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52章 神仙眷侣

第1452章 神仙眷侣

“叶静雨今晚不会回来吧?”

“不会。她好久没见她爸妈了,特意打扮的可爱,准备陪她父母几天。”许雪想起叶静雨今晚的“可爱”形象,禁不住一笑,又想起好友的家事,和她一样,也是一本难念的经。

陆景看着许雪笑了笑。许雪眼眸婉转流波,轻轻的避开陆景的眼睛,雪嫩的脸蛋染上娇艳的红霞。

吃过饭,陆景帮许雪刷碗,许雪在一旁看着陆景围着围裙的形象,忽而噗嗤掩嘴娇笑。

陆景刚夸了一句许雪厨艺还不错,见她笑的莫名其妙,道:“我这样很好笑?”

许雪点头,从背后抱着陆景,笑着道:“我看过一则笑话,女人最性感的十大时刻比如:出浴的时候啊等等。男人最性感的十大时刻,你知道是什么吗?”

陆景配合着问道:“是什么?”

许雪笑着道:“把‘洗碗’这两个字重复十遍。”

陆景就笑,“这不是哄男人做家务吗?”

“是啊。不过我觉得你洗碗的样子真的很让我安心。”

干净整洁的厨房中完全是现代化的配置。两人在明亮的圆灯下说笑着。收拾完毕。陆景解了围裙,洗过手,将许雪拥在怀里。香软的娇躯柔滑无比,带着女人的魅力。

慢慢的吻着,说着话,夜色渐深。

陆景抱着许雪到了浴室,嬉戏洗浴之后,抱着她到卧室。这间主卧室的床有2.5米宽。床头放着两个粉色的花纹枕头。一看就知道叶静雨晚上是和许雪睡在一起的。

许雪顺从的分开雪白浑圆的长腿,迷人的眼睛里水盈盈的。看着自己的男人缓缓的俯身下来吻自己,挺腰刺入。情热如火。偏偏动作温柔的到极致…

云收雨歇。卧室窗外漆黑一片。圆形的宫灯让陆景可以清晰的看到身下美人的一切。

额前的发丝沾着汗水紧紧的娇美的脸蛋,秀直的鼻梁上有细密的水渍,唇线尤其漂亮的红唇轻轻喘着气,还没有缓过劲来。雪白娇嫩的皮肤带着云端后的潮红。格外的娇美迷人。

“陆景,我真想嫁给你。”整理过后,许雪依偎在陆景的怀里柔情万般的说道。

她才知道可以那事可以这般温柔,让彼此体会到心灵的交融。她感觉到了陆景爱着她。

陆景舒服的抱着佳人,他犹有余力,笑着道:“你是说:恨不相逢未娶时啊?”

他问过许雪什么时候爱上他的。许雪不肯说。这妮子别提多有主见。在外面又是杀伐果断的女强人。

许雪噗嗤轻笑,心里刚有一点伤感、遗憾被吹走,道:“算了。嫁给你也不能天天守在你身边。没准那时候我又烦你了。”

陆景笑着摇头,抱着许雪温存了一会,轻声道:“许雪,我刚才来的时候接到了诗经的电话,我明天就准备回京城。你啊,以后不许太有主见。总得给机会让我偷吃你,对吧?”

前面还挺正经的。后面就原形毕露。提起唐诗经她心里还微微有些泛酸呢。许雪娇嗔道:“去你的。就知道你嫌静雨碍眼。亏静雨还喜欢你。”

她不肯公开和陆景的关系,主要就是因为好友的原因。早些时候,陆景和静雨要熟悉得多。而且也是静雨先和她说喜欢陆景的事情。虽然,陆景早结婚了。不是属于谁的。可是,这件事里,她总有说不清的愧疚情绪。

“关键是我不喜欢她啊。”陆景开玩笑着说道。叶静雨的性格不是他所欣赏的。

许雪就笑,“陆景。我可就静雨一个朋友呢。万一,你以后不要我了。我岂不是亏大了。所以啊,你可别指望我会让静雨从我这儿搬出去。”

陆景笑着摇头,许雪明显是开玩笑的,连想嫁给他的话都说出来了,哪里会认为这份感情没有未来?

“哦,许雪,叶静雨给我送了27颗巧克力,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他还没有收到许雪的生日礼物。

许雪忽而娇羞起来,勉力的在陆景耳边说道,“早给你准备好了。在客厅里面。陆景,我穿白色的丝袜好看吗?”

