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10章 征程归来

第1410章 征程归来

2月4日上午7点,陆景飞抵京城。此时已经是腊月二十六。再次回到京城,让陆景有些恍惚的感觉。

清寒的气温让陆景裹紧了大衣,托着行李箱顺着出机场的人流出了京城机场。直到在机场外看到娇妻卫婉仪如花的笑靥,陆景才稍稍回过神来:

从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被杰润、三井物产设计到和华与高盛、三井、沃伦财团、摩根大通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较量,这一系列惊心动魄的较量已经过去。

和华大胜,他征程归来。

“婉仪…”陆景轻轻的拥抱着娇俏秀雅的妻子,好闻的幽香直入鼻端。一旁的来接机的卫婉莹、烟玉成都微笑起来。

卫婉仪善睐的明眸嗔了陆景一眼:堂妹和她丈夫在一旁呢。可是长久未见的思念让她没有去挣脱陆景的拥抱。

坐到婉仪的粉色小奥迪中,陆景的电话不断:王灿、夏思雨、唐悦、谢晋文、袁峻、卫东阳、夏庆平、郑信明、李子君、周俊华、李新寒、闵二哥、秦时文、风白露、郁晓岚、韩鸿信…

和婉仪一起看望父母、岳父岳母、大哥、大嫂、侄女。陆景又抽空去燕湖家园看了怀孕中的方琴,和红颜们见面。又连着几天和朋友们一起相聚。

到大年三十的中午,一家子在锦园别墅里吃过团年饭,陪着越发衰老、清廋的父亲坐着下了一盘围棋,陆景才找到时间和大哥聊聊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事情。

锦园别墅一楼的休息室里,窗外的寒梅在腊月的寒风中傲然挺立。

陆江递了一支烟给弟弟。温和的笑了笑,道:“你啊。比我还忙…,我还指望着你多来陪陪爸妈。幸好我这几年在京城。”

陆景有些惭愧的揉揉脸。他本来是要在小年之前就返回京城的。起身给大哥点了烟,“和华的摊子铺得有点大,在国外呆着,时间一晃就不够用。”又问道:“哥,你准备谋求外放?”

陆江微笑了下,“这一两年的事情吧。缅甸的油路还有工作要做。今年年中成效才会显现出来。小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事情你做得不错。”

陆景笑了笑,将情况介绍了一遍。

共和国的能源安全,有很大的程度要受制于马六甲海峡。看看地图就知道。这是黄金水道。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能在新加坡把航油这块业务做起来对国内的能源安全提供了有利的支撑。

可以预见,它在期货市场被设局只是此后数十年斗争的开端而已。没有人会单纯的认为第四石油在发展壮大之后会只经营航油。石油,是一个国家走向工业化的基础能源。

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势必会成为西方、日本的眼中钉。较量还会继续、升级。不过,陆景的任务已经完成。

陆景吸了口烟,道:“哥,和华手里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股份,我陆续的会卖给第四石油。有鉴于其新加坡公司在航油领域的地位,我建议让傅婕兼任第四石油的副总经理,保证新加坡分公司的话语权。”

陆江笑道:“傅婕的能力很突出。我再不给她升职。国投、中金、汇金,国开行,这些国家的主权投资基金就要挖她去咯。”

傅婕在金融市场上的操作,他略有耳闻。

陆景笑了起来。就缅甸油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日后的遭遇和大哥密谈了三个小时,还有一些问题都询问了大哥的意见,直到晚饭开始才结束。

春节的时间过得很快。按照婉仪的说法。正月十二的鹅毛大雪是京城里第三场雪。

“唉,今天真不想出去啊。”听着窗外雪落地的声音。陆景拥着秀美动人的娇妻在被窝里说着话。

卫婉仪纤细修直的美腿缠着丈夫,靠在他的怀里。嘴角带着一抹温婉的笑容,“今天王灿出面约李菲菲还有你们初中同学一起吃饭,你不去?”

陆景轻轻的抚着婉仪有着健康清瘦感的瓜子脸,笑着道:“我和你一起去。但凡同学聚会不带家属的提议肯定有问题。叫什么来着。没事开开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

“你就会说这些流-氓俏皮话。”卫婉仪妍姿俏丽的轻笑,娇嫩得如同草莓般的嘴唇在陆景脸庞上吻了一口。心里很高兴。“陆景,表现不错哦。”

陆景腆着脸道:“婉仪,我昨天晚上表现应该算不错的啊,你都求饶了。”

“去你的。”卫婉仪明眸娇嗔,俏丽的瓜子脸蛋泛起微红,慵懒的捏捏陆景的脸,“我是说不追究你年前突然去珀斯陪杨晚婷的事情。我打电话问宋雨绮了。”

陆景微怔,小声道:“婉仪,你怎么知道她的电话号码啊?”

