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19章 竹下修一

第1419章 竹下修一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重生之世家子弟》更多支持!

纽约的饮食文化受到外来移民的影响,非常多远。纽约市有超过18000家的餐厅,常见的餐厅风味有意大利、法国、西班牙、俄罗斯、英国、希腊、摩洛哥、中国、巴西和日本等。

竹下修一和陆景约见的地方位于曼哈顿中区第三大道惠特曼大厦中的一家日式会所中。

典雅走道中的灯光略显幽暗,因为隔音材料整个会所显得寂静无比。偶尔可见日文标识。

陆景在穿着深红色和服的服务员带领下进入一间雅致的房间。房间布置的很简洁,一桌一塌。一名相貌儒雅的中年男子跪坐在塌上。

日本文化崇尚淡泊宁静、清新脱俗。家居装饰和点缀较少。以实用、贴近自然为主。

深红色和服的服务员拉开门后,恭敬的站在一旁。跪坐在塌上的中年男子起身,脸上浮起真诚的微笑,和陆景握手,“陆先生,很冒昧的邀请你共进午餐。非常感谢你能前来。”

在上流社会的社交礼仪中,如果不是朋友之间的拜访、宴请,需要提前发送请帖,约定好时间、地点方才算合适。

陆景和竹下修一握握手,洒脱的微笑道:“竹下先生客气了。我知道竹下先生是有事情要和我谈。我呢,正好也有事情需要和竹下先生沟通。免去繁文缛节也好。”

以他的身份,面对世界一流财团。亚太财团的掌舵人竹下修一足以分庭抗礼。

对竹下修一约他有什么事情,陆景心知肚明。

陆景的爽直让竹下修一微微笑起来。客气的邀请陆景落座,用日语吩咐着服务员上午餐。又道:“惠子,安排一场表演,请希子小姐过来。”

“好的,会长。”日本女人躬身告退,提起希子,她脸上略有一些骄傲的神色。

陆景恍然的笑了笑。竹下修一微笑着介绍道:“陆先生,这家会馆是我用来招待朋友的地方。”

片刻后,几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清秀日本女孩端着菜碟,小碎步挪进来。称为足袋的雪白布袜踩在木地板上,轻轻的,不发出一丝声响,显然训练有素。

陆景对日本的料理一向没什么兴趣,心里想着回去再吃点什么。喝着寡淡无味的清酒,悠然道:“竹下先生,慕容泽,我只是略施惩戒,他有点得意忘形了。”

他讨厌日本人不假,但是也不会平白的去傲慢的得罪人。那就不是牛逼。那是傻逼。是以,对拘留慕容泽三天的事情略做解释。

竹下修一微怔,他还没开口说他今天邀请陆景来的目的,陆景主动提起话题。随即苦笑着点点头,“我能理解。”

慕容泽是什么品性,他自然是清楚的。他让慕容泽转达和陆景在纽约见面的请求。却没想到他慕容泽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能看得出陆景的性格是属于比较强势的。谈判风格很犀利。一上来就给了他一个闷棍。

这时,坐在墙角的乐伎手动。略显苍凉的音乐响起,五名脸上擦着厚厚白-粉的华丽舞姬慢慢舞了进来。为首的一名舞姬在众人的烘托下。舞姿灵动,仪态出众,展现出极高的水准。

房间里日式风味随着日本艺妓的表演渐起。喝着清酒,竹下修一略一沉吟,问道:“陆先生,你觉得我的普通话说得如何?”

竹下修一说的是汉语,这令陆景微微一怔,不知道竹下修一这话是什么意思,道:“竹下先生,你的普通话很标准。比我说的日语要标准得多。”

倒不是恭维竹下修一,他的汉语相当标准。

竹下修一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没有再提这个话题,又和陆景喝了几杯清酒,欣赏着屋内艺妓的表演。表演结束,陆景随着竹下修一轻轻的鼓掌。

待艺妓、乐师都退出去后,竹下修一道:“陆先生,其实,我有一半中国血统。”

“…”陆景神色一震,这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不禁打量着竹下修一。

对美国人来说,所有的东方人都长得差不多的面孔。但是,陆景觉得,要分辨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还是很好区分。

竹下修一约莫四十多岁,剑眉星目,气质儒雅,穿着浅棕色的商务西装、羊毛衫。如果在国内相遇,很容易归为商界名流一类的范畴。

竹下修一轻轻的笑了笑,喝着清酒,缓缓的道:“我祖父是清末留日的学生。后来从台湾移民来日本。我父亲和我母亲在早稻田大学相爱。我是他们爱情的结晶。我的汉语是我祖父亲自教授,至今仍能想起祖父教我背诵冯至的名篇:蛇。”

