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49章 旧部重聚

第1449章 旧部重聚

陆景微笑道:“香港三月份底都有初夏的感觉,来点啤酒吧。马飞,你们要喝白酒自己喝。笑笑,你是喝饮料吧?”

“是啊。”坐在陆景身边的陈笑穿着七分袖镂空蕾丝连衣裙,娇俏成熟,精致的小脸上带着写意、闲适的笑容。年过三十,她越发的注重保养。

今天是老朋友之间的聚会。算上在美国的刘一平,这就是陆景当年从京城到江州成立景和公司时的老班底。一晃将近十年的时间过去了。

马飞嘿嘿一笑,和杨显、杜卫成商量了下,点了两瓶茅台,一打啤酒。

很快,服务员送了酒过来,马飞咬开啤酒瓶盖,给众人斟酒,笑着道:“刘一平这小子现在牛逼大了啊。都被美国媒体报道成为华人追逐美国梦的代表。”

f6音乐网站正在被美国的互联网资本热捧,上市之前的路途已经很平坦。摩根士丹利估值是80亿美元。作为f6音乐网站的首席执行官刘一平最近风光无限。

杜卫成稳重的笑说道:“美国媒体都是这样子。只报道成功的追求美国梦的例子。实际上纽约那几个区除了曼哈顿都是穷人。”

杨显点评道:“杜总,你这话很深刻啊。”杜卫成那会是陆景的助理,他们几个都是归杜卫成管理。现在不管在和华内部的地位如何,都是称呼他杜总。

陈笑笑道:“杜总,照你这么说,我们去纽约都算是穷人啊?”

马飞喝着啤酒笑道:“笑笑。你肯定不算。你04年在景华的股票分红加起来,怎么都有3000万美元的收入吧?还别说你这些年的股票收益。”

和华的薪资制度中。越是老员工越是能享受到公司成长的收益。另外,像陈笑这样独镇一方的“统帅”。年薪都是千万美元级别之上。他曾经看过一篇文章介绍,在美国舒适生活与平常生活的分水岭是:家产200万美元,税后每年净挣10万美元。

大家都是一笑,讨论起国内国外生活的区别、优劣来。

很多人对国外的生活有一个误区。以为像国内的大城市里的高楼大厦一样,邻里间不怎么来往。实则不然。很多人定居国外之后,需要跨过融入社区这道门槛。

而在美国,黄种人的肤色地位甚至要低于黑人。

陆景平常并不是一个喜欢滔滔不绝的人,多半时候会有些安静。这时,便没有参与昔日下属们的话题。只是听一听,享受着美食,思考问题。

大碗的烩面再加一份凉拌牛肉。顺着纹理切得细细薄薄的牛肉片,上面洒着绿油油的香菜、青红相间的椒丝,盘底上一层酱红的汁漂着几颗大滴的油花,正是大块朵颐的最爱。

直接挟了四五片放嘴里大嚼着,香味、辣味、酱味混和的爽口味道让陆景点头,又喝几口冰镇啤酒,顺爽无比。再吃着小菜花生米、腐竹。就着劲道的烩面,令人回味无穷。老店的味道就是那么正。

陆景对plu电讯、景华和亚太财团的合作倒没什么担忧。有钱赚的项目,磕磕碰碰总可以进行下去。里面交锋的细节他不关注。他现在思考的是天辰娱乐的问题。

至于,唐、裴两家和亚太财团的争斗方案。他需要回京城后见过唐论语、裴高峰才好有定论。

陈笑几人的话题很随意的转到了聊到美国的财团。在面馆里聊天,大家也没有说什么机密的消息。杜卫成喝着茅台,带点醉意的问道:“景少。我们是怎么推测摩根大通银行幕后是摩根占据主导地位的?”这个问题他一直很好奇。

陆景接过陈笑递来的纸巾擦擦嘴。这个动作,几人都当没看见。笑笑和陆景的关系。大家早就心知肚明。她都三十二岁还没打算嫁人,想法不问可知。

陆景放下纸巾。舒服的抿了口啤酒,道:“jp摩根和大通银行合并。合并之后的名称叫做摩根大通银行,而不是大通摩根银行。这就说明了谁占据主导地位。像前些年奔驰并购克莱斯勒,名称就是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

杜卫成恍然道:“怪不得。”

陆景笑一笑,环视一圈,见大家面前的小菜,面汤都吃得差不多,问道:“马飞,这家面馆很不错啊。你怎么发现的?”

马飞笑着道:“景少,你在总部办公的时候少。杜记面馆远近闻名。哈,我听杨星长介绍的。”又叹道:“还差刘一平一个,很有点像我们那年在江州聚餐的时候。”

几人都有些感叹。九年的时间,变化真大。喝了酒,杨显也略显得放松,开玩笑道:“还差个潘婷婷啊!”

