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13章 仙人跳

第1413章 仙人跳

和唐诗经聊了近两个小时,陆景对这个亚太财团算是略有了一些了解。

挂了电话,陆景将商业上的事情丢到一边,将李慕清抱到怀里。看着她妩媚的电眼、精致明艳的容颜,心情变得轻快,笑着问道:“清儿,这几天在忙什么?”

“拜年啊。过年能忙什么?”李慕清娇笑着弹弹指甲,豆蔻的色彩,绚丽夺目。又问道:“你同意闵二哥入股天辰娱乐了?那可让他占了好大的便宜。”

陆景捏捏李慕清精致无瑕的脸蛋,好笑的道:“清儿,你什么时候变成小管家婆了啊?”

李慕清小声嘀咕道:“我才不是。”迷离的电眼嗔了陆景一眼。

陆景哈哈一笑,解释道:“我个人没有精力发展娱乐行业。娱乐产业不是和华的核心产业。这部分基本上是唐风集团在主导。闵二哥想要加入赚钱。我也有些地方要借重他。”

脑子里想着闵兴怀提醒他注意袁峻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朋友,他肯定不能让唐悦用和华商业情报机构去调查。

李慕清郁闷的道:“合着我费尽心血的事业,在你眼里根本就看不上啊。”她负责天辰娱乐的唱片业务。可陆景连整个娱乐产业都没放在眼里。

陆景哈哈大笑,抚摸着李慕清柔顺的披肩长发,“你啊…”李慕清根本就不是事业心很重的女人。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难得为事业郁闷一回。

这时叶妍在卧室门口冒头,青白色的长裙。宛若古典仕女一般,笑盈盈的道:“你们什么事情笑得这么开心啊?”从珀斯回来后。她一直在京城燕湖家园这里陪着怀孕的方琴,就春节期间回了建业几天。

陆景笑着招招手。“小妍,来。”将李慕清刚才的郁闷说了说,叶妍妩媚的娇笑起来。又说起叶妍邀请唐雨瑶去黄海负责深蓝游艇俱乐部的事情。

陆景过年这阵子确实忙得厉害。就这么轻拥着叶妍,李慕清说着闲话,两位大美女的幽香缓缓传来。三人一起享受着午后悠闲的时光。时光静静的流淌着。

叶妍忽而想起一件事来,道:“陆景,差点忘了给你说了。刚才刘和顺给我打电话:他爸刘博远债台高筑,把信业银行的股份卖给陈董之后,散尽家财还剩欠了2.34亿美元。”

陆景就笑。“他不至于向你借钱周转吧?那可就太没品了。”刘和顺以前追求过叶妍。被他给修理了一番。

李慕清附和着点头,道:“刘博远负债是活该啊。”她当时就在香港工作。刘博远是因为与和华做对手盘操作导致负债累累。

叶妍娇媚的笑道:“你肯定猜不到他怎么想的。他想让我帮忙推荐他去富跃产业基金工作。准备花费二十年的时间来偿还这笔债务。我下周要去香港和杨星长一起接受凤凰卫视的财经专访。”

陆景好奇的哦了一声,微笑道:“很有点想法啊。富跃产业基金是去年香港最好的公募基金吧?”

富跃产业基金去年的业绩远超过国际上的投行、银行、资产管理公司的业绩。

叶妍依偎在陆景怀里,轻声问道:“陆景,我要同意吗?”她倾向于同意。刘和顺的惨状对她有点触动,让她想起陆景没对她好之前的日子。

陆景琢磨了下,“让他进去试试吧。”

陆景也没有料到,他此时随意的一个决定,日后为和华带来了什么样的收获。

2月25日上午。陆景带着余乐、杨晚婷、保镖十三准备飞往香港。早些天在江州开始上班的宋雨绮、明雪、何梦明、墨静雯已经等在香港。

余乐家在京城,初八就开始在京城景华大厦里上班。负责处理陆景在京城时的日常工作。这时和陆景一起飞往香港。

上午九点许,景华的几辆商务专车抵达京城机场。陆景几人和前来送行的卫婉仪、王灿、谢晋文、韩鸿信等人在机场大厅里说着话。

趁着登机之前的间隙,陆景将王灿拉到候机大厅外的马路边。丢了一支烟给王灿,两人在外面抽起烟。烟雾腾起。陆景沉吟着道:“闵兴怀让我留意下袁峻。我还摸不着头脑有什么事。你多注意下。”

王灿扶着眼镜嘿然一笑,吐出个烟圈。“闵二哥还给你说这个?嘿,无非是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我训了袁峻那小子一顿。”