“我的寂寞是一条蛇…”竹下修一轻轻的吟诵着这首现代诗歌的名篇,脸上充满了回忆的色彩,仿佛思绪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

灯光幽静,陆景静静的听着,品着酒。

每一个成功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竹下修一是一个能让人有好感的日本人,和自己所接触的日本企业家阿部和也、武藤顺照以及松阪士夫、长井静香这些财阀子弟都不相同。

这时,刚才下去为首的舞姬换了一身休闲的服饰进来。素面朝天,是一位杏眼琼鼻女子,眉眼间十分灵秀。身姿修长,穿着青色白花的半透明长裙,秀发披肩。修长圆润的长腿笔直的能戳到人心中。

随着她的款款的走近,青色长裙下的白色丁字裤在修直大腿的根部若隐若现。魅惑的无以复加。

漂亮、性感的舞姬温驯的跪坐在餐桌边,给陆景、竹下修一添酒。淡淡的幽香传来。

竹下修一仿佛刚刚清醒过来,自嘲的道:“陆先生。抱歉,我走神了。要自罚一杯。”拿起酒杯喝了一杯。

美人素手添酒。酒桌上的氛围很不错。

话题绕了一圈,竹下修一这感觉差不多了。对陆景的喜好。他又怎么会没有研究?微笑着道:“想必陆先生有所了解,唐风集团、康桥集团和亚太财团有一些利益纠葛。”

陆景放下筷子,坦然的道:“听说了。唐风集团、康桥集团似乎想要赎回天骄基金所持有的20%的股份...”他从唐诗经那儿对这些情况有所了解。

竹下修一点点头,感叹道:“是的。亚太集团内部的分配机制不合理导致唐风集团、康桥集团离心离德。从亚太集团的角度来说,我不希望唐风集团、康桥集团分离出去。我知道陆先生和唐风集团合作密切,希望陆先生能理解我的难处。”

怎么理解竹下修一的难处?陆景的理解是:竹下修一在告诫他不要干预这件事。想了想,劝道:“竹下先生,你既然熟悉中国文化,应该听过一句俗语:强扭的瓜不甜。”

竹下修一道:“所以。我需要分配给唐风集团、康桥集团更多的利益来弥补双方的间隙。但是,这需要时间。呵呵,不说这些了,陆先生,希望有机会能与你合作。”

陆景笑了笑。竹下修一这个人含而不露,点到即止,很有几分财团领导人的风范。确实很不凡。“我想我们会有机会合作的。”陆景举杯和和竹下修一碰了碰杯。

竹下修一儒雅的笑起来。陆景这个答案倒是与他收集来的资料不符。资料上说陆景性格强势,宁折不弯。现在看来,陆景并非不知道变通的人啊。

舞姬俯身给两人添酒。竹下修一温和的笑着。说道:“陆先生,你有没有兴趣成为希子的出资人。她的歌舞水平放在日本本土也是前十的行列。”

陆景哈哈一笑,摆摆手,“就不要竹下先生割爱了。”

对日本艺妓这个行业他略有了解。好像艺妓是不能陪客的,否则就会被驱逐出整个行业。但是,却可以陪她的出资人侍寝。

陆景对日本女人没什么偏见。只是。竹下修一送的女人他敬谢不敏。谁能保证她不是间谍?

竹下修一似乎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再说这个话题。饭后。竹下修一送陆景到房间的门口,然后回来。跪坐在榻榻米上,闭目养神。代替竹下修一送客的助理深田哲二进来,“会长,陆先生已经走了…”

竹下修一睁开眼睛,吩咐道:“希子你先出去吧。”

“好的。”希子怯怯的应了一声,起身离开。对刚才竹下修一要把她送人的提议没有任何反应。

深田哲二眼角的余光死死的盯着松岛希窈窕的背影,心里偷偷的咽着口水。洁白圆润的脚踝消失在视线中。要是能和她做一晚,他一定要好好的舔舔她可爱晶莹的脚趾头。

木门关上的声音将深田哲二的意-**打断,他的思维回到工作上,欲言又止的说道:“会长…”

竹下修一轻轻的摇摇头,“深田,不用说了,我知道。”

刚才饭局的气氛很融洽。陆景给出的信号也很和善。但是,通过这次接触,他意识到陆景在未来极有可能会与他发生冲突。

他信奉的并不是弱肉强食、赢家通吃。而是合作共赢的商业理念。

其实,慕容泽对陆景提出与和华交叉的持股的意愿,也是揣摩到了他的想法。

现代的财团谁不交叉持股呢?这样有利于协调资源,合作共赢。可惜,陆景拒绝了。

亚太财团与和华日后的矛盾恐怕在不断的商业竞争中变得无法调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