众人轰然大笑。旁边的助理们都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这句话为什么让平日威严的老总们突然发笑。

陆景笑着摇头。那天潘婷婷是反角。

陈笑对那天的事情记忆比较深刻。因为下车前陆景教她处理痛经的小窍门,让她羞的满脸通红,情愫暗生。问道:“熊玉娇、潘婷婷现在怎么样了?我好久没有回江州了。”

两人各自的丈夫苏远、孟汉生出车祸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杨显对江州的情况最清楚,说道:“熊玉娇现在江州发展的还不错。远大集团搞地产开发很赚了些钱。她在江州小有名气。潘婷婷给熊玉娇当助理,挂了副总的头衔。嘿,高尔德财团的那个商业间谍牧高山现在是远大集团的常务副总。”

说着,扭头问陆景,“景少,听说牧高山24小时都有gi的保镖贴身保护?”

这件事在江州是奇谈。牧高山每次商业会谈,身边都跟着一名黑衣保镖,寸步不离。据说,这是他在非洲的矿场里养成的习惯。江州圈子里谣传极多。很多人都笑他怕死。

那些人是不知道内情。陆景这个人事安排,他一直颇为佩服。简直是“废物”利用的典范。

陆景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嗯。gi保镖的薪水由远大集团支付。”

说起昔日江州的人和事,众人唏嘘不已。颇有些创业唯艰,筚路蓝缕,往事如烟的感慨。

又提起吴璇。那时候景和的合作伙伴就是吴璇。现在景和的总经理还是吴璇的原助理。吴璇则是和华的旗舰企业之一:丽都酒店集团的总裁。

她昨天刚和何梦瑶一起离开香港返回江州。和华的高层事了,没有必要继续在香港停留。

“笑笑,从九六年我们去江州到今天有九年了…”香港山顶1020号别墅二楼的观景客厅中,陆景沉沉的靠在沙发上有些感叹的说道。中午情绪上来了,喝得有点高。

“忆苦思甜啊!现在还说吴璇是小妞吗?”陈笑笑吟吟的说道,白腻的耳垂上两枚弯月耳坠摇晃着,娇俏成熟。

陆景却是响起和吴璇第一次见面,她穿着ol制服、丝袜靓丽迷人的场景,笑着摇摇头。

“陆景,和你说一件事。”陈笑坐到陆景身边,依偎在他身上,低声道:“等珀斯的铁矿石装船后,我想和你要一个孩子。”

陆景现在解决子嗣艰难的问题,对这事他向来是支持,笑着道:“两个都可以啊。诶,笑笑,陈叔叔哪儿要不要我去说?”这点担当他还是有的。

陈笑的父亲陈乐义是京城里的知名律师。现在还与景华有业务往来。

说起,孩子的事情,陆景轻轻的拍拍额头,醒起一件事来,他还得抽空去一趟宾州。为他酿造药酒的吴晚观罗道长希望见他一面。

“我爸妈那儿我自己去说吧。”陈笑大眼睛开心的笑的如同一弯浅月,温馨的感觉从心底升起,她就怕陆景不同意,“你当我爸妈不知道我们的事情啊?我拗着他们的。陆景,我现在都三十二岁了,等以后老得难看了,有个孩子安稳一些。”

她在陆景面前并不是以姿容取胜。只是再稳固的感情,随着她常年在海外,终究是需要一个纽带来联系。

“谁说我们家笑笑不漂亮?”陆景佯怒,宽慰着自己的小美女,笑笑在他心中就是当年那个叽叽喳喳爱说笑,穿着牛仔裤小臀翘翘、大眼睛笑得如同弯月的小美女。

其实,陈笑保养的非常好。三十二岁,眼角还没有鱼尾纹,肌肤细腻的如同瓷器一般,光滑水嫩。大大的眼睛,瓜子脸,五官精致,带着成熟女人的妩媚韵味。

“傻瓜,我是说以后。”陈笑给陆景抱在怀里,仰头看着自己的男人,动情的伸手抚摸他的脸庞。

陆景年纪比她小,但是她跟着陆景一路乘风破浪直上九霄,陆景给她的安全感、踏实感无与伦比。

“陆景,我自己觉得现在还过得去啊。”陈笑俏皮的轻笑,“可是黄千儿那样18岁的年轻女孩比就不行了。诶,你和她到底怎么样了?”

陆景到底是喝了酒,很容易就想到那晚黄千儿在自己面前脱光的魅惑,揉揉眉心,“就那样吧。”

心里叹口气。那晚酒会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去见黄千儿。此后,他也不打算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