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12章 亚太财团

第1412章 亚太财团

“论语和高峰不遗余力的推动陆景在顶级企业家俱乐部掌权,有点天真!”高俊耀轻抿着红茶,对崔九霄感叹道。

崔九霄笑着摇摇头,悠然的喝着鱼片粥。老高有点失态了。

明华居的早茶在京城远近闻名。一壶红茶,几式茶点,一个人拿一份报纸可以坐到九十点。约两三好友,闲适的聊着。更是极佳的享受。

锦绣山河、山水花鸟的精美黄梨木屏风隔开的雅座。可以欣赏到茶楼下的风景,又能听到茶楼中食客们的轻声交谈。雅座的屏风营造着一个半私密的空间。十分有生活意趣。

因为金顶俱乐部的凌雪月提出要将陆景升级为至尊会员。这几天他和高俊耀、唐论语、裴高峰等钻石会员都在京城。今天早上他约了高俊耀出来喝早茶。

高俊耀失态的原因,他是知道的。不提高家和陆景之间的恩怨,正常的商业竞争,陆景名下的昆成汽车把高家的海益汽车压得很厉害。而汽车业务是高家拟定的重点业务。

“九霄,那个1号会员,你什么意见?”高俊耀放下茶杯,沉声问道。崔九霄笑呵呵的拿纸巾擦嘴,“俊耀,这事我们没必要拦着。比我们急的人大有人在。”

高俊耀手扶着茶杯看向茶楼外的街景,幽幽的道:“我是看不惯他们这么快就想把陆景推上王座的动作。”

顶级企业家俱乐部只是一个很松散的企业家俱乐部而已。陆景的成为1号会员只是一个联席首席执行官的地位。但是,唐论语和裴高峰绝不会是仅仅满足于此。

崔九霄嘿然一笑:陆王,可这个王不是那么好当的喽。

陆景抵达京城饭店。韩鸿信已经在10楼的1008号包厢门口等着。寒暄着。引领着陆景进入包厢。

金碧辉煌的包厢中,一名成熟的男子正在包厢的休息区看电视。里面正在播放新闻节目。见陆景、韩鸿信进来,脸上带着和熙的笑容站起来。

韩鸿信介绍道:“二少。这是我们顶级企业俱乐部的钻石会员之一,碧湖集团董事长慕容泽。”顶级企业俱乐部一共有十名钻石会员,都是国内的顶级企业中的翘楚。每一位所能影响的资金都在500亿美元左右。

一名商人的个人资产、企业资产、能动用的资金、能影响的资金,这都是不同的层次范畴。

从近现代的财富评估观念而言,从一个人的能影响的资金来评估财富权势,比仅仅是评估个人资产更为准确。

慕容泽微笑着和陆景握手,“陆先生,久仰大名。”慕容泽五十多岁的圆脸,小眼睛。笑起来有一些狡黠。

陆景和慕容泽握握手,笑了笑。韩鸿信只介绍说碧湖集团就没有再说,显然是笃定自己知道碧湖集团的名字。他确实知道:黄海第一民营企业嘛!

诗经家的唐风集团是黄海排名第二的民营企业。

韩鸿信安排着酒菜。随行的保镖、助理都在包厢外,三人一边吃一边聊着。慕容泽的说话很是风趣,偶尔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餐桌上的氛围很轻松。陆景对慕容泽的来意不是很明了,耐心的等着他的下文。

聊了一会,慕容泽不在说闲话,道:“陆先生,不知道你对亚太财团是否有所了解呢?”

“哦?你说说看。”陆景抿着酒杯中的百加得。饶有兴趣的说道。

韩鸿信起身给陆景添酒,竖起了耳朵。

他叔叔韩圣杰是京城商界有名的风云人物,但是在顶级企业家俱乐部中也就只是个白银会员。他则是特邀会员。对慕容泽说的亚太财团听都没听过。

当然,韩家是二流世家。对下面地市的很多干部而言是一条大船。慕容泽再有钱。还不够资格让他斟酒。是以,韩鸿信只给陆景斟酒之后,就坐了下来静听下文。

慕容泽微微一笑。喝着酒,述说着亚太财团的情况。“亚太财团成立于1956年。是一家综合各行各业的综合性财团,业务遍布全世界。和现代财团以银行为核心不同。亚太财团是一家名为天骄的私募基金为核心。总部设在菲律宾马尼拉。”

韩鸿信就笑。“设立在马尼拉确实算是亚太地区地理上的中心位置。”

陆景沉吟着品着酒,不置可否。

慕容泽点点头,接着说道:“陆先生,六大世家都是亚太财团的成员。总计在天骄基金中占有18.2%的股份。碧湖集团在天骄基金中也拥有3.6%的股份。

东亚、西亚的实力派大型企业不少都认购了天骄基金的股份。天骄基金向各个成员企业持股20%,分享利益,将利润按照股权比例返回给股东。从而形成了一个综合性的财团。

陆先生,和华公司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上的表现我们已经留意到。不知道陆先生有没有兴趣购买天骄基金的股份。”

陆景眯着眼睛笑了笑,反问道:“然后,我提供和华20%的股份给天骄基金?”

