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29章 德州扑克

第1429章 德州扑克

“雪姐,你在美国怎么样啊?陆景怎么要我收购ebay的股份?ebay的股价这么高。”

纽约四季酒店的套房中,许雪换了银白色的睡衣,挽着披肩的长发,靠在床头,接听着好友叶静雨的电话。纽约深夜的时候,国内正是上午。

“还行咯,今天晚上陆景和安迪-摩根聊得不错,而且受邀参加明天晚上的一个赌局。我们很快就回国。静雨,你现在在哪里?”

“在建业啊。呆得无聊死了。每天看报表看得要吐。”叶静雨在电话里吐糟着。

许雪咯咯娇笑,睡衣下的香-乳微颤,“不是吧?过几天就是陆景的生日吧,你不琢磨着给他送什么礼物?”她和叶静雨无话不谈,知道这妮子的心思。

叶静雨娇嗔着反击,“雪姐,你别老说我啊。你跟他去美国朝夕相处,没擦出点火花来吗?”。

许雪脑子里立刻浮起两个小时前和陆景在凯迪拉克车厢内的火辣热吻,俏丽的脸蛋上绯媚如火。要不是时间太短,她可就不仅仅是内裤湿透了。

这火花擦得非常大。

“噢…”叶静雨觉察到许雪的异常,在电话里怪叫,“雪姐,你上次说看他为杨晚婷生气可怜兮兮的,和他接吻安慰他,这次是什么理由啊?”

许雪单手捂着滚烫的脸蛋,轻声道:“静雨,我们两个在深夜里谈论拥着别的女人的男人,好像太傻了点。”

陆景刚才占足了她的便宜,可是现在却不对她不闻不问。让她心里有些伤感,怀疑她是不是追得太主动了。

叶静雨撇撇嘴。小脚在椅子上晃荡着,“雪姐。想那么多干什么呀,喜欢的时候就喜欢啊,不再喜欢的时候就把他踹掉。嘻嘻,又不费什么事。”

“去,你以为谈感情是过家家啊。”许雪心情好起来,和好友聊几句,心情畅快许多,“陆景这样的男人,要抓住他。你等着他动心来追求你很难的。”

陆景主动追的女人,她知道的就几个人:关宁、黄紫琪、何梦瑶、唐雨瑶、杨晚婷。一个个都是绝色无双的美人,姿容气质都要胜过她半筹。

叶静雨撇撇嘴,笑哈哈的道:“雪姐,你不要灰心哦,陆景喜欢胸大的。他肯定会追你的。”

“去你的。”许雪笑骂,“静雨,互联网发展的势头越来越猛。你进入和华的决策层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你可是有大把的理由和陆景接触。悠着点啊。不要犯傻。”

“嘻嘻,雪姐,过来人的口气哦。犯傻的是你吧!”叶静雨古灵精怪,很快就猜得八九不离十。

许雪支支吾吾。斗嘴。她一般都斗不赢叶静雨。挂了电话,看看手里的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拨一个电话给陆景。可是说什么呢?

难道说:陆景。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你来一趟我房间里吧。这可是主动勾-引他。太丢人了。她还做不出这样的事情。许雪双手捂着脸。娇媚的要滴水。

想着陆景在她胸口、屁-股上或轻或重的揉捏,撩动着她的情绪、渴望。抚摸。热吻,略带着一些强势。这不是她想要的恋爱感觉,可依旧让她迷恋,沉醉其中。

或许,她的臣服是从心灵到身-体。正胡思乱想着。手机突然响起来。看到是陆景的号码,许雪的心情蓦然变得喜悦、欢快。

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27楼总统套房中,白色的帷幕遮住了纽约夜晚的景色入房。宽敞的棋牌室中,白色的圆桌前安迪-摩根等在玩着德州扑克。

安迪-摩根、雷纳德-洛克菲勒、丹尼尔-沃伦、马文-克朗、竹下修一、陆景各自下注。

筹码是一种红色卡片,每一张代表250万美元,总计60张。每人在初始时共计十张卡片。

“安迪,你说话。”美艳的杰西卡-富林明今晚充当荷官。穿着休闲的灰色春款外套,修身的黑色长裤,火辣的身材展露无遗。中分的黑色长发,气质艳丽。

安迪-摩根看看牌面,微笑道:“两张。”

“这一局我就不跟了。”雷纳德-洛克菲勒盖牌放弃。

雷纳德-洛克菲勒左手边就是陆景。陆景对德州扑克不怎么在行,基本每一局都要听听身边许雪的意见。他昨晚打电话给许雪,顺便让她今晚陪他来参加这个赌局。

“都压上吧。”许雪穿着黑色露肩连衣裙,白色的厚外套。亲昵的在陆景耳边说着话。穿着5cm的高跟,不比陆景矮多少。说话很方便。嘴角荡漾着幸福的笑容,光彩照人。陆景昨晚在电话里和她聊了很久。

陆景的手里卡片还剩下3张。索性全部压上。按照德州扑克的规则,赌注全押之后可以留到最后。

丹尼尔-沃伦慢条斯理的丢下手里的筹码,跟了安迪-摩根一手,喝着威士忌,讥讽的道:“陆先生准备放弃了?莫非你不想支持富林明女士的事业?”