袁峻前些时候把星际争霸节目的一个女主播给搞得怀孕了。事情闹得有点大。后来和女孩子谈妥了。把风波压了下去。

陆景摇摇头,王灿应该是知道原因。终究是没说什么。他没有当正义化身的道德洁癖,也没有那个能力。袁峻也算是他圈子内的人,只要不触碰到他心里的红线就行。

王灿拍拍陆景的肩膀,示意他心里有数,又笑问道:“你和李菲菲怎么回事,你们俩看起来话说的多,实际上现在关系淡了很多啊。”

那天初中同学聚会,陆景和卫婉仪一起去的。因为卫婉仪和李菲菲一样漂亮,有几个同学打趣了陆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李菲菲听了心里可不会痛快。

当然,有脾气也不是对着陆景的,是对着那几个说话的同学。

提起李菲菲,陆景心情略好,过年去她家里拜年还和她父亲李明湖吃了顿饭,小酌了几杯。李菲菲当时陪着的。笑道:“我和她做朋友就挺好的。你还指望着我和她发生点什么吗?”

“靠,李菲菲以后嫁人的时候你别找我喝酒。”王灿鄙视道。李菲菲现在不给家里逼着政治联姻。可她毕竟已经27岁了,相亲的事总少不了。

反正,他作为李菲菲的朋友,对那些二五不着调的世家子弟很不满意。

陆景笑着摇头,和王灿抽了一支烟,一起返回到机场大厅中。韩鸿信笑呵呵的拿着一张报纸给陆景看,“二少,搞定慕容泽了。”他昨天上午说陆景一个交代。

“我看看。”陆景饶有兴致的拿过报纸看起来。他对慕容泽的印象很差。韩鸿信递来的报纸是一份南都日报,一份行销全国的综合性报纸。

第二版的头条是京城市警方扫-黄打非的报道:我市警方在汉宫廷查处大量…。一系列的文字报道中配了几张彩图,可以很清晰看到图片正中的嫖客正是慕容泽。

慕容泽这下子丢脸丢到全国媒体上过去了。

韩鸿信得意的说道:“二少,这老小子五十好几还干这事,真是老不修啊。行政拘留五天。从今天起开始算。我已经让人在看守所里面关照他。”

陆景嘴角浮起一抹笑意,问道:“你请他去的汉宫廷吧?”

韩鸿信嘿嘿一笑,没有否认。

王灿、谢晋文、袁峻笑哈哈的传阅了一圈报纸,又问了问韩鸿信什么情况,“靠,tm的活该啊。居然想要要和华的股份。他妹的,也不撒泡尿照照他什么德性。”

谢晋文一脸不屑的道:“麻痹的,有几个钱到京城来装大尾巴狼。他算老几?违法犯纪,偷税漏税都是这帮孙子。景少,要不我联系下嫂…,呃,唐姐,把碧湖集团给整了。”

说完,心虚的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和杨晚婷说话的卫婉仪。差点露馅了。

这时,几名登机的旅客从陆景几人身侧走过。一脸怪异的看着谢晋文:这样太愤世嫉俗了吧?现在不偷税漏税的人,只有没有机会偷税漏税的上班族吧?

陆景好笑的道:“靠,说的好像我们都是守法的好公民似的。”摆摆手,拒绝了谢晋文的提议,对韩鸿信道:“汉宫廷是易二叔的产业,你处理好。”

韩鸿信笑道:“我和汉宫廷打过招呼了。”这种事他轻车熟路。不知道整了多少人。

有些人确实要学个乖才能深刻的明白:钱,有时候只是废纸而已。一个片警就能整得你欲仙欲死。

陆景点点头。对慕容泽在看守所会有什么样的遭遇,他自是不会关注。飞机起飞的广播响起后,陆景和妻子、好友等人道别,与随行人员一起登上去往香港的飞机。

东京。

某处毗邻坟墓的高级别墅内,一名中年男子听着由京城打来的电话,多少有些惊讶。他派往京城先期和陆景接触的代表慕容泽被人玩了一回仙人跳。关进了看守所。

“好的,我知道了。”中年男子用汉语说道,很标准的普通话。挂了电话,穿上木屐,在窗口看着飘飘扬扬的小雨。愁绪满怀。

亚太财团经历了将近五十年的发展成为世界一流的财团,辉煌无比。但内部的机制已经逐步的腐化,不合时宜,因为分配不均导致旗下的成员企业、合作伙伴都离心离德。

他必须要阻止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想要脱离的行动。

中年男子遥望西方,久久不语。3月4日摩根大通会在纽约举办一个聚会。他需要当面与和华的决策者谈谈:这是亚太财团的内部事务,和华最好不要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