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09章 当时明月在

第1409章 当时明月在

“啊…”杨晚婷难以置信的看着推开门进来的陆景。珀斯此时正是夏季,炎热无比。她吃过午饭后穿着白色的病服在病房的窗口看着窗外秀美的风景。

“嘭--!”杨晚婷手里的水杯落在地板上砸出一声闷响。瓷杯破碎,里面的温水溅射出来。几滴落在杨晚婷洁白如玉的脚踝处。杨晚婷恍然未觉,愣愣的看着陆景。

陆景手里捧着大束鲜艳的康乃馨,将花束放到病房的桌台上,微微苦笑的道:“晚婷,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不用这么大的反应吧?没事吧?”

杨晚婷这么震惊的反应让他都莫名其妙。晚婷的父亲杨渊给他打电话说她的心情不好,耽搁了治疗时间,希望他能来珀斯开导开导她。

杨晚婷美丽的鹅蛋脸浮起赫然的神色,从窗口处走过来按了铃,轻声问道:“我没事。陆景,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回江州了吗?”语气里有难掩的惊喜。

陆景知道杨晚婷和赵清芷、明雪、小明的关系很好,他回江州的消息她肯定知道,说道:“听说你的病情不是很乐观,我来珀斯看看你。”

两人正说着话,杨晚婷的母亲左乐香推开门进来,她刚听到病房里有动静,“晚婷,没事吗?呃,陆景,你来了?”

“阿姨…”陆景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寒暄几句,三人坐下来说话。病房的特护莎拉进来问道:“杨小姐,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我的吗?”她刚收到了病房的按铃信息。

“莎拉护士,麻烦你帮我收拾下地面。我不小心打碎了水杯。”杨晚婷说道。眼角的余光偷偷的从陆景脸庞上滑过。她刚才的反应实在有点丢脸了。

可是,心里的惊喜、震惊让她脑子都当机了。

在病房里坐了半个小时。到了下午上班时间。陆景在和华医院院长的陪同下到小会议室里听专家组介绍杨晚婷的病情。杨晚婷的父母已经知道,就没有跟着过来。

“杨小姐暂时不能接触强烈的紫外线照射。在饮食上有严格的控制,最好是只和温水。”

“心情不好使得她的皮肤组织不够活跃,恢复的情况较差,因而,我们建议推迟一周,观查病人的情况再进行手术。”

坐在兰博基尼的跑车中,陆景摇摇头,将手里的病情报告递给坐在他身边的杨晚婷,脑子里想起会议室里各位烧伤专家提示的注意事项。

杨晚婷的心情不好。他自然是带杨晚婷出来散散心。下午四点许,海面上波光粼粼,可以看到不少旅客、市民在珀斯沿海岸的沙滩上玩耍。

“陆景,我们要去哪里?”杨晚婷翻了翻报告,放到陆景腿上,国色天香的俏脸上带一点轻红色的问道。陆景当着她父母的面邀请她出来散心的。这让她有一点难言的情绪。

而此刻她心里最担心的是陆景问她为什么心情不好?她总不能对陆景说:我暗恋你。

陆景眉眼间有点疲倦,靠在跑车的座位上,笑着道:“去丽都酒店,我还没吃午饭啊。刚下飞机就去了你那儿。”

“啊…”杨晚婷轻掩着嘴唇。深潭般明澈的目光看向陆景时多了一抹抑制不住的柔情。

lidor是丽都酒店注册的英文商标。丽都酒店位于柏斯市区西南。距离珀斯有名的日落海岸不远,景色相当不错。顶层的总统套房中设有望远镜,可以很清晰的欣赏到大海的景色。

陆景要了精美的下午茶点,和杨晚婷坐在客厅背光的乳白色沙发处说话。陆景一手拿着茶杯饮着正宗的英式红茶。一手拿着酥饼、蛋糕、蛋挞猛吃,给杨晚婷说着从珀斯去美国后发生的事情。

看着狼吞虎咽的陆景,杨晚婷提起椭圆形状精美无比的英式下午茶茶壶给陆景添茶。带些淡淡的清愁说道:“陆景,你慢一点啊。”

“有点饿了。”陆景笑笑。略微整理了一下之后,切入正题。他最多在珀斯呆到后天就需要启程回国。注视着杨晚婷清丽秀美的脸蛋,温声道:“晚婷,我那天在和华医院住院大楼和你说的话让你难过了?”