要是看过许雪穿着紧身皮裤在“天下无三”酒吧里跳性感火辣舞蹈,谁占她便宜就挨一耳光的事情,对她的大胆就不会感到奇怪。陆景毫不吝啬夸奖道:“当然好看。”

“你跟我来。”这句话顿时将陆景的兴致给勾起来了。

香港国际机场。

叶静雨无聊的在接机大厅里踱着步子等着父母到来,马尾辫一甩一甩的,让她像一匹烦躁的马驹。胭脂马。

航班又晚点半小时。看看手机,叶静雨郁闷的撇撇嘴,她今天下午和陆景说的话是真的。

这不,她挽着清秀的马尾辫,穿着黑色的蕾丝袖修身t恤、白色的一步裙,肉色的丝袜,高跟鞋。打扮的既时尚、漂亮又纯净、清秀。至于是不是真“可爱”她就顾不上了。

机场里不少旅客都将目光投向叶静雨。甚至还有几个大胆的男人过去搭讪。这个明秀雪嫩的少女在这个下着雨的夜晚太引人瞩目。身材娇小清廋,就像一只骄傲的小天鹅。

叶静雨不耐烦的打发走第四个搭讪者,总算等到了父亲和母亲。两人一起亲密的挽着手,拖着行李箱出来,气度、姿容尤其出众。叶静雨禁不住撇撇嘴,多大岁数的人啊,还这么秀恩爱,烦不烦啊?

想归想,叶静雨挥手大声喊道,“爸、妈,我在这里。”很兴奋、激动的那种。

叶静雨的父亲叶卫约莫五十多岁,穿着时尚的休闲装,气质很文雅。“静雨,你来了。”叶父很慈爱的摸了摸叶静雨的头,“越大越可爱了。香香,你觉得呢?”

叶静雨心里郁闷的腹诽道:我才不可爱呢。

叶静雨的母亲云紫香是一位婉婉笑着的妇人,带着十足的江南水乡气质。风韵犹存。叶静雨的容貌要像她妈妈多一些。不管谁看到云紫香就知道她是叶静雨的母亲。

云紫香很满意的看着女儿,亲昵的整理了一下女儿的秀发,“是啊。大卫,你看,她真漂亮。比我年轻时还美。静雨,你的追求者不少吧?”

“妈…”叶静雨拖长语调卖萌,惹得父母呵呵笑起来。叶静雨接过父母的行李箱,脸上很开心的表情,说道:“爸、妈,我已经在影湾园订好餐位和房间。”

“嗯,好。”叶卫文雅的颔首,一家人往机场外走着。叶静雨的座驾已经等在机场外,开车送父母到影湾园。一起吃过丰盛的晚饭,旅途的疲倦稍解。叶卫沉吟着开口道:“静雨,你先回去吧。我和你妈要休息了。”

“爸,妈,我今晚也住这里。”叶静雨不乐意的道。她很久没有和父母在一起了。父母对她很亲热,可是就是每次见面没一会的功夫就要她走:我真的不可爱吗?

叶父和叶母都禁不住微微皱眉。两个人的世界里多出一个人来感觉怪怪的。就算是亲生女儿,这种感觉还是很明显,让他们不适。

叶静雨一看这表情,气馁的道:“好吧,你们慢慢恩爱,我走了。”她连生气都不敢生。否则,这对极品老爸老妈下次都不会让她到机场去接送。

生于苏江叶家,衣食用度都不缺。父母常年在全球各地旅行。她一年能见到三次父母算是烧高香了。真搞不懂他们,都快三十年的婚姻了,他们俩天天在一起不腻吗?

而且,当神仙眷侣比陪女儿还重要?

想着,叶静雨甚至有点气愤,她喝酒的习惯就是这样养成的。一路驾车回天富华府,气呼呼的那钥匙打开门。影壁挡着看不见客厅的情况。只是客厅里亮着灯,雪姐在家。

叶静雨踢掉高跟鞋往客厅里走去,嚷道:“雪姐,气死我了。我要被我爸妈给气死了。”

下一刻,叶静雨看到了客厅沙发边的陆景和许雪,禁不住发出高分贝的叫声,“啊…….”

眼前这一幕简直要把她的三观给毁了。雪姐正跪在光溜溜的陆景面前,那姿势…。

而且,两人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搞得好像自己才是罪恶深大的人。叶静雨真是恨不得自己当场能晕过去才好。

清晨醒来,窗外下着雨。沙沙的雨声落在庭院里的梧桐树上的声音清晰可见。香港山顶的别墅在清晨很安静。微曦透过厚厚的窗帘落在地板上,带着3月底湿润的春天气息。

陆景揉揉脸,懒洋洋的不太想起床。他这几天的生物钟紊乱的很。想起昨晚叶静雨突然闯进来他和许雪两人狼狈的情况,顿时苦笑不已。

谁曾想叶静雨竟然半路折回来?这下子可糗大了。

看看时间,陆景拨了许雪的号码。半响,电话里传来许雪羞赫的声音,有点低,估计是避开叶静雨接电话,“陆景,这下我们俩在静雨面前可是形象全毁。”

陆景呵呵一笑,他不怎么在意他在叶静雨心中的形象,倒是担心许雪失去叶静雨这个朋友,“许雪,你和叶静雨的关系...,叶静雨没事吧?”

“静雨哭了一晚上。唉…,她爸妈啊…,陆景,这两天我要好好的陪陪她。不和你联系了啊。”

说了一会儿话,陆景估摸着后遗症不是很严重,心里放下心,挂了电话,起床准备前往机场飞回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