“沃伦先生有希望赢得所有的筹码吗?我没有沃伦先生强势啊,就看这一把的运气。”赌桌上目前筹码最多的是安迪-摩根。陆景不软不硬的刺了一句。

在座的众人谁都看得出陆景和丹尼尔-沃伦不对劲。没人说什么。这个圈子里的交际规则:朋友的敌人不一定是敌人。

此时,竹下修一和马文-克朗已经输光筹码。在赌桌旁一边喝着酒一边观战。

因为杰西卡-富林明不希望风声传出去,竹下修一等人今晚都是单身前来。只有陆景带了女伴。不过他的女伴许雪昨晚也在场,倒也没事。

杰西卡-富林明笑着发下了最后一张明牌。最终,丹尼尔-沃伦手中的牌是3条9。安迪-摩根是顺子(3-9)。陆景手里的牌是红桃同花。按照德州扑克的规则。比较的结果是陆景的牌最大,赢取了池底二十一张筹码。

看到对手瞬间翻盘。由“穷”转“富”,丹尼尔-沃伦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不好看。

陆景玩了一会。慢慢的琢磨出了一点玩法的门道。凭着这一局赢下的筹码慢慢支撑。半个小时后,赌桌上就剩下陆景和安迪-摩根了。这会,陆景手中有7张筹码。安迪-摩根手里有53张筹码。

杰西卡-富林明手法熟练的分出暗牌,笑吟吟的道:“陆,你现在获胜的几率很小。要不要allin?”现在是轮到陆景下注。

她不再称呼陆景为“腼腆的陆”。昨天晚上,陆景在安迪-摩根面前成功的自圆其说,改变安迪对他的印象。表现的很有韬略。今晚赌局开始前,她和安迪聊了一会,对这位“性感“青年所取得的成功有所了解。

安迪-摩根嘴角翘起来。

在场的人中。他的德州扑克水平最高。这不仅是一项赌博,更是智力游戏。他刚在上一局中最大限度的消耗了陆景手里的筹码,同时将雷纳德-洛克菲勒清出局。

陆景笑笑,“富林明女士,我考虑下吧。”

许雪在陆景耳边呵气如兰的小声道:“陆景,不要全压。你慢慢的输掉所有的筹码,顺着安迪-摩根的意愿。”

陆景笑着摇摇头,拿起手边的高脚玻璃杯抿了一口红酒。他是想赢的。这样才能更好的赢得安迪-摩根的尊重。许雪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但是输掉是最正确且稳妥的方案。

但是。自己玩牌的水平比不过安迪-摩根。筹码又处在劣势。怎么赢呢?

想了想,陆景道:“摩根先生,看样子我是输定了。不知道摩根先生能不能听我一个建议?”

“你说说看。”安迪-摩根饶有兴致的看着陆景。他四十多岁,正值年富力强的时候。不会轻易被陆景动摇意志。不过出于礼貌,他需要听陆景说话。

牌桌边围观着陆景和安迪-摩根最后对决的众人都微微笑起来。刻意的笑的很含蓄。这无关性格,关系到礼仪。这位东方的青年说话很有意思。

陆景摇摇手里的红酒。明亮的灯光下,他的笑容显得从容。自信,“摩根先生。现在牌局上自剩下你、我。我很想为富林明女士的研究事业尽一份心意。不如,我们全部的筹码都压上,一局定胜负。让上帝来决定谁在这次支持富林明女士的研究吧!”

安迪-摩根笑着摇头,“陆,我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为什么要听从你的建议呢?理所当然是我支持杰西卡的研究。”

陆景道:“因为我想尝试着赢。我的牌技、筹码都不如摩根先生你,只能另辟蹊径。从概率上来说,如果摩根先生和我一局定胜负。在一局中,我获胜的几率是50%。”

陆景的话里带着恭维,自认不如。又把算计拿到明面上来说。安迪-摩根禁不住微微一笑,“陆,你的策略让人赞赏。但是主动权在我,所以,我拒绝。”

众人都笑起来。

陆景潇洒的耸耸肩,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丢了一枚筹码下去。

许雪眉开眼笑的看着陆景,带着欣赏,这样也可以?就算是陆景被拒绝,但是他肯定在安迪-摩根心中又加深了印象。陆景“刷”好感度的能力果然一流。

杰西卡-富林明微笑道:“开始了。”三张明牌发下来。无论是陆景还是安迪-摩根来支付这1.5亿美元购买她手中酒店的股份,她都会表示感谢。

当然,接下来,安迪会很轻松的将陆景手里的7张筹码赢掉。

杰西卡-富林明想着,发下了第四张明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