杨晚婷微微垂下眼睑,抿了抿嘴,轻轻的点头,“嗯。”螓首微点,仿佛一株洁白的百合花在微风中摇曳生姿。有着难言的美丽。

陆景轻轻的吐出一口长气。

他那天在楼下是和晚婷说清楚不再追求她。可是,以他对杨晚婷的了解,杨晚婷现在点头,绝不是表态同意和他在一起。而是介乎拒绝与接受两者之间。

听得出陆景长叹中的感慨,杨晚婷轻咬着嘴唇。

她心情不好是她自己的原因。之前陆景追求她、爱慕她时,她拒绝了。可是等陆景决然、洒脱的离开,表示他和自己是朋友时,她却发现她似乎丢失了某种很重要的东西。

即便是现在,她暗恋着眼前的男生,可如果陆景向她表示爱慕,她依旧会拒绝,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她和陆景的感情不会有结果。

正是这份纠结的心态让她有些茶饭不思、辗转反侧。

杨晚婷道:“陆景,谢谢你专门来珀斯看我…,我,下周我应该能符合手术标准了。”

陆景笑着摇摇头,凝望着杨晚婷的眼睛,真诚的道:“晚婷,我们做一个约定好吗?”

“什么约定?”

“假设以后我不‘欺负’你的话,你不要拒绝我的邀请。比如请你喝杯咖啡、聊聊天,吃顿晚饭、享受美食,或者请你跳一支舞之类的邀请。”

杨晚婷略微迟疑了下,问道:“陆景,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约定呢?”

陆景笑笑。坦然的道:“晚婷,不要低估你对我的吸引力啊。如果你觉得我还能入你的眼。我们俩可以尝试着交往,只是不越过那条线。”

以他灵敏的心思。到现在,自然明白杨晚婷对他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杨晚婷内心的对这份感情的犹豫、思量,他大致也猜得出来。要开导晚婷,用快刀斩乱麻的方法徒然让她心伤,只能试试疏导的办法。

他倒是希望以后能和晚婷越过那条线,可是以晚婷对感情的纯洁看法而言,也就想想而已。

杨晚婷给陆景的话弄的娇羞的低头,雪腻的颈脖上红霞遍染。陆景猜出她暗恋他的心思,让她有些难堪、羞涩。

手指捻着温润的茶杯柄。好一会才平复了情绪。想了很久,杨晚婷蚊子般的说道:“好。”

星光满天。和华医院住院大楼三楼的陪护房中,杨渊和左乐香各自满怀心事的喝茶。

“老左,昨天晚上晚婷回来笑容满面啊,陆景开导的很不错…。你觉得呢?”杨渊看了妻子一眼,试探的问道。

左乐香叹口气道:“这我知道。可是,也不能夜不归宿吧?”手指点点手腕上的手表。现在是晚上八点。

刚刚晚饭过后,晚婷打电话回来说:陆景明天就要回京城,今晚住在酒店里和他聊天。这个电话可把她和老杨给愁的哟!女儿是洁身自好的人。可年轻的男女在一块哪说的准?又是大晚上的。

她对陆景可是不放心的很。没见他身边那些漂亮的助理一个都没见到。她可不想女儿跟着陆景当情人。当然,要是陆景离婚再娶晚婷她倒是同意。

杨渊郁闷的道:“老左,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不该叫陆景来珀斯的?”

“算了。不让他来开导晚婷,谁知道这治疗要拖到什么时候去?晚婷前些天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老杨。我跟你说,医疗费用已经到了5000万美元。那些专家在珀斯躲留一天。这费用还要涨。说是和华公司全部承担,可咱们说到底还是欠了人家的人情。”

杨渊道:“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又发狠的道:“要是陆景敢祸害晚婷。我豁出这条命不要跟他拼到底。”

杨父杨母担忧的时候,陆景正和杨晚婷在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附带的空中花园中欣赏着月色,舒缓的音乐缓缓的与花香混在空气中,怡然自得。

陆景穿着夏天的休闲装靠在藤椅上,手指轻轻的敲着椅柄,回答着杨晚婷的问题,“从美国飞回江州,雨绮她们都很累,又是临近春节,我就没喊上她们来珀斯。呃…,晚婷,你今天晚上不回去的话,你爸妈不知道心里怎么想我。”

杨晚婷穿着短袖的白色衬衣,左手出的大面积烧伤已经完全治好。手若柔夷。水洗白的牛仔裤勾勒着她青春动人的腿臀曲线,修长纤细。动人无比。

杨晚婷轻轻的喝着温开水,俏丽的脸上带着一抹浅淡的笑意,道:“没事的。我只是想多和你说会话。”语气略带一点少女的娇羞。答应陆景的约定之后,她心里暗恋的情感汹涌而出。

没有必要再压制。她和陆景都知道这是没有结果的感情。发乎情止乎礼。

陆景笑笑,看着海面上皎洁的明月,“我总有我是披着羊皮的大灰狼在骗一只小白兔的感觉。”

杨晚婷禁不住莞尔,赏心悦目的笑容。她和陆景相伴而坐,藤椅间隔着圆形的小桌。陆景最多也只是用言语“骗骗”她了。

杨晚婷神清骨秀,风姿摄人,这一笑有着姹紫嫣红,艳压群芳的感觉。陆景微微失神,心里涌起难言的惆怅。

这铭刻到他记忆深处再也不能忘却的画面啊,日后回想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心绪呢?

突然的想起晏几道的一句诗: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