卫婉仪娴雅的白了陆景一眼,“她的手机号码我找王灿要就有了啊。再说我在体育总局里面做电子竞技方面的工作,你说我问个号码还不容易吗?”

很多号码不是流传不出来,而是流传出来,没有交集的人不会去拨打。

陆景讪讪一笑,婉仪是秀外慧中的女孩,只是对他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卫婉仪好笑的摸了摸陆景的脸,看他这幅内疚的样子,下次就不说他了,温婉的轻声道:“陆景,抱紧我,我想你了…”

中午在汇海大酒店和初中同学聚会吃过饭后,在汇海大酒店的酒吧里聊了一下午。

晚上,王灿又张罗着去大唐雨景吃饭。陆景抽空去汇海大酒店副楼12楼的1号包厢中见周明诚。令陆景感到意外的是计萍、李宏深都在。

周明诚穿着商务装,脸上带着和熙的微笑和陆景握手,“陆先生。新年好。”

“新年好啊。”陆景笑了笑,“周先生到印尼了?”

陆景口里的周先生自然不是指周明诚。而是指周明诚的父亲,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周晋成。周明诚介绍道:“家父在马来西亚的庄园里渡过的春节。”

陆景笑着点头。又对等在一旁的李宏深、计萍点头。

穿着精美黄色妮子外套的计萍甜甜微笑着道:“陆先生,你好。”对这位和华财团的话事人,她曾经心存爱慕。现在她按照家里的意思和李宏深在谈恋爱。

“陆哥。”李宏深谦和的喊道。

陆景微微颔首,问道:“李部长、沐董事、千儿都还好吧?”

李宏深忙道:“三叔、三婶和千儿都很好。”

寒暄了几句,周明诚吩咐上了几碟凉菜,一壶茶,珍而重之的从保镖守着的包中拿出一个长长的长方形的檀木盒子。打开来,金光灿灿的十二支金钗静静的躺在盒中。

“十二金钗对应的是十二生肖。陆先生,请看。这是清代金饰名匠精心打造的。”周明诚微笑着说道。“十二生肖栩栩如生。”

陆景一支支金钗拿起来把玩了一会,虽然知道周明诚是想要送给他,也没有故意贬低这套金饰,笑呵呵的道:“我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不过我这外行也看得出来这一套金饰是精品。”

周明诚心里松了口气,笑道:“既然陆先生喜欢,我便送给陆先生。”

陆景喝了口茶,没有推辞,挑明了说道:“周总。云丰集团要进京城发展,能帮的我肯定帮。不过事先说明,违法乱纪的事情我肯定不帮。”

周明诚笑笑,自信的道:“能得到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就足矣。”

陆景点点头。“你寄存在酒店这里吧,我回头让人来取。”算是收下了这套金钗。

李宏深暗自咋舌。价值1200万的金饰在陆景眼中只是人情往来而已。想必日后陆景馈赠给周家的礼物也不会低于这个价值。这番举重若轻的话要是他来说就完全变了味道。

想着,李宏深借着照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里读书的张静云的由头。和陆景聊了一会。

和周明诚道别后,陆景刚出汇海大酒店就接到韩鸿信的电话。“二少,这两天有没有时间啊。我们一起坐坐。我这儿有位朋友想要和你见见面。”

陆景略微有些诧异,韩鸿信和烟玉成是好友,在他面前一向是乖觉的很,怎么突然要介绍人和他认识?想了想,道:“鸿信,我这两天都有安排。正月十六的中午吧。”

“行,行,没问题。”韩鸿信一迭声的答应下来。

陆景笑笑,挂了电话。他明天要和闵二哥、李新寒见面。后天胡红军约他的时间。他还准备去民大拜访老师赵教授。再大后天就是元宵佳节了。

和初中同学聚会回到家已经是深夜十点。陆景在初中同学中很不显眼。知道他身份的也没人会大声嚷嚷。他落得清净。娴静的挨着他坐着的婉仪为他加分不少。

任谁有一位俏丽温婉、秀美娴雅,有着大家闺秀仪态的妻子在同学会上都是很出风头的事情。

听王灿说,不少同学都说他没能和李菲菲在一起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婉仪和李菲菲本就是不差上下的美女。陆景和婉仪在浴缸里说着这个话题时,突然的接到了占哥儿的电话。

陆景将食指轻轻的竖在婉仪优美粉润的嘴唇上,不理娇妻无声的娇嗔抗议,接了电话。婉仪是想对他说:怎么把你的手指放在我的嘴唇上?

“陆景,还没睡吧。”电话里传来占哥儿的声音,“我年前和你说的让你生成至尊会员的事情遇到了阻力。凌总的意思是我们另起炉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