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30章 一只脚

第1430章 一只脚

安迪-摩根并没有仗着筹码多逼陆景allin。一点点的跟着。很快,第五张公关的牌都发下来,分别还是红桃3,方块9,方块10,红桃4,梅花3。

此时,轮到安迪-摩根说话。他的底牌是一对A,红桃、梅花。看了看牌面,想了想,笑道:“时间有点晚了。我们尽快结束。陆,我给你一个机会。”

说着,将所有的筹码都押上,然后微笑着看着陆景。

“噢---”牌桌边一阵惊呼。阵阵轰然叫好声响起。气氛被安迪-摩根推向高-潮。杰西卡-富林明和许雪都轻轻的掩着红唇。

雷纳德-洛克菲勒笑道:“安迪,看来,你在这一局中很有把握啊。”

安迪-摩根的性格很稳重。陆景用语言逼着他一局对赌,他不会答应。但,安迪-摩根同样是很骄傲的人。陆景说想赢,他肯定要予以回击。

是陆景逼着安迪全部押上,还是安迪逼着陆景押上全部的筹码,这其中主从之分很清楚。现在,安迪就占着气势上的优势。并且,以安迪的性格来看,他肯定很有把握。

精明中带着狡诈的摩根。

当年华尔街就盛传1929年的股灾是JP摩根在背后操纵,从而得以统治华尔街,成为银行家的银行家。

安迪-摩根笑着耸耸肩,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看向陆景,“陆,你是决定交给上帝来判断,还是放弃。”

他不是一个喜欢赌博的人。此时,他的局面非常占优,胜率很高。他要让陆景输的心服口服。

不喜欢赌博不代表要完全的规避风险。商业中哪里有100的项目。每一个项目都会风险存在。就好像现在的情况。

陆景笑笑,“摩根先生,我现在放弃的话,最终还是会输光所有的筹码,所以,我选择交给上帝来决定。”说着,将手里剩下的筹码全部押上。

他当然要迎难而上。输得光荣,比苟延残喘好!

陆景和安迪-摩根前后翻开底牌。

“噢--”牌桌边又是一阵惊呼。

陆景的底牌是一张方块3,一张梅花6。而安迪-摩根的底牌是一对A,红桃、梅花。但是,从规则上比较,陆景的牌是3条。而安迪-摩根只是两对。

陆景胜!

一个戏剧性的转折。

陆景自己都始料未及。

雷纳德-洛克菲勒、马文-克朗、竹下修一等人看向陆景的眼神有了些变化。

陆景赢下这个牌局,会给安迪-摩根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时,需要兑付杰西卡-富林明价值1.5亿美元的股份。这样一来,陆景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安迪-摩根的私人交际圈子。

安迪-摩根很有风度的宣布陆景获胜。宴会在半个小时后结束。杰西卡-富林明邀请陆景明天上午去她位于曼哈顿东72街430号的公寓做客,商谈她所持有的16.2的股份转让事宜。

陆景微笑着答应下来,与安迪-摩根道别后,和许雪一起离开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的总统套房。

通往专用电梯的幽静走道中铺着厚厚的棕色地毯。落脚无声。许雪挽着陆景的胳膊,对他嫣然一笑,娇美无比。陆景有些吃不消许雪成熟明艳的美丽风情。这妮子这模样实在太勾人。

许雪正要亲昵的和陆景耳语几句话时,却发现竹下修一带着助理、保镖等在走道中。

竹下修一穿着黑色的西服,很儒雅的大商人打扮,等陆景过来,邀请陆景一起去乘坐电梯,并肩走着,笑道:“陆先生,恭喜你,所有的问题迎刃而解。”

陆景收敛起心里被许雪撩起的旖旎情绪,微笑道:“今天的牌局能赢,实属运气。”

竹下修一笑着摇头,他看得很清楚,就算陆景最后一局没赢,他也已经成功赢得了安迪-摩根的关注,“陆先生,我用三年了时间才和安迪-摩根先生建立良好的私人关系。而你只用了两天。后生可畏啊!日后,真不希望和你成为敌人。”

陆景笑笑,并不把竹下修一的恭维当真,不卑不亢的道:“竹下先生,等我回到香港后,会派出PLU电讯的团队前往日本与亚太财团商量合作事宜。希望到时候竹下先生能够接待。”

“这是自然。”竹下修一哈哈一笑,大有深意的看了陆景一眼。这位青年是天生的商人。该合作的时候合作,想必该竞争的时候也不会手软。

确实如丹尼尔-沃伦说的,是一位劲敌。

安迪-摩根送走宾客后,在总统套房棋牌室里找到杰西卡-富林明。她正在长长的棕色沙发上慢慢的饮着摩根船长。雪白修长的玉手持着长长的香槟酒杯,在柔和的壁灯下有着万般风情。不愧是纽约最璀璨的明珠。

安迪-摩根轻轻的叹口气,坐到杰西卡-富林明的身侧,“杰西卡,你和乔纳森的关系还是那么糟糕吗?”

