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20章 安迪-摩根的喜好

第1420章 安迪 摩根的喜好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重生之世家子弟》更多支持!

竹下修一背着双手走到窗户边。他自十八岁改为母姓进入竹下家族崭露头角,迄今经历的商战数不胜数。可现在这样“棘手”的局面却是第一次遇到。

房间的气氛变得沉闷。深田哲二注视着竹下修一沉着儒雅的背影,思考着,建议道:“会长,要不要我们先下手为强….,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中。”

刚才竹下会长和陆景的见面他并不在旁边,但是以他跟随竹下会长多年的经验,他能感觉到竹下会长犹豫、迟疑的心态。可见,会面其实并不顺利。

他刚才便是想问陆景是否存在敌意。和华财团与亚太财团同处亚洲,日后发生冲突的概率很大。他的意见是先出手对付和华。

竹下修一回头,哂笑道:“深田,现在还谈什么摇篮之中的话?和华早就已经成长起来。丹尼尔-沃伦要对付和华,纯属打肿脸充胖子。他沃伦财团的面子值当什么?我没有这样的嗜好。”

深田哲二道:“可是,会长,今晚的聚会确实是一个好机会。如果和华被安迪-摩根先生认为操纵国际原油期货价格,那和华日后将会举步维艰。”

竹下修一转过身,冷笑着批评道:“自以为是的想法。”难道摩根大通真的不知道和华去年12月底在市场上做空油价?幼稚!

陆景坐车返回纽约四季酒店。去和ebay副总裁福特-库伯见面的陈旭江、许雪还没有回来。福特-库伯近日在纽约和美国的广告商谈合作。

城景套房中,宋雨绮、墨静雯、余乐午休片刻后,正悠闲的聚在客厅里聊天。他们到纽约之后的工作很有限。主要是为陆景、陈旭江、许雪打打杂。顺带着帮陆景处理下和华、景华日常的事务。

陆景虽然不在和华或者景华的总部上班。但公司的事务总少不了。当然,这些事情都比较轻松。所以。陆景都没让明雪和何梦明跟着来美国,而是留她们俩在香港参加ek公司的事务。

“大家都在…。嗨。日本菜难吃死了。清酒寡淡无味…”陆景吐糟着日本料理如何难吃,又要了茶点填饱肚子,一边吃一边将他和竹下修一见面的情况说了一遍。

宋雨绮拿了纸巾递给陆景,秀美婉约的掩笑着。一旁都市女郎打扮明艳娴雅的墨静雯也吃吃笑着,笑的陆景一头雾水。

余乐笑哈哈的道:“陆景,你还真让董校花说对了,她说你回来肯定会说日本菜多么不好吃。嘿,其实日本菜有很多地道的风味。日本铁板烧、味增汤、关东煮,这些你肯定没吃过。”

陆景翻翻白眼。“这些特色菜高档的日式会所里面没得卖吧?哦,董冰呢,上午去见朋友还没回来吗?”

董冰毕业于哈佛大学。董冰有不少校友在纽约市里工作。她这次来纽约并不是跟着他开学习的,只是过来休闲。陆景倒是不知道她上午外出会友前,还“编排”了自己一顿。

“董冰回来了。在她的房间里休息呢。”墨静雯笑着道。她们几个现在和董冰混得熟了,现在不再称呼她“董小姐”。

想想陆景也挺悲剧的。熟悉他的人不会请他去吃日本菜。不熟悉他的人,往往会把见面放在很高档的场所以示尊重。他大概还没尝过符合大众口味的地道日本菜肴。

说笑着,听到陆景说竹下修一是一个很能令人有好感的日本人,宋雨绮问道:“陆景。你不准备帮唐小姐吗?”

陆景笑着摇头,“我可没答应竹下修一什么。今天晚上是和华的关键时刻。在亚太财团和唐风集团、康桥集团的事务上,我何必表明态度刺激竹下修一呢?雨绮,含糊的态度才是王道。”

竹下修一给人的感观很好。但是他内心里的情感肯定倾向于唐诗经啊。

正说着话。董冰轻掩着红唇,打着哈欠从门外进来。听到陆景这句话,禁不住明眸微嗔了陆景一眼。莞尔道:“陆景,你真是狡猾啊!”

董冰穿着黄色的长款大衣气质优雅。明眸酷齿,明丽动人。这一眼的风情嗔的陆景都有些吃不消。就笑,“这和狡猾扯得上什么关系。董 冰,坐啊…。”

他们还得等陈旭江、许雪的消息,商量今晚的策略。虽说是见机行事,也需要有一个大概的章程。

“哦…”余乐起哄的吹个响亮的口哨,开玩笑道:“董校花,用不着睡醒了就和陆景眉目传情吧,要不要我们回避下?”

