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53章 善后工作

第1453章 善后工作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挂断声。在整洁宽敞卫生间里和陆景通话的许雪娇美迷人的脸蛋上浮起一抹无奈的笑容。

其实,情况没有她说的那么乐观。昨晚陆景离开后,好友叶静雨就失声痛哭。哭到伤心处时说:雪姐,我明天就交辞职信,离得远远的,成全你和陆景。

只是,这些情况她没有必要给陆景说。她会劝静雨回心转意。

许雪轻轻的叹口气,出了卫生间。

客厅里散发着浓浓的酒味,还有蛋糕的甜香味,气味不是很好闻。许雪到卧室里看了一眼,宿醉的叶静雨还在熟睡,便到客厅里来收拾昨晚的残局。

金黄?色木质的长方形茶几上乱七八糟的放着酒瓶等物。蛋糕盒上的生日蛋糕上的“陆景”两个字被吃掉了。纸巾、遥控器、果盘。装着小块冰的瓷盘上全是融化的水。盒装的杜蕾斯避孕套在一旁,上面一行标注是加厚型。

许雪俏脸微红,走过去收拾。右脚给茶几边地上的酒瓶给绊了一下。是一支红酒瓶。这是她昨晚和陆景玩的时候用的。静雨昨晚难受得抱着酒瓶全喝光,当时就醉醺醺的要接着喝酒。她只得去酒柜里拿酒。静雨一边哭一边喝。

收拾了大半个小时,许雪洗漱整理之后,开车出去买了早餐回来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陆景应该已经和宋雨绮、叶妍一起登上了飞往京城的飞机。

“雪姐…”看到许雪推开卧室的门进来,呆呆坐在床头的叶静雨喊道。醉了一场,心里的郁结好了很多。父母那儿是老样子,她难过完了就不难过了。

雪姐和陆景的事情,她想生气,可是没有理由发脾气。陆景不是她的。雪姐也不算是抢了她的感情。

可是。陆景那家伙,想着她就难过。她送了27颗心型巧克力给他,他却趁着她不在家的时候来和雪姐偷-情。她再也不想见到他。她要离职。又不是离了和华就没工作。

“静雨。吃早饭吧。吃完我们说会话。”许雪温和的笑着说道。她心里还是略有些愧疚。

在明亮的餐厅里吃过早饭。叶静雨撇嘴道:“雪姐,你不要说了。我一会从你这儿搬出去。我的辞职信,你代我转交给陆景。”

“静雨,不要冲动。”许雪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劝说道,“我昨晚还和陆景笑着说,不会因为他嫌你碍眼就让你搬出去。静雨,你觉得我有没有可能嫁给陆景?”

上午的眼光落在许雪明艳的脸蛋上,表情诚恳。

叶静雨哼了一声。“当然不可能。他不可能离婚。不说他和他妻子卫婉仪的感情很好,他还是政治婚姻,根本就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就算他离婚,候选者也很多。雪姐,你想要嫁给他很难。”

最有可能嫁给陆景的肯定不是雪姐。

许雪手放在橡木餐桌上,握住叶静雨的手,“静雨,那你真的因为昨晚的事情打算让我以后一个人住在这间空荡荡的公寓里?”

“雪姐…”叶静雨有些迟疑了。她和雪姐的友谊很牢固的。叶静雨撅起嘴,径直说出心里的感受,“雪姐。可我心里就是难受。”

这句半生气半撒娇的话让许雪禁不住笑起来,说道:“那你打电话把陆景骂一顿?要不要我帮你拨号?”

“哼,我哪里敢骂他?他昨天下午又无声无息的把我给骗了。”叶静雨不满意的皱着鼻子说道。

昨天下午陆景还问她是不是晚上回和父母在一起。她反问了一句,陆景很平静的说只是顺口问一句。现在才知道这家伙是确定她不会来的话。

许雪走过来扶着叶静雨的肩膀,笑着道:“那要不要我帮你追他?”

“雪姐,你明知道陆景喜欢胸大的,还怂恿我呐?我哪有戏?”叶静雨抬头,郁闷的白了许雪一眼,心里隐隐有些意动,又有些沮丧。雪姐的酥胸太傲人。不然,怎么这么容易把陆景给迷的神魂颠倒。

“静雨。陆景看中的不是这些…”许雪笑吟吟的在叶静雨耳边说着悄悄话,“你要是在陆景面前一直乖乖的像猫咪。我看他肯定很喜欢你。哦,你还得告诉他。你还是处-女。”

私下里两人说话很大胆。可叶静雨听到许雪这句话还是觉得脸上发烫,捂着脸,品味着许雪的话。她昨天下午和陆景说话时太随意了,没有顾得上“变身”猫咪。

正琢磨出一点味道,见许雪一脸的似笑非笑的神情,似乎看穿她生气的真正原因:是因为陆景对她不好,却对许雪好。

叶静雨禁不住去挠许雪的咯吱窝,嚷道:“雪姐,我还生气着呢。你还取笑我?”

