,沉默的注视着孤零零的墓碑。仿佛想要看到隔世的地方,看到那个总是对她笑的男人。文昌…。

往日的回忆就像是开了闸门的水龙头,汹涌而出。想起春风沉醉的夜晚。夏日泛舟的喁喁私语。秋后登山的豪情描绘,寒冬被窝里的温暖甜蜜。

看着成熟美丽的诗经姐情绪释放,方破虏心生柔情。这份纠缠在比他大五六岁的六大世家青年骄子之间的爱恨情仇让他感慨不已。所处的立场不同,看问题的角度要不同。

突然的想起一个名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所以,虞文昌进了坟墓,崔七月在外面逍遥了这么些年。

诗经姐为爱人复仇,天经地义。

日暮西斜。唐诗经在方破虏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双腿发麻。揉了一会,道:“走吧,破虏。”

上了车,方破虏开着车往市区里去。唐诗经轻声道:“破虏。去第二看守所。我要见崔七月。”

“诗经姐,你晚上要见他?”方破虏听话的转了方向盘,不解的问道。

唐诗经拿纸巾擦着泪痕。“我不想情绪过夜。”

“好的,诗经姐。我安排一下。”方破虏说道。

以方破虏的能量几个电话打出去,很快就安排好了唐诗经和崔七月见面的事宜。见面是在一间安静的休息室里。房间不大。布置着米色的沙发,玻璃茶几。

方破虏悄然的退了出去,有唐诗经的保镖在里面他没什么可担心的。

崔七月看着素面朝天依旧美丽动人的唐诗经,抿了抿嘴,坐到沙发上。这是他爱过的女人,这是送他进来的女人。恨她,爱她,种种情绪就这么纠结在心里。

看着认命的崔七月,穿着滑稽可笑的囚衣,唐诗经轻声道:“七月,我刚刚去看过文昌。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天晚上你给他说了什么了。”

崔七月不承认虞文昌、墨承的死和他有关。被定罪的原因是指使平鸿基金洗钱,涉及金额有2亿美元。属于数额巨大、情节严重的范畴。

崔七月呵呵的笑了起来,惨笑,“诗经,现在说这个有意义吗?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现在看也看过了。你走吧。”

唐诗经蹙起娥眉,旋即又舒展开,“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崔七月剃着光头,在这一瞬间眼睛里突然有了他往日的神采,“我想要你记住我。”

唐诗经沉默了,片刻后站了起来,认真的道:“七月,我想我会忘记你的。你和文昌都属于过去了。从你这儿离开,我将要追寻新的生活。”

唐诗经站着,是居高临下的角度。穿着冬季的素色棉外套,卡其色的休闲裤。高挑、曼妙、性感、冷艳、成熟。有着无与伦比的风情。崔七月缓缓的点点头,“诗经,我不会祝你幸福。如果有一天你和陆景分手了,我会去看你。”

唐诗经忽而翘起嘴角,巧笑嫣然,仿佛春回大地般的温暖笑容,“七月,你还是那么的小心眼。但是,陆景会让你失望的。再见!”

“再见。”崔七月站起来,目送在自己这一生中有着无与伦比地位的女人离开。

方破虏迎接着唐诗经,回头看看第二看守所,心道:“别了,崔七月。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