董冰性格落落大方,笑着扬扬拳头,“余乐,别乱开玩笑啊,不然后果自负。你可是有不少把柄在我们手里,不想寇小蛮把你的后院吵翻吧?”

心里却是有些发虚。年轻的男女总是有崇拜英雄的情节。她对陆景的好感,纵然只是欣赏、敬佩,还没到男女之情,但刚刚午休起来,心态放松,刚才的娇嗔和打情骂俏没什么区别。

“得,董校花,你当我什么都没说。”余乐忙“投降”认输。

宋雨绮、墨静雯都娇笑起来。余乐在她们这儿把柄一大堆呢。昨晚这小子又外出了。他毕业于加州理工学院。谁知道他在纽约有没有相好。

董冰笑一笑,坐到陆景身边的沙发处和陆景说着话。

她在新加坡全程目睹了新加坡的石油大战的过程、结局。当时身处在局中,只感受到了和华在资金上的收获:和华在香港有资金反向对冲做多,亏损的资金全部消化完。而现在油价上涨,不知道陆景又赚了。

但在今年春节。她却是感受到石油期货大战之后和华在另一方面的收获。

春节时,来她家里的拜年的人猛增了三倍不止。甚至李氏家族的族长都派了大儿子来约父亲初六下午在半岛酒店喝茶。基本上香港城中的商界名流都来拜会。

这时,她才知道和华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大胜。击溃摩根大通、杰润、三井住友银行、沃伦财团这几家公司意味着什么!

名望。巨大的名望。

也难怪,善后的事情不好做。陆景、陈叔叔、许雪甚至要亲自来纽约做工作。

董冰喝着宋雨绮倒给她的清茶,悄然的,敬佩的看了陆景一眼。心里微微有些悸动。

五人在客厅里聊着,探讨着待会晚上陆景要用到的各种方案,时间过得飞快。傍晚六点许,陈旭江和许雪带着随行人员返回。脸上带着兴奋。

“陈叔叔,看样子,你们和福特-库伯谈的不错。有什么收获吗?”陆景问道。

陈旭江的助理从公文包冯益仪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薄薄的打印纸。陈旭江微笑着转交给陆景,说道:“幸不辱命。”

陆景仔细的阅读着手里的打印纸。上面是ebay副总裁福特-库伯提供的安迪-摩根的资料。然后递给宋雨绮、董冰她们传阅。

陈旭江坐到城景房明亮客厅中央的驼色的沙发上,喝了口茶水,道:“这是ebay副总裁福特-库伯讲述的资料,由冯益仪整理的。我们转道去了和华纽约办事处,在那里打印的资料。因此,回来晚了一点。哦,陆景,你和竹下修一谈的怎么样?”

陆景的助理们正在围着揣摩安迪-摩根的资料。上面有他喜欢玩德州扑克。喜爱长腿丰满的美女的一些资料。都是他的一些日常小事。许雪也在一旁看着。

陈旭江这么问,陆景嘴角泛起一丝道苦笑,道:“一般般吧。竹下修一不希望我插手亚太财团和唐、裴两家的事情。这个人看似柔和,实则强硬。很有点难得对付。我估计我们日后和亚太财团有得摩擦。相信。竹下修一也有这个感觉。”

陈旭江安慰道:“这个啊,是正常情况。赚钱的行业都挤满了资本,充满了竞争。和华要想发展。少不了竞争。我们先把注意力集中到今天晚上的酒会上。”

陆景微微颔首。

黄海三月初的清晨笼罩一层浅淡的薄雾。水墨清苑小区7栋10楼的房间在晨曦微露的时候就亮起了灯。

“诗经姐,你这么早就醒了啊。”在温暖的被窝里睡得迷迷糊糊的崔横波睁开眼睛。看到唐诗经穿着睡袍坐在床头玩着手机,正在发sit消息。

唐诗经带着缓解疲劳的圆框眼。粉脸素净,浑身有种洗尽铅华的灵秀感觉,笑着道:“是啊。睡不着。”

昨天晚上崔横波来她这儿和她一起休息。裴吴越去了京城。崔横波婚前的时经常来她这儿。

“诗经姐,又在和陆景聊天啊。他也真是的,这么久了还不来黄海找你呢。”

唐诗经笑着微微摇摇头,轻声问道:“横波,还怪我吗?”她把崔横波的堂兄崔七月送进了监狱,崔横波两面为难。

平鸿基金的事情还没有收尾,黄海、鲁东风波正急。

崔横波低头道:“诗经姐,我不怪你。我总是要经历一些事情的。”

唐诗经欣慰的笑笑,靠在床头,卧室里厚厚的窗帘阻断了她的视线。陆景正在前往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的路上。希望,他能安然度过这一次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