许雪哪里肯给叶静雨挠,两人一路追逐的笑闹着。叶静雨的心情好了很多。

两人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说话。

“静雨,我回头帮你问问。看陆景对你什么想法。他女人多着呢,应该不会拒绝多你一个。”

“去你的。雪姐,说的好像我没人要似的。我妈昨晚还问我有多少追求者。我也就是想找个优秀的男生谈一场恋爱而已。

哼,昨晚你们在我心中可是形象全毁。怎么可以那样子弄,也不害臊。我再也不喜欢他了。”

叶静雨用力的撇撇嘴,表示自己的不满。昨晚雪姐嘴角还有几滴牛奶…,天知道她和陆景前面怎么调?情的。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许雪也有点娇羞。

叶静雨咯咯娇笑。斗嘴,雪姐一向不是她的对手。伸手推了推许雪,压低声音道:“雪姐,陆景在美国的时候怎么判断你是第一次啊…”

许雪神情有点恍惚,想起她问陆景得到的回答:“你傻啊。我没用避孕套,你都不知道问一声,一看就是第一次。”当时羞得她使劲的捶了他几下。

见许雪呆滞,叶静雨明秀的眸子滴溜溜的转着,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

房间里很快响起窃窃私语声。

香港观塘,城锦大厦的大楼中。

远东新报的总编士天仿佛的琢磨着唐悦转发来的邮件。上面是陆景的要求:希望远东新报成为十万销量的大报,请远东新报上报扩张方案。

刚刚在总编办公室开完了高层讨论会,办公室里烟雾缭绕。会后坐在总编办公室没有离开的副主编杜懿缓缓的抽着烟。看着他的老伙计沉吟着。

他和士天是老搭档。现在远东新报的全班人马就是以前南叶日报的人马。连办公地点都是一样的。这是换了一块牌子而已。

“老杜,这事不好办啊!”士天扯了扯自己的衬衣,拿起堆满样稿的办公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感叹的说道。

陆景的决心,谁都不会怀疑。那是何等层次的人物。方案上报之后肯定会有大量的资金拨下来。

只是,他没有把握把远东新报做成十万份的大报。现在香港十万份销量的大报也就明报、苹果日报、东方日报三家。

杜懿点头,赞同道:“士总,问题很多啊。”

谁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报纸大卖呢?但是,他和士天的天份都在做八卦小报上。并且远东新报还肩负着和华商业情报部门的职责。

士天琢磨了一会,征求杜懿的意见,“老杜,争夺读者还是要在内容上下功夫。你觉得我们找几个懂报纸的人进来负责怎么样?专业的事情让专业人士来办。我们俩专门搞八卦新闻就可以了。”

远东新报现在是一家综合性报纸,什么新闻都报道一点。看点当然是独家的八卦爆点。正儿八经做内容,他还是有点虚。

杜懿微怔,他没想到士天有放权的打算,当即道:“士总,我看可以搞。我们把握好管理的只能就行。咱们还是做老本行。而且,唐少这封邮件并没有要求回复时间,我们可以把计划书做得更完善一点。”

士天右手砸拳,下定决心,说道:“好。那就这么搞。未来吃肉喝汤就看这一把了。”

陆景回京城后,少不得忙碌了几天。4月5日清明节回杭城祭祖过后,4月7日在湖东路cafe105和叶妍、李慕清闲聊时,接到唐悦的电话,“

陆景,士天他们捣鼓出了一个计划我觉得很不错。我发到你邮箱里了。呵呵,士天从外面聘请了副总编来负责报纸内容。不枉我看好他。”

他就怕士天自己勉强瞎折腾。那就是白费资金了。

陆景笑道:“劳心者治人。士天有长进啊。我们做大之后,管理的方法确实要制度化。”

管理公司、企业,要制度化才能长久。陆景固然是欣赏因人成事,但也不会忽视制度的作用。毕竟,现实生活中平庸的管理者才是大多数。

“恩。我和烟小姐、009再多沟通下。”唐悦知道陆景的意思,包括和华商业情报部门要尽快建立相关的制度、流程。

京城四月初还是仲春季节。鸟语花香。窗外还能听到燕子湖上水鸟的叫声。周四的下午,湖东路大学城中繁华无比。熙熙攘攘的大学生们挥洒着青春。

手捧着咖啡,叶妍微笑着问道:“陆景,你和唐六小姐见过面了?”

唐诗经在黄海大名鼎鼎,人称唐六小姐。她和唐诗经交往过几次,略有交情。()