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48章 股权、控制权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448章 股权、控制权

3月29日,日本东京。

p露电讯的ceo岑万、景华海外运营部总经理郑中杰带着谈判团队在东京银座区天骄基金的总部天骄大楼中和亚太财团进行第一次洽谈。

景华通信日本分公司总经理刘腾亲自担任翻译。极为重视这一次与亚太财团的合作洽谈。

天骄基金是亚太财团的核心企业。是以,天骄基金的总部就是亚太财团的核心决策机构。而设立在菲律宾马尼拉的总部真正启用的时候很少。

三面落地窗的明亮会议室内,深红色椭圆形会议桌边坐着十几名商务人士。都是西装革履。

左首的p露电讯ceo岑万打量着天骄基金的高级经理良乔德男。一个很典型的日本人,小眼睛眯着,闪着精光。

大致的合作框架,和华和亚太财团的高层已经敲定。p露电讯提供3g技术支持,与亚太财团合资成立一家移动运营商。股权比例是六四开。

亚太财团负责为公司注册、拿下运营牌照、洽谈日本国内的合作伙伴等等事宜。

新成立的tu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美元。但随即双方需要在建设3g网络的项目中出资。预计建设覆盖日本本土四岛的td-wcdma的网络需要花费50亿美元,耗时3年。p露电讯预计会在3年中陆续将会支出30亿美元。

但由于td的技术兼容日本国内原有的2g网络,gsm、公司只要和日本的运营商谈好通信网络合作,会在半年后向日本用户推出服务套餐。

合作的条款一项项的通过。细节问题慢慢的讨论着。会议氛围时而激烈,十分舒缓。一直从上午谈到了下午。

临近今天谈判的尾声时。良乔德男突然道:“岑社长,按照陆先生和竹下会长的协议。当tu的用户数达到一定规模之后,天骄基金将会启动程序收购p露电讯手里20%的股份。我认为当tu拥有1000万用户之后,可以启动这一条款。”

将tu的控制权交出去让岑万心里仿佛有吃了一只死苍蝇般难受。这是他很难忍受的事情。日本的手机市场份额很大,而移动运营商在行业中拥有主导权。他根本就不甘心失去控制权。

但是,这是陆先生和亚太财团的主席竹下修一达成的协议,他无权质疑。

当即道:“良乔经理,现在日本几大移动运营商中,doco摸的用户数有5000万。把数据定为1000万不太合适吧?我认为用户数设定为达到2000万之后再收购p露电讯手中20%的股份比较合适。”

他知道,p露电讯作为港资想要在日本本土电信市场控股一家移动运营商很难。

只是。tu拥有2000万用户和拥有1000万用户时的股权价值肯定大不相同。既然要卖,他希望卖出好价钱。

良乔德男眯着眼睛,不软不硬的说道:“岑社长,tu超过1000万的用户就有很大可能引起我国监管部门对股权的注意。这方面还是听从我们的意见为好。”

岑万给噎的无话可说。结束会议回到景华通信日本分公司的办公室里对助理道:“玛德,明天管理层架构的谈判一定要按照我们的想法来。”

p露电讯和天骄基金的协议一天之内无法谈完,还需要洽谈董事会架构,管理层架构等事宜。协议的洽谈将会持续十几天。

正吩咐秘书倒水的郑中杰听得微微一笑。他中等身材,相貌看上去有文弱,48岁的年纪就满头白发。

作为景华海外运营部的总经理。在被周复生任命时看中的是他在三星物产和索尼工作的经验,意图打开日韩手机市场。

不曾想,景华这几年迅猛的发展,不断的打开欧美、澳洲。东南亚、印度、南美、俄罗斯等地的市场。最终,在去年成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

他不再仅仅是日韩市场的负责人,而是实际上成为景华运营部总监程建枫的主要副手之一。这让他需要花费大量的去了解新市场的情况。每日呕心沥血。

这时,笑着道:“岑总。我们肯定能在tu公司中占据主动。我们出技术,出资金大头。提供优质的终端产品。换一个稍微有实力的合作伙伴就可以打开日本市场。不一定非得是亚太财团。据说软银就有计划进入日本的移动通信市场。”

办公室里几位参与今天谈判的核心成员都微微颔首。这正是p露电讯和景华通信的底气所在。

岑万知道郑中杰毕业于日本京都大学,并且在日本、韩国生活工作过多年,对他的意见很重视,笑道:“我是气不过良乔德男的态度。郑总,过几年我们就要交出控股权,咱们有些工作得先做好啊。”