杰西卡-富林明美眸微抬,见是安迪-摩根,红唇轻吐着话语,“安迪,不要提他好吗?”

安迪-摩根摇摇头,劝道:“杰西卡,你或许应该去芝加哥多陪陪他。”

杰西卡-富林明哀婉的低头,高挑的睫毛上慢慢的沾满了泪水,倔强的道:“我不。”

抽泣了一会,杰西卡-富林明平复了情绪,肯求道:“安迪,明天我和陆签署的合约,我希望你能帮我把一下关。我对这些不在行。”

“没问题。我明天在你的公寓里等着。”

….

陆景和许雪没有和竹下修一一行乘坐电梯离开,他昨晚和马文-克朗约了今晚的聚会之后聊一聊。在电梯口略等了一会,圆脸的马文-克朗带着三名随行人员走过来,笑呵呵的和陆景握手,“陆先生,让你久等了。请!”

马文-克朗的随行人员按了电梯,一行人从27楼的总统套房所在前往20楼的帝国套房。

特别挑选的饰面、定制家具和时尚的设计,使帝国套房显得与众不同。紫檀木地板和简约设计形成悦目对比。无比奢华。一晚的价格是1200美元。

进房间后,马文-克朗的随行人员迅速的拉好窗帘,开了红酒。陆景的保镖十三很警惕的四处看了看。防范今晚的见面有猫腻。

坐到客厅正中茶几处乳白色的方块沙发上,马文-克朗举杯先向陆景庆贺道:“陆先生,恭喜你购得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16.2的股份,这是一块优质资产。要是老富林明知道,他肯定不会同意杰西卡出售。”

“谢谢克朗先生的提醒。”陆景微微一笑,一语双关的说道。

“不客气。”马文-克朗顿时笑着点头,“陆先生,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谈谈,你看?”

陆景微微颔首,和许雪、十三说了几句。两人的随行人员都退出了房间。陆景对马文-克朗说道:“有雪碧吗?红酒的味道实在有些喝不惯。我需要加一点雪碧。”

马文-克朗微微有些错愕,他是看到陆景昨晚、今晚在选取酒水时都选择红酒,今晚特意带了一瓶红酒过来。随即,笑了起来,起身道:“好的,我去酒柜里给你找找看。”

陆景摆出的是一副私下里朋友间谈话的态势。他和陆景的密谈还没开始,气氛已经变得轻松。和陆景短短的几次接触,很容易体会到他的不同之处。

马文-克朗给陆景加了雪碧后,坐在沙发上,轻轻的抿了口红酒,打开话匣子,“陆先生,美国六七十年代有十大财团的称呼。其中芝加哥财团位于第四位。芝加哥财团的三大家族分别为克朗、伍德、麦考密克。”

“但是现在芝加哥财团已经没落。核心的保险公司大陆伊利诺伊公司和银行芝加哥第一银行分别被摩根、洛克菲勒共同控股。摩根大通在04年刚刚收购了芝加哥第一银行。今日摩根大通的主席皮特曼当时便是芝加哥第一银行的CEO。”

“芝加哥财团三大家族昨晚来参加摩根大通股东酒会有山姆-麦考密克,我。乔纳森-伍德因为杰西卡的关系没来参加。”

陆景微微诧异的挑挑眉头。

马文-克朗笑着解释道:“乔纳森是杰西卡的丈夫。他们已经分居两年。乔纳森常年在芝加哥经营他的事业。”他只是简单的说一下情况。乔纳森和杰西卡的矛盾,他不好多说。

陆景轻轻的嗯了一声,喝着加了雪碧的红酒,继续听马文-克朗的介绍。

自觉铺垫的差不多,马文-克朗低声道:“陆先生,昨晚你认为1.5亿美元只是玩玩的豪气让我佩服。没落的贵族希望找回昔日祖辈的光。我希望能借助你的力量。”

陆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马文-克朗尊敬他的原因和他猜想的差不多,“克朗先生,我对财团内部的争夺并没有什么兴趣。”

马文-克朗没有气馁,陆景的回答是意料之中的,诚恳的道:“陆先生,我想你在美国的上流社会也需要一位朋友。我希望能有和你合作的机会。我们可以从小的生意慢慢的建立互信。”

如果陆景和他合作,至少不会被丹尼尔-沃伦欺骗,在安迪-摩根面前提起赌博,差点就万劫不复。

马文-克朗的态度非常真诚,甚至有些急切,陆景想着他要征服纽约的愿望,想了想,道:“克朗先生,很高兴能和你有合作的机会。我们现在可以梳理下合作的项目。”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