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392章 关小宁

第1392章 关小宁

珀斯。明月当空。

平整蜿蜒的海滩,浪潮不时的涨起又退下,翻着白花的海水冲刷着沙滩,三行脚印斜斜的延伸到远处。刚吃过晚饭,陆景和关宁、丁灵在海滩边散着步。

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对正在挽着手说话的关宁、丁灵笑着道:“我接个电话。”

“好啊。”关宁抿嘴一笑,额前的齐刘海在月色下越发显得她气质清纯妩媚,挽着丁灵离开。

陆景接了唐诗经的电话。唐诗经清润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带着醉人的温柔,“陆景,我想你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没有任何的铺垫,就这么倾吐心声。陆景仿佛被雷击了一般,定定的站着,心潮起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身在黄海的美人儿的这句话。

各种情绪在陆景的心里交汇起来,当绝代风华的唐诗经这么直截了当的表示心底的爱慕时,他的从容、平静、洒脱都统统消失,有一点局促,忐忑,“诗经…”

唐诗经知道陆景现在是什么情况。无论是要他飞回到黄海,还是她飞去珀斯都不合适,道:“陆景,我今天去看了崔七月,还看了虞文昌。我在黄海等你。”

她已经准备放下和文昌的那一段感情,包括对崔七月的仇恨。她要把握她自己的幸福。

陆景嘴角浮起温柔的笑意,“诗经。我会去黄海的。”

诗经和诗凝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子。诗经可以自己从仇恨中走出来。而诗凝却难以独自从亡夫死亡的阴影中走去。能和她们在一起,是他的幸运。

絮絮私语了一会,陆景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看着天边的明月。想起诗经水灵动人的容颜。佳人如月。快走两步,追上了关宁和丁灵。

关宁穿着简雅的短袖t恤,梳着马尾揪。白色的七分裤包裹着她浑圆修直的**,美的无可挑剔。花容月貌,清纯里带着极致妩媚的风情。

丁灵剪着短发,微圆的脸蛋白皙清秀,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青色的裙子。乳翘肤白。清纯可人。一双大而迷人的杏目含情的看着陆景。宛若一株茉莉花。

陆景轻轻的将关宁抱在怀里。又牵着丁灵软软的白嫩小手。小灵的手软而温润,有些肉感。比之关宁修长的玉指又是一番感受。

“小景,谁的电话呀?”关宁将头埋在陆景怀里,温柔的问道。

“诗经的电话。”陆景细细的将唐诗经、虞文昌、崔七月的恩怨情仇简略的说了一遍。

关宁秋水似的眸子里有如清泉般的目光,让人心旷神怡。抿嘴一笑,“你不去黄海陪她?”

陆景笑着摇摇头,“说分身乏术这句话,会不会被你罚晚上不许上床?”

丁灵听得轻笑起来,甜美无比。关宁姐怎么可能给这样的惩罚。

关宁恬静的笑着,有着沁人心脾的美,“不会呀。我要罚你的话,就让你在新月湖畔再放一次烟花给我看。”

想起和关宁一起在江州读大学时的快乐时光,想起九六年的夏天在她家里定情的一吻。想起她拉二胡来表达她的欢快,情意。种种甜蜜的往事浮上心头,陆景心里柔情涌动。动情的低头吻着关宁嫣红如脂的柔软嘴唇。这个解语花般的女孩在他心中占了最重的份量。

动情的吻了一回,关宁娇羞的伏在陆景怀里,不再和他接吻。小灵在一旁看着的呢。

丁灵不再是四中那个含羞草般的女孩,可是看着陆景和关宁舌吻,牛奶般白-皙甜美的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娇羞的风情动人无比。

陆景低头吻着她。手掌伸到裙子里爱抚她弹性十足丰满的圆臀。想起在火车上。她柔顺的翘起雪臀趴在卧铺上仍由自己纵横驰骋征服她的美态。

过了一瞬间,也或许过了很久。往事从心底流淌着而过。关宁道:“陆景。明天晚婷手术,你有时间去看她吧?”

“那当然的啊。”陆景笑着道。杨晚婷的手术一共要分三次。明天下午是第一次手术。

陆景在沙滩上和关宁,丁灵亲昵相依的时候,住在lidor海边别墅区的墨静雯正接着母亲房玉的电话。

珀斯和京城是同一纬度,没有时差。只不过,京城是冬季的时候,珀斯正在夏季。无怪乎,很多人都将珀斯选为度假的首选地。

“静雯,在珀斯还好吧?”房玉问候着女儿。前段时间新加坡石油大战,她听了女儿的建议,早早的从石油市场撤出,小赚了一笔。要是现在撤离市场,恒新集团就死掉了。

“还行。妈,崔七月已经关进去了。据说要判十八年。他出来就是50岁,这辈子算完了。妈,爸的仇总算是报了。”墨静雯说着,潸然泪下。

父亲的死一直是她心头的痛。陆景从来没有向她承诺过什么,但最终还是将这份恩怨了结。

在新加坡的时候,看到陆景为了杨晚婷毁容大发雷霆,要惩治崔七月。她有时候会傻乎乎的想,要是毁容的是她,陆景会不会就为她把父亲的仇给报了呢?