慕容泽从陆景不带一丝烟火气的语气中听出了不满,笑得一团和气,解释道:“陆先生,和华的高利润我们也很羡慕。如果你有意的话,天骄基金的主席竹下先生可以来京城和你详谈,保证不让和华的利益受损。”

陆景大有深意的看了看慕容泽,平静的道:“慕容先生,你今天见我,就是想说这件事?”

看着陆景锐利的目光,慕容泽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压力。恍然间他醒悟过来:这位青年是和华财团的话事人。收起了之前的轻慢之心。幸好他在商海中打拼多年,硬着头皮,勉强的笑道:“

啊。不是。陆先生,今天委托韩总引荐和你见面。是想转达竹下先生和你见面聊聊的想法。一周之后,竹下先生也要参加摩根大通银行在纽约举行的聚会。”

“原来刚才的话是你自作主张。”陆景故意做出恍然的神色。

这句话让慕容泽讪讪一笑。光棍的道:“陆先生,我有些孟浪了。”和华的资本约有1500亿美元左右,只是亚洲的一流财团。和亚太财团这样的世界级财团相比还是差了些。

他刚才见陆景这么年轻,见面之后说话温润。起了轻慢之心。到底还是小觑了陆景。

韩鸿信明白过来,慕容泽是自作主张想要“收编”和华,“收编”陆景。心里顿时有一股火气涌上来。他说起来也算是京城里的纨绔子弟。

陆景是他们之中的大哥级人物。姓慕容的算什么狗屁东西,居然敢有这样的想法。

在皇城底下,钱多算个毛。

韩鸿信眼神慢慢的冷下来。

陆景轻轻的摆摆手,道:“慕容先生。你这不仅仅是孟浪。这样吧,我和鸿信还要谈点事,你可以先走了。”

慕容泽圆脸上掠过几许羞恼的神色,陆景这是赶他滚蛋的客气说法,忍着道:“行,陆先生,我们回头见面再聊。”交待了一句场面话,狼狈的离开京城饭店。

陆景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慢慢的喝着酒。

慕容泽这个人有些莫名其妙。碧湖集团怎么做成黄海、乃至鲁东第一民营企业的?和唐论语的水平差远了。

等慕容泽离开,韩鸿信站起来,脸色愤然的道:“二少,这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他说有个朋友要引荐给陆景认识。陆景很给他面子过来吃饭。却没有想到不是慕容泽竟不是朋友。反而想着“收编”陆景。这个冒犯必须要惩罚。

陆景点点头,丢了一支烟给韩鸿信。

“诗经,亚太财团是怎么回事?还有。慕容泽这个人二五不着调…”陆景下午在燕湖家园里给唐诗经打了个电话询问情况。

唐诗经清润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带一些午睡后的慵懒。“啊..,陆景。你已经接触到亚太财团了。慕容泽只是爆发户罢了。你被他气着了?”

陆景笑道:“我还算是有点涵养的。韩鸿信要修理他。诗经,唐风集团也有20%的股份在天骄基金中?”

“是的。我爸一直想要将这20%的股份赎回来。在五六十年代,国内的经济没有发展,六大世家在股权分配上很吃亏。但是现在国内的经济增长强势,唐风集团完全是被抽血…”

听着唐诗经说的情况,陆景有些明白了。

随着共和国这艘经济航母的启航,如果六大世家现在从亚太财团中分离出来,亚太财团势必会遭受重创,丢失掉最大的利润增长点。分崩离析也未必不可能。

而唐论语、裴高峰推荐他为顶级企业家俱乐部的1号会员,这个人情只是开胃菜,是一个表态。他们希望与和华联手对抗亚太财团对唐风集团、康桥集团的反制。

毗邻燕子湖的燕湖家园在午后的时光中很安静。a栋6楼的601和602早就相互打通。陆景在601的主卧室里和唐诗经打着电话时,李慕清穿着粉色的睡袍性感火辣的进来。

见陆景在打电话,李慕清温柔如水的在陆景脸上吻了一口,从背后轻轻的抱着陆景。绵软而充满弹性的身子紧挨着他。春节这几天都没好好和他在一起。

陆景反手温柔的拍拍李慕清的俏臀,听着唐诗经的电话。“天骄基金每隔三年拍卖1亿股,以这种手段来调节股份的多寡。可惜发展了几十年,内部早就失衡。”

“竹下是日本的贵族姓氏。慕容泽在天骄基金中很受竹下修一的重视。哦,对了,陆景,你什么时候启程去纽约?”

“明天去香港,3月1日我再去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