他出发前向莫总汇报过。莫总说了:不管股权如何分配,在公司创立之初,一定要奠定好公司规章制度,保证日后股份较少情况下的控制权。

郑中杰邀请诸位同僚落座,喝着咖啡,微笑道:“岑总,即便控股权失去,我们对tu的控制权也不是问题。像三井物产通常只参股20%就拥有一家企业的控制权。

我们控制着技术、产品,在消费电子领域,亚太财团只能跟着我们的指挥棒走。除非,他们撇开我们和其他日系厂商合作。”

他早年随周复生见过陆景,和陆景有些私交。他来日本之前向陆景邮件请示过。对陆景的心态把握比较准确:和华可以放弃控股权,规避监管风险。但不会放弃tu的实际控制权。

当然,日后亚太财团取得控股权后。少不了明争暗斗。

岑万的助理担忧的道:“郑总,这种事概率很大…”

一旁的景华通信日本分公司总经理刘腾笑了笑。岑万有些诧异的看向郑中杰

郑中杰一脸的微笑。很有些文弱书生的气质,“王助理。这件事要从亚太财团和日系财团的渊源说起。竹下这个姓氏是日本的贵族。但明治维新之后的新贵与旧有的贵族并不是一体。竹下家族和三井、三菱等财阀的关系并不好。

所以,我们判断,只要tu有足够的利润,就算未来有利益摩擦,亚太财团和我们分道扬镳的机会很小。”

岑万释然而笑,放下心来,继而和众人讨论着后面的谈判章程。

务必,要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

正午时分,陆景一行人从车上下来。步行到小巷子中的一家面馆吃午饭。

两车道的小巷颇具香港六七十年代风味。建筑陈旧。各家小店门口摆放着餐牌、水产。浓郁的香味随着“滋啦”的油锅的翻炒声从窗口处飘散出来。

陆景前两天酒会上让马飞联络下旧部,今天到位于世运大厦2公里小巷中的杜记面馆吃饭。

走在陆景身边的杨显给陆景说起p露电讯、景华通信和亚太财团谈判的事情,“景少,岑万和老郑昨天把亚太财团顶得够呛。tu的管理层职位悉数拿下,只留了一个分管财务的副会长职位给他们。人力资源招聘全部由我们负责。”

第一次谈判,岑万和郑中杰被亚太财团的代表良乔德男借助“主场优势”压了一回。不过昨天两人却是找回场子,唇枪舌剑,充分发挥控股股东的优势,一条条的辩驳。拿下管理层的职位。昨天晚上郑中杰向他汇报时,语气很是欢畅。

陆景笑着点头。谈判过程下面的人肯定不会向他汇报,只会汇报最终的结果。

杜卫成老成持重,提醒道:“景少。这会压得太狠了,后面亚太财团肯定会报复回来。我看他们此时的退让未必没有‘以待日后’的意思。”

陆景笑着道:“老杜,日本的移动运营商竞争非常激烈。tu至少也得等三年之后覆盖日本四岛的3g网络建成才有高速发展的可能。3年的时间,足够我们把亚太财团的实力削弱。”

这话说的几人都笑起来。

杜卫成呵呵一笑。既然陆景有准备,便不再说什么。

陆景和竹下修一是既合作又斗争的关系。合作是:开发日本消费电子市场。分歧在于唐、裴两家要脱离亚太财团。

陆景因为和唐诗经的关系。决定了他的立场倾向。

唐、裴两家要脱离亚太财团,让竹下修一痛快的把股份卖回来,肯定不可能。

这就得像战争一样,以打促和。因而,削弱亚太财团的实力是必然要走的一步棋。

当然,陆景并没有毁约的打算,他还是会转让tu公司20%的股份给竹下修一。

以和华的高速成长,3年之后的和华会发展的如何强大,他都不知道。但可以肯定,削弱亚太财团的必定无力与和华明争暗斗。和华以软实力控制tu并不是空中楼阁。

朋友间的聚会在小店中显得更加亲切、随意。在高档的酒店吃饭反而显得生疏。而对于美食而言,往往是小店的味道异常地道。

马飞推荐的这家叫做杜记的面馆小店不大。深红色的柜台、木桌都略显陈旧。金色的招财猫在柜台一边不断的挥着手。正午12点过一刻,生意十分火爆。外面还有人顶着太阳排队等候。

陆景几人坐了一桌,随行的助理、保镖坐了两桌。马飞熟门熟路的去柜台点了餐,回来笑呵呵的问道:“景少,要不要喝点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