交州,太月北辰别墅的书房中,房玉悄然的抹了抹眼泪。

前夫墨承无故死亡一直是压在她心头的一大块石头。现在这块石头被卸掉了。

恒新集团也收到了她手中,并且在发展壮大。女儿作为陆景的助理、和华的董秘。被誉为亚洲最性感的女人,知名度非常高,可谓事业有成。

只要静雯回恒新集团,房家也夺不走丈夫留给女儿的家产。她这辈子算是没什么遗憾了。

“嗯。静雯,你爸的大仇得报。你现在啊,也没有必要回恒新集团。好好的在陆景身边做事。”房玉絮絮叨叨的叮嘱着女儿。墨静雯一一应承着。

末了,房玉道:“静雯,你和陆景的关系发展的怎么样了?”女儿的心思,当妈的能不知道。那年在交州她就发现了苗头。

“妈…”墨静雯娇嗔的跺脚,俏脸绯红,支支吾吾的一会,抵不过母亲的询问。道:“他都结婚了。你都不知道他有多么风流。”语气带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幽怨。

眼光看向窗外的海面。在对面的海面上,她目光看不到的地方。陆景和他的红颜们在微草岛上度假。就前几天给她打了个电话。

“傻孩子,有本事的男人谁没几个女人?你要是喜欢他,就可以尝试。不喜欢也不要勉强,把工作辞了。回恒新集团里来工作。妈做一辈子生意,最终都是留给你的。”

墨静雯沉默了一会,道:“妈,我知道了。”她曾经给陆景说过,等她学成之后,就会恒新集团工作,将恒新集团带到父亲生前的高度。但是,现在,她心里真的愿意离开吗?

扪心自问。心里慌张。

房玉清晨起来,给聂问白打了个电话。不管她怎么不待见这个狐媚子,终究是墨承的第二任妻子。嗯,生了女儿墨知秋之后,也成了前妻。

墨承大仇得报,她觉得应该通知一声。在交州,早晨8点还在休息的人大有人在。以聂问白慵懒又爱美的脾气,现在肯定在床高卧。她选择了这个时间来吵醒她的瞌睡。

云榭c栋22层的豪华复式公寓。聂问白接了房玉的电话,听她说完。又挂了电话。披衣而起,性感妩媚的身材在空气中若隐若现。聂问白坐到梳妆镜前。

看着镜子中风韵璀璨的大美女,聂问白浅浅的一笑。纵然是一个十六岁女孩的母亲,那份修炼出来的成熟风情味道十足,透着岁月沉淀后诱-人的韵味。

她都记不得多久没有和陆景联系了,在交州,在美国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个阳光明丽、温暖的梦一样。她在交州生活、休憩、美容,闲暇时玩着古玩。等待着某人的召唤,可她就想被遗忘了一样。

除了账户上拿令人砰然心动的数字还在不断的上涨外,她都不知道她的生活里能否找到陆景的痕迹。但,她确实没有忘记那个带着阳光清新味道又体贴细心的男人。

没想到在这个冬季的清晨又听到了陆景的消息。对墨承的仇,她并不在意。墨承和她见面的第二次就给她下了药。然后成了笼子里的金丝雀。

“在珀斯陪着十二个美人度假。陆景,你真够风流的啊…。神仙眷侣的生活呐。”聂问白想了想,丰韵神采的绝美脸蛋型的瓜子脸上勾起一个妩媚天成笑意,拨了陆景的电话。

微草岛上庄园的后面有一座大型的花园。灌木丛围城一个圆形。夏季十分,姹紫嫣红,芳香宜人。

花园左侧的空地上有一个秋千架。陆景接到聂问白的电话时,正在秋千架的旁边陪着关宁、何梦瑶说话。

关宁穿着裸粉色的圆领短袖雪纺衫,白色的蕾丝边及膝薄纱裙,露出光洁纤长的迷人小腿。

何梦瑶穿着精美的白色连衣裙。两人身高一般,并肩坐着说话就像是一对姐妹花一般。只不过气质迥异。关宁是清纯妩媚的气质,而梦瑶是清冷幽静的气质。

秋千架轻轻的晃动着。陆景微笑着和聂文白说着话,这个大美人他怎么会忘记,只是近来确实没有时间和她联系罢了。笑着说了几句话,允诺过段时间去看她,然后挂了电话。

关宁秋水般的眸子看着陆景,抿嘴一笑,她一看陆景的表情就知道是女人给他打的电话,对何梦瑶道:“梦瑶,又想起了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啊。那年暑假,小景陪着我们在南阳街上逛着,然后去看新丰公寓的房子。”

“嗯。”何梦瑶粉雕玉琢的的脸上浮出一丝绯红,清丽脱俗,明艳动人的眼睛在和好友说话的时候扫过陆景,心里有说不出的愉快。

“关宁,你准备去中央歌舞团?”陆景轻抚着关宁的的秀发,温柔的问道。今天早晨她在他身下娇羞动情的娇吟美态还让他回味。他每一下都进的非常深,和她情感交融。

关宁道:“是啊。我妈一直希望我回京城。老师也希望我能回京城